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42章 赌斗 4
    帝体身躯面向大地举起手中盾牌,抵御住当头冲来的三角铁牛,盾牌被铁牛的蛮力扎出三个窟窿,右手的剑猛地挥下将这只三角牛的头部斩断,整个身躯砰的一声化为漫天铁屑四散消失。

    “这到底是怎么了!”傲战天此时在帝体体内因为元力匮乏而显得有些神志不清,嘴中渐渐开始胡言乱语起来。“哈哈哈哈哈,我怎么可能会输给肖遥这种人物,我可是堂堂幽冥圣地大弟子!”

    又一只鸿雁迎着天撞向帝体,帝体手中的重剑一头扎进鸿雁张开的尖喙中当场将其扎死。已经身死的鸿雁依然向着高空飞去,整个兵器结合的身体在重剑的切割下由上至下化为粉屑。

    “再来,再来!”傲战天气势不减,见玄龟也气势汹汹的冲向他,索性不再保持高位一脚踩在玄龟龟背上,倒握重剑于龟壳正中将其刺穿,身死的玄龟也化作铁屑飞舞不见。

    “这剑已经顿了!”傲战天又挥剑砍飞一只凶兔,跟上去连斩三次才将其劈成两节。

    傲战天就这么在雾海之上进入了疯癫状态,手中重剑劈砍砸飞不知道多少阵法演图中的凶兽,到最后帝身的四肢都已被破坏掉,翅膀上的铁麟化作流矢活生生扎死最后一只铁马。

    傲战天散去已经残破不堪的帝体,举目四望依然看不到上官逍遥,心中不由悲愤莫名。

    “肖遥,你给我出来,你不是要保你的汗门原吗?!”

    ……

    “我来了。”

    傲战天眼前一花猛地惊醒,发觉一柄长剑正指着他的眉间,握剑者证是上官逍遥!

    “这是怎么一回事…”傲战天有心再战,但发觉自身的元力已彻底枯竭,手上的无名宝刀也已崩刃不成样子。

    “那云山雾海都是假的?”傲战天被上官逍遥手中的剑指了好一阵才发觉出自己是被上官逍遥框进了幻术中,口中一阵颤音问道。

    “你已经输了。”上官逍遥面无表情的看着傲战天,对方此时连浮空之能都靠法器勉强维持,已经败的一塌糊涂。

    身处远端的两方长老与老祖们目睹了整个傲战天被卷进幻术的过程,当上官逍遥向后遁入一片小小的云团中时,傲战天便当场停下了,随后便面色癫狂扭曲的不断施展出各种大招与高消耗的全身帝体在那里对着这小团的云不停攻击,实际上上官逍遥在傲战天于云团前停下时便已经从云团后方离开了,全程在跟九阳大帝等老祖们探讨这傲战天使出的新战技。

    直到最后上官逍遥见这傲战天元力已枯呆滞当场,才站在傲战天身前摆好姿势并解除幻术。

    “我傲战天…输得心服口服。”傲战天心中有万分不甘,恨不得与上官逍遥再来一次生死之战。但在他念出名字时便在逍遥剑上燃起的逍遥剑气,傲战天只能无奈的为了保全性命认输。

    “下一个。”上官逍遥目送傲战天作揖后退到一众长老身边,胸前抱剑立于浩空之上。

    “轮战?!肖遥小友不可啊,哪有以皇境轮战帝境圣境的,快快下来,我等老友们自当为肖遥小友舍生取义。”

    “肖遥小友还望三思,这轮战上去恐怕对方就会派出实力最强的刘非花了,以肖遥小友的才华万不可身殒于此,此战当由我禹盛正出马为好。”

    “不可不可,禹老祖好好歇息,我九阳大帝应对这刘非花尚有几分底气的。”

    一听闻上官逍遥要与这一众长老轮战,身后的老祖与九阳大帝皆大惊失色纷纷劝阻上官逍遥。

    “诸位老祖不必惊慌,我感觉经与傲战天一战帝境与我仅剩咫尺,待我下一场便能临战成帝,到时哪怕是刘非花我也能从容面对!”上官逍遥没有听从身后老祖与九阳大帝的意见,而是向他们秘密传音道。

    “既然小友心意已决,我等只能悉听尊便了。”晋和歌始终与晋雪凤站在一起,见上官逍遥不论如何劝阻都执意要与对方来一场车轮战,只能出面支持道。

    刘非花见上官逍遥抱剑立在半空中,心中顿时气不过,抽出腰间刺剑便冲了上去。

    “肖遥,便让老身与你会会武艺!”刘非花口中大喊,手上的刺剑闪过寒光刺向上官逍遥。

    “老不死的上来就是这阴招,难怪上梁不正下梁歪!”上官逍遥正抱剑悬空心中万分豪情难以释放中,迎面便看到刘非花手中刺剑向他闪空而来,心中不觉间感到万分不爽。

    上官逍遥发动瞬移将刘非花的刺击躲过,伸手甩出几道逍遥剑气。

    “刘非花小心,逍遥剑气有形无体,只伤人灵魂,万分难挡!”商亿衡见逍遥剑气飞向刘非花,忍不住出言提醒道。

    “商国国主,你这样有点不讲道义了吧?”商亿衡的出言引起了九阳大帝的注意,后者气不过便出言嘲讽道。

    “怎么,大帝还有什么高见不成?不如与我们这边一众圣境相互讨论讨论?”商亿衡心道上官逍遥叫出来的这一群老祖加上九阳大帝总共就那三个圣境,这边虽说多有水货,但除了他和傲战天外全部都是无上圣境的大能,九阳大帝何来的底气出言相讽。

