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45章 逍遥封帝 3
    李海天在衣服更换后气势也跟着大变,冷冽阴寒的气场在周身蔓延,韦无丈尽管距离稍远且身浴阳光,依然被冷风激到打了一个冷战。

    “区区一个斋院的老祖,真的把自己当个宝贝了!”李海天对韦无丈不屑一顾的说道,随手画出三四个圆圈,又是几道水柱冲向韦无丈。

    韦无丈的袍子烈风下呼呼地在身后抖动,茂白的长发从根部渐渐地染成红色:“我韦无丈可就在这。”

    韦无丈的嘴并没有动,但他说的话依然传入了所有人的耳中。

    “这个韦家老祖似乎触摸到了什么。”傲战天此时离纷乱的众人都远远的,与上官逍遥近期的几次打斗下来让他浑身都受了不少暗伤,再加上上官逍遥临战成帝时的异象让他深感压力,暗中下了决定近期不再与上官逍遥做拳脚上的冲突。

    至少要等他的几处暗伤都养好再说。

    “哈哈哈,堂堂幽冥圣地长老寿宇轩,被我这小小的散修帝君追着打的滋味如何?”上官逍遥正式踏入帝境之后连带逍遥剑法的消耗也被大幅降低,手上连连挥出密集的逍遥剑气让寿宇轩不敢分神进攻,只得运起十足的本事防守。

    两个人的战斗就这么远离了众人和下方的战场,逐渐往汗门原的边缘飞去。

    “肖遥,别以为我寿宇轩就这么怕了你,我也是正经的圣境!”寿宇轩甩出的飞剑突然起了变化,不再是银白色泛着闪光,而是在太阳底下都不见一丝光亮的漆烟锥剑,这些漆烟锥剑能力上也比那些普通飞剑有了极大地加强,一只飞剑接连拦下四五道逍遥剑气后才失势坠下九天。

    寿宇轩趁机稳住身形,环顾四周发觉确实不再见到众人后才对着上官逍遥朗声喝道:“我寿宇轩可是圣境!”

    上官逍遥被这一声突然而来的喝声吓到,生疑怕是这寿宇轩手上又有什么奇怪的手段恶心到他,不敢再往前走。

    寿宇轩再次环顾四周,见真的没有人出现在视野里,面色开始变得诡异起来。

    “寿宇轩你什么毛病。”上官逍遥见这寿宇轩连表情都开始扭曲诡异起来,慎重的退后几步。

    “圣主祠长老寿宇轩,参上!”寿宇轩逐渐变形的五官眨眼功夫间便摆正回来,甩动胳膊从袖袍里抽出一只长直的烟铁重剑,冲着上官逍遥迎面便是一道浑厚剑气。

    上官逍遥察觉这剑气中的元力远非以往那稀稀拉拉的滥竽充数,心知是这寿宇轩隐藏了大部分的实力。

    连着挥出十几道逍遥剑气才将这寿宇轩的攻击挡下的上官逍遥背后早已被冷汗湿透,心中暗道:“这个寿宇轩不简单!”

    “魂主战体!”上官逍遥一声喝,原本应该出现在周身的灵魂巨物这次却不再响应他的召唤。

    “天地游魂,听吾号令,速速归位,加附吾身!”

    “天地游魂,听吾号令,法天象地,凝聚战体!”

    上官逍遥又完整念了一遍唤神经,魂主战体依然没有出现,此时上官逍遥额头上也出现了一层冷汗。

    “这到底发生了什么?!”上官逍遥心中已经略有慌乱,若是魂主战体不能唤出,那天地愧也将无法发动,上官逍遥的防御遭到了极大的削弱。

    “哈哈哈哈,帝境的帝身可是要重新凝聚的,那皇境的战体神通早就在你成为帝君时便不能用了!”寿宇轩见这上官逍遥那十八臂九面防御力逆天的战体未能响应召唤,忍不住猖狂的笑了出来。

    “肖遥,老夫要趁你病要你的命,这次可没苍天助你!”随着寿宇轩的傲声一喝,反手握住重剑一个瞬身急突,划向上官逍遥。

    上官逍遥一个激灵,发动空间神纹瞬移消失在原地,出现在寿宇轩的正上方,逍遥剑连刺几道剑气。

    “好小子,刘非花的招式这么轻易便学了个一二!”寿宇轩随手挡下上官逍遥的攻击,不由对上官逍遥的学习能力暗暗惊奇。“但你注定要命陨于此了!”

    “你们幽冥圣地对我说过这话的不止你一个,死在我肖遥剑下的你也不会是最后一个!”上官逍遥咬牙挡下寿宇轩的反击,震得手中逍遥剑嗡鸣作响。

    “嘴上功夫,看你还能撑到几时!”寿宇轩心道是自打开始修行,逍遥剑气这伤及一丝灵魂便要断了他前途的变态攻击能力是他从没有见过的,与上官逍遥的对阵也是他生平以来最心累的。

    上官逍遥仗着逍遥剑气与寿宇轩打的有来有回,心里也渐渐有了明悟,既然魂主战体暂时不能动用,干脆直接凝结帝身!

