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65章 炉中火
    “当然,当然!你知道这是什么火焰吗?你知道这是什么火焰吗!”冯八面抓着上官逍遥的手不停摇晃着,嘴里也不停重复着一句话。

    上官逍遥不禁被冯八面发癫一样的动作吓得一身冷汗出来,试图将自己的手从冯八面的手钳里夺出来。

    “冯八面你冷静一点,慢慢说,别晃我的手!”怎奈这冯八面的手劲真的如同钳子一般,任凭上官逍遥怎么使力气都无法从冯八面手里挣脱出来。

    “等一下,夏擎岳!”冯八面突然停止了发癫,一步扑到夏擎岳身前。“夏擎岳你还要去接应太子对不对,快去吧快去吧,这里交给我跟上官逍遥便可以了!”

    说完冯八面便是一挥手,夏擎岳眼前一晃便察觉到自己已经身处山海居外的大街上了。

    “这个冯掌柜当真是一个厉害人物。”夏擎岳身为一个帝境高手,居然在冯八面手里仅仅是一挥袖袍的本事,不禁对冯八面的评价又高了几分。“看来我只能去跟太子一起了,希望夏擎秋安然无恙吧。”

    “我们再说这个火光,天呐你居然能让它变形了!”此时冯八面依然处于癫狂状态,手舞足蹈的跟上官逍遥喊着,上官逍遥见冯八面始终不能冷静下来,手上一使劲将折扇并起,扇子头部瞬间便再次冒出三尺火焰指向冯八面。

    然而这火焰让冯八面更加兴奋了,上官逍遥无奈的扶着额头。

    让上官逍遥意料之外的情况出现了,冯八面将食指中指合拢,口中一声“起”,火焰便离开了折扇黏在冯八面的手指上。

    “哈哈,如此精纯的炉中火我不知道多少岁月没有再见过了!”冯八面兴奋地将手中的火焰一会编织成五芒星,一会搭建成一个复杂的阁楼,一会又成为一个圆球在双手间跃动。

    “这是什么,炉中火?”上官逍遥惊奇的看着冯八面双手间如同耍杂技一样的动作,口中啧啧称奇。“什么是炉中火?”

    冯八面见上官逍遥发问,随即收敛下自己贪玩的心神,正色向上官逍遥回答道:“炉中火,本乃时光主宰的时光神殿殿堂内正中鼎炉中常年燃烧的火焰,此火焰的燃料便是这世间万物的时间。”

    “世界万物的时间…那我手中这三尺火剑燃烧的是谁的时间?”上官逍遥闻言郑重的看向自己手中的折扇,向冯八面问道。

    “不必担心,这不纯粹的火焰燃烧的只不过是孤魂野鬼的残魄而已,当然还有你的少部分元力。”冯八面回答完上官逍遥的问题,背过身开始继续关注火海中的夏擎秋。“那炉火在神界从未熄灭过,哪怕是大道主宰那样的万物掌控者都不敢与这炉火有丝毫的接触,因为这炉火中的世界万物甚至包括了神界,若是那大道主宰真的敢动一下炉火,不出一刻工夫便会将不老不朽的寿命燃烧殆尽。”

    “既然有如此厉害的火焰,那当初时光主宰为什么还会在大道主宰手中消亡呢?”上官逍遥见冯八面一时不会将火焰归还他,干脆打起折扇在身前摇了起来,扇去些许这房间中稍显燥热的空气。

    “这炉火并非时光主宰能够驾驭的东西,甚至说时光主宰成神之时便是从这炉火中领悟的时光之道,炉子似乎从万物出生之时便屹立在那里,纵然是它的主人时光主宰也不能将其挪动分毫。”冯八面操纵着三尺的火焰在手腕上转着圈,仿佛是手腕上的一个手镯一般。“然而令时光主宰没有想到的是大道主宰居然暗中窃取了他的神纹,致使炉中火不再将大道主宰视为敌人,而大道主宰则在时光主宰战败的时候将其自爆时溢散出来的一部分法则灌入了炉中,燃烧万物过往的炉中火就此熄灭,万物的过去在世间留下了不灭的痕迹,让这个世界的重担不断累积起来。”

    “听起来若是这炉中火不能再次燃起的话,会引发什么严重的后果?”上官逍遥手上的折扇都不再摇了,低声问向冯八面。

    “不是严重的后果那么简单,若是这炉中火长时间没有点燃,这一界的痕迹便会一直在世间累计,最终的后果便是这个世界不堪重负从诸天万界中剥离崩溃,我们也将被抹杀为虚无。”上官逍遥站在冯八面的侧面,罕见的发现冯八面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淡漠的仿佛是一个没有灵魂的器具,这时候上官逍遥才记起冯八面的本体是春秋神宗的时光长河,他眼前的这具躯体是时光长河的器灵而已。“而这只是个开始,如果大道主宰将时光主宰的神纹参悟透彻,也将会再次点燃,然而这次点燃便不再是原始的创造法则了,那将是大道主宰自身所演化的能力,万物的过去将会被大道主宰掌控于鼓掌之间。”

