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63章 扑朔迷离
    上官逍遥顺着暗夜帝君往太子一行人身上留下的标记在楼宇上一路狂追,终于在一处官宅前隐约看到了御林军那标志的长旗。

    见到长旗的上官逍遥心中大定,脚下一个加速便越过整个宅院在空旷的大街上站定。

    “嗯?这里只有御林军的长旗与盔甲,却没见到太子一行人?”上官逍遥抓起斜倚在院墙上的旗子,脚下正是御林军的青色重盔。

    “这里发生过打斗,但是只有御林军与紫金家族的招式痕迹。”上官逍遥俯身抚摸着青石地板上的刮擦,心知这是夏擎秋的攻击招式。“然而这里只有残破的盔甲和这只长旗…太子有难了!”

    心中布满阴霾的上官逍遥闭目感应起太子等人的精确位置,猛然睁开双目射出一道精光,眼神坚毅的看向天阳府。

    “那里便是将这些事件了结的终点了!”随即这略显残旧的青石板上便又多了两个脚印。

    ……

    “还剩下多少人!”夏擎岳脸色肃穆向夏擎秋问道。

    “加上你我太子,大概还剩下十二个!”夏擎秋不敢高声,只能以浅浅的低吟向夏擎岳回复。

    “以我目前的境界所修炼的功法不能在此等阴寒之处发挥作用,还要靠两位脱离险境了。”太子也压低了声音向夏擎岳说道。

    “太子尽管放心,紫金家族自当为大夏皇室赴汤蹈火。”

    此时夏擎岳带出来的家仆打手基本上已经死伤干净,夏擎岳不由暗中庆幸没有将小辈带出来历练,否则这家中子孙可就要断掉不少了。

    “太子殿下,前方距离天阳府还有多少路程?”夏擎秋回头望了一眼,向太子问道。

    “中间还有工部偏侍书的宅院在那里横着,我估计侍书的家眷恐怕已经没有活着的了。”太子略一思虑向夏擎秋回应道。“过了侍书的宅院就只剩下一些零散的院子和细琐的暗巷,过了这些地方真的就到了天阳府范围了。”

    “不知道天阳府那边如何了,夏重楼成功将对天阳府攻击的人全数压制后,那凭着他手中的护城大阵这些宵小之徒将无处蹦跶!”太子对夏重楼的能力信心满满,暗中握拳说道。

    “我们要做好最坏的的打算,若是老祖没能将天阳府护住或者老祖已经身殒道消,那么太子殿下就要即刻返回宫中出动御林军再出来接应我们!”夏擎秋嘴上说着是太子回宫去带着御林军接应他们,但实际上他与族长都做好了在此地牺牲的准备。

    “刚才的交战我们就应该知道了,这些家伙的实力最低都是王境,那个头目似乎已经摸到了圣境的门槛。”太子一边隐去自身气息往前走着,一边与夏擎秋等人说道。“精锐的御林军几乎一个照面便被斩杀殆尽,这种敌人当真是那些寨匪吗。”

    “小心一点吧,这些恐怕已经不能称作人类了。”夏擎秋说道,他正在三人的最后方殿后,时不时的就要回头看一下身后的状况。“又有一个人与我失去感应了,是礼乐官。”

    “那是我父皇最喜欢的一个乐师,每当父皇心神疲倦又不得安宁时听着他演奏的仙乐总能入睡。”太子流露出了悲伤的表情,向夏擎秋解释道。“那个碎掉的笛子是父皇亲手削成的,委托夏老祖将其升级成一件皇境的乐器,废了很大的功夫呢。”

