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56章 凯旋大宴(4)
    上官逍遥等人见九阳大帝对此人如此喜欢,也只能暂停讨论跟随九阳大帝飞下高台去往疤脸统领身前。

    “这位疤脸汉子姓甚名谁?”九阳大帝站在疤脸统领前,看着呆坐在原地的门头军统领。

    “还不快快回禀九阳大帝,呆坐在那里干什么!”上官逍遥见疤脸被这一番重臣震慑,便出言提醒道。

    “我,我,我叫章义豪!”章义豪被眼前这阵仗吓到口吃都犯了,好半天才说出来自己的姓名。

    “义豪,好名字,你的父母当真是给你起了个好名字!”九阳大帝连连夸奖还坐在原地的章义豪,让后者不知所措起来。

    “吾之父于吾年幼时战死于汗门原,吾母将我抚养长大后亦随夫而去。”章义豪低头回答九阳大帝的赞美,语气中带着一丝萧瑟之意。

    “章义豪听令,九阳大帝欲论功行赏,还不速速跪下!”上官逍遥见场面一时被章义豪的言语陷入尴尬境地,干脆以军令令章义豪先行军礼化解这场面。

    “末将章义豪,为汉国门头军统领,曾率部下于汗门原任先锋官一职!”章义豪这才反应过来此时该做之事,赶紧仓皇的从桌子下抽身,半跪在地上。

    “义豪可有欲行之事?”九阳大帝见这木讷汉子终于反应过来跪地行礼,便向其问道。“但说无妨,朕自当尽力满足。”

    章义豪在地上跪地片刻,九阳大帝见其有犹豫之情,便站在原地耐心等待起来。

    “义豪有一逾越之请!”章义豪突然抬头,大声喊道。

    “有话便说!”上官逍遥见这章义豪在这磨叽半天,心中感到面子大丢,不觉间语气中带着一丝温怒。“吾等一日千机之身若非这大宴,早已将你轰出皇宫!”

    “肖遥将军莫要生气伤身,让他说完便是。”九阳大帝见上官逍遥莫名发怒,出言劝道。

    “义豪还望归还汉国。”这时候章义豪终于将心中的想法说出来,上官逍遥反而变得手足无措起来。“我当初因战事突降,心中胆怯万分恐丢其性命,便带着部下逃命流窜到此天阳城,然而如今心中万分悔恨时汉国已将我们拒之门外。”

    章义豪在九阳大帝身前缓缓陈述着当初流窜至天阳城时的事迹,一路上的人心坎坷让章义豪感到人心难测,从军所积下的钱财也在路上被人坑骗耗尽,到天阳城时已身无分文,只得带着部下行起街头泼皮的勾当。

    “那归国之后想做什么?”九阳大帝本想将其招揽成为夏擎秋的部下,但见这章义豪对汉国信念坚定,只得作罢。“归国后我要面见大汉国主,恳请其治我逃兵之罪。”

    上官逍遥这时候终于忍不住站出来,略显怒意的向章义豪斥责道:“你可知即便是在汉国,兵役中临战逃脱者也是斩首株九族之罪?”

    九阳大帝面带不悦转头瞪向上官逍遥,语气中已带一丝怒意的说道:“株九族?那大汉皇帝这么昏庸无能不知将才的话,这皇帝他不当也罢,朕再去选一个皇子皇孙继位便是!”

    九阳大帝这一席话将上官逍遥震得无言以对,空张着嘴不知该说什么好。

    “章义豪封赏听令!朕赏你这块金令,若是你归国时那汉国城门再给你关上,你便举起金令尽管攻城,若是那汉国皇帝要杀你的头株你的九族,你就将这金令捏碎便是,我包那汉国昏君不敢动你丝毫!”九阳大帝干脆的从侍卫官手里接过一枚金令,往金令中度入一丝九阳元气后递给正双手捧接的章义豪。

    上官逍遥看着九阳大帝给章义豪许下的种种特权,暗自下决定等宴会结束后便要回大汉去安排好这种种事宜。

    “章统领,朕觉此赏赐尚不足以犒劳将士。”九阳大帝低头沉思一番,心觉赏赐尚低。“章统领可还有心愿?”

