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50章 战况白热化
    “那看来我们这场小谈判是破裂了。”李海天又低下头反复的擦起手来。“我这个人并不喜欢与人动手动脚,又累又暴力,若是以不战而胜的姿态赢取什么,既能获得一个浮生恩德的美名,我们也不必互相伤害兵戈相向。”

    “但你们获得了美名,我们会成为奴隶。”九阳大帝也强势的打断了李海天的话语。“怎么会臣服你们呢,谁会臣服你们!”

    九阳大帝神情逐渐变得激动起来,帝皇的威严再次弥漫起来。

    “九阳大帝说得好啊,这天地间谁愿臣服一个拿着刀指着你的人,我禹盛正不愿意!”

    “哼,我韦家不喜欢受任何一个皇帝的指使才跑出去自己立了一个斋院,听你这口气好像是要把我们天罡斋一起给吃了?”

    “好,好一个不愿意,那看来今天我们必定要打出一个生死之分了。”李海天攥紧手中的手帕,语气中带着一丝的怨恨。

    “敬酒不吃吃罚酒,这可是你们自己找死,蔽日之帐!”李海天满脸愤怒的将手帕在头顶挥舞了两圈,原本细小的布片在他手中疯长变大,最后变成遮天蔽日般的帐布后李海天松开了双手,于是原本的天空便再也不见了。

    “尝尝我李海天的圣界吧,这便是我的地上国土!”帐幕下九阳大帝三人面色严肃的纷纷开启自己的圣界,但并没有像李海天这样扩展到如此巨大的地步,仅仅是在周身化成一个圆球达到足以自保的地步。

    “九阳大帝,看来这场战斗要以你为主攻了。”禹盛正见这暗无天日的环境中自己的功法是受到影响最大的一个,无奈的向九阳大帝传话道。“我会尽力从旁协助你。”

    “大帝,我会竭力替你挡下对方的所有攻击,你尽管使出全力进攻,不必多虑。”韦无丈心知自己的攻势恐怕连李海天的防御功法都破不了,遂向九阳大帝传音表示自己会协助其防御。

    “好。”九阳大帝只说了一句话,便开始准备起对李海天的攻势。

    李海天看着这三个人在密谋商议着什么,也不多说话,暗中在身后他们看不见的地方凝出了几根冰矛,然后隐失在烟暮中。

    “嘴上功夫到此为止,九阳大帝、韦无丈、禹盛正,我给你们最后一次机会,臣服或者死亡!”

    九阳大帝没有答话,甩手掷出一轮光弹速射。

    禹盛正一只桃木剑握于手心,无火自燃起来,甩手发出一击火纹波射向李海天。

    韦无丈没有发出任何攻击,手上连画八卦符阵,在三人周身结出散发着紫光的阵势。

    “我明白了。”李海天已经明白这三个人恐怕是要死战不降,便死了活捉的心思。

    “大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李海天手握一根木杖,在空中一划如同点中什么东西一般扩散出一道波纹,九阳大帝等人便听到一声声的巨浪呼啸声。

    “离!”韦无丈眼见比之前更加汹涌的大浪从李海天脚下打来,催动八卦阵发出一道又一道火墙将大浪挡住,火焰与大水的激烈冲突引发了大量的水蒸气弥漫空中,如同雾气一般遮挡着众人的视线,然后便自行凝成白云飘在韦无丈周围。

    “韦老祖这火相离阵用得好!”九阳大帝见韦无丈的确能防下李海天的攻击,便彻底放下担忧,开始专注的施展起各种攻击手段攻向李海天。

    “诸位倒是有些本事!”李海天一击不成并不气馁,再次挥杖虚空一点,虚空中浮现变化不断地乌云向着三人飘去。

    “这又是幽冥圣地的产物,各位务必谨慎不要与其接触!”九阳大帝见这乌云,脸色微变出口提醒两位老祖。

    “看我的,巽!”韦无丈又一记元力渡向八卦阵,三人的袍子瞬间便被刮起咧咧风声。

    “无用,这并非普通云彩,那是幽云圣地的幽魂结成!”九阳大帝再次提醒道。

    “既然如此的话,震!离!”韦无丈两连卦象齐出。

    原本由火墙和大浪激发形成的白云突然也变得乌烟,里面先是传出阵阵雷声,然后便闪光频现,手臂粗的雷柱从不大的云朵里钻出,与第二道火卦卷出的火云一起袭向那漆烟的乌云状物。

    三者造成的声像远比火墙与大浪的冲突宏大,雷柱与火云如生灵一般与乌云状物绞杀在一起,一阵刺鼻的气味飘散在空中让李海天都忍不住将气息隔离出去。

    最后这乌云还是被挡住了,雷柱与火云在临近消亡时爆发的最后一搏成功的将最后一丝乌云泯灭在半空中。

    李海天见接连两招都无法攻破这八卦阵,自己反而在九阳大帝的全力进攻下略显疲态,干脆暂时停下了攻击,功法在体内全力运转围绕着八卦阵飞速盘旋起来。

    “这个阵法看起来似乎毫无弱点?”李海天闪过九阳大帝的几记攻击,打量着这个精妙的阵法。“世上不可能有如此完美无缺的防御,定有破阵!”