    凝结帝身一般分为顿悟、练结、临战降身。

    练结者中规中矩,帝身一般为法相,在称圣时会自然孵化为圣躯,是最为稳妥的方式。

    而顿悟则是剑走偏锋的一招险棋,当无法在闭关或者充分准备下练结帝身时,或者有大能奇人不愿有一具平凡的帝身,便要走这顿悟之途,顿悟或游历,或历练,或闭关等等。顿悟者千万条道路终归是为了帝身灵感闪现,帝身会在一瞬间便成型。但代价便是帝身的能力与强弱完全随机,有弱者仗奇遇凝出洪荒之躯帝身,自此横走天下,亦有先天英才结出一副羸弱残废埋没英才之名。

    而临战降身者,古往今来千万年不过百十人而已,或是名垂青史,或是遗臭万年,然而最终无人知晓临战所降者帝身是何物何等威能。

    上官逍遥打定主意,双手各持一剑,脚下踩起诡异的步法。

    寿宇轩眼里,上官逍遥已经方寸大乱,手上攻防与脚下步法皆不成章法,遂心中大喜,手上功夫更狠厉了几分。

    寿宇轩这高强度的攻击又进行了半个时辰后才发觉出一丝异样,上官逍遥尽管被他的攻击打出了不少伤口,然而并没有什么躯干或者关键部位被攻击到,凭着成帝后更进一步的恢复能力,这些伤口不过一刻便会恢复。

    “这小子不会是在打算做那个事情吧。”寿宇轩打量这上官逍遥最大不过三十,心中有了一个大胆的猜测。“不过三十之数,若是真要做的话,倒也是合乎情理。”

    寿宇轩心中所想的正是临战降身,千万年以来只有独世天才才会去尝试的临战降身。

    “不能让他得手!”寿宇轩念此,连连往口中送入各种激发元力和身体能力的药丸,决定拼着留下后伤也将上官逍遥的临战降身状态打破。“成帝也要临战,塑造帝身也要临战,你上官逍遥是要成什么东西!”

    而上官逍遥此时已思绪空空,心中事宜交给记忆将从前世到现在事无巨细的回放着,神游天外的思考着生平事迹。

    寿宇轩近乎疯狂的攻击终归是打乱了上官逍遥本就不算坚固的防御,一剑一剑的在上官逍遥身上划着伤口,有些伤口已经能看到血肉下的白骨。

    上官逍遥的嘴上如同无意识一般向外流着鲜血,染红了胸前的衣襟,坠下云层滴在汗门原的草地上。

    “你是谁,你是什么。”上官逍遥心中突兀的出现了一个陌生的声音。

    “我是上官逍遥,大汉国的皇帝,大汉的守护者!”上官逍遥在心中下意识的回复这个声音。

    “不,你是肖遥,一个杀手。”那陌生的声音从沉闷嘈杂逐渐变得清晰。

    “我是大汉皇帝上官逍遥!”上官逍遥这次坚定地回复这个声音。

    “不,你是一介书生逍遥,手里拿着一把折扇为大夏社稷出谋划策。”那个声音渐渐从远处向上官逍遥靠拢。

    “我是大汉皇帝,上官逍遥!”上官逍遥坚定的认为自己是大汉的皇帝,并且也如此回应了那个声音。

    “那我是谁?”声音的来源从烟暗中浮现,正是上官逍遥前世中那个剑眉星目,神情肃然,腰挎帝皇剑头戴九龙冠,身被金甲脚踩钧天履的皇帝。

    上官逍遥这次不再言语,皱眉看着眼前出现的前世面目:“这次轮到我了,你是谁?”

    “我成功在神纹空间中获得了成果,如今是半步神域。”

    “上官飞鹰计划中途崩阻,死心塌地的臣服我。”

    “我的朝代历经万年风雨,终归是一统天下。”

    “我是上官逍遥,这片大陆的主人。”上官逍遥的“前世”以骄纵的姿态介绍完了自己,看向上官逍遥。

    而上官逍遥矗立原地,并没有任何回应。

    “那么,你是谁?”前世见上官逍遥低头沉默,神色越发骄纵的问道。“你不是大汉的皇帝,也不是大汉的守护者,这片国土,这片大陆,都在我的庇佑之下,你什么都不是。”

    前世头顶的九龙宝冠随着他倨傲的神色左右摇晃,他踱着步走到上官逍遥的身前,一手扶着剑柄,昂头看着上官逍遥。

    “我是上官逍遥,我便是上官逍遥,如此而已。”上官逍遥抬起头,面色平静的回答了前世的问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