    “嘘…那些家伙在我们附近,小心点。”夏擎秋突然蹲下,秘密传音道。

    夏擎岳与太子也立刻蹲下,身上一点声音都不再发出。

    “这是我堂堂天阳城,为什么我作为当今太子要走的如此憋屈!”太子忍不住流露出愤怒的情绪,不满道。

    夏擎岳看了眼太子,心想这毕竟是不过及冠的年轻人,不管平日表现的怎么平稳,都不过是地位给他的强行伪装而已。

    然后他的脑海中便想到了上官逍遥,那个明明与太子一般大的身影却展现出了让人惊叹的计谋与实力,身后又有让人无法看透的势力。

    夏擎岳笑着摇了摇头,心道是年轻一辈当真是豪杰辈出,他这等老人已经是要准备退居幕后了。

    “不好,这些妖魔在我们身边停下了!”夏擎秋脸色稍有变化向众人传音道。

    “无妨,如果这些家伙真的发现了我们早就按耐不住了,尽管这些妖魔实力极其强劲,但理智方面已经剩无多少了。”夏擎岳同样闭目感应着周围环境,传音分析道。

    “还是小心点比较好,这些妖魔不能以常理推断。”夏擎秋依然放心不下,手上时不时握向紫金长剑的剑柄。

    三人正在讨论的时候,这群妖魔便猛地从墙壁中钻出,一把便将太子固定在了墙上。

    “太子殿下!”夏擎秋见状长剑铮然出鞘,一跃便扑到太子身边几击劈砍将太子从墙上剥离下来。

    “多谢擎秋相助。”太子的脸色惊惧不已,但依然强打精神运行起功法护体,淡然的太阳辉光让再次试图绑架他的鬼手们缩回阴影中去。

    “太子退后,这些家伙交给我和长兄对付。”夏擎秋高大的身影护在太子身前,两手握着手中的紫金长剑。

    “弟弟,我们退到墙角!”夏擎岳的位置相比起夏擎秋非常不利,身在最前方的他承受着那只帝境身形的攻击。

    “不可,这些妖魔身可穿墙,墙角反而对我们不利!”手上的武器连连劈断伸过来的鬼手,夏擎秋向夏擎岳喊道。

    “这可如何是好,我俩的功法皆为普通的五行之术,无法对这些灵魂之体造成致命杀伤。”夏擎岳面对这些妖魔鬼怪的不断攻击开始变得力不从心起来。“太子殿下的修为又太低,只能勉强自保而已。”

    “若是重楼老祖能够察觉到我们在这的打斗,他的三昧真火或许可以将这些鬼怪烧的一干二净。”太子勉强维持着自己的守势,气喘吁吁的说道。

    夏擎秋看了一眼天阳府的位置,发觉那里依然有不断闪光浮现,心知道是不能指望自己老祖的支援了。

    “太子,准备传送吧。”夏擎秋表情恢复了平静,将太子牢牢地护在身后说道。

    “不可,擎秋统领请自重!”太子毫不犹豫的拒绝了夏擎秋的请求,坚定地在夏擎秋身后撑起辉光屏障。

    “没有什么可不可的事情,还望太子以家国社稷为重。”夏擎秋手上掏出本应该在太子身上的传送令牌,一把将其捏碎。

    “我夏斐暮绝不答应!”话音未落,太子的身躯便已经化为飞莹的金光,消失在夏擎秋身后。

    “兄长,这次我要与你并肩战死于此了!”夏擎秋豪气一声吼,冲到夏擎岳的身边。

    “怎能呢,在我肖遥大将军面前怎能有人身殒于此?”就在两个人背靠背准备决死一战时,上官逍遥的声音如同虚无一般回荡在这不算宽敞的院墙间。

    “肖遥将军!”

    “肖遥小友!”

    两个人就如同见到救星一般喊出声,向四周扫视搜寻着上官逍遥的身影。

    “两位,我来了!”上官逍遥一手持着逍遥剑,一手拿着那把火折扇,出现在妖魔中间,傲然屹立在那里。

    “你又是哪里来的人?”帝境的妖魔对身边猛然出现的上官逍遥惊叱道。

    随即反应过来的妖魔们便放弃了对夏擎秋与夏擎岳的进攻,将上官逍遥团团围拢起来。

    “哈哈,你们大概是不知道肖遥大将军我的本事如何吧,一个一个跟肉畜一样的站在我面前。”上官逍遥手上折扇啪的一声叠起,三尺火剑出现在折扇上。

    “管你是什么人,给你一个机会,要么加入我们,要么成为我们的粮食!”帝境妖魔嘶哑的声音出现在上官逍遥的耳畔,似远似近的让上官逍遥一阵耳鸣。

    “这点小伎俩也算是什么灵魂秘术吗?”上官逍遥不屑的向帝境妖魔问道,后者此时正因为自己的灵魂秘术对上官逍遥无用而呆滞当场。

    “看我的,天地游魂,听吾号令,速速归位,加附吾身!”上官逍遥口中急诵法诀,天阳城中的魂魄瞬间以狂风之势往上官逍遥的身边聚集起来。

    甚至那些妖魔鬼怪中王境的一些也被上官逍遥的法诀影响,被其聚拢起来。

    “魂主战体,起!”上官逍遥高举手中逍遥剑,魂主战体狰狞的身躯瞬间浮现在逍遥剑上。

    “来吧,看看你们这些为祸世间的妖魔在我剑下到底能撑几个回合!”上官逍遥身上的袍子无风自动,在身后打出猎猎呼声。

    “肖遥小友这等能力…当真是一手绝学。”夏擎岳第一次见到上官逍遥召唤出魂主战体,看着狰狞的魂主战体几乎一手一个妖魔在手中眨眼间便被碾死,然后残魄进入魂主战体体中又让魂主战体壮大几分。

    “看来哪怕是老祖带着三昧真火来了,都不如肖遥将军的灵魂能力强大啊。”夏擎秋杵着长剑靠在墙上说道。

    “擎秋?!”随即便是一声剑身敲地的清脆鸣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