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64章 天阳朝日
    “擎秋!”随着紫金长剑失去手握之人叮当作响的落在地上,夏擎秋缓缓地倚着墙滑坐在地上,夏擎岳快步走上前将其扶住。“擎秋你受了什么伤!”

    夏擎岳手上快速的将夏擎秋的盔甲解下,却没有发现夏擎秋身上有任何鲜血从衬衣中流出。

    “我感觉不到左臂和左腿了。”夏擎秋脸色苍白留着冷汗,嘴里还不停喘着粗气的坐在那里,夏擎岳明显感受到了自己手上传来的夏擎秋身体重量。“这些妖魔的攻击可能不是在身体表面造成伤害。”

    “擎秋撑住,待战斗完结肖遥将军或许有办法救你!”夏擎岳一手扶着夏擎秋,一手捞起在地上的紫金长剑,防守着从上官逍遥那里窜过来的孤魂野鬼们。“擎秋千万不要睡去,打起精神运转功法!”

    夏擎秋的脸色正在越发苍白,喘息声也渐渐变得无力起来。

    “肖遥小友,夏擎秋被这些妖魔伤到灵魂了!”夏擎岳眼看身后的弟弟正在变得越发虚弱,不知是汗水还是泪水从脸颊上流了下来。“肖遥快些,快些过来!”

    上官逍遥此时正以压倒性的灵魂力量将这些妖魔驱赶到一处,庞大的魂主战体手臂遮天蔽日的进攻着,九个头颅连连发出嘶吼,每一声吼叫都让这些孤魂野鬼变得更弱几分。

    听到夏擎岳的呼喊后上官逍遥放开手中的逍遥剑,魂主战体自行驱动起逍遥剑继续压制住妖魔不让其分散流窜逃跑,而上官逍遥则退回到了夏擎秋身边。

    “夏族长,带上夏擎秋随我来。”上官逍遥略微看了一眼夏擎秋便知道其灵魂已经遭受重创,眼看就要活不成了,转念一想这或许又能让紫金家族给自己欠下一个人情,遂决定去找冯八面寻求支援。“夏擎秋的灵魂已经遭受重创,但或许还有救。”

    夏擎岳看向魂主战体张了张嘴,发觉上官逍遥似乎对自己的召唤物信心十足的样子,决定不再多嘴。

    “我的魂主战体完全克制这些孤魂野鬼,不必担心。”上官逍遥瞥见身后夏擎岳的眼神,不觉暗暗好笑,自家兄弟生命垂危还有心情关心别人的战斗。“时间不多,我们必须要尽快!”

    上官逍遥手持三尺火剑在前方开路,夏擎岳背着夏擎秋,手上还拿着他的紫金长剑,两双脚不断在青石板上留下一个又一个印记。

    木门被一只脚暴戾的踹飞,上官逍遥大步的踏入山海居的大堂中,随便找了一张长桌将上面的茶壶杂碎物品哗啦一声扫在地上,紧跟其后的夏擎岳便将背后的夏擎秋放在上面。

    “冯八面,冯八面快点滚出来!”上官逍遥在大堂中无礼的大喊,然而山海居此时一个人都没有,连那个新来的跑堂都没在店里。“冯八面居然不在?”

    夏擎岳看着上官逍遥的这无力举动心里胆战心惊,生怕冯八面突然出现一个不高兴将他两人灭杀掉。

    “小子你这动静是想把我山海居给拆了?”冯八面瞬间出现在上官逍遥旁边,正低着头看向躺在桌子上的夏擎秋。“夏擎秋啊……失去了半数灵魂,还能活这么长时间也是一种本事了。”

    “冯八面,这个人交给你了。”上官逍遥面无表情的瞪着冯八面说道。

    “不救,我救他能拿到什么好处,又不是你这种人。”冯八面白了一眼上官逍遥说道。

    上官逍遥闻言,走到旁边的桌子前抬手举起一个茶壶,咣当一声摔在地上碎了一地:“救不救?”

    冯八面看着上官逍遥摔在地上的茶壶,知道这家伙是要以春秋传承相威胁了。

    “救,该救就救,这么大一个活人怎么能不救呢?”冯八面的脸色瞬间就变了,立马将长桌上的夏擎秋扛起来往楼上走去。“你们两个跟上来,还要你们的协助呢。”

    上官逍遥与夏擎岳闻言,跟着哼哧哼哧上楼的冯八面就上了三楼。

    “上官逍遥你在这里等着,夏擎岳你去柴房二楼搬一些木柴回来。”冯八面指使完两人,推开窗户便要越出去。

    “你出去干什么?”上官逍遥见状赶紧将冯八面拉住问道。“这里就你一个会灵魂治疗的,你不来我找谁去?”

    “你过会喊小八来,凤栖木熏人小八是懂的。”冯八面挣开上官逍遥的手掌回话道。“本掌柜问你夏擎岳,跟你们一起出门的国相呢?”

