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54章 凯旋大宴 2
    “花将军放下心,我不是那种鸡肠小人。”上官逍遥知道花将军的意思,示意士兵们将重剑从倒地的衙役们脖子上挪开。

    “各位知道我的身份了,我就不多说什么了。按照大夏律法,杵逆当朝重臣者当以斩立决,株连三族!”上官逍遥气势陡然一变,士兵们则直接将重剑高抬过头顶。

    明晃晃的剑刃反射着太阳光刺在衙役们的脸上,不少胆小者已经大小失禁当场晕厥过去。

    “但我还说,我不是那种瞅着鸡毛蒜皮不放的小人。”上官逍遥挥手示意士兵将手中重剑放下,从一圈士兵的围拢中走出来。“但该受的罚不能免,一律二十大板杀威棍,一个不能少!”

    “这个泼皮不能打,这身子骨五板子下去就得死。”上官逍遥拦下拾起杀威棍就要当场执行的士兵们。“给他扔到你们衙门的大牢里,蹲不到明年打春不准出来!”

    “不需要你们这些士兵动手,让他们自己回去打!”上官逍遥一摆手,士兵们将刚刚捡起的杀威棍又丢下,重新握住插在地上的剑。“我要是哪天听说你们回去后没打够二十板子,立马亲自登门给你们补齐!”

    上官逍遥拿过身边一个士兵手里的重剑,一手将剑脊压平,变成一块方铁板子:“若是你们再仗势欺人,我亲手用这把剑杀你们的威,带回去摆在衙门正堂上!”

    说完上官逍遥便不再理会这些衙役与泼皮们,转身要与花将军聊起来。

    “花爱卿,肖遥小友,你们两个的动静朕可是在殿内就知道了。”远处传来九阳大帝的声音,还有空中那标志性的灼热火光。“爱卿,小友,我们先入殿吧,让将士们好好歇息,刚刚从战场上归来不必这么庄重。”

    上官逍遥与花将军闻言,缓缓离地而起向着九阳大帝飞去,在空中稍作客套后飞向大殿。

    “听到了没,爱卿,小友!”

    “这个肖遥绝对不是什么所谓的一人之下,他跟大帝的关系比什么一人之下还要亲近!”

    “赶快回去,查清楚这个肖遥到底是从哪里来的,搞清楚他的宅院在哪里,备一份厚礼择日我们登门拜访。”

    ……

    上官逍遥跟随着九阳大帝,本想位居两人身后,怎奈花将军一路执意吊在末尾,九阳大帝也隐隐间减速要与他并肩。

    本想低调做人的上官逍遥就这么一下午的功夫便被推到了天阳城万众瞩目的位置。

    “诸位,看看谁来了!”不出上官逍遥所料,九阳大帝落地时便扶着上官逍遥的肩膀并肩落在大殿前。

    殿中落座的文武百官齐刷刷的侧过头看向两人,多年朝堂智斗的人精们第一眼便看到了九阳大帝的手扶着上官逍遥的肩膀,两人的姿态引起了殿内所有人的利害分析和对朝堂势力的重新划分。

    “肖遥将军不必拘谨,随意找处地方坐下便是。”九阳大帝嘴上这么说着,却一路扶着上官逍遥上了殿中龙阶,这里坐着的是当朝左相慕容萧、被他上官逍遥扶起来的现任太子、夏家老祖夏重楼、大统领紫磐帝君夏擎秋。

    现在有两个空桌,一个是给他上官逍遥的,另一个便是山海居掌柜冯八面的。

    上官逍遥将金边函书递还给侍卫官,便挨着太子旁边的桌子坐下,隔着空桌便是夏重楼。

    “冯掌柜依然是不肯来吗?”九阳大帝见函书在上官逍遥手里,皱眉问道。

    “是的,冯掌柜示意我代他向九阳大帝问好,并且送来这百捆千年凤栖木告罪。”上官逍遥随手一招,百捆凤栖木从空间戒指中飞出,码放在殿前的空地上。

    “冯掌柜当真是好手笔,肖遥将军替朕向冯掌柜道一声谢谢。”九阳大帝见这百捆凤栖木出现在殿前,隔着日常开启的护殿大阵都能感觉到那纯阳至刚烈之气,不禁嘴角挂起一轮微笑。

    “自当带到。”上官逍遥微笑一拱手,应了一声九阳大帝。

    “恭喜肖遥将军突破帝境二重,成就天下最年轻的帝君。”这时候夏重楼起身,向上官逍遥行礼,口中说道,汗门原一众人赌斗时夏重楼被九阳大帝示意守在天阳城,故没能参与,后来才知晓上官逍遥一战连破两重帝境。

