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51章 力压李海天
    “韦无丈!”身在韦无丈背后的九阳大帝并没有察觉到韦无丈身体受伤,倒是禹盛正看到了那一节在腹前冒着一缕尖的烟色冰锥。

    “噗!”韦无丈张嘴喷出一口烟血,印堂浮现一缕烟色。“这冰锥有毒,锁了我近半的元力,八卦大阵将破!”

    话音刚落下,淡金色光幕的八卦阵便传出鸡蛋壳一般的碎裂声,然后飞散炸裂成漫天飞屑。

    “走,此处不敌!”九阳大帝当机立断,将韦无丈交给禹盛正甩出四五个大日阻拦住来势汹汹的李海天。

    禹盛正催动手中桃木剑瞬间燃尽,一道明亮的火光在蔽日大帐上烧出一人高的孔洞后便卷携着韦无丈飞速遁出。

    九阳大帝见韦无丈与禹盛正都已逃离,瞬间身体消失不见,大帐中多出来九轮巨大的太阳。

    “杀招这时候才出,晚了!”李海天本要追杀两位飞遁的老祖,怎成想这九阳大帝的功力依然远超他的预计,强势的将他阻拦在这里,恼怒之下的李海天一次性画了一个一丈的大圈就要再招出九江之水将空中的九轮太阳浇灭。

    “既然两个外人走了,你李海天真以为朕斗不过你?!”九阳大帝在帐内的气势陡然飙升,隐隐间以圣境一重的修为压制了圣境三重的李海天一头。

    “这不符合常理,区区一个圣境一重哪来这么强势的威能?!”李海天见这九阳大帝如同换人一般,顿时开始慌乱起来。

    “不符常理?若是肖遥在此与我搭档,你早已身死道消。”九阳大帝说完最后一句话,九轮金日连成一线射向李海天。

    “哼,就算气势压过我又如何,一个凡间帝国的皇帝又怎能比得过无上圣地之威!”李海天嘴硬道,方甲尽出勉强拦下九轮金日的狂轰乱炸。

    九轮巨大的金日完成一轮攻击后并没有消散,逐渐缩小后回到了九阳大帝那凤首人身法相帝身身后。

    “哼,徒有其表。”李海天心疼着自己原本近乎无尽的方甲,表面上依然波澜不惊。“果真是徒有气势作威。”

    “好一个徒有气势,那便再吃我这一招!”凤首帝身身后的九轮金日刚刚转完一圈,再次在身前膨胀成巨大的九个太阳。

    “还来!”李海天此时懊悔起那心急的一击,就算毒伤了韦无丈,但惹得这九阳大帝使出全部实力反而是让他落了个挨打的局面。

    “九星连天!”九轮金日在空中逐渐变成扁圆的金饼,整齐的排列在九阳大帝身前。

    九阳大帝右手举过肩膀一握,凝出一根金光闪闪的长矛,矛尖正指向李海天。

    长矛带着炽烈的气势射向李海天,每穿过一层金饼,便增强一分势威。

    “这么迟钝的攻击,就算威力强大也能闪过!”李海天的语气中带着一丝不屑,便要瞬身躲闪。

    “那么简单吗!”九阳大帝食指一指,在身前的两层金饼化作飞盘围绕着李海天上下左右高速旋转起来。“这金饼你若是碰一下便会引动爆炸,若是不信你大可试一下。”

    原本还打算向两边突围的李海天听闻此言,顿时不敢再动这两轮金饼,只得在身前瞬结重重阵法硬接这一击。

    李海天又持续凝聚冰锥,不等聚集成规模便射向那根威势已无比庞大的长矛。

    长矛与冰锥不断碰撞,逐渐在矛尖形成一层坚固的冻冰,李海天见此心中一喜,两手向下一压,长矛的矛尖也跟着一沉坠向别处。

    “轮到我了!”九阳大帝正是两次大招轮番放出的乏力期,李海天见状怒起前冲挣脱开两轮金饼的束缚,一个直弯冲向高处消失不见。

    “这才是我蔽日大帐的真正威力!”李海天身体消失的同时,大帐边际上再次出现烟压压的烟云,九阳大帝原本卓绝的金光渐渐地被吞噬殆尽,帐内又恢复了一片烟暗。

    “好一个蔽日大帐,但有没有人告诉过你,烟暗永远不会将光明吞噬!”九阳大帝一声大喝,九轮金饼重新恢复成巨大的太阳,环绕在九阳大帝周围。

    “圣界法则,燃!”九阳大帝不再将圣界限制于自己周身,而是将其全力撑起,连烟云都被笼罩进来,然后烟云便被强大的圣界定义燃烧起来。

    而那九轮金日环绕着九阳大帝光芒大作,李海天被这烁目辉光照耀至双眼都无法睁开。

    “还没有现身,看来这家伙是真的融入这蔽日大帐里了,这大帐对我的能力也多有限制,必须尽快将其破除!”九阳大帝念及至此,催动九轮金日离体高升,一直顶到蔽日大帐的顶端。

    “给我破!”随着九阳大帝的一声高喝,九轮金日的光芒进入顶峰,蔽日大帐的顶棚渐渐燃烧起来,太阳的光芒再次浮现在九阳大帝眼里。

    蔽日大帐燃烧殆尽,显出身形的李海天面色苍白的连吐几口鲜血方才见得好转,嗓音沙哑道:“我倒是没想到九阳大帝有如此能耐,这灵魂法器乃是圣尊大人亲手赐予我,如今被你这九轮太阳烧成飞灰,我已无颜面与圣尊大人相见!”