    这时候夏擎岳才发觉自己刚刚只顾着弟弟的安危,慕容萧被他丢在了之前战斗的院墙那里。

    “冯八面你不必去了,魂主战体已经将慕容左相保护住并且往这里来了。”上官逍遥又拦住冯八面说道。

    “那夏老祖还在天阳府前苦苦挣扎呢。”冯八面依然执意挣扎着要出去。

    “不必,我安排了暗夜组织的人去了那里,大价钱请的几位帝君去的,放心便是。”上官逍遥手上将冯八面牢牢的在原地钳住,出言说道。

    “唉,罢了罢了,那我便在此安心医治夏擎秋吧。”冯八面见上官逍遥真的执意要他留下,叹了一口气便找了个凳子坐下。

    “倒是要再谢谢肖遥出手助我家老祖了。”夏擎岳听到上官逍遥已经派人去援助了他家的老祖,心中不觉对上官逍遥一阵感激。

    “你不必谢他,这家伙请暗夜组织也不是那么实在的,指不定暗夜那边也欠了他什么东西呢。”冯八面气呼呼的坐在板凳上看着上官逍遥,嘴上不停拆台道。

    “夏族长不必谢过我,我也仅仅是为天阳城尽快安定下来尽一份力而已。”上官逍遥赶忙将夏擎岳从地上扶起来,满不在乎的说道。

    “这接连欠下的大恩大德我谨代表紫金家族将其记在心里,来日若是肖遥小友有什么需要紫金家族义不容辞。”夏擎岳见上官逍遥始终不愿提报酬,便表示必定会将上官逍遥的恩情记在心里。

    上官逍遥不再理会夏擎岳的感激话语,刚要示意他去柴房将凤栖木搬来,冯八面一招手便将其阻拦下说道:“不必了,既然我在这里那夏擎秋和慕容萧的事情便交给我吧。”

    刚说完,窗户便自行打开,凤栖木如同清晨上官逍遥离开时那样缓缓飞入了三楼,自行寻了个位置叠放起来。

    “把夏擎秋放上去。”冯八面在凤栖木叠放的柴火堆前铺上一层看上去很普通的被褥,示意夏擎岳将昏迷不醒的夏擎秋放在这个柴火堆上。“你们紫金家族倒是跟九阳大帝一样世代修炼阳性功法,这给我省了不少麻烦啊。”

    冯八面以手做扇在凤栖木柴堆中扇了扇,柴堆中便冒出淼淼青烟来。

    “离远点,这个火正常人烤到可不是什么好事情。”冯八面将夏擎岳从柴堆前拽开,手上连连扇风,凤栖木中逐渐冒出火苗来。

    “擎秋在这柴堆上灼烤真的没有问题吗?”夏擎岳见冯八面控制下的柴堆火焰越着越旺,隐隐间已经要将夏擎秋整个吞噬其中,不禁出声问道。

    “不要多言,若是夏擎秋能撑得过去,那这对他来说便是一场实力猛增的机缘,若是撑不过去,那他原本就残缺的灵魂就会迅速的从身体中消散。”冯八面满是油腻的肥脸上映射着火光,双眼中仿佛只剩下凤栖木的青黄色火焰。

    “你为什么不早点跟我说,至少要让擎秋有一个交代遗言的机会吧!”夏擎岳听完冯八面的一番解释,咬着牙关跪在地上喊道。

    “早点说了你就要犹豫,犹豫半柱香的功夫夏擎秋可就真的没救了。”冯八面依旧平淡的向夏擎岳解释着,脸上还是那股面无表情的状态。

    而上官逍遥则面色诡异的看着这股火焰,从这上面感受到了一股熟悉的气息,仿佛这火焰是他的血脉亲属一样。

    “三尺微命,一介书生!”上官逍遥响起了什么,抽出折扇指向火堆中的夏擎秋,折扇上再次出现一缕缕细碎的火苗。

    “嗯?这火焰怎么会这么早出现在你的手里!”冯八面听到了上官逍遥口诵法诀的声音,不禁被吸引了注意力回头看向他,正巧看到上官逍遥手中折扇冒出的火苗。“居然还能达到如此精粹的地步,肖遥你是从哪里获取的!”

    冯八面的脸色从没有如此严肃过,看向上官逍遥的眼神仿佛直视灵魂,让上官逍遥的脑海中传来一阵刺痛感。

    “停下,别用你那个牛眼瞪我,我说就是了。”上官逍遥头一次见到如此严肃的冯八面,不敢打哈哈,便将折扇的事情说了出来:“这是我在汗门原第二次与商国作战前演讲时出现的,当时我手中的折扇刚刚挥动便随风自燃起来,索性就让我丢了,结果这燃烧的折扇自行与我的灵魂绑定在了一起成了一把法器,而且这把法器似乎对各类帝体圣躯灵魂之类的特别有效,同时也能拦截剑气与五行攻击法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