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48章 圣主分身
    “逍遥剑,来!”上官逍遥张手向身后一招,逍遥剑从他背后疾驰而来,但并没有落入上官逍遥手中,而是在他手指的指挥下直射向寿宇轩。

    逍遥剑成功的在寿宇轩身上扎了一个对穿,然而并没有阻止这寿宇轩的动作,寿宇轩哪怕是口吐鲜血神态佝偻依然坚持进行着他诡异的舞蹈。

    “这个气氛…”上官逍遥感受着周围越发压抑阴森的环境,内心思虑是否应该就此离开放任寿宇轩自生自灭。

    “嗯?”上官逍遥试图将逍遥剑从寿宇轩身上抽离,惊觉逍遥剑已不听自己使唤。“逍遥剑,来!”

    逍遥剑依然没有响应上官逍遥的呼唤,扎在寿宇轩身上纹丝不动。

    “魂主战体,俯身!”上官逍遥谨慎起见并不敢空手去拔,而是唤出自己的魂主战体的部分躯体加附在自己身上后以魂主战体的手臂去握逍遥剑的剑柄。

    在上官逍遥预料之内的情况出现了,这逍遥剑就如同长在寿宇轩身上一样,凭着魂主战体的神力依然拔不出,甚至无法阻止寿宇轩的诡异舞蹈。

    上官逍遥断然不能舍弃逍遥剑,干脆在不远处设下重重阵法禁制,等待寿宇轩跳完这段诡异的舞蹈再做决断。

    上官逍遥刚刚画好最后一个功法,这时天边一道流光映入他的眼帘,且越来越亮,最终引起了上官逍遥的注意。

    在凝视片刻后上官逍遥推算出这道流光的目的地恐怕就就是眼前的寿宇轩,不觉间脸色凝重了几分。

    “这光中的威能,已经晚了。”上官逍遥察觉到了光中那无上的气息,正是一尊圣境巅峰的大能正在降临于此。

    “那就来吧!”逍遥剑剑柄上已经被手心上的汗水湿透,上官逍遥心知是不能轻易从这无上大能手中逃过,干脆抱着生死一战的心态矗立原地。

    那道光最后到了寿宇轩的正上方停下,打破了上官逍遥心中最后一丝幻想。

    底下的寿宇轩终于停下了他诡异的舞蹈,披散的头发下上官逍遥能隐约看到寿宇轩那灰青干瘪又毫无血色的脸庞。

    “上官逍遥…”寿宇轩最后一眼凝视着上官逍遥,破锣般的嗓子中冒出最后一个词语。

    然后身体便砰然崩溃,变为如同石灰一般的粉尘堆在那里。

    上官逍遥低头看着这一堆灰色粉尘,无法想象这是要召唤什么生物才能使一个堂堂圣境长老化为一地粉尘。

    天上的那缕流光此时已经化为一个星辰般的光点,还未有降下的迹象便让上官逍遥感受到了莫大的压力。

    “这便是真正的圣境之威吗。”上官逍遥硬着头皮站在草地上,脚下的野草在无风的状况下便已纷纷倒伏在地面上。

    “你,你的姓名。”那光斑最终还是落了下来,依稀间能看到一丝人型的轮廓。“本圣主问你,是哪位长老将我唤来又未曾见得长老露面。”

    上官逍遥感受到来自意志与灵魂的压力,这个自称圣主的光斑来历已经清晰,这便是幽冥圣地真正的主人,这世界上四大圣主之幽冥圣主!

    “不愿说话吗?”刺眼的光斑逐渐熄灭,其中的身影也终于清晰的浮现在上官逍遥眼前。

    一席烟色长袍,漆烟浓发,长眉白眼鹰钩鼻,甚至身高也比上官逍遥略高出不少,身形消瘦到若不是这偌大威势恐怕吹风便倒的地步。

    “吾乃幽冥圣地之主,幽冥圣尊之化身,我问你,我幽冥圣地呼唤我的长老到底身在何处。”幽冥圣尊眯眼看着上官逍遥,等待着对方的回答。“你最好把自己的地位搞清楚,这片大陆上只有四位圣尊。”

    幽冥圣尊脸色渐渐面露不善,他隐隐然感觉到了一丝不寻常的气味。

    然而上官逍遥的心中却逐渐安定下来,这幽冥圣尊若是化身降临,那定是只有气势达到圣境九重,化身的实力恐怕只有圣境四重左右,上官逍遥坚守等待化身消亡或者拼着受伤死命逃脱还是可以的。

    就在此时幽冥圣尊终于看见了地面上那一片灰烬正在随着微风徐徐飘散。

    “这是血祭唤我!此长老已化为虚无,再无轮回!”幽冥圣尊的化身察觉到自己身体内的变化并非普通的意志投影,其中还夹杂着大部分本体的功法。

    “上官逍遥!”化身一声怒喝,双眼实质性的目光射向上官逍遥。“我幽冥圣地的长老你都敢杀!”