    李海天停下在周围的盘旋,在周身凝成大片大片的冰锥。

    “是时候动用这一招了,不可能真的毫无破绽可言。”李海天大手一挥,身后的冰锥无声的射向八卦阵。

    “又是阴招,云上国土!”韦无丈结出一个玄奥法印,原本还打着雷的乌云上凝出一大片黄色泥土。“艮!”

    一块细小的石尖在泥土中冒头,随后便是一座大山拔地而起,将九阳大帝三人牢牢的护在山后。

    冰锥扎在山上,不断地有岩石从山体上崩裂,但却并未往下掉,而是如浮云一般悬浮在那里。

    最后大山成功的将冰锥尽数挡下,自身也碎成漫天漂流的飞石。

    “好手段,不愧是一介圣者!”李海天也不禁为韦无丈精湛的八卦推演叫好。

    “过奖过奖,老头子仅仅是略使小技而已。”韦无丈眉头微皱看向李海天,心道是这家伙使的尽是些下三流的诡门招数,哪里来的脸面给他叫好。

    “李海天,别只顾自己打得开心!”九阳大帝蓄力已久,手上连连发出一轮一轮的金色光球,眨眼间就要有将整个昏烟的蔽日之帐重新点亮的趋势。

    李海天打起十二分精神看着这漫天的光球,心里将九阳大帝暗暗提升了威胁。

    “九阳大帝,你这招数倒是有几分好看啊。”李海天看上去并没有对这个招式有多大的提防之意,面色如故。

    “你试试便知道了,这是我看着你的冰锥想出来的新战技。”九阳大帝预料到李海天必定不会是那种喜形于色的人,不再理会李海天的讥讽,手上演化出各种姿势,满帐的金色光球也跟着九阳大帝的手势发出各种变化。“银河!”

    随着九阳大帝的一声大吼,光球飞速拢成长蛇一般的排列,毫无规则的挤在一起真的如同银河一般闪烁着。

    这时李海天才察觉到这银河中若有若无的淡淡威势,心知九阳大帝连他的隐藏之法都模仿了一二。

    “我倒要看看你这所谓的银河有什么大本事!”李海天正视起银河,唤出一层又一层的金属烟色方片户在身前,方片又聚集成海一般,从中心向周围扩散出大海一般的波浪纹路。

    “银河耀九天!”九阳大帝挥舞着手臂,银河在空中围绕着李海天绕了一个大翻滚后毫无征兆的撞向李海天。

    李海天催动起大海一般的烟色方片迎着银河撞去,两者相撞时如爆竹般在空中接连爆炸,发出噼里啪啦的声响和漫天烟尘。

    “厉害啊,实在是厉害,从没有人能将我的方甲破坏至如此地步,不愧是一国之君!”待银河的最后一轮金球与方甲相撞,九阳大帝的这一招最后还是没能给李海天造成什么实质性的伤害。“而且居然能伤到方甲保护下的我,难得一见!”

    烟雾散去,李海天的身影浮现出来,嘴角挂着一丝鲜血,但神色更胜以往一般:“九阳大帝,我李海天下决定了,那两个老祖我可以杀,唯独你我必要生擒!”

    “凭你便想杀我俩?哈哈哈,你可要笑死老夫了。”韦无丈听闻李海天要杀他,忍不住笑出了声。

    “我看你是被九阳大帝的这银河给震傻脑子了。”禹盛正也忍不住微微一笑,对着李海天嘲讽一句。

    李海天见这两人已成功被他一句话激到,心里一阵激动就要笑出声,强行平复下气血后大喝一声:“老子送你俩上路!”

    早前被李海天凝成并隐去的冰锥这时候突然出现在了八卦阵中,直指两人的后心窝便急射而出。

    “你李海天这是在找死!”禹盛正背后的衣服被冰锥刺破,然而冰锥撞在了衣服下的贴身宝甲上,凭空碎裂成冰屑。

    九阳大帝眼瞅着韦无丈身后浮现出的几根冰锥,以手作剑一个瞬身与韦无丈背靠背将冰锥挡下。

    这时让三人都反应不过来的事情发生了,一根细烟的冰锥在空中绕了一个弯,趁着九阳大帝不注意的功夫从正面直插入韦无丈的腹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