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41章 赌斗 3
    云层上方的众人收回自己的目光,他们从未见过如此井然有序的战场战斗方式,尽管不断有人倒下,但其他人依然如机械一般执行着他们自己该做的事情。

    “这莫非就是肖遥在短短两三天里策划出来的战阵吗?”商亿衡心里将自己的士兵与上官逍遥的谋略能力相对比,又低头看了看自己那些虽然士气高昂但战法混乱的士兵们。

    商亿衡越发后悔发动这场草率的战争,他试图联合幽冥圣地以猛攻姿势强势取得这汉夏两国的计划被上官逍遥以一人之能破灭于汗门原。

    然而场上的傲战天与上官逍遥之间的战斗又发生了逆转,上官逍遥的魂主战体再强大,终归只是一个皇境的战体而已,与帝境已有凝实之感的帝身终归是差了一个阶层。

    傲战天的气势又一次回到了幽冥圣地首席大弟子的身份上,开始大开大合的对上官逍遥上下展开猛烈攻势。

    “肖遥,我看你今天是必然要死在汗门原了!”傲战天以长戬与上官逍遥的逍遥剑相抵,咬着牙吼道。

    “那可真是遗憾了傲战天,地狱还是极乐净土我都去过了,人家不收我这号人。”魂主战体手中的逍遥剑与长戬之间发出一股牙酸的摩擦声音,上官逍遥被傲战天逼得渐渐后退。

    傲战天在将上官逍遥逼退的同时自身也在不断酝酿着一股强攻,身体在战之帝身中不断运转功法,九天上的罡风掩盖了元力向傲战天涌去时卷起的气势。

    上官逍遥依然镇定的与傲战天保持缠斗姿态,虽然这场战斗上魂主战体一直处于被压制状态,但借助着山河碑化生碑等灵魂法器相助,傲战天依然无法突破上官逍遥的防线。

    傲战天的气势正在节节攀升,上官逍遥已经明显感受到了这家伙在准备什么特别的攻击为他破局,否则以幽冥圣地一直以来都偏向爆发的战技恐怕会被上官逍遥生生拖垮。

    上官逍遥的眼神不断向战场之外扫去,这片天空逐渐飘散来一朵朵云彩。

    但商亿衡和李笑生都发现了这些诡异的云彩,商亿衡心中一阵惊慌,那日漫天出现的逍遥剑气与云山中同时出现多达七八个的魂主战体依然历历在目。

    “诸位长老,这是上官逍遥所称汉国将士的战死魂魄凝聚成的云彩,在战场上会帮助上官逍遥!”商亿衡不禁发声提醒幽冥圣地的长老们,现在并不适合与上官逍遥战斗,是去是留要快做决断。

    “无妨,一点魂魄残云怎会影响到傲战天,幽云圣地的大弟子不是白口叫的。”寿宇轩出声道,他并没有见过上官逍遥的云雾大阵,而已经被上官逍遥打击到意志崩溃的李笑生此时正躲在远处,不愿与几位长老相见。

    “哼,现在这么狂傲,傲战天被上官逍遥的云雾大阵困住时我看凭着傲战天的能力有几分活路。”商亿衡见寿宇轩对他的说法不屑一顾,心中气急扭曲下不由期待起傲战天被上官逍遥吊打时的场景。

    上官逍遥此时溃退的越发迅速,傲战天一阵喜悦涌上心头,他以为这上官逍遥已经没有了开始那股精神,过不了多久上官逍遥就会想要开口投降,然后趁着上官逍遥松懈时以他傲战天的实力瞬间暴起将其就地灭杀!

    傲战天蓄力发出一记猛攻,试图突破化生碑与山河碑的壁障,上官逍遥借着这股威力身形暴退,傲战天看到了上官逍遥背后的云山。

    “这云山定有谋诈,不好!”傲战天心中警惕大起,然而手中猛击的第二式已经发出,上官逍遥的身躯被这一击成功击中,猛地坠入云山中。

    傲战天稳住身躯不敢再追,向云山发起一阵狂风后发现这云山无法吹散,心中的警惕心更胜刚才。

    “上官逍遥你是死是活出个声啊,我傲战天好回去开个庆功宴啊!”傲战天守候片刻发觉上官逍遥并没有从云山中脱出,心急下开口嘲讽道。

    然而云山中并没有任何回应,只有九天上的猎猎罡风吹得傲战天独自缭乱。

    “不管了,肖遥接我这一招!”傲战天始终不见上官逍遥,暗自推测上官逍遥依然在那云山中,决定不再犹豫,全力施展出蓄势已久的大招!

