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47章 逍遥帝身
    随着漫天抽来的尸布和不时出现的飞剑,上官逍遥的防御变得逐渐吃力起来,手上连连发出几道吼如城墙的逍遥剑气将这些攻击暂时清场后在一方站定,将逍遥剑悬于身前,空气中逐渐浮现九面十八臂的魂主战体。

    “哼,就算你重新获得了皇境的能力又如何,这可是帝境巅峰的领域!”寿宇轩的语气中依然优越感十足,但又多了一丝的高傲。

    上官逍遥没有回应寿宇轩的挑衅,聚精会神的凝聚着魂主战体。

    “不要再垂死挣扎了,这场战斗你必输无疑!”寿宇轩见这上官逍遥连躲闪都不再躲闪,出手也不再留力。

    寿宇轩表面上依然保持着骄傲的姿态,但面对着始终无法攻破的防御感到一丝乏力感,他突然明白了为什么刘非花与傲战天都栽在了这个上官逍遥的手里。

    寿宇轩一想到傲战天顿时生出一股怨气,若不是傲战天非要与这个上官逍遥敌对,恐怕这上官逍遥早已加入他幽冥圣地,得此天命英才的幽冥圣地甚至可以完全摆脱其他圣地的纠缠一跃成为大陆之主!

    然而现实是寿宇轩屡屡使出他的底牌,打在上官逍遥身上总如同重拳轰入了大海,除了溅出一片大浪湿一身水外什么效果也没看到。

    “上官逍遥,我饶你一命,自此我们各自不再相见如何?”寿宇轩此时元力耗费过半,尽管身上补充的药物不少,但心中气势已经跌落低谷。

    上官逍遥还是不理会寿宇轩的示好,依然专心凝聚着九面十八臂的魂主战体。

    “上官逍遥,你当真要与老夫决一生死吗!”寿宇轩此时心急如焚,又没有绝对的能力将上官逍遥灭杀,示好又遭遇冷屁股。

    “既汝已知吾名,当斩之!”上官逍遥突然开口说道,魂主战体也在此时轰然成型。

    此时的魂主战体已经不只是九面十八臂那样的简单面孔,每一个头颅与手臂上都装备着相应的盔甲与护具,手肘上甚至还冒出一根根的尖锥,浑身散发着凌冽的寒气。

    “逍遥剑,归来!”上官逍遥将逍遥剑唤回手中,整个附着于逍遥剑上的魂主战体也如同从上官逍遥身上延伸出来一样。

    “好一个已知吾名,那便来战吧!”寿宇轩被上官逍遥轻声一句话生生从帝域中拽出原形,心中惊惧不已,手上再次出现那把玄铁重剑。

    九声重叠的咆哮响彻天际,上官逍遥加速冲向重整气势的寿宇轩,寿宇轩也举起手中重剑迎接上官逍遥的攻击。

    “逍遥游!”上官逍遥即将与无延帝身撞在一起时,突然从寿宇轩眼前消失了。

    无延帝身的一记举头重劈落了一个空,向前滑飞一段距离:“上官逍遥你又要耍什么阴谋诡计!”

    寿宇轩气急败坏,凭着多年的战斗经验连连向四周挥出剑气,提防上官逍遥再出现在某个地方给他来一记背刺。

    “天地任我行,不见梅和雪:山河逍遥游,不知画中局。”

    随着上官逍遥的声音在昏黄的天际回荡,穹顶上出现了一个孔洞,湛蓝的天际与洁白的云彩出现在了寿宇轩的眼前。

    “这不可能!这是我帝境九重的帝域,你拿什么破的局,这根本不可能,这世上没有这种能力!”寿宇轩手上慌乱的攻击着晴朗的天空。

    “这就是我的帝域,你的能力终归是弱了一筹。”上官逍遥的身影浮现在晴空中,身披的那一身黄金甲在阳光下反射出金色的光芒。

    “我不服!无寿无延!”寿宇轩见上官逍遥的帝域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侵吞着他的无延帝域,口中急念法则。

    随着寿宇轩的法则念出,无延帝域的界限被稳定下来,上官逍遥的逍遥游没有再继续侵吞下去。

    上官逍遥见这帝域的争斗已陷入僵局,手中逍遥剑祭出,魂主战体御着逍遥剑冲向寿宇轩。

    “哼,皇境的东西换个模样就能将我的帝身打破?”寿宇轩此时稳下身心,以无延帝身一臂之力轻易地将魂主战体挡下。

    寿宇轩见魂主战体被挡下后便失去灵性,试图欺身上去将其彻底打散以防日后生变。

    但几顿招式下来魂主战体就如同小强一般不死不灭,倒是原本元力就不多的寿宇轩更加虚弱了几分,手上的攻势不觉间出现了一丝的漏洞。

    魂主战体就如有了生命一般抓着这转瞬即逝的机会从铺天盖地的攻击中钻了出来,十八只手臂齐挥,灵魂掌印带着帝境的威能以排山之势拍向寿宇轩。

    “定!”寿宇轩口中吐出一个单字金言,铺天盖地的掌印就这样被一个字定在半空,徒剩下莫大的气势。

    魂主战体打出这一排气势森然的掌击便不再原地逗留,直接御着逍遥剑飞回晴空下。

    寿宇轩定住排山倒海的掌印后扭头再看向晴空下,发觉那里除了一个魂主战体再无其他事物:“上官逍遥你个小人又去哪了!”

