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52章 回归天阳城
    当上官逍遥醒来时,入目的便是冯八面那张油腻的肥脸。

    “哈哈,小子你醒了!”冯八面凑在上官逍遥的脖子前,鼻息喷在上官逍遥的脸颊上。“再不醒我就得把你给烤了整一场帝境烤肉大宴!”

    “你要烤我前请务必先把你的肥脸挪开,万一再加了一个烤猪的配餐那岂不是成了赔本买卖?”上官逍遥感到浑身乏力困顿,但经脉识海尚且完好无缺,伸手将冯八面的肥脸从视野中挪开。“这是天阳城?汗门原我们是输是赢?”

    上官逍遥惬意的躺着,眼睛看到的的梁柱一眼便看出这是山海居的风格。

    “输?你一个人把那幽冥圣地揍了个半数,刘非花一圣境强者从天上掉下来时直接把商**队和幽冥圣地派去的一些门徒们给吓得魂飞魄散,当场就跑了。”冯八面蹲着,手上拿一个蒲扇不知道在扇什么,飘散出来的紫烟香气让上官逍遥感到一阵心旷神怡,而后冯八面又抬头嘴里发出一声讪笑。“这要是能输,那这夏汉早不知道亡国多少次了。”

    “倒是你,你怎么也从九天上栽下来了?”冯八面停下了手中的蒲扇,在上官逍遥身前站定。“而且浑身经脉断了个七七八八,能活下来真是个奇迹。”

    上官逍遥扭头看着冯八面,眼神里闪过一丝自豪:“我与幽冥圣地圣主祠长老寿宇轩打斗时,不慎让寿宇轩临死时从我手中逃脱。”

    “那他应该会遁走啊,也不至于让你受如此重伤。”冯八面眉头皱起,手指刮下巴推断道。“莫非他发动了什么秘术?相传幽冥圣地秘术颇多,以一个半吊子圣境发动的话的确是可以让你置于死地。”

    “那个家伙在汗门原上跳了一段舞,我用逍遥剑打算扎死他,还险些失去逍遥剑。”上官逍遥轻声阐述着当时发生的事情,面色不再平静。“他身上插着逍遥剑,结结实实中了一记逍遥剑气,还是跳了一段诡异的舞蹈。”

    “然后幽冥圣尊的化身便以一道流光之姿降临?”

    “没错,幽冥圣尊化身似乎还获得了寿宇轩临死前的记忆,刚刚露面不过几句话的功夫便要与我血战。”

    “是要将你当场击杀吧。”

    上官逍遥嘴唇一挑,不屑的答道:“怎么可能,就凭寿宇轩那老头的灵魂能让血祭出来的化身达到什么地步?将我当场击杀这种事情还是做不到的。”

    冯八面轻轻一挑眉,一樽茶水飞到上官逍遥的脸旁,然后说道“圣尊化身,最低也是圣境二三重,就算你这个天下第一的英才全力防御,也撑不过几息才是。”

    “他后来手软了,想收我为奴隶,结果被我拖入云山迷雾中。”上官逍遥少动元力,樽中茶水化作一缕细流飞入嘴中,喉咙上下运动后再次开口说道。“但我还是太低估一个圣境巅峰化身的能力了,汗门原的云雾幻阵只不过撑了不到半个时辰。”

    “后来呢?”

    “剩下的时间里我便是以一力硬扛着,那个变态将我的经脉逐步逐步的敲断,我一时气不过便冒险冲击帝境二重,显而易见,我这个天下第一英才最后成功了。”

    冯八面又蹲下身子,手上蒲扇再次扇起,上官逍遥也再次闻到了那股飘散的紫烟味道:“然后你便经脉寸断筋骨移位的栽下九天,差点让夏汉联军的将士们当场士气崩溃。”

    “圣尊便是圣尊,就算我是英才又如何,终归是甘拜下风。”上官逍遥躺在那里沉默片刻,才吐出来这么一句话。

    冯八面抬头看了一眼上官逍遥,又忙着扇起蒲扇来。

    “冯八面,为何我感觉到这床底下一阵热气。”上官逍遥感到身体下的床褥略有不适,便出言向冯八面问道。“打刚才我便看到床下紫烟飘过香气袭人,你到底在做什么!”

    上官逍遥感到身下越发燥热,吃着痛强撑起身子看向蹲在地上摇蒲扇的冯八面,大惊失色道:“为什么我这床只有上面这薄薄一层的褥子,这底下的香木和薪柴是怎么一回事!”

    “我看你几日不醒,既无脉动也无呼吸,以为是已经凉了,便将你的身体放在这里正要火化呢。”冯八面扬起头带着坏笑向上官逍遥答道。

    “冯八面我自认是没与你解下什么深仇大恨,为何要置我于尸骨无存之地!”上官逍遥顺着冯八面的蒲扇望向床底,发觉已经燃起寥寥火苗,那让上官逍遥感到心神安定的紫烟正是从此处飘出。“冯八面你如此歹毒,怎能保住春秋神宗的万千传承!”