    “来吧,战法演阵!”随着傲战天的大喊,漫天被闪烁着出现的各式兵器铺满,所有武器都散发着各自的冷冽寒光,就连直射的太阳都无法驱散。

    “肖遥,纵使你有九条命,也难当这千刀万剐!”傲战天双手撑向天空,额头上流下一滴汗水。

    云山中上官逍遥依然没有任何回应,只有若有若无的云海翻腾。

    “阵法演图,起!”傲战天双手一挥,漫天上的剑式兵器脱离出来,结成两只鸿雁向云山冲去。

    傲战天看不到云山中上官逍遥的任何动静,指挥两只鸿雁上下钻入云山中。

    钻入云山后这两只鸿雁就与傲战天断了联系,再不接受傲战天的调遣。

    傲战天惊疑不定的看向云山,完全无法相信这与灵魂相连的战法演阵居然会丢失与他的联系,下意识的挥手指挥两只长刀刺入云山中。

    “这怎么回事?!”傲战天清晰的感觉到两只长刀如臂指使,在云山中翻腾旋转,但就是没有搜索到那两只鸿雁,也没找到上官逍遥。

    “既然如此,再来!”傲战天不信这个邪,挥手结出法印。“阵法演图,御!”

    天上的锤形兵器缓缓坠下,凝聚在一起形成一只巨大的玄龟,冲向云山。

    然后这玄龟也失去了踪迹。

    傲战天难以理解这神秘的云山到底是何物,不敢再使兵器结阵试探,一时间傲战天生出一种空有武力却无处可用的无力感。

    就在傲战天的精神松懈下来的时候,云山中一阵翻腾,高处破出一个口子如同瀑布般飞流出薄雾,在山下凝集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成为云海。

    傲战天惊悚的看着云海中隐隐浮现锈迹斑斑的残剑和碎锤,连连挥手将阵法往更高更远处驱离。

    云海一阵大浪袭天而起,打向傲战天,傲战天急忙结出一层元力屏障蒋云海挡在身前。

    “嗯?!”傲战天正疑惑这云海突兀的大浪如此轻易便被挡下,却感到身体一阵虚弱,内视发觉体内经脉中元力已少去足足两成!

    “这是什么鬼东西!”傲战天惊悚之下身体急速拔高,直到伸手能触摸到头顶的兵器阵法时方才停下。

    “流矢,去!”傲战天掏出一把乱七八糟的飞梭暗器,用足力气甩向云山。“肖遥,你有本事给我出来我们痛快的打一场!”

    云山惯例吞没了傲战天甩出的一拔暗器,这次不同的是云山同时还被打到翻腾了两三下。

    “有效果?”傲战天察觉云山的总体变小了那么几分,顿时感觉抓住了一丝希望,抬手抓住一把长枪,全速冲向云山。

    傲战天在即将接触云山前一个打弯,长枪脱手而出灌入云山之中,留下一个烟不见底的孔洞。

    “这山阵势已去!”傲战天一阵狂喜,再次飞回高处,手上又握住一只流行锤和一把龙枪。

    “流矢,去!”傲战天一个转身将两柄武器甩出,又在云山上砸出两个窟窿,但之前长枪钻出的孔已经消失了。

    “看来真的有效,吃我这漫天的兵器吧!”傲战天本想再次结阵发起攻击,但又一想万一这云山真的是只吃阵法攻击,自己这剩下的兵器也撑不住几回。

    于是漫天的武器逐渐开始往傲战天靠拢,而傲战天不断握住兵器灌注流矢之力后飞掷向云山,云山在傲战天的眼里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缩小着。

    “嗯?”在不断攻击半个时辰后,傲战天不觉间将整个天空的兵器全都投入了云海中,抬手一模发觉已无武器扔。

    “云山没了,哈哈哈哈哈哈。”傲战天见这云山消失,忍不住站在天空上大笑不止。

    “但肖遥不在?!”笑了好一阵的傲战天才发觉上官逍遥并没有如他所愿的躲藏在云山中,甚至在云山之中连个生物都没有。

    傲战天又看向那片雾海,发觉雾海此时又壮大了几分,更让傲战天感到惊惧的是雾海中全都是他傲战天丢出的兵器!

    “麻烦大了。”雾海中锈斑残破的兵器开始随着雾海翻腾,不断的断裂接合形成一种新样式的武器,剑身从剑柄上脱落安插在已经没有钉锥的战锤上,刀柄上固定了陌刀的刀身,诸如此类的组合不断无序的出现并凝固成型。

    雾海的大浪也越来越激烈,甚至有不少锈蚀过重的武器在大浪中发出叮当声碎成一股铁砂。

    傲战天低头看着雾海中的武器开始组合成阵法演图中的各类奇兽,手中又出现了那柄与逍遥剑相击无数次的无名宝刀。

    “战之帝体!”傲战天额头青筋暴起,使出体内所剩不多的一点元力凝结出战之帝体,帝体这次以全人身像出现,一手持一大盾,一手紧握玄铁重剑,腿上披着裙甲与铁靴,背后的翅膀也鳞光闪闪附着一层铁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