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44章 逍遥封帝(2)
    “来吧,肖遥,今日不是你死就是我亡!”刘非花终归是下了必死的决心,空之圣躯将已经用完的莲花与菊花从手中抛出,残缺的花蕾在空中自然凋亡枯萎,上身的藤蔓绕着手臂褪下被握在手中。

    空之圣躯手握藤蔓在空中打了一个鞭花,高高甩起后向悬浮半空的逍遥剑劈去。

    滴血的手指从书写的上古文字上离开,上官逍遥的身躯充满疲敝,但他依然强撑着意志开始念诵起书写的文章。

    “天地无常,变化有纲。”随着上官逍遥口中轻诵,悬空的血色文字上也开始出现点点金光,飘散出的威压有灵性一般的向刘非花施展去,藤蔓在空中便迅速枯萎衰竭燃为飞灰,刘非花大口大口的吐出几口鲜血。

    “日月星辰,地生天往。”又是一行字在上官逍遥的念诵下闪烁起金光,这次金光从文字间分离出来向着逍遥剑飞去。

    “以盘古之力。”金光聚集凝练,化为实质的鎏金浇铸着逍遥剑,随之而来的还有下一行文字的亮起。

    “以补天之石。”补充而来的金光不再化为鎏金,而是化以七彩流体闪烁照耀着逍遥剑。

    “以万物演化时光之蹉跎。”最后一行文字的金光向着逍遥剑飞去,在半空中消逝不见,而逍遥剑身上的鎏金与七彩流体也迅速褪去,逍遥剑看上去毫无变化的停滞在那里,剑尖依然指向刘非花。

    “铸我…之道。”上官逍遥念完上古文字,说出“铸我”后逍遥剑便一声吒音消失在原地,众人只听得最后“之道”两字。

    当所有人反应过来时,刘非花身上多了一个窟窿,双目无神的从九天上直坠大地。

    “刘长老!”张洪德见刘非花向地面坠去生死不知,运起元力追寻而去。

    “肖遥你好大的胆子!”上官逍遥身上的天地法则这时候刚刚退去,寿宇轩便闪身杀了上来。

    “寿宇轩,你又来送死!”上官逍遥刚刚成帝,浑身气势未定的状态下被寿宇轩的闪身一击吓了一跳,虽未受伤但背后依然一身冷汗炸出,惊怒之下召回逍遥剑抬手一记逍遥剑气。

    “我等约好赌斗不伤性命,而你却对刘长老下手毫不留情,真乃恶人!”寿宇轩也被瞬息而至的逍遥剑气惊出一身冷汗,慌忙躲闪后恼怒喊道。

    “别以为我看不懂你们的意思,自天音盛会开始,傲世雄便要取我性命,傲战天刚刚被我击退,若不是我临战成帝天地庇佑,早已成了你幽冥圣地刘非花的剑下亡魂!”上官逍遥已被幽冥圣地的无耻行径气的火冒三丈,以帝境之力驱动起逍遥剑气形成一片剑网扑向寿宇轩。

    “破!”寿宇轩袖袍中甩出一只飞剑,扎在剑网上轰然炸出一个窟窿。“上官逍遥休要血口污人清白,我幽冥圣地行事向来光明磊落堂堂正正,怎会做如此小人之事!”

    “是否清白已经不重要了。”上官逍遥的脸上挂起阴笑,手上的动作更加凶狠了几分。“今天你们全都要交代在这!”

    寿宇轩闻言不由嗤笑一声,不屑的说道:“就凭你个连帝境都没稳固下来的毛头小子,留下我们这群圣境长老?”

    上官逍遥也嗤笑一声,空着的那只手向身后招了招,然后便掏出了那柄折扇。

    “三尺微命,一介书生!”折扇指向寿宇轩,折页上燃起点点火苗。

    寿宇轩原地不动看着折扇上的点点火星,心知这就是傲战天所面对过的帝体克星。

    “风起,大风!”寿宇轩空手在天上一划,一阵阴风吹响上官逍遥手中的折扇,引得上面的火苗一阵摇曳。

    “放弃吧,这不是你一阵阴风就能吹灭的!”上官逍遥让这阴风吹得一阵哆嗦,见寿宇轩脸上一阵呆滞忍不住又是一声嗤笑。“活了这么大年纪你倒是活到狗身上去了!”

    上官逍遥手上折扇猛地一合,三尺火焰再次燃烧在折扇顶上。

    “嗯?到是要谢过寿长老这一阵阴风,我头一次见火焰烧的这么旺。”上官逍遥低头定睛一看,折扇上的火苗不只三尺,俨然已经直逼半丈!“来而不往非礼也,还望寿长老笑纳这一剑!”

    寿宇轩袖袍连连抖动,飞出四五把飞剑附着剑气射向上官逍遥。

    然后寿宇轩便满脸震惊的看到上官逍遥手中半丈折扇火剑连连挥出,将自己射出去的王境飞剑挡下,这还不算完,被挡下的王境飞剑剑身上的阵纹被那火剑一烤全数消散不见,就这样与自己失去了联系!

