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49章 以三敌一
    “这等帝境把戏。”圣尊化身轻轻挥手,将迎面扑来的四只魂主战体当场化作天上一缕飞烟。“上官逍遥不要再做抵抗了,乖乖跟我回去,保你成就圣境!”

    “你可知这是汗门原?”上官逍遥的声音又一次在空中回荡着,连圣尊化身都一时间找不到他的实体在哪里。

    “汗门原?哈哈哈这就是凡人帝国的所谓雄关吗,若是我动动手指这种地方随意便能将其山海变位!”圣尊化身不屑一顾的看着脚下的土地,上官逍遥所催动的铺天盖地的逍遥剑气连他的护身功法都没能突破。“倒是的确挺好看的,这让我心旷神怡的凡间景色好久没见过了。”

    “哼,一边说着景色美好,然而你的人和你送给商国的物资正要屠杀我大汉与大夏的子民,若不是汗门原雄关在此,夏汉早已生灵涂炭。”

    “我已闭关千年,手下人在做什么一概不知。”圣尊化身重新抬起头,信手随意防御着一波接一波的逍遥剑气。“但你杀了我的人,就要为杀人负责。”

    “但你的人要杀了我,我不杀,我就得死。”

    圣尊化身仰头眺望这云山雾海,一时间逍遥剑气的攻击节奏也慢了下来。

    “若是我幽冥圣地真的想杀你,你以为你还能活到现在吗?”圣尊化身突然又开口说道,混不在意上官逍遥的攻击。“服从我,平步青云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一声斯嚎,魂主战体再次出现在圣尊化身眼前,九面十八臂正对着化身急冲而来。

    圣尊化身依然表现出风轻云淡的样子,轻易挡下了魂主战体的攻击,反手将其击散,刚刚要去握住逍遥剑,发觉此剑瞬间便已消失。

    “这个帝域倒是有点意思,年纪轻轻在空间方面的造诣达到如此地步的人倒是不多见。”圣尊化身对上官逍遥的空间能力暗暗称奇,并不知道上官逍遥实际上已经掌握了空间神纹的力量。

    “上官逍遥,我已经找到你了。”圣尊化身原本略显茫然的双眼凝聚起了焦点,看向云山的深处。

    上官逍遥见这圣尊化身双眼直射向他,心里知道这躲藏的时间已经到了,干脆从云山中直冲出来,手中逍遥剑一晃指向前方,身形在空中化为一道道残影射向圣尊化身。

    “没用的,上官逍遥,这种攻击怎会对一个圣主产生作用。”圣尊化身手指一弹,一颗乌烟乌烟的石子直射向上官逍遥。

    上官逍遥警惕这小小石子蕴含的一缕法则威能,只能放弃攻势再次在原地消失。

    “嗯?这帝域之能居然连我圣尊都无法察觉到空间变化?”圣尊化身眉毛一挑,倒是没想到逍遥游的能力如此强大。

    “你在这里拖延时间,是在等我的元力耗尽自行消散。”圣尊化身面无表情的站在原地,说出来的话却让上官逍遥如坠冰窟。

    “没错,上官逍遥,我还剩下不到半个时辰的存在时间,你若是自以为有些许能耐,便尽管躲藏下去。”圣尊化身出乎上官逍遥的意料,居然把自己还剩下的时间大方地说了出来。“剩下的时间里我不会再留手了,生死全看你自己的本事。”

    话音落下,圣尊化身的身躯已经消失在原地。

    上官逍遥连着四五个瞬移不断在天空中出现消失,圣尊化身凭着高超的战斗经验总能波捉到上官逍遥下次会出现的地方,一时间两个人的战斗竟然打出了四五个人的阵仗。

    ……

    “九江袭天之水!”李海天手上一个又一个圆圈出现在天空中,幽冥圣地的九江寒澈之水冒着阴气在天空中肆虐。

    “金凤法相圣躯!”九阳大帝见这李海天气势大变,不由提起十二分精神。

    “九阳大帝,我晋家两人不足圣境要先撤下了,再卷入这场战斗恐怕将有性命之忧!”晋和歌与晋雪凤这时在漫天的九江寒水中勉强撑起屏障苦苦支撑着,向九阳大帝喊道。

    “赶快撤离此地,此人战力非同一般,恐怕只有我与无丈、盛正两位老祖合力方能战之。”九阳大帝的法相圣躯在这大水中也显现出一丝疲软,干脆与韦无丈、禹盛正三人合力撑起屏障方才好些。

    “没想到这凡间俗世居然出了肖遥这么一个英才,惹的我这个几百年都不出手的御带都手痒痒,哈哈哈哈也罢也罢,先拿你们这些杂碎练练手!”李海天猖狂的大笑着,手上不断指挥着水柱射向九阳大帝等人。

    九阳大帝见这李海天一人便隐隐间将他三人在这压制住,便向身后大喊道:“韦家老祖,禹氏老祖,助我防御片刻,待我破局!”