    话音未落,李海天的气势也陡然提升一个阶级,反向压制了九阳大帝。

    “这气势中…怎么一股死气浮现,这是燃魂秘术!”九阳大帝发觉到眼前的这位李海天已经抱有死志,不愿与其交战,抽身连连后退。

    “休走!今日你死我亡已成定局,莫要逃避!”燃魂秘术一旦开启,这李海天的意识也变得模糊不清起来,疯狂的追着九阳大帝连连胡乱出招。

    “这家伙是真的纠缠不休,麻烦!”九阳大帝咬着牙躲避着李海天的狂乱攻击,还要小心的保持着两人的距离,谁都不清楚发疯的李海天会不会一时兴起贴身便要与他九阳大帝同归于尽。

    “李海天,命可只有一条,你若是现在停下还不会危及根基!”九阳大帝冲着李海天大吼道,试图劝阻逐渐陷入癫狂的李海天。

    “多说什么,我李海天早已置性命为可有可无之物,倒是你九阳大帝的命我今日非拿走不可!”李海天还能回应九阳大帝的话语,但舌头已不尽清晰。

    李海天一招手,几根冰锥射向九阳大帝,被后者一个翻身以金日挡下。

    “朕真的怒了,凤鸣九天!”九阳大帝被李海天死皮赖脸的攻击惹出一肚子怒气,干脆的甩出一记大招。

    凤凰从九阳大帝的头部缓缓浮现,幻化出双翼后一声啼鸣飞速撞向李海天。

    李海天以身结冰甲应对,但冰甲瞬间便被这凤凰的火焰吐息化作水汽飘散,最后李海天还是结结实实的与凤凰抱在一起。

    “啊~~!九阳大帝你当真是应与我一起黄泉路上作陪!”此时李海天的头发已经被全数烧没,一只眼珠已然消失不见,右手低垂,身上的皮肤有的化为焦炭,有的已经露出肤下肌肉血脉。

    “九江悬河,起!”李海天左手化出一个阵图,一阵急促的烟水从阵中射出。

    “大日!”九阳大帝手指张开,连续结出一轮轮金日飞向李海天身前的阵法。

    随着一阵阵的开水声,消耗了四五个大日后九阳大帝将这烟水之阵成功封印,然而手上依然不停,金日继续扑向李海天。

    李海天这次不再硬抗,身体向下一坠躲过九阳大帝的大日,左右手都吃力的抬起,李海天脸上被剧痛刺激到不停地抽搐,口中强行喝道:“九江!”

    在李海天左右两边瞬间嗡鸣声大起,凭空结出八个阵法喷出寒澈的江水,头顶上又缓慢的结出一个巨大的圆阵,喷出的江水甚至瞬间便结出冰菱!

    九道江水直射向九阳大帝,此时大帝心知这便是李海天的最强一击了,便不再留手,运起十成的元力再次以身化作巨大的太阳,而其他的金日也开始变地巨大且绽放光芒!

    再加上天上原本便已存在的那个,总共十一轮烈日在穹顶绽放着巨大的光芒,这光芒甚至让地上的士兵们都无力再相互兵戈相向,纷纷刨土覆身以躲避烈日!

    “哈哈哈哈,这九江一旦召出若是浇不灭你的十轮金日是不会消退的,九阳大帝你便好好的吃这江水吧!”在九阳大帝演出这十一轮金日时,李海天的身体便出现龟裂干缩,最后化作焦尸从九天上坠下,砸在汗门原上。

    ……然后九阳大帝便收起了他那十轮太阳的壮绝异象,几轮飞闪躲过了无人控制的九江死水。

    当九阳大帝与四位老祖汇合时,韦无丈的毒伤已经痊愈,禹盛正表示在他们刚刚出来时正遇到晋家两位老祖被傲战天和商亿衡压制,遇到他两人后商亿衡与傲战天便飞速撤离了战场。

    “各位,我回来了!”九阳大帝五人正在各自收拾明伤暗疾时,上官逍遥飘悠悠的出现在了视野中。

    “肖遥小友你这是…帝境二重!”九阳大帝向前迎接上官逍遥,发觉此时上官逍遥已经突破帝境二重。

    上官逍遥正要答话,云层地下一顿翻涌,抱着刘非花的张洪德出现在六人面前。

    “怎么,你还想再战?”上官逍遥气势一震,站在众人前面厉问张洪德。张洪德见这一片圣境威势压了过来,顿时身如抖糠一般,手上掐碎一个令牌飞遁离去。

    上官逍遥这时气势一泄,倒翻着白眼坠下了九天。

    “肖遥小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