    “义豪…义豪已无心愿,陛下不必再行封赏,义豪已心满意足。”章义豪听闻九阳大帝还要行赏,又是一阵犹豫后出言说道。

    “君主无戏言,朕要赏你便是当真要赏你,你若是没有心愿那朕便要替你想了!”九阳大帝也是头一次见不愿领赏之人,感到心中暗暗好笑,不觉间嘴角挂上一点笑容。

    “朕问你,可有家室?”九阳大帝突然想起什么,出声问道。

    “义豪尚无家室。”章义豪这次干脆利落的回答道。

    “那朕便赏你成家如何?”九阳大帝这次干脆裂开嘴笑了出来,低头看向章义豪说道。

    “万万不可,大帝,这汉国将领在大夏成家,此事不妥啊!”上官逍遥见九阳大帝一副认真的样子,出言劝阻道。

    “肖遥将军你今天怎么回事,朕如今要做什么你非要掺上一脚是为何?”上官逍遥的屡次参与已经让九阳大帝大感不爽,温怒的向其质问道。

    “末将不敢,只是这别国将领在本国通婚的确并非正途,还望陛下且且三思。”上官逍遥依然执意出言,执意不肯让章义豪在大夏成家立业。

    “义豪心中已有心上人,在此谢过大帝恩典,斗胆恳请大帝收回成命。”章义豪见上官逍遥执意与九阳大帝意见相左,心中略一沉思便出言说道。

    “既然义豪已有心上人,如此甚好,那朕便不棒打鸳鸯了。”九阳大帝明眼看到章义豪与上官逍遥的串通一气,也不知道章义豪所说心上人是之真假,只好略带遗憾的收回自己的赏赐。

    九阳大帝又瞥见这章义豪身上所穿仅为普通的军官礼袍,便知道此人必定已是贫寒状态,心中又有分量。

    “朕见你身上所穿与平日所配之剑皆为普通制式之物,不忍如此良将如此贫寒,不如赐你些许身外之物吧。”九阳大帝说完瞥了一眼上官逍遥,见这次上官逍遥不再多说,随即心中打定主意。

    “朕在此封赏!”九阳大帝整理了一下身上的衣袍,朗声说道。

    上官逍遥等人随即正立于九阳大帝身后,肃面以待。

    “赏番汉国门头军统领良驹一匹,其名飞烟。”

    “赏宝甲一副,其名洪宫,宝剑一把,其名洪凌。”

    “赏玉钱一万,良田十八亩折番汉国同价三万玉钱,宅院六亩折番汉国三万玉钱,共计七万玉钱。”宣礼官疾步走到九阳大帝身旁,朗声向章义豪喊道。“宣读完毕,领书行赏!”

    章义豪双手捧过行书,双膝齐跪向九阳大帝,口中高呼九阳大帝万岁。

    “如此甚好,如此甚好,众爱卿我们回去继续喝酒!”九阳大帝见章义豪领下封赏,顿时龙颜大悦,招手示意众人返回高台。

    当众人再次回到高台上时已经没了继续探讨国事的心情,遂干脆放下心事大口吃喝玩乐起来。

    “重楼老祖,汗门原一战所受之伤可已痊愈?”酒过三巡,九阳大帝向夏重楼问道。

    “多谢大帝关心,老朽身体已恢复如初,并无大碍。”夏重楼向九阳大帝略一拱手答道。

    “甚好,若是尚有难言之隐便与朕明言便是,朕定当倾力相助。”九阳大帝略显客套的向夏重楼说道。

    “大帝不必多虑,紫金家族尚且丰盈。”夏重楼向九阳大帝回礼道。

    “肖遥将军,慕容萧有一不情之请。”这时候一直少言的慕容萧起身向上官逍遥请礼鞠躬道。

    “慕容左相但说无妨,肖遥定当尽力而为。”上官逍遥见慕容萧面露难色,不像设计框他,便出言答应道。

    “在此前微臣要先向大帝请欺君之罪,微臣见此事时正直战事,故并未向九阳大帝禀报。”慕容萧没有向上官逍遥解释,而是跪在高台上向九阳大帝请罪道。

    “快快起身,爱卿为我大夏操劳国事日理万机,为朕化解多少危难,朕怎能治你欺君之罪。”九阳大帝起身快步将慕容萧扶起说道。“爱卿有话但说无妨,朕绝不治你罪名。”

    慕容萧见九阳大帝已许下不治之诺,便随着九阳大帝的搀扶起身,向在高台上的几人传音道:“微臣慕容萧于前段时间获天阳府报称附近山中多了一伙战力凶狠的贼寇,至目前所见的最高战力为王境巅峰,御空屠了一处村落,而手下皆称其为头目而非寨主等称呼。”

    “微臣恐其实为幽冥圣地所派遣支援的流亡分子,可能核心头目等人实力已达皇境,故未曾派遣普通军队前去支援,而今虽战事已经结束,但各州府依然疲敝,各自皇境帝境高手忙碌于养伤政事中,故依然无人可用。”

    “微臣亦国事繁多无暇抽身,在此希望肖遥将军助我前去剿灭此等危害。”慕容萧站在高台中央讲述完毕,等待着上官逍遥的答复。

    “皇境巅峰吗?即便是到了帝境也威胁不到我,此事肖遥义不容辞自当接下。”上官逍遥略一沉思其中利弊,心觉慕容萧不像有意害他之举,便满口答应下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