    上官逍遥静静地思考着冯八面口述中的深刻含义,心觉这大道主宰恐怕已经成为了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庞然大物,不觉间手心中渗出一层汗水。

    “你若是真的步入了神界,注定要跟那个大道主宰站在对立面上。”冯八面转过头凝视着上官逍遥,上官逍遥也看着他。“那时你会完全继承春秋神宗的遗产,而我也将真正的将所有辛密对你公布。”

    “若是我能活到那个时间再说吧,以我目前的惹事水准,恐怕还没登上神界便要惹上大道主宰,然后他老人家亲自下凡来灭杀我。”上官逍遥带上了一缕微笑,打趣道。“不要想那么久远的事情了,我们还是先想好怎么将夏擎秋救过来吧。”

    “其实我原本撒了一个谎。”冯八面叹了一口气,脸色恢复了生动,但又挂上了一缕悲伤地神色。“这夏擎秋原本剩下的治愈几率不过只有三四成而已,我不忍心夏擎岳受到打击,故强行说是看夏擎秋的造化。”

    “不怪你,我也早看出来了,恐怕这紫金家族要准备一场丧事了。”上官逍遥盯着火焰,此时夏擎秋的身影已经完全被大火埋没,上官逍遥只能依稀看到凤栖木中隐隐出现的人形。“若是夏重楼老祖问起来,我们又该如何回答呢?”

    “但现在不必了,既然有了如此精纯的炉中火,那夏擎秋救活的把握我已经有了八成!”冯八面说完,手腕上的环形火圈急速射入凤栖木堆中,引得原本青黄色的火苗迅速的升高攀旺,眨眼间便要勾到房顶的梁上。

    “你这个山海居…经得住这火吗?”虽然这炉中火没有冒出任何烟雾,但上官逍遥依然感到一股燎烟之气吹向他的脸庞。

    “山海居乃是一尊法器,若是连这徒有其形的炉中火都经受不起,怎能配得上我冯八面!”冯八面说这段话时,身体中自然而然流露出一股高傲的气势,引得上官逍遥生出一股拜服的冲动。

    “但是房梁已经烟了啊。”上官逍遥伸出手臂引指冯八面的视线往楼顶的大梁看去,上面已经度上了一层百草霜。

    “怎么会,这扇子上的炉中火不该如此精纯,这根本不符合常理!”冯八面见这大火隐隐然要真的将房梁引燃,连连挥出寒气形成一股壁障将整个火焰禁锢在一片方圆中。

    火焰被禁锢,上官逍遥也感觉好了很多,遂将手中的折扇递向冯八面问道:“冯八面,既然这夏擎秋的情况已经稳定下来,那不如看看这个折扇如何?”

    冯八面闻言皱着眉头接过上官逍遥手中的折扇,双手捧开细细端详起来。

    “肖遥,这折扇是如何得来的?”冯八面看了一会,出声问道。“如此厚重之物并非这片天地中的事物,请你务必不要隐瞒。”

    “这个折扇说真的我还真没印象了,似乎是从幽云秘境回来之后便出现在我的空间戒指中,冯八面你应该是知道的,我的空间戒指中什么东西都有,这个折扇可能是很久之前便在戒指中的,只是我给忘了而已。”上官逍遥大拇指顶着下巴思虑道。“怎么,这个折扇有什么奇异之处?”

    “奇异之处?我身为时光长河的器灵居然看不透它,它仿佛就是一把普通的扇子!”纵使冯八面使出如何的瞳术眼力,都没有办法将这个折扇的真实状况看透。“但你告诉我,这身为一个普通的扇子的扇面到底是怎么做到不断变化的!”

    上官逍遥闻言便将头凑了过去,却发现这只是一个白纸扇,上面什么都没有。

    “你个老小子是不是在骗我,这扇子上什么都没有,哪来的不断变化?”上官逍遥嗤笑一声开口说道。

    “嗯?你看不到吗,这扇子上正有一只墨龙在翻飞腾舞!”冯八面越说越激动,口中唾沫翻飞出来直接喷了一整个扇面。

    “你干什么,这扇子你还让我用不用了!”上官逍遥见状急忙出手将冯八面双手中的扇子夺回来,一边挥手飘出一阵寒风将上面的唾沫冻住后抖擞下来。“拜托你冯八面,冷静一点可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