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66章 九阳大帝归来
    “告罪告罪,看到此等奇物我实在是控制不住自己的心境。”冯八面双手不停作揖向上官逍遥说道。“但这扇子恐怕真的并非一般物品,以我的眼里看不出的东西神界都罕有。”

    “这扇子真的这么神奇?”上官逍遥依然感到不可思议,手中扇子翻来覆去,并没看出什么门道。“就是两面白纸而已,你到底是从哪里看出来的一只龙?”

    “白纸?你的眼中真的只是一张白纸吗?”冯八面惊奇的看着上官逍遥问道。

    “没错,就是一张白纸。”上官逍遥以无比肯定的语气回答。“这折扇我都端在手里这么长时间了,要是有什么东西早就看出来了。”

    “既然这样的话,小八!”随着冯八面的一声唤,小八从上官逍遥身后走出来。

    “小八到!”一声答道,小八在两人中间站的笔挺。

    “小八你来看,这把扇子上画着什么东西?”小八听闻冯八面的指使,凑头看向上官逍遥竖起的折扇。

    “小八看到了一副山水水墨画,而且这水墨画正在动!”小八带着喜气尖叫道。

    “嗯?你跟冯八面看到的不一样啊?”上官逍遥闻言对小八说道。“冯八面看到了一只烟色的墨龙呢。”

    “这可奇怪了,莫非这扇子上还有什么其他的古怪?”冯八面定睛瞪了足足几息的功夫,怎么看都是一只墨龙在扇面上游动,不禁嘀咕起来。

    “哇,小八还看到掌柜大人正撑着船在水中四处滑动!”小八又是一声惊呼说道。

    “我?我怎么会在那里面!”冯八面闻言矢口否定道,不禁又多瞄了几眼上官逍遥端着的折扇。“我怎么看都是一只墨龙!”

    “我还是什么都没看到,莫非就是因为你们两个是器灵的问题?”上官逍遥也抬起折扇自己也看了几眼,发觉依然什么都没看出来后皱眉分析道。

    “应该不会是这样吧,我俩虽说是两个器灵,但三魂六魄具在,本质上与一个正常人类的魂魄并没有什么区别。”冯八面见始终参不透这扇子的诡异,索性一甩袍子掉过头又关注起夏擎秋的质量来。

    小八则明显对这个水墨画禁不住的好奇,一直在盯着折扇。

    上官逍遥看着小八往他手里的白面折扇看的专注,不禁心里有些发毛,索性将手中的折扇递给小八:“小八你若是真的想看,那这折扇你拿着端详个够吧。”说完手中的折扇便被上官逍遥送到了小八怀里。

    “烫!好疼!”小八的双手刚刚握住折扇,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鼓起十个水泡,小八吃痛之下急忙撒手将折扇丢在地上。“肖遥大人对不起,但这折扇烫的我双手生疼,实在是把持不住。”

    “嗯?”上官逍遥见状手上又是一道寒气渡出,小八手上的寒气和水泡又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融下去。

    当上官逍遥捡起折扇时,看到点点火光从折扇上正要熄灭。

    “这是…炉中火为什么会因为你浮现?”上官逍遥疑惑的看着手上的折扇,此时那点点火光已经彻底隐去。

    “火光?什么火光?”冯八面听到上官逍遥的呼喊,转身疑惑的问道。

    “折扇碰触到小八的双手时,炉中火出现了!”上官逍遥略有一丝疑惑的向冯八面解释道。“与我点燃的炉中火几乎一模一样,仅仅是火光稍弱一点。”

    “炉中火只有因为是过去之物的残缺体才能将其点燃,小八与我同样是无上的神器,怎么会成为燃料?”冯八面不敢相信的看向小八,发现小八的双手的确有被烧灼的痕迹。“小八莫非你还残缺着什么东西?”

    “小八不知道,掌柜的,小八只感觉双手好疼!”小八此时正泪眼汪汪的看向冯掌柜,嘴上不停往双手手指上吹着气。

    “别吹了好好说话,刚才给你疗过伤了,现在只剩下疼而已。”上官逍遥有点烦躁的说道,这折扇的谜团让他感到明显的不爽。

    “这个折扇的秘密恐怕比你我想象的还要巨大啊。”冯八面看着那把折扇,扇上依然浮现着那只墨色的烟龙。

    “看来等九阳大帝回归时我必须要出去探寻一番了。”上官逍遥郑重的将折扇汇拢,牢牢地抓在手心里。

    就在两人讨论时,楼底响起了脚步声。

    “小八!”上官逍遥一声厉吼,小八随即在空中消散不见。

    冯八面稍稍控制了一下火焰,使其比起刚刚的冲天气势弱了几分。

    两人刚刚忙活完,三层阁楼的门上便响起了敲门声。

    “是夏斐暮太子和夏擎岳族长。”冯八面说道。

    随即阁楼的门便在冯八面的操控下打开,正是夏斐暮和夏擎岳站在门口,身后还跟着慕容萧,上官逍遥隐约看见不少的御林军在楼梯上。

    “太子殿下还请你的兵离开山海居,这里不欢迎如此杀气的人。”冯八面语气不善的转过头向太子说道。“三位随意坐吧,不要打扰我治疗擎秋统领。”