    “此等逆天战技!”寿宇轩被这半丈之剑的威能震慑,不敢再射出更高境界的飞剑。

    寿宇轩这才发觉原本略有燥冷的九天之上此时已灼热无比,他身上都溢出一身油汗。

    “九阳大帝,你是想弃道义于不顾吗!”寿宇轩抬头一看发觉是九阳大帝那标志性的九轮金日出现在了天空上,大惊之下喝道。

    “道义?我在见你们一次一次想要明里暗里灭杀肖遥小友的时候就没打算跟你们讲道理了。”九阳大帝已不在视野中,他的声音仿佛从天上九轮金日中发出一般不停地在这片天空回荡。“我与肖遥小友的意思一致,现在认输道歉离开这里,我等便饶你们一命。”

    九阳大帝话音刚落,上官逍遥便朗声接道:“大帝不必与这群无耻之徒多言,看来这些人已经铁了心要与我们分个生死了。”

    说完上官逍遥一抖剑便要抽身向前,被身后的韦无丈一把拉住:“肖遥小友不要心急,你连着拍死两只蟑螂此时恐怕已无多少气力,让我等老骨头会会这些剩下的。”

    上官逍遥微微一笑说道:“韦老祖不必担忧,小子帝境刚至,体内元力尚且充盈,再打他两个圣境不是什么问题。”

    结果这话就这么被正对面的寿宇轩听进了耳里,当头就是一阵热血涌上去:“肖遥毛头,你当真以为是以为区区一个帝境便能与我等圣境高手做对吗!”

    话音刚刚落下寿宇轩便一个跨步在空中腾跃而起,一挥袖袍三只飞剑扎向上官逍遥。

    “寿宇轩就凭你这点能耐,当真是圣境?!”上官逍遥这次挥起逍遥剑,当当当几下便将这三只飞剑尽数挡下。“你们这群傻子,在那所谓的幽冥圣地里被惯养坏了,连真正圣境的一半都不到,你们最多也就是拥有圣境元力的帝境而已!”

    上官逍遥一甩肩膀从韦无丈的阻拦中挣脱,逍遥剑一指一束凝练的剑气从剑尖射出直直的向寿宇轩射去,而后元力运起飞身向着寿宇轩迎面而去。

    “这个肖遥!”韦无丈被上官逍遥冒失的举动气的直跺脚,在背后空手一握从虚空中抽出一把弯刀,随着上官逍遥冲了上去。

    “韦无丈,老子正好跟你算算账!”李天海见这赌斗局面已经被上官逍遥打破,干脆的甩剑拦下韦无丈就要打起来。

    “你个区区帝境,真当人人都是肖遥小友那个级别的英才?”韦无丈见到这个露面便被自己单手擒住的杂鱼人物又跑到自己面前跳搔,不觉心中气愤莫名。

    “区区帝境?好,便让我这个区区帝境来会会你!”李天海心知是随行长老中明面战力最低的一个,自是不愿受此屈辱,运足力气一剑横劈向韦无丈。“我李天海想拦下你,便休想再从我手里离开!”

    韦无丈打算速战速决支援上官逍遥,心中大喜李天海这不留手的打法,正好让他有理由将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丑就地格杀。

    “既然你已做了决定,就要负责了!”韦无丈手中之刀光芒大盛,隐隐间吸引着天上的九轮太阳的辉光。“有九阳大帝神助,正是我这天阳刀法发挥威力的地方!”

    “一重天,赤炎斩!”韦无丈周身一个转圈,一道火焰成波纹向周身扩散而出。

    李天海见这火焰隐隐已有太阳之辉,强行改招撤剑向后退去,接连挥出剑气将这火焰波纹劈出一个缺口。

    “二重天,飞鸿斩!”韦无丈左右挥刀,空中画出大鸟状火焰刀气,撞向李天海。

    “九江之水!”李天海知道韦无丈的第二招已经不能用手中皇境之剑去挡了,在空中画了一个大圈,就如天上一个窟窿一样大水奔腾而出!

    “没用的李天海,这火不是凡间之物,就你招来的海水又有什么用!”韦无丈被李天海的破空招物之术小小惊艳了一把,但见这招出来的居然是普通的水流,不觉间话语里又有了一丝嘲讽。

    “此乃我幽冥圣地九江深处寒水,寻常生灵滴水即冻不见活路,就算你这火不是凡间之火,照样挡得住!”李天海胸有成竹的看着这火在水柱的喷吐下渐渐势衰熄灭,声音中带上了一丝傲气。

    “真当我是一凡俗长老吗,你们未免太好骗了!”李天海一把撕掉身上的演武堂袍衣,身上瞬间覆上一层紧袖烟衣,又有贴身的软甲在李天海手上不停画符的操控下召唤而来。“吾乃圣主下十二御带之一,主司水事宜,李海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