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62章 阴谋浮现
    “这不会是那天阳府所提到的强大寨匪势力吧。”夏重楼召唤出东帝炉,炉体喷出的三昧真火将各处袭来的水系攻击尽数挡下,而各种流火则被三昧真火轻易地吞噬。“如此一来恐怕慕容萧有难了!”

    两个人在天阳府前上下翻飞保卫着天阳府,而因各种起哄围来的士兵与修士们也因为这些声势浩大的攻击褪去了。

    “大概这些人原本就打算袭击天阳府,然而没想到我们歪打正着的将这些家伙挡住了吧。”夏重楼跟冯八面说道。

    “事情不会那么简单的,这些人隐藏的很深,现在你控制下的护城大阵也没有办法锁定这些人了吧?”冯八面回应着夏重楼的推测,同时手上稍稍一扇将弥漫的水雾吹离周身。“恐怕这些人就是畏惧九阳大帝对护城大阵的控制能力才隐忍到现在才出手,但没想到九阳大帝走后天阳城中还有这么多的帝境修士。”

    “这场闹剧倒是将这些家伙的计划完全被打乱了,算得上是气运眷顾!”夏重楼接着冯八面的分析说道。“但是我们不能就这样空手挨打啊,谁能禁得住这少说四五个帝境的消耗!”

    “无妨,肖遥小友恐怕已经觉察到了,若是他的状况够好的话此时就已经施展开实质的行动了。”冯八面倒是对现在的状况一点都不担心,依然轻松地以肉身阻挡着各种攻击。

    “希望如此吧。”夏重楼不再多说什么,专心阻挡起攻击起来。

    冯八面看了一眼夏重楼,也不再说话。

    ……

    “这些,到底是什么东西!”上官逍遥一路从暗巷中穿过一个一个街区,调派着暗夜组织的各个帝君四处防备可能会出现的突发状况,在巷子中上官逍遥便屡屡发现了一个一个的浑浊身形,仿佛是看不到他一般在那贴墙站立着,上官逍遥甚至刻意驻步留意了一下其中几个,纵然是咫尺的距离若是上官逍遥不是在眼中的确看得到话,根本无法觉察到这些诡异的物体就在身前。

    “察觉不到元力,察觉不到气息,探查不到灵魂,除了视觉上以外完全不存在!”上官逍遥紧皱着眉头,无法理解这些神秘的东西是如何渗透进来的。

    不知不觉间上官逍遥已经绕着天阳府画了一个圈,又回到了那最开始慕容萧发疯的地方。

    “暗夜帝君,太子一行到哪里去了。”上官逍遥这次站在慕容萧之前与紫金家族两人打斗的地方,向暗夜帝君以奴隶印传音问道。

    “回禀主人,目前太子等人正在往天阳府挺近,暂无危险。”暗夜帝君的语气中明显带着一丝喘息。

    “慕容萧情况如何?”上官逍遥掂量着附近出现的这些神秘人形与慕容萧之间的关系,猜想到了什么。

    “回禀主人,慕容萧目前依然处于昏迷状态,被夏擎秋携带着,而且我现在已经处于半暴露状态,太子等人对我已经有了明显的提防。”

    “好了,你跟踪太子的任务到此结束,剩下的交给我吧。”随即上官逍遥结束了与暗夜帝君之间的联系,开始以暗夜帝君留下的标记往太子身边赶去。“看来我也该上台了,不知道暗中的势力会不会被我这些棋子惊吓到。”

    ……

    “太子殿下,暗夜帝君已经走了。”夏擎岳在太子身边传音道。

    “看来慕容萧就是他打晕的,这个暗夜帝君应该是受人委托保全我们性命的。”夏擎秋张口说道。

    “幸好我们在处理肖遥将军与夏重楼的烂摊子时不必再惹上什么暗中的势力。”太子则是一脸庆幸的向两位说道。“好了,我们尽快去往天阳府,据天阳府派出来的人说夏重楼就在那里。”

    然而刚刚行过不过十几丈,太子便招手示意众人停下,面色中带着一丝惊悚的问道:“不对,夏擎秋你还记不记得慕容萧曾经说过那天阳府中作乱的寨匪?”

    “的确是有寨匪提及,怎么了太子殿下?”夏擎秋依然是疑惑不解的状态。

    “御林军侍卫刚刚向我传音汇报,夏重楼与山海居的冯掌柜正在天阳府前防御未知势力的攻击,以及有人目睹到天阳城本地皇境以上修士突然发疯对周围的人胡乱袭击。”太子脸上的那一丝惊悚逐渐消退,但依然面部肌肉紧紧的绷着。“这些事情有一个共同的疑点啊。”

    “什么疑点?”实际上夏擎秋与夏擎岳在太子的嘴里说出来这些事情时已经隐约猜测到了实际情况。

    “所有被袭击者与疯癫者皆为与那伙寨匪有过直接或者间接联系的人,甚至直接说就是所有想要剿灭这些寨匪的人都疯了或者要死了。”太子站在人群中缓缓说道。“慕容左相恐怕便是第一个发疯的人,这些寨匪应该仅仅是表层的伪装而已,恐怕远非一般帝国。”

    “太子恕罪,这街道上的人呢?”一直在四处张望的夏擎岳无礼的打断了太子的分析,提醒众人望向周围。“不合常理,刚刚这街道上还是人声鼎沸,为何到了现在只剩下我们这些人员在这里站着?”

