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40章 赌斗 2
    傲战天与上官逍遥厮杀在一起时便发觉了这三尺之剑的弊端,这三尺之剑只有遭遇剑气、帝体、战体与各种外放功法战技时才有妙用,遭遇实体兵器与炼体之人恐怕只能当个火把看路用。

    “上官逍遥,你恐怕也就这点本事了,我傲战天还是稳压你一头!”傲战天与上官逍遥打了大半天已经是略有厌烦,他更喜欢凭着高超的战技与帝体功法与人大开大合的战斗,袛进后精妙的刀剑相交在他眼里只不过是奇技淫巧而已。

    然而傲战天此刻正在被这奇技淫巧打的手忙脚乱。

    每当傲战天试图以刀挡这三尺之剑的攻击时,却只能在三尺之剑与宝刀相交时让这三尺剑变成两尺或者一尺,然后便会在身体上掠出一层烧伤的焦皮,凭着帝境变态的恢复力这层焦皮转眼间便会褪去。

    然而傲战天并不是变态,这烧伤的感觉放在帝境里依然让人疼的彻骨铭心。

    上官逍遥在这近身厮杀的战斗里也感觉到一丝不爽,因为傲战天的攻击他的三尺之剑也挡不了,数次上官逍遥试图以三尺之剑攻向双眼时都会被傲战天以伤换伤阻止。

    “逍遥剑来!”上官逍遥见这战斗又进入了僵持状态,索性散去暂时无用的魂主战体,伸手一唤将逍遥剑握在手中。

    此时上官逍遥一手持逍遥剑,一手持三尺宝剑,打斗的招式间竟然开始有了傲战天武技里的一丝影子。

    “这个肖遥必须要在此灭杀,否则日后必成大患!”刘非花被上官逍遥的天妒英姿惊得后背渗出冷汗,心里下定决心将上官逍遥列入必杀名单中。

    “肖遥与我打过才不过两三日,怎会达到如此境界?!”商亿衡的心境如入隆冬初月,无法相信上官逍遥的战力成长如此恐怖。“这样下去傲战天的战败已成定局,恐怕这些幽冥圣地的长老要派出刘非花了。”

    “再来!”上官逍遥与傲战天又近身打了一回合,傲战天一击将两人距离拉开,上官逍遥紧了紧手中的折扇与逍遥剑,没等傲战天歇一口气便再次撞在一起。

    傲战天手中宝刀一记平扫,上官逍遥以逍遥剑荡开,另一只手中折扇转圈反握,倒刺向傲战天的眼睛。

    “这个肖遥!”傲战天越打心里越发没底,上官逍遥一开始还隐隐间处于下风依靠三尺剑的特性与他周旋,如今已经占着双手各持一把武器将傲战天打的抬不起头。

    傲战天使劲咬了咬牙关,口中大喝:“战!”手握之刀一声嗡鸣,斜劈向上官逍遥。

    上官逍遥见此击力道非同一般,收起三尺剑双手握剑柄挡在肩上。

    宝刀击在逍遥剑上发出一声打铁般的铮响,上官逍遥感觉自己手中的逍遥剑好似结下了一块从山顶掉下来的巨石,逍遥剑差点脱手而出。

    “再战!”傲战天又是一声大喝,这次以另一只肩膀为目标力劈而来。

    上官逍遥也跟着将逍遥剑挡在肩上,又吃下这一刀。

    “不好,这攻击的威力是叠加的!”上官逍遥察觉此次力道比起上一击更大,手臂已经感到一丝麻木。

    “再战之!”傲战天没有给上官逍遥喘息的机会,宝刀这次当头劈向上官逍遥。

    上官逍遥见状不再硬接,逍遥剑略微倾斜横举头顶之上,剑尖不断地颤动。然而这一刀劈下来上官逍遥的手依然被震得毫无知觉,依靠毅力硬生生将力劈卸去力道。

    傲战天这次口中不再爆喝,双手紧握的宝刀一个翻转刀刃向上向着下心窝刺来。

    “贱人!”上官逍遥被这猛然变化的攻击方式惊出一身冷汗,身形狂退。

    “彼此彼此!”傲战天心道是你上官逍遥开场一记天降战体跟着一记刺人心窝,这也好意思说我是贱人?

    “帝身,帝相!”傲战天口中低声轻语,战之帝身凌冽的气势又出现在战场中,但这一次帝身并没有将傲战天全身覆盖住,仅仅是在手腕和刀上附着出一层透明躯壳。

    “肖遥,吃我这一击!”傲战天口中大叫一声,身体高速远离上官逍遥的同时手中宝刀横向挥出一个半圆。

    本只是在傲战天手部与宝刀上附着的战之帝身刀气此时已经在挥击下飞速蔓延,转眼间已经席满身前的天空。

    上官逍遥见这傲战天的诡异攻击,不敢随意挡下,再次唤出折扇使出三尺剑,与逍遥剑合拢挥出逍遥剑气与四尺飞炎,在不断蔓延的刀气下劈出一个梭型,上官逍遥如同一叶扁舟般困在其中。

    场外的老祖与长老们见这攻击蔓延甚广,纷纷使出各类攻击合力将其拦住。

    “傲战天,没想到你还有点本事啊。”上官逍遥全力运转元力,将这片安全的领域稳住后出言向傲战天嘲讽道。

    “哼,我还以为这招下你会尸骨无存呢!”傲战天见上官逍遥抵挡的颇为吃力,心中暗爽不已。

    上官逍遥嘴角微微一翘,一脸不屑的看着傲战天,把傲战天看的心里一阵慌乱。

    “傲战天你也来尝尝!”上官逍遥猛地将逍遥剑高举起来,脸露狰狞之色。“魂主,十八臂!”