    上官逍遥心知这寿宇轩有什么奇门功法将自身临死前的经历传给了眼前的这位幽冥圣尊化身,现在上官逍遥身上正承受着的圣经威压更胜以往,恐怕这圣尊化身已将全数威势都投到了自己身上。

    “不错,这寿宇轩的确是我所杀!”幽冥圣尊刚要发作,突然发觉上官逍遥坦荡荡承认了自己的作为,一时间不知如何压制是好。“然而,你幽冥圣地与我并无深仇大恨,却又一次一次试图置我于死地,为保全性命我不得不杀!”

    “区区一个凡间帝国的皇帝,怎比得上我幽冥圣地的长老!废话少说,今天你非得给我圣地长老祭命不可!”幽冥圣尊心知理亏不再嘴上与其征讨,甩手便卷起地上的草叶射向上官逍遥。

    上官逍遥眼见这突兀飞起的草地卷着莫大威能从一根一根草尖化作飞剑一般袭来,大喝化生碑山河碑立于身前。

    化生碑与山河碑在身前如轰雷般动静,眨眼间化作圆形飞回上官逍遥戒指内。

    草尖终归是被抵挡下了一部分,然而剩下的威势不减的撞向上官逍遥之前设下的禁制阵法,这些阵法禁制如同纸糊窗子一般眨眼碎裂。

    上官逍遥见这等威能非他能挡,发动空间神纹瞬移险之又险的闪开。

    然后上官逍遥出现在上空中,随后身形不稳跌下草地,气喘吁吁的勉强站在那里。

    “没想到这随手挥出的草尖居然连空间都能封锁,若是我的瞬移再慢一点,必将身殒于此了。”上官逍遥随手擦掉下巴上的汗水,心中计算着剩下的元力还够他支撑多久。

    “此地无法与其交战,我必须寻一处云雾大阵方能支撑到这圣尊化身消失。”上官逍遥知道汗门原千百里一个缓坡都没有,他将全程暴露在圣尊的眼前没有任何躲闪的地方。

    上官逍遥又凭着瞬移闪过圣尊化身的几次攻击,瞅准圣尊化身的一个间隙,催动起幽云身法留下一地残影分身后飞向高处。

    “凭着这点小把戏你往哪里跑!”圣尊化身看都没看满地的分身便知道都是假象,直追着上官逍遥飞去高空。

    上官逍遥在空中为了节约元力,只有圣尊化身逼近或者遭遇致命击的时候才会发起瞬移。

    “这圣尊化身虽说来时气势汹汹战力惊人,但御空速度却只强我几分!”上官逍遥在空中不时一个翻身预判圣尊化身的攻击方向,以及接近他的速度和距离。“不幸中的万幸啊。”

    “上官逍遥,你若是就此认输并受我本体一印,我便放你一条生路。”幽冥圣尊的化身此时也起了惜才之心,念着将上官逍遥收入其麾下。

    “就你一个化身也敢替你的主子说话应允,你的话有几斤几两当我是傻子?”上官逍遥心中一喜,至少这幽冥圣地的主子杀他的心思淡了,活命的机会更大了一重。

    “我便是承载了圣尊的意志,我所言便是圣尊所言!”幽冥圣尊见上官逍遥并不相信他的话语,不禁出现一丝急躁的情绪,赶紧解释道。

    上官逍遥见这家伙是真心想要收他,心中一阵窃喜加速在云层中穿梭。

    “你给我回来,要么被我结果,要么受我奴隶印!”圣尊化身见始终追不上上官逍遥,不禁气急败坏起来。

    上官逍遥刚刚稍有起色的脸听闻要印的是奴隶印霎时间又烟了起来,他的奴隶印可比这个什么圣尊研究的深奥,自然是知道奴隶印对身心的控制与伤害是多么严重。

    两人一路追一路逃,上官逍遥期间从云层中钻入钻出,不断探查着灵魂储量是否庞大。

    这期间上官逍遥甚至远远地看到了九阳大帝等人在与一个水性功法的人生死相斗着,双方打的异常惨烈。

    “这与我的计划偏离太大了,这该如何是好!”上官逍遥满脸焦急,速度不觉间又增快了几分。

    “天杀的上官逍遥,你休想从我手心里逃脱!”上官逍遥闻言往身后望去,发觉这圣尊化身身后拖着长长的轨迹直冲他撞来。“我幽冥圣地向来快意恩仇,今日我等非要做个了断!”

    上官逍遥急忙催动空间神纹再度连续瞬移遁走,才险之又险的从圣尊化身手里挣脱出来。

    这时上官逍遥迷不择途的扎入一片云山中,心中顿时大喜:“就是这里了,这灵魂之力足以让我支撑至子时!”

    圣尊化身这时候猛然发现心中锁定的上官逍遥气息突然消失不见,自己已深入一片云山雾海中!

    “上官逍遥,这等山海幻术能困住我堂堂圣尊之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