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46章 帝位终成
    “我是上官逍遥,我便是上官逍遥,如此而已。”

    上官逍遥的话语回荡在这空间中,原本神色丰满的前世皇帝在一瞬间便如同雕塑一般在上官逍遥身前停滞,连身后的披风都在半空中凝结。

    过了好一会,前世又恢复了动作:“没错,我是上官逍遥。”

    说完,前世皇帝便化作细尘,围绕着上官逍遥的意识旋转飞舞,消失不见。

    “上官逍遥,你已必亡于此!”将上官逍遥从意识中拉醒的是寿宇轩的一声爆喝,以及映入眼帘的那张苍老的因为愤怒与兴奋而扭曲的面孔。

    这时上官逍遥的身体才将身体各处的痛楚反馈到大脑中,让上官逍遥原本还懵懵懂懂的意识瞬间惊醒万分。

    “好,我将亡于此!”说完,上官逍遥便被寿宇轩手中的剑给从心口扎了个对穿。

    “嗯?”寿宇轩一愣,以为是上官逍遥的什么替身诡计,直到鲜血从胸口的窟窿中涌出时,才觉上官逍遥已真的死在他剑下。“哈哈哈哈哈哈,什么天命英才异象成帝,不过如此!我寿宇轩自当斩之,哈哈哈哈!”

    寿宇轩仰天大笑,手中的重剑在上官逍遥尸体上不断地划割出道道血条,上官逍遥本便已残破不堪的尸体在剑下不断飞溅出大小的肉块落入汗门原的草地上。

    上官逍遥身死,天地间再次出现异象,雷电从穹顶上轰鸣而下,连连几道当头劈在寿宇轩头顶。

    “就连天都在怮哭?那又如何,你天地洪荒已不是当年那般神勇,几道羸弱的雷电又能奈我合?”寿宇轩的护体屏障挡下了那几道惊雷,但却没挡下瓢泼的大雨。

    雨水浇在寿宇轩狰狞猖狂的脸上,顺着皱纹流过脖子灌进衣襟,身上被淋了个湿透。

    “我已亡于此,我亦生于此。”一声熟悉的声音突然出现在寿宇轩身后。

    穹顶上几声石磨锉响,一记罡雷直直的击向寿宇轩,让他无暇顾及身后的声音。

    罡雷直接击穿了九天上寿宇轩的护体屏障,寿宇轩千钧一之际祭出圣主祠祠主授他的祭祀宝鼎,方才勉强抗下这一惊雷。

    “谁在我背后!”寿宇轩这才转过身目光寻找那突兀的声音,眼中看到了一个让他惊悚的面孔。

    上官逍遥身着皇袍悬立在那,袍摆直直的垂向大地。

    “肖遥,你不是已经身死当场了吗?!”寿宇轩表情狰狞,不敢相信上官逍遥如今又出现在他的脸前,低头望了一眼地上的尸,的确是上官逍遥被他砍得七零八落的尸体。

    “我明白了,这是你的魂魄!”寿宇轩始终无法相信这上官逍遥**重生,神色渐渐癫狂,握在手里的烟铁重剑也开始疯狂的抖动起来。“幽冥剑法,收魂夺魄!”

    寿宇轩嘴里大吼大叫的冲到上官逍遥身前,手上挥剑连成一道道剑幕。

    “你根本什么都不是,老夫将会带着你的人头凯旋,老夫才是下一任圣主祠祠主!”上官逍遥连连动空之神纹瞬移躲避着这个神色癫狂的疯老头,清楚的感受到眼前的家伙实际战力正从圣境一路往帝境跌下。

    “你已经不再是圣境长老了,寿宇轩。”上官逍遥平静的将事实吐出,而寿宇轩似乎根本没有听到。

    “这是你的魂魄对不对,肖遥!”寿宇轩又是一记重劈,再次将上官逍遥从头劈成两半!“哈哈哈,肖遥已死,我是幽冥圣地的功臣!”

    “我已亡于此,我亦生于此。”

    寿宇轩再次转身,看到上官逍遥又是一副崭新的状态出现在他身后。

    “既然你如此不吃教训,那再来一记罡雷吧。”上官逍遥手指穹顶,片刻后又是一击惊雷直劈寿宇轩。

    “肖遥你的帝身已经凝结失败了,死心吧!”寿宇轩这次没能挡下罡雷,背后劈出一道烟乎乎的伤口,往外渗着血。

    “你认为呢,寿宇轩?”上官逍遥看着寿宇轩,神色如同在看一只即将被车轮碾死的蚂蚁。“本帝若是帝身凝结失败身死道消,那现在你在的是什么疯?”

    “你连死后都要算计我,你想拉我一起上路!”寿宇轩双手紧握剑柄,甩出一道剑气。“伤及灵魂的攻击我也会,你来尝尝!”

