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55章 凯旋大宴(3)
    九阳大帝又与众人商讨了一些关于交接的琐碎事宜,便起身再次穿过来时的路返回了九阳殿。

    “诸位爱卿,刚刚接到消息,夏汉的士兵们都已从汗门原归来,我们这就前往广场开宴!”九阳大帝没有回到龙椅上,而是站在大殿正中,向着环坐在周围的群臣喊道。

    一行人随着礼乐行奏,御林侍卫的开路,浩浩荡荡的前往皇宫前的广场上。

    上官逍遥依然是走着走着就晃晃荡荡的往队末掉去,而这次九阳大帝只是看了他一眼便不再理会。

    “怎么了,肖遥将军?”上官逍遥一直从九阳大帝身边慢悠悠的穿过整个队伍来到了太子殿下单独的东宫队伍中。

    “太子殿下,可能这次九阳大帝要遇到麻烦了。”上官逍遥走在太子身边,原本与太子讨论事宜的谋士自觉躬身后退让出位置。

    太子原本还略带微笑的脸立马垮下来,严肃的问向上官逍遥:“肖遥将军何出此言,我未见父皇有何担忧之意。”

    “我参加天音盛会时曾与圣女音芷瑶留下不止一个通信手段,但此时皆已失去作用。”上官逍遥也皱着眉头向太子低声说道。

    “那假若是音芷瑶在参与什么重大事宜或正在闭关途中无法与外界联系呢?”太子依然无法接受此次九阳大帝会遭遇险境的推测,不断向不一样的方向推导着。

    “上一次最后联系时音芷瑶表示自己近期并无闭关打算与其他安排,天音圣地内部亦无大事要发生。”上官逍遥否定了音芷瑶个人的问题,继续与太子讨论着。“既然九阳大帝执意要我留下助你,那此事我便不宜再强行参与。”

    上官逍遥话题突然停下,面带犹豫的看向太子。

    太子察觉到了上官逍遥面色中的异常,扶着上官逍遥大步走向前面,示意东宫众臣保持原速不要跟来,然后才低声向上官逍遥说到:“肖遥但说无妨,我绝不与第二人提起。”

    “九阳大帝此去可能有性命之忧,还望太子做好继位准备,现在你的皇兄势力依然没有铲除干净,万分提防其内乱国事。”上官逍遥说完这段话,再次大步向前离开了太子的行进队伍。

    太子在原地略一迟疑,惹得身后的东宫队伍也跟随停下脚步。

    然后太子的气势便陡然一变,大步的往前走去。

    身后的东宫队伍不知上官逍遥对太子说了什么,只得百般不解的跟随赶路。

    上官逍遥回到九阳大帝身侧的位置,九阳大帝依然是回头看了一眼,点头致意后继续带着文武百官往广场走去。

    “你跟太子说了?”九阳大帝暗中传音道。

    “是的,我将推测与太子说明了。”上官逍遥看了九阳大帝一眼,同样以传音回复。

    “若是肖遥小友不愿被大夏绑住,这将剑自己留作纪念亦可,但还望肖遥小友将来记得大夏与我们之间的一份情。”九阳大帝的眼中闪过一丝坚毅,向上官逍遥传音道。

    “九阳大帝不必哀伤,天音圣地之事必将迎头化解。”上官逍遥见九阳大帝的心情越发低沉,干脆俯身耳语道。

    身后的文武群臣见上官逍遥与九阳大帝眉来眼去,无一不眼露羡慕之色。

    “这位肖遥到底是哪来的人物,这才十几日的功夫便与九阳大帝和太子殿下如此亲密。”

    “据说之前便已与紫金家族的夏重楼老祖关系紧密,受夏重楼引荐后与当时的二皇子殿下交往密切,调查揭发前太子与皇后勾结商国为祸朝政,后将太子发往商国的飞鹰密信拦截,但皇后的密信却被夏重楼给漏了出去,我大夏这才与商国宣战的。”

    “不止不止,我随军去过汗门原,当时就看着九阳大帝将手里的将剑递给了这个肖遥呢。”

    “据说汗门原上原本我们是处于劣势的,肖遥将军请来了晋国与禹国的皇室老祖,还把天罡斋韦双绝的老祖也请来了。”

    “排兵布阵也有一套,那门头军不原本是从汉国流窜到天阳城内的逃兵吗,让肖遥将军抓到汗门原后成了先锋军,在阵前拿了首功啊。”

    “据说肖遥将军修为同样过人,传言在汗门原高空中的国君之战中就是他一个人扛下了对面半数的攻击,还斩了两个圣境长老!”

    “那岂不是说这肖遥将军的实力已经比皇上还要强了?”