    阶下众臣听到夏重楼的话语,无一不当场震慑,所有人都没想到及冠年纪便能身居帝侧的同时还能达到这等恐怖的修为。

    一时间竟然没有人跟随站起行礼祝贺,都在台阶下各自成堆窃窃私语讨论着。

    九阳大帝万分尴尬的坐在龙椅上,无奈的看着殿下的群臣扎堆私论。

    “咳!”一声咳嗽从九阳大帝的喉咙中发出,殿中嗡鸣的讨论声霎时间消失,文武百官们抬头望向带着一丝不满的九阳大帝。

    “恭喜肖遥将军,我大夏得此天下第一英才实乃江山之幸。”九阳大帝率先起身,跟着夏重楼老祖向上官逍遥微微行了一礼。

    众臣见九阳大帝都给上官逍遥行礼,干脆就正冠起身,向上官逍遥三个深鞠躬,口中齐声贺喜。

    上官逍遥见这阵仗越来越大,心知是拗不过九阳大帝的拉拢,起身先是向九阳大帝还了一礼,又向夏重楼和龙阶上的的众人挨个还礼,最后一个浅浅一个鞠躬算是还了台下的恭贺。

    “诸位,此次齐聚并非为朝会,不必拘谨!”九阳大帝待上官逍遥还礼完毕,起身说道。“侍卫官,给各位送上点心茶水,诸位爱卿不必拘谨,放言讨论便是,我们在此等居功将士到齐时便去广场开宴!”

    说完,九阳大帝坐回龙椅上,喝了一口热茶便与太子讨论起来,不再理会殿下事宜。

    上官逍遥见状也探着身子跟夏重楼聊起天,瞥了一眼夏擎秋,发觉他跟左相慕容萧早已聊得火热。

    “肖遥将军,茶点可还合胃口?”就在上官逍遥暂停与夏重楼的聊天,喝下一口茶水时,九阳大帝出声问道。

    上官逍遥见九阳大帝脸上似别有心事,略一思虑便答道:“还算可以,就是稍有几样点心我并不爱吃。”

    九阳大帝见上官逍遥已知其心思,遂起身说道:“既然肖遥将军有几样点心不爱吃,那便随我来吧,我们去林御厨那里挑选几样更精致的,几位爱卿若是同样有不爱吃的,亦可同去。”

    说完便向九阳殿殿后走去。

    上官逍遥与慕容萧紧身跟上,夏擎秋刚要起身被夏重楼摁在座椅上,眼看着夏重楼与太子拐身消失在屏风后。

    然后他尴尬的发现此时龙阶上只剩下他一个人还坐在这里,不由发出一声苦笑,一口闷掉满樽热茶。

    ……

    “大帝,将末将等人唤出大殿所为何事?”一行人跟着九阳大帝在宫中左拐右行,过了前宫门居然进了寝宫内,九阳大帝将他们直接领进了自己的卧榻之处。

    “爱卿们请坐,还望诸位谅解,只因此事事关重大急迫,不得不将诸位爱卿领到朕之寝宫来私下议事。”九阳大帝直接盘腿坐在了龙床上,示意侍女搬来宽椅软垫侍候上官逍遥等人坐下。

    上官逍遥第一次来到九阳大帝的寝宫,忍不住两眼四处乱飘,发觉一脸淡定的慕容萧与夏重楼,便知道九阳大帝在寝宫中议事不是一次两次了,遂定下心来看向九阳大帝。

    “吾儿,可能你还要替朕再代理国政一段时日。”九阳大帝先是拍了一下坐在自己右边的太子肩膀,略带一丝歉意的说道。

    “儿臣生来便是为父皇排忧解难,父皇不必致歉!”太子急忙跪下向九阳大帝行礼道。

    “吾儿的功朕都记得,不必如此惊慌。”九阳大帝挥手将太子托起,示意安坐。

    “肖遥小友,朕尚有一不情之请。”九阳大帝突然对上官逍遥改了称呼,向上官逍遥说道。“虽当初汗门原以友之名将将剑揖让与你,但还望这段时日多多帮持吾儿,待朕归来时自当记下这份恩情。”

    上官逍遥记下了归来两个字,心知是九阳大帝这段时间恐怕是要去做什么凶险之事,不便多言的他只能满口应承下来。

    “慕容爱卿,朕不在的时日里由你代朕主持朝会。”九阳大帝面向慕容萧说道。

    慕容萧听闻此言心知这一句话便将自己封为摄政王,连呼不敢,跪下请求九阳大帝撤回成命。

    “无妨无妨,爱卿只管代理国政,朕归来时自当收回。”九阳大帝连连挥手示意慕容萧起身,不再理会对方的请命。

    慕容萧见九阳大帝意已决,只能咬牙接下。

    “夏老祖,我不在的这段时日里天阳城还望你继续守护。”

    “自当全力助之。”

    “诸位爱卿、友人们,原本开战前我已向天音圣地发书求援,然而至此战胜时依然不见圣地消息,故我必须要去圣地一探究竟!若是我九日不归,太子继位,其东宫自获应有之职称。”九阳大帝随意的坐在龙床上,口中说出的消息让上官逍遥心里猛地一沉,想起了那抹一直记挂的单薄身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