    随着上官逍遥的一声高呼,魂主战体的十八只手臂从上官逍遥身后浮现出来,缩小后慢慢的固定在肩膀上,各自托着化生碑、山河碑、迷情画卷,空手上各自结掌握拳,匀称的展开在上官逍遥左右身旁。

    上官逍遥将逍遥剑交给其中一个手臂,自己双手握住折扇面色高傲的向傲战天发问道:“傲战天,你看我这二十臂与你那帝身帝相相比如何?!”

    傲战天脸上布满阴霾,看着上官逍遥身躯上不断变化着各种动作的十八只手臂和双手交握的三尺之剑,心中退意已占据上风。

    “傲战天你现在是不是想走了啊,气势变得这么弱?!”上官逍遥见傲战天不愿再对他发起攻击,向傲战天挑衅道。“傲战天你别走啊,这场仗才打了多久,我好不容易学会这么厉害的一招,你再帮我熟悉熟悉呗。”

    任上官逍遥怎么与傲战天斗嘴挑衅,傲战天始终是阴着脸在那一动不动。

    “肖遥,这天地间只能留下你我其中一人。”傲战天嘴上没开口,以意念向上官逍遥传话道,然后傲战天便将宝刀双手交握缓缓并肩举直。

    上官逍遥收到傲战天的传话,知道这傲战天这次是真的要与他拼命了,眯了眯眼不再出口嘲讽。

    “战之帝体!”

    “唤神经,魂主战体!”

    上官逍遥与傲战天这次不再各自施展计谋,纷纷唤出自己的帝身战体,正面相撞在一起。

    “这两个人恐怕要打出仇啊。”九阳大帝并不清楚这两位在天音盛会的恩怨纠葛,尚以为是单纯的阵营冲突。

    “傲战天参与天音盛会所追求的音芷瑶与肖遥公子眉目传情良久,只是傲战天蒙在鼓里以为那女孩是他傲战天的,在天音盛会接近结束时傲战天惨败于肖遥。那音芷瑶与肖遥公子终成眷属,让这个傲战天一阵好生郁闷,最后将这股怨气扣在肖遥头上。”旁边的晋和歌对天音盛会内发生的事情略知一二,向九阳大帝解释道。

    “唉,何必呢,跟肖遥过不起不是自己找难受吗,肖遥这种千年难得一见的天资英才,不服不行啊。”禹盛正这时候插口道,口气中不无自家没有上官逍遥这种英才后辈的惋惜。

    商亿衡没有关注上官逍遥与傲战天的战斗,眼光一直瞟向九阳大帝与禹国晋国的皇室先祖。

    幽冥圣地的长老们将商亿衡的行为看在眼里,表面不动声色,然而在暗地中各自传话已经吵翻天了。

    “怎么办,这商亿衡摆明了是想撤?”这一圈长老中就属圣主祠的寿宇轩地位最高,也数他最心急。

    “还能怎么办,这商亿衡谋划这么久的进攻,几乎被肖遥一力拦下,变成如今这股局面只能说我们气运不佳。”张洪德接话道。

    “运气?肖遥算是运气吗,那是什么恐怖的谋略和眼光,你们低头看看草原上的战场再说运气!”刘非花见这些人正面与肖遥抗衡时各种吃瘪,现在又将打不过的原因寄托于运气一词,气言道。

    众人听闻刘非花的提示,纷纷往身下的云层望去。

    ……

    “门头军,挥!”疤脸统领一声怒吼,如一堵石墙般整齐站在阵前的巨剑方阵齐刷刷的将手中巨剑劈向即将与他们接触的商军前锋。

    商军的方阵在刚刚接触时便已损失了几乎所有的第一排先锋官与他们手持的坚固盾牌,后面的普通士兵在没有准备的状态下便撞向夏汉联军的巨剑重甲士兵。

    “门头军退,第二排刺!”疤脸统领一声高呼,示意第一排的巨剑士兵向后方撤退,侧过身为第二排手持长矛巨盾的士兵让出位置。

    疤脸一边往后退去,一边举起手臂命令第三排手持巨戟的士兵向前靠拢。

    “巨戟,劈!”疤脸在第四排的位置站定,左右是其他门头军的士兵,同时口中一声高呼。

    这一排一排的士兵不断更迭后退,似一个磨盘一样不断绞杀着商国的士兵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