    上官逍遥并没有拔出逍遥剑,手指一划以一道逍遥剑气回应寿宇轩的攻击。然后后者的攻击便被逍遥剑气轻易地击破,逍遥剑气小了一半后继续射向寿宇轩。

    “这种不入流的把戏连王境的都能扛上一扛。”上官逍遥轻蔑的回应寿宇轩的疯言疯语。”你若是还藏掖着什么把戏,就等着被我灭杀吧,成为我灭杀的第一个圣境!“

    “那老夫就不再留手了,无延帝身!”寿宇轩一声沙哑的呻吟,一具浑身缠着尸布的人型巨物缓缓浮现在寿宇轩的身外,尸布间隐隐能看见或腐烂或干瘪的身躯,头上连鼻梁的软骨都消失不见,只有一双眼珠还算正常的瞪着上官逍遥。

    “你心已腐烂,伴身生长的帝身也跟着腐烂了。”上官逍遥将折扇抽出,啪的一声打开在身前轻轻摇着。“真是可惜了,看这原本的相貌也是一尊福相大佛。”

    “废话少说,肖遥你临战降的帝身呢,倒是让我看看啊!”寿宇轩的声音从尸布包裹的嘴缝里漏出来,不仔细听就如同野兽嘶吼一样。“我倒是忘了这是你身死后留下的魂魄,哪来的什么帝身啊,哈哈哈哈!”

    “堂堂一个圣境长老,连个圣躯都没,也好意思跑出来跟我蹦跶?!”上官逍遥将手上折扇一合,嗖嗖的又冒出那三尺之剑。

    “你果然只是一个魂魄,你不是什么肖遥公子了,你现在是孤魂野鬼!”寿宇轩的语气中依然那么疯狂,无延帝身大手一甩将一截尸布抽向上官逍遥。

    “本想放一条生路给你,怎么你们这些幽冥圣地的人就是不知道活路呢?”上官逍遥口气颇显无奈的说道,手上逍遥剑铮然出鞘瞬间连斩,尸布当场被砍成几寸见方的布条。

    “吾名上官逍遥,乃是大汉国之皇帝!”

    “吾名肖遥,乃是一介无名杀手!”

    “吾名肖遥,乃是大夏一卑微书生!”

    三句话念完,上官逍遥三种姿态气势变化不断。

    “我是上官逍遥,如此而已。”最后一句话,上官逍遥风轻云淡的念完,表情恢复轻松。

    “上官逍遥?好名字,好名字!”寿宇轩见这上官逍遥一连喊出三个身份,知道这是打算跟他来一个决一死战了。“老夫乃是幽冥圣地圣主祠常侍长老寿宇轩,下任祠主!”

    寿宇轩也将自己的身份讲完,烟铁重剑被无延帝身握在手里,却不攻向上官逍遥。

    “小子,若是想堂堂正正的决一死战,你的帝身在哪里?!”寿宇轩僵持良久,见上官逍遥依然一手摇扇一手仗剑原地,唯独不见帝身出现,随即出口问道。

    “帝身已现,当是这番景象。”上官逍遥见寿宇轩没有先攻向他,手中折扇一打算是一个提醒,挥扇便是一击弯月状火焰飞向寿宇轩。

    寿宇轩刚刚听闻上官逍遥说帝身已现时还在愣神寻找,被对方手中打扇惊醒后觉火焰已逼近身前,手臂连连转圈甩出,将火焰裹在尸布中包了个严严实实。

    “好东西,就是脏了点!”上官逍遥见这尸布连三尺之剑的火焰都能挡下,干脆将折扇收回,双手握剑冲向寿宇轩身前便是一顿快斩。

    “上官逍遥,你太高估自己手中的武器了!”上官逍遥手中的剑并没有给无延帝身造成多大的伤害,反倒是自己被自己的连斩震得手臂麻。

    “逍遥剑气!”上官逍遥一声大吼,手中逍遥剑附着一层扭曲着空气的无形剑气。

    “这小子的剑气也生了这么大的变化,这场仗难打了。”寿宇轩见这逍遥剑气几乎难以分辨,眉头不禁皱成川字。

    “无寿无疆,万法自成,无延帝域!”

    寿宇轩见与上官逍遥一时间又陷入了僵持状态,干脆开启帝域试图压制住上官逍遥随心所欲的攻击。

    上官逍遥打量着突然变成昏黄的天空,不得不分出一部分心神提防帝域中没有征兆又随时随处会出现的攻击。

    “上官逍遥,没有帝域你终归是个残缺的帝君,就让我再送你一程!”上官逍遥一个晃神的功夫,觉寿宇轩已经从自己的眼前消失不见,然后便听到四面八方传来的回音。

    “凭你寿宇轩的半吊子圣境拿什么羞辱我,你连该有的圣躯都没有。”上官逍遥面对被动的战斗局势依然稳重如山,不慌不忙的抵挡着不时出现的零星攻击。“寿宇轩你的帝域就这么点本事吗,这是什么乱七八糟的攻击,没有这个能耐干脆就撤掉吧,传出去再给你们幽冥圣地丢脸。”

    “小子,那么急着再死一次那我便成全你!”上官逍遥看不到寿宇轩的表情,但从声音中听出了一丝的优越感。

    //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