    “高见不敢当,就怕是这刘非花刘长老被肖遥小友给打趴下,让你们不好收场罢了。”九阳大帝见商亿衡以圣境欺人,便搬出上官逍遥反击。

    商亿衡一声哼,讨论到上官逍遥让他心中没底,不敢再与九阳大帝斗嘴。

    这时正在打斗的两人因境界已进入一边倒的状态,上官逍遥哪怕召唤出魂主战体与各类灵魂法器也只能勉强保持住守势不会受伤。

    “就快了!就快了!”上官逍遥感受着帝境禁制的松动,竭尽所能保持着对刘非花的防御。

    “魂主演阵!”上官逍遥一声大喝,悍然使出傲战天的演阵技法,但这次是以灵魂之力驱动的完全对灵魂层面造成杀伤的攻击!

    漫天上再次浮现出百般兵器,这一次不再是凝结的实体,而是投射出星河变化的透明灵魂状物。

    刘非花见如此阵仗的灵魂攻击,心中不敢托大,舍弃攻击转而准备全力防守。

    “演阵,起势!”魂主战体十八只手臂擎天之势托起一方天地,上官逍遥身立魂主战体身前,手中逍遥剑出鞘后缓缓地高举过头。

    “军中之势,万箭齐发!”上官逍遥的演阵中并没有奇珍异兽出现,而是各种兵器的直接猛攻,虽说与傲战天的战法演阵相比威势与伤害降低了不少,但因为是以完全的灵魂施展,以上官逍遥的灵魂庞大而言这消耗也是比傲战天更加低!

    “花非花,情非情;青天非青天,空之圣躯!”刘非花口诵法诀,召出自己的圣躯,以一尊无面四臂,四只手上各捻着牡丹、菊花、荷花、莲花,上身缠满藤蔓而下身穿一裹裙的法相出现。

    刘非花召唤出空之圣躯后,上官逍遥果断停下了跟下雨一样的万箭齐发,万箭齐发打在高大的圣躯上连一点涟漪都没有泛出来。

    “军中之势,山崩冲锋!”上官逍遥以逍遥剑在天上划出一道亮线,顿时天上的长枪和破军朔便向着这条线爬升后坠向刘非花的空之圣躯。

    “江河之势,大浪淘沙!”逍遥剑再次划出一条轨迹,飞梭连成一条条溪流,又并成村河,这大树枝干一样的脉络逐渐在上官逍遥上方合拢成游龙一般的大江大河,在逍遥剑的指引下向空之圣躯冲去!

    “江河之势,东逝水不复还!”飞梭形成的大河在上官逍遥灵魂之力的加持下由曲延婉转变得奔腾直流,发出呼啸之音。

    “肖遥你休要得寸进尺!”刘非花见这上官逍遥不停出招,心里不禁万分恼怒,以手中莲花轻捻,花瓣随着捻动在身前飘散开,形成一股密集坚定的壁障守护着空之圣躯向上官逍遥冲击而来。

    上官逍遥并没有因刘非花的冲击造成丝毫的慌乱,手中逍遥剑在身前画出一个如腾蛇般的法诀符号。

    “山海之势,腾蛇!”腾蛇护符在上官逍遥身前应声碎裂,飞屑放大重新组合成一只背上带翅的紫纹蟒蛇,迎头冲向刘非花的空之圣躯。

    “肖遥,此等歹毒之物!”刘非花见这腾蛇飞到身前方才感应到其体内的灵魂玄毒,脸色惊如死土,身形急速闪避向上官逍遥怒喝道。

    “此乃制胜之道。”上官逍遥在画出腾蛇符号的时候便已处于面无表情、眼神空洞的状态,口中毫无情感的说道。

    “肖遥小友这是发生了什么?!”韦无丈看着上官逍遥这呆滞的状态,担忧的向九阳大帝问道。

    “不必惊慌,肖遥要临战成帝了,这乃是天地法则为上官逍遥加冕帝身,肖遥已立于不败之地!”九阳大帝胸有成竹的向各位解释道,虽然在场的老祖中只有韦无丈非为皇室,但其他老祖们也并没有加冕称帝过,九阳大帝索性将这天地法则加冕帝身的状况与老祖们解释一番。

    “但肖遥只是一介修士,本身并无国土,这帝身向何处加冕?”九阳大帝虽说看起来了解颇多,内心也是有几分困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