    太子闻言也抬起头四处环顾,发觉真的是连房顶上都没再有人,大街上干脆连个人影都没有。这在大夏国都天阳城可以说是本来哦不应该出现的状况,哪怕是人数最少的午夜时分,天阳城中也是有彻夜不眠的醉汉和青楼女子在街上游荡的。

    “注意警戒,注意警戒!”夏擎秋将慕容萧放在地上,挨个拍打已经组成阵墙的御林军士兵肩膀。“小心楼顶上的埋伏,恐怕这次我们要身处险境了!”

    就连不善打斗的太子也开始运起一阵阵的元力,继承自九阳大帝的淡淡太阳辉光照澈起周身一方天地。

    “哈哈哈哈,我倒是没料到你们居然会察觉我等,那大夏的太子你就提前上路吧!”一声沉闷的声音从众人面对的院墙中发出,然后便出现了一具看上去残破不全的半透明身体。“太子殿下,追随你父皇的脚步吧,哈哈哈哈!”

    这神秘人当着众人的面一招手,院墙上与阁楼楼顶便缓缓浮现出与他相似的生物,或立或蹲的姿势朝向太子一行人。

    “这都是些什么怪物!”太子直接无视了这神秘生物对他的嘲讽,在他眼中这些诡异的透明状生物正散发着极阴极寒的气息,让身为九阳大帝后继者的他感到十分不适。“准备作战,这些生物并非我大夏中所有!”

    众人身前的御林军一声齐喝,手中盾牌发出一声震响矗立在地面上,盾面上出现一层光膜后开始彼此串联交融,成为一个巨大一体的护盾将众人牢牢地护在盾牌后方。

    “协阵已起!”夏擎秋一声高喝挡在太子身前,在御林军的盾阵中隐隐形成阵眼之势。

    “无用的小儿们,不要在死路上做挣扎了!”那道身影嗓中发出一声嘶吼,卷起一阵走石便化作生生不息的沙尘暴往御林军的盾阵袭去。

    当当当的声音不断在盾牌上响荡,御林军士兵吃力的勉强举齐手中的盾牌,将太子牢牢地护在中间。

    “礼乐官,看你的!”夏擎秋向随行的礼乐官喊道,后者闻言吹起双手捧起的笛子,笛音中含着一丝元力在空气中化作凝实的波纹在空气中震荡。

    波纹扩散过去,与沙尘暴中的石子撞在一起后那些石子便碎成粉末在空中继续飘散,沙尘暴则随着石子的崩碎而势力渐弱起来。

    “你这个统领还挺厉害啊。”越发显得鬼魅的身影不断地在空中跌宕起伏,仿佛不受护城大阵的禁空影响。“既然你们笛子这么厉害,吃这一招如何?”

    鬼魅的话语间流露出一股莫名的气息,所有人的耳朵中都感到了些许不适感。

    “所有人张开嘴,不准闭上!”夏擎秋脸色一变,出声警示众人道。

    然而夏擎秋的警示依然是晚了,有那么两个人受到影响后刚刚露出痛苦的神情便扑通一声倒地不起,九窍中流出鲜血,连带着盾阵也被破坏了。

    礼乐官见状赶紧试图再次吹奏手中的玉笛,然而这次玉笛刚刚凑到嘴边便发出碎裂的声音,没等礼乐官从嘴上拿开便砰然炸开。

    礼乐官并没有受伤,然而玉笛炸开后整个人都萎靡了几分,随即站在太子身侧不再有动作。

    即便是将嘴巴张开能免掉一死,但无法避免的是这让人烦躁的声音给境界偏低的御林军们带来的痛苦。

    就连夏擎秋也被这股烦躁的声音吵得目眩不已,脸上青筋根根暴起下怒喝道:“区区一个孤魂野鬼何来的本事在这聒噪!”

    夏擎秋手中紫金长剑在空中劈出一道惊闪炸雷,顿时这股让人厌烦的声音便自此才消失掉。

    “桀桀桀,看来这让你们感觉很不爽啊,那我等便给你们来点爽的吧!”已经完全演化成幽灵一般状物的身影不知从哪里拔出一把剑,手中一挥,楼顶墙头的鬼怪们便跳到地上往夏擎秋的盾阵冲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