    “但又一说那两个圣境长老是些被派来送死的散修啊,只是有着圣境的元力,但身上的东西全都是帝境的。”

    上官逍遥与九阳大帝将身后群臣的讨论尽数听在耳里相视一笑摇了摇头,大步往前走去。

    ……

    当一行人来到广场时,诺大的广场上已经排满了长桌,桌前都是一些换上崭新官服的士兵与低级军官们。

    各自都捧着茶水低声讨论着,桌上只有一些点心和凉菜。

    “申时,九阳大帝驾到,众将士行礼入座!”到广场的门前,上官逍遥在九阳大帝的身后半步站定,等着殿门开启后进入广场入座。

    然后九阳大帝便在宣礼官的高喝声中大步踏入殿门,走向广场。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许多将士已是满鬓花白才第一次步入天阳城,第一次见到九阳大帝的尊容,不禁热泪盈眶的行着大礼。

    “御下将剑所持者,肖遥大将军到!”

    宣礼官的一声喊让上官逍遥楞了一下,这第二个不是当今太子倒成了他?

    “肖遥快去!”太子见上官逍遥迟迟不迈步,急忙传音道。

    上官逍遥见太子也出言提醒,只能硬着头皮往广场内走去。

    “众将士参见肖遥大将军!”广场上的士兵们这次不再跪下行礼,而是习惯性的半跪在地,手上抱拳在头前齐声喊道。

    上官逍遥大步走到九阳大帝身前,同样一个半跪抱拳朝向九阳大帝。

    “肖遥,以多次谋划奇计化解商国侵略,后又于汗门原与敌方力战,居功甚伟,封为四方大将军,所持将剑大夏受侵时将号令天下兵权,不从者皆可斩立决!”

    上官逍遥抬头瞄了一眼九阳大帝,见满脸庄重,知道这又是强行绑着他上船,只好梗着脖子接下。

    “太子殿下驾到!”这时宣礼官才高喊太子殿下入殿,太子披着三爪鎏金龙袍,走到九阳大帝身前略行一礼便缓缓落座。

    “国书所持者,左相慕容萧到!”慕容萧身上穿着青鸾纹袍,手上捧着大夏国书进入广场。

    广场上这次起身参拜的是所有随军武臣们,双手持笏向慕容萧缓缓跪下。

    “大统领紫磐帝君,夏擎秋到。”魁梧的夏擎秋缓缓步入广场,两边的御林军以手臂捶向胸口,盔甲发出一声清脆的鸣响。

    宣礼官连着换了三位才将文武百官挨个宣进广场中,当所有人就坐后九阳大帝缓缓起身,以元力将声音扩大至整个广场中宣告:“前因朕之长子皇后与商国串通,勾结私党为祸国政,故此商国对我大夏与番汉不顾道义突袭宣战,而后我大夏凭着精兵良将将其以血肉挡在汗门原外。”

    “将士大胜归来,吾等当以设宴犒劳三军,大赦天下以敬天地!”九阳大帝站在最高处朗声向广场上齐坐的众人说道。“开宴!”

    “大捷归来,酒舞助兴,过后论功封赏!”九阳大帝高举手中酒樽,喊道。

    上官逍遥等人见状也赶紧将酒樽高举,起身随势。

    第一樽被痛快饮下,一群人也不说话,闷头便是胡吃海塞起来,毕竟从上午开始将士们便要开始进城,到现在天上都已挂上星辰时才正式开宴,期间只有茶水和简食填下肚子,早已饥肠辘辘。

    而上官逍遥等人没有心情吃这等珍馐佳肴,他们彼此正以密音传语击激烈的讨论着九阳大帝不在的时间里如何处理大小国事。

    九阳大帝看着这些人激烈的争论,心道大夏已有后继者,不觉浮现出欣慰的笑容。

    这时候上官逍遥瞥见广场上的汉字旗,发觉门头军的疤脸统领正坐在台下端坐着,手上拿着一根不知什么生物的烤腿大口大口的啃。

    上官逍遥远远的一举手中酒樽致意,仰头干下。

    疤脸统领注意到了上官逍遥的动作,赶紧放下手中的大腿,双手在帕巾上胡乱擦了擦,捧起酒樽便举过头顶向上官逍遥回敬。

    “肖遥将军,那是何人?”九阳大帝注意到了上官逍遥的动作,放下酒樽发问道。

    “回禀大帝,此人本乃天阳城内一汉国流亡军士,正在闹事时被我发现,后来便是大帝揖让将剑于我时被我封为先锋军统领。”上官逍遥回身向九阳大帝答道。

    “看来那先锋军取得大功之事便是这位脸上带疤的雄伟汉子所得,来人啊,将这位统领带上来,不,朕要下去亲自为其授功!”九阳大帝见这疤脸雄壮无比,天生一股猛将之色,索性起身飞下高台要去给疤脸统领论功行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