    “安静,安静,我只是与你开个玩笑,这是我冯八面的私货千年凤栖木,本要赠予九阳大帝圣境锻身之用,见你长日不醒筋肉迟迟不见愈合我才用其为你疗伤之用。”冯八面见上官逍遥坐在那里浑身抽搐疼的龇牙咧嘴,赶紧起身将其扶倒,出言解释道。“你才是春秋神宗的未来后继者,我怎能将你烧掉呢?”

    上官逍遥听闻这是圣境才会使用的千年凤栖木,这才知道自己误会了冯八面的好意,只好随着冯八面的搀扶重新躺在褥子上。

    随着紫烟缥缈和冯八面手上规律的蒲扇扇风声,上官逍遥又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冯八面,这千年凤栖木如此珍贵之物,为何要给我使用。”片刻后上官逍遥睁眼醒来,发觉筋骨已经恢复不少,手臂抬起时已不再抽搐疼痛。

    “冯掌柜出去接客了,逍遥大人。”回答上官逍遥的并非冯八面,而是本应该在春秋壶中的小八。

    “你为什么会在这里,春秋壶又出什么差池了?”上官逍遥被这持续的灼烤到身体燥热难耐,发觉枕边还有一樽凉茶,遂再次发起元力将茶水涌入口中。

    小八在凤栖木前扇着蒲扇,倒是没有像冯八面那样被熏到油光满面。

    “没有啊,是掌柜的将我从春秋壶里放出来的,以后我便可以在逍遥大人的允许下到处行动了,逍遥大人就当是多了一个打杂的杂役吧。”上官逍遥这才发觉小八的周身环绕着一片片时隐时现的玉叶,散发着萤火虫一般的绿光。“这个是叫千年凤栖木吗,我刚刚又从柴房里拿了一大捆呢。”

    上官逍遥听到小八说又从柴房里拿了一大捆,惊得又从床上坐起来:“一大捆?到底还有多少?”

    “半个柴房里全都是这样的东西呢,但冯掌柜只会在给自己烧茶或者接待九阳大帝这样的贵客时才会用。”小八指向窗外一座三层楼,上官逍遥隐约看到楼中摆满了各种木柴,惊讶到嘴里能塞下一个鹅蛋。

    “冯八面啊冯八面,亏我还对你感激涕零!”上官逍遥这才见到了春秋神宗所展露冰山一角的一角,心中对冯八面的感激之情瞬间荡然无存,向往着未来继承春秋神宗的庞大资源,嘴角挂着痴笑再次躺在床上。

    “小八你别扇太急,太燎人了。”上官逍遥在床上还是感到燥热难耐,示意小八将蒲扇稍慢些扇。

    “逍遥大人枕边不是有一樽茶水吗?”小八闻言减慢了手中蒲扇的扇动,出言向上官逍遥提示道。

    “这茶水我已经喝完…嗯?”上官逍遥刚要说这茶水已经被他喝完了,手握起木樽时发觉里面又是满满的,险些被毫无准备的上官逍遥洒出来。

    “冯掌柜临走前让我跟你说了,这茶水尽量多饮,可解燥热。”小八并没有抬头,继续缓慢的扇着手中的蒲扇。

    说话间上官逍遥又灌下一樽,再将手中木樽举平时发现又有茶水缓缓将整个木樽盛满,不禁暗暗称奇。

    “这茶水居然真的将我体内的火燥之气消除了,且有一股阴柔元力在四肢百骸内游动,我身上的筋骨在加速愈合!”上官逍遥干脆盘坐在床上,每当茶水盈满半樽便将其一口干掉。

    ……

    上官逍遥凭着千年凤栖木和神奇的茶水,不过三四天的功夫便将身体调理回了巅峰状态。

    这天上午,上官逍遥示意小八将火熄灭,看了看手中的茶樽,里面依然盛满一杯的茶水,最终还是决定不顺走这个小物件了。

    两个人推门走下三层的阁楼,正是下午无客的时辰,冯八面正坐在柜台前一手拨着算盘一手记着账本。

    “好了?”冯八面没有抬头,只是扬眉瞥了一眼。

    “还要多谢冯掌柜的仙木和茶水,筋骨血肉和经脉都已恢复如初,现在我便要去操劳要务了。”上官逍遥向冯八面作揖,腰身微弯说道。

    “不必谢我,当初扛着你回来的是九阳大帝,那可是十八枝云鬃马,一路脚踏火星的就往皇宫里冲,也就是动静大让我给看到了,不然你现在在皇宫里有御医宫女侍候大概早就好了。”

    上官逍遥闻言一愣,他倒是没想到九阳大帝对他这么热衷,当初夏重楼受伤也只不过是给夏重楼一株九转还魂草了事,到他这连九阳大帝的御骑都给用上了,至今为止大概他上官逍遥是唯一一个享受过与九阳大帝同起同坐待遇的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