    说完九阳大帝便往后急退,给两位老祖空出位置,双手举向头顶:“金冕大日!”

    天上出现一轮两人高的太阳,不断冒着辉光缓缓落在九阳大帝手里逐渐增大。

    这金冕大日的辉光随着本体的增大也逐渐炽烈起来,射在九江寒水的水流上竟然出现了薄薄的一层水蒸气。

    “大河之水!”李海天感觉到了九阳大帝这金冕大日给他带来的压力,漫天水柱围拢起三人,一浪一浪的拍打着禹盛正与韦无丈的屏障。

    两位老祖手段尽出,各种符咒法宝从身上各种空间法器中钻出来维护在三人周围,勉强将李海天的攻势挡住。

    “九阳大帝,我们两个至多再抵挡一刻!”禹盛正被一阵连环的大浪震得往后大退一段,捂着胸口向九阳大帝说道。

    “两位尽力支撑,我稍后便可破局!”

    “好!”

    “大帝放心,吾之老命死不足惜!”

    九阳大帝头顶上的一轮金日越发庞大,辉光照射下已有不少九江寒水丧失寒性化作普通的江水洒落在地面上。

    “九阳大帝,我倒要看看你的太阳会不会被浇灭!”李海天见这九阳大帝的招式竟然能让九江寒水失去寒性,已经急了眼,飞到九阳大帝的正上方又在天上画出两个口子,大水当头浇向金冕大日。

    “区区一个以量取胜的阴寒流水,想化去这以我天阳功凝成的金冕大日,贻笑大方!”九阳大帝对李海天的行为不屑一顾,手上的元力运行却加快了几分。

    “若是肖遥在就好了。”禹盛正扫视周围的环境,发觉这周围不知觉间已聚集了不少庞大到遮天蔽日的云山。“这云山似乎对他的能力有很大的助力,或许以他的本事倒是能让这个李海天吃点苦头。”

    “不要太指望肖遥小友,他刚刚才突破帝境,能以帝境一重实力将圣境的刘非花攻破便已是天子卓绝了。”九阳大帝成功将李海天的注意力吸引过去,两人的压力顿时大减,韦无丈赶紧服下几枚恢复丹药。

    “金冕大日,辟寒!”正在局势一度要陷入僵持状态时,九阳大帝托举着的金冕大日终于完成,他一声高喝将其奋力举高后金冕大日便离手向穹顶飞去。

    金冕大日在天上高高挂着,辉光下九江寒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的清澈透明,然后便失去寒性往大地坠去。

    李海天阴着脸,手袖一挥,漫天飘动的九江寒水便从来时的孔洞倒流消失:“不愧九阳大帝,当真是好手段!”

    “岂敢岂敢,一般手段,一般手段。”九阳大帝毫不掩饰自己的骄傲,昂着头回击李海天的嘲讽。

    “这一波小试身手倒是让我开了眼,我还以为各位跟我幽冥圣地那几个垃圾一样徒有其表呢。”李海天虚空中抓出一只手帕,在手上反复的擦着。“你们是不是在等待着什么援助,那个上官逍遥吗?”

    “可能会让你们失望了,我感应到圣尊的气息,他已经降临在这片草原上了,很不巧的是上官逍遥也在那里。”李海天风轻云淡的说完这段话,低头认真的擦起手来。

    韦无丈与禹盛正瞬间便变了脸色,若是真的幽冥圣尊出现在汗门原上,恐怕在场的这些人们谁都跑不了。

    而九阳大帝则并没有表露出什么情绪,只是在那低头不语的沉思着什么东西。

    “两位放心,那不是幽冥圣尊,只是区区一个召唤而来的化身而已。”九阳大帝抬头向韦无丈与禹盛正解释道。“化身这种东西一般的境界都很低,而且能使用的功法也不全,还有各种各样的残缺。”

    “但那是以寿宇轩的魂魄为代价血祭召唤的圣尊化身。”李海天打断了九阳大帝的安慰,插言道。“以一个圣境长老的魂魄血祭出来的圣尊化身,你们认为会是一个如何的境界呢?”

    李海天的嘴边挂上了一点冷笑,停下了手上的动作。

    “各位,束手就擒吧,九阳大帝你若是给商亿衡签下降国文书,那我们还是可以让你继续做你的大夏皇帝的。”李海天淡然的向九阳大帝说道,好似在向九阳大帝施舍什么。

    “笑话,我乃大夏的九阳大帝,你区区一个座下御带也敢对我指手画脚?”九阳大帝一声冷笑,对李海天的劝降不屑一顾的回应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