    “在这!”上官逍遥一瞬之间出现砸死寿宇轩的脸前,手中折扇边冒着火焰边捅向无延帝身的下腹,而那里正是他寿宇轩的藏身之地。

    “结阵法印,守!”寿宇轩被上官逍遥的一记阴招吓得腿上打摆,慌乱之间将自己最强的一招防御使出,当当当的一个个龟面大盾将上官逍遥与寿宇轩的距离迅速拉大。

    然而上官逍遥这随意的一捅仅仅是在第一层龟面大盾上留下一个烟模子,便抽身撤回自己的领域内,

    “好你个上官逍遥,屡屡使出下三滥的招数,你怎么担得起身上的龙袍。”寿宇轩被上官逍遥接连不断地变招逼迫地脑子里一根血窍突突地跳,追着上官逍遥的身影便是一顿砍杀。

    “老贼,以你这在幽冥圣地里带徒弟带出来的战斗能力,有什么脸面来与我这区区一位帝境一重气急败坏。”上官逍遥转过身来,手中折扇不再使出三尺之剑,单凭本体挡下寿宇轩死板的三招两式。

    “哼,嘴上功夫了得,但你可是在被我追着打。”无延帝身骤然变快的攻击频率让上官逍遥感觉略有应接不暇,三尺之剑燃起的火光在尸布上也只是烤出淼淼青烟而已。

    突然间一节尸布突破了上官逍遥的周身防御,撕裂了黄金甲与龙袍后卷住了上官逍遥的一整只胳膊。

    寿宇轩的眼中上官逍遥的脸色瞬间变得铁青,连他手上的折扇防御也变得迟缓起来,越来越多的尸布裹住了上官逍遥的身体。

    “哈哈哈,上官逍遥我这无延帝身的尸毒如何,是不是感到格外凉爽啊。”寿宇轩面色瞬间由阴转晴,无延帝身的尸布不停地缠上上官逍遥的身体,转眼间便将上官逍遥裹成了一个大字型。

    “成了,如今这上官逍遥已身死道消,可惜了没有尸首留下,不然还是能多拿一二分奖赏的。”

    兴高采烈的寿宇轩散去无延帝身后一个转身,迎面撞上了上官逍遥同样面带喜色的脸,两个人的鼻子都差点撞在一起。

    “那我把你的头砍下来是不是能从幽冥圣地那里多拿几分罚?”上官逍遥的口气喷到寿宇轩的脸上,嘴角还带着一点嘲讽的笑容。

    “你都死了这么多遍了…”寿宇轩的脸色逐渐变得黯淡无光,上官逍遥将手中的逍遥剑从对方腹内拔出,上面还冒着徐徐的逍遥剑气。

    “也该让你尝尝什么叫死了。”阳光如千万军势般杀退了昏黄的天空,上官逍遥一挥袖袍将满身帝皇装扮散去,重新变成那个不伦不类的散修书生模样。

    “啪”折扇再次打开,尽管与寿宇轩不断交手,那玄铁重剑不止一次的重击被折扇当下,但这折扇上依然是一点划痕都不见。

    上官逍遥将即将向下坠去的寿宇轩尸身随手一提,随即便燃烧起来化作漫天的飞灰。

    就在这时,上官逍遥眼角扫视到那天边有一处昏黄的光亮如同日暮一般的耀眼。

    “这还是下午啊。”上官逍遥眯着眼睛看着那处黄色的天空。“这个寿宇轩倒也是有点手段,那我倒不能辜负了他的心意。”

    说完上官逍遥便负手摇着扇子漫不经心往那处夕阳,嘴里还哼着曲子。

    “天地任我行,不见梅和雪:山河逍遥游,不知画中局。”

    逍遥游再度开启,上官逍遥从天地间消失不见,瞬间到达那抹黄昏领域内。

    “寿宇轩老贼,快出来让我再送你上路,快出来!”上官逍遥的逍遥游将这片昏黄的光挤压到只剩一轮。

    “吾之血肉遥祭先祖,吾之魂魄归还圣地。”

    “吾之传承归于九江,吾之衣钵承于后来者。”

    低沉的幽语引起了上官逍遥的注意,寻着声音上官逍遥一路从九天一直降到汗门原的大地上。

    然后便看见地面上刚刚复活浑身不着寸缕的寿宇轩在跟跳大神一样进行着一段诡异的舞蹈。

    “你个老疯子在做什么?!”上官逍遥察觉到原本便阴气颇重的汗门原此时更是让人感到汗毛炸起,手上折扇再次燃起三尺之剑才感到些许暖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