    话音落下,冯八面转过头继续专心操控起火焰来。

    夏擎岳刚刚进门便被这完全将夏擎秋埋没的火焰惊了一把,就算隔着一层极寒玄冰覆盖的阵法,他依然能感觉到冰壳后面那股焚天的火焰。

    “擎秋还好?”夏擎岳面色肃然的向上官逍遥问道,他见冯八面神情如此严肃,不敢随意搭话。

    “放心,最难的一关已经过去了,擎秋统领如今只需要重塑肉身伤势便可恢复原状。”上官逍遥接到冯八面的传音提示,略一迟钝开口答道。“太子殿下没有什么大碍吧?”

    “感谢肖遥将军力保擎秋统领,我身体并无大碍。”身体略弱的夏斐暮因为功法运转过度,依然止不住的咳嗽。“仅仅是元力略有透支而已。”

    “还望太子殿下以身体为重,这段时日在宫中便多修养吧,国事交给我与重楼老祖、肖遥将军打理便是。”慕容萧这时候说道,虽然经过长时间的昏迷,但依仗着帝境七重的实力身体状况明显是几个人手中最好的。

    “慕容萧,你可还记得昏迷前的事情?”正在众人寒暄的时候,上官逍遥话语间陡然一转,向慕容萧以质问的口气说道。

    “肖遥将军所指何事?倒是将军今日与夏老祖到底惹出了什么篓子,居然让整个天阳城引发到如此混乱的地步!”慕容萧很明显的并不记得自己之前所经历的事情,义正言辞的向上官逍遥质问道。

    “左相,看看窗外的太阳。”太子双手抱胸说道。“现在已经是接近傍晚了,而我们出宫时才刚刚日上三竿。”

    慕容萧从窗户外缩回身子,满脸愕然的表情呆坐在几案前:“我这段时间经历了什么?”

    “你在进入火场后便不知去向,再出来时已经到了擎岳族长的队伍里,并且与族长大打出手,后来擎秋统领也加入进来都没能将你制住,你们足足打了有半个时辰。”太子向夏擎秋解释道。“再后来暗夜帝君不知道为何从暗中出手,将你击昏后便不见了。”

    “暗夜帝君?那鬼祟书生什么时候这么好心了?”慕容秋闻言不禁抱怨道。“也就是说我从上午一直昏迷到现在吗?”

    上官逍遥听到鬼祟书生四个字不禁尴尬的咳了一声,出口向慕容秋解释道:“没错,而且这段时间里天阳城发生了巨大的动乱,一伙没有**的灵魂妖魔不知何时潜入了天阳城,它们似乎本想利用此次骚乱与九阳大帝的不在场制造祸端,但明显低估了天阳城的真实战力,目前妖魔的主力已经被我尽数剿灭,剩下的残余应该也被其他的修士们围堵打杀的七七八八了。”

    “而且太子与我、擎秋统领、以及当时昏迷的你险些被这伙主力刺杀,是肖遥将军及时赶到将我等成功解救,这才将这天阳城的危急成功化解。”夏擎岳接着上官逍遥的话尾说道。“并且太子与肖遥将军都推测出这伙灵魂妖魔恐怕与天音圣地的状况有些许关系,在城中的袭击皆是奔着皇室血脉与紫金家族而来,我们联想到恐怕九阳大帝那边也出现问题了。”

    说到这里夏擎岳顿了一下,眼神看向夏斐暮。

    夏斐暮见状点了一下头,示意夏擎岳继续说。

    “既然太子许可了,我们在路上便试图与九阳大帝联络,而太子也在殿中以秘法尝试过,到目前为止与九阳大帝的联系依然没有一次成功,左相、肖遥将军。”夏擎岳严肃的看着两人说道。“我们应该现在就做好太子继位的准备。”

    上官逍遥低头沉思一番,抬头说道:“未必九阳大帝就会出现意外,毕竟大帝的圣躯是凤凰法相,是有重生涅槃之能的。”

    “嗯……这里是什么地方,为何如此炎热?”正在几人讨论的时候,夏擎秋苏醒了。

    “肖遥,你小子给我滚出来,我知道你藏这里呢,门头军是不是你家后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