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39章 赌斗
    九阳大帝面带惊讶的看着上官逍遥,万万没想到叫出来这么多老祖皇室的目的居然是赌斗,这种略显儿戏的作风倒是不像一直以神机妙算示人的上官逍遥,若是以在场的众多老祖中任意一人说出这句话他九阳大帝都不会惊讶。

    “肖遥公子,我等老朽若是能匡扶正义与大统,身死又如何?!”韦无丈见上官逍遥要以赌斗了结战争,略有不满的说道。

    “肖遥公子,若是你召唤我们而来仅仅是为了这赌斗,那我等真的要恕不奉陪了。”禹盛正与上官逍遥并不多见面,仅仅是在禹帝与禹九节口中听得上官逍遥乃是罕见一英才。

    “诸位不必惊慌,这双方实力看似已平衡,但这次幽冥圣地只派了那李天海一个杂鱼来,其他人都是实打实的圣境、帝境高手,我们依然略处下风。”上官逍遥见几位老祖与九阳大帝皆表露不满之色,便暗中传音解释道。“我会抗下这幽冥圣地最强的那个人,各位便能与比自己略弱的敌人交手,我们此战将取得必胜局势。”

    “肖遥小友!你若是去抗下最强之人,那纵使是赢了这场战斗,这天地间也会失去一位英才,不值啊!”晋和歌见上官逍遥出此献身计策,心中感到万分不值,向上官逍遥传音道。

    “不必惊慌,我隐隐感觉到我的帝境必须要与强大的敌人交战才能突破,那刘非花就是我的契机!”上官逍遥并没有几位老祖和九阳大帝的担忧,而是对自己的冒险显得信心满满。

    “那便依你吧,肖遥小友。”九阳大帝等人见上官逍遥心意已决,不再多说什么。

    与此同时商亿衡与幽冥圣地的长老们爆发了远比上官逍遥这边更加激烈的冲突,商亿衡执意认为应该趁局面占优一鼓作气将这些皇室与各家族的顶尖势力灭杀,而幽冥圣地的诸位长老则认为这场战斗已经对幽冥圣地造成了太大的损失,隐隐间透露出与上官逍遥同样的意思,决定以赌斗来结束这场战争。

    傲战天并没有表达出任何意思,他的心中只有与上官逍遥打上一场的信念。

    “赌斗吧,让刘非花首战,看样子对方是要让上官逍遥先上场,我们不要有道义包袱,直接将上官逍遥在斗局中杀了!”最终商亿衡还是松口了,但条件是让刘非花杀掉上官逍遥。

    “你商国要侵占夏国,我们出人出力,还死掉两个圣境,如今你商国最大的敌人就在脸前,你自己不愿意落下一个不义的罪名让我们去背这个烟锅?”刘非花见这商亿衡要她第一个上场杀掉上官逍遥,顿时表达出不满。

    “够了,刘长老你不想去就算了吧,第一战让我傲战天来!”一直沉默不言的傲战天见上官逍遥已经站了出来,不再关注长老与商亿衡的争吵,也迎向上官逍遥飞驰出阵。

    上官逍遥见飞出的不是刘非花,而是那个半桶水晃荡的傲战天,脸上顿时显现出失望的神色。

    “肖遥你什么意思,来了个自己打不过的感到不开心吗,放心,你傲爷爷绝对会让你手脚健全离开的。”傲战天看到上官逍遥的变脸,心知是这个家伙对他出战不满,面色不善的嘲讽道。

    “就你傲战天,说真的还真难说能不能打得过我。”上官逍遥对傲战天的嘲讽气势不减的回应道。

    “哼,我看你就是想跟商亿衡打上一架,你的本事也就打的过那个家伙了。”傲战天与上官逍遥围绕着无形中心画着圆相互斗嘴,不忘连带商亿衡嘲讽一把。

    “来吧。”上官逍遥与傲战天画了四个圆后,微眯着眼睛,向傲战天说道。

    “那我便来了!”傲战天一声吼,瞬间凝结战之帝身冲向上官逍遥。

    “魂主战体,来!”上官逍遥也一声大喝,但不见魂主战体出现,自身反而发动瞬移消失掉。

    傲战天一击扑空,未停留原地便一个闪身向右边躲去。

    只见魂主战体手握逍遥剑从天而降,一记力劈向傲战天袭来,傲战天见上官逍遥连自己的闪避都预计到了,面对附着着逍遥剑气的逍遥剑依然毫无惧色的再次闪避。

    “肖遥啊,依然是这么神机妙算!”傲战天上来便被上官逍遥的阴招激起怒气,语气凶狠的向上官逍遥咬牙喊道。“但也就如此地步了!”

    说完傲战天的帝身便凝结出鹰的下身,满身重甲的背后生长出钢铁的翅膀!

    战之帝身双手虚空一握浮现出一把长戬,双翅抖动向上官逍遥扑去。

    “魂主战体、化生碑、山河碑!”上官逍遥见这阵仗恐闪避生变,一连召出山河碑与化生碑挡在身前,魂主战体手持逍遥剑捅向傲战天身后。

    身处打斗外的两方众人皆已呆若木鸡,在场的这些老祖长老们少说也有活了五百多年的,从未见过皇境战体能够长时间离体进攻的招数功法,更何况看这魂主战体似乎还有自己的元力能够提供给逍遥剑附着剑气。

    刘非花此时手持那细长刺剑已经是万分懊悔,以如此年纪便有这能威能的英才已是千年未见,而此英才却恰恰与幽冥圣地不死不休,以傲战天在帝境几乎无人能敌的能力下尚且打的如此吃力,若是上官逍遥突破帝境恐怕傲战天将迅速败下阵来。

    “傲战天,使出全力,这个上官逍遥是要以战入帝!”刘非花暗中传语道。

    傲战天闻言也不回话,战之帝身手中的长戬被单手持握,另一只手凝出一只战盾。

    然后这持盾之手的关节便翻转半圈,“当”的一声挡下魂主战体手中的逍遥剑。剑虽然被挡下,但逍遥剑气猛地脱剑飞出,钻入战之帝体的体内。

    “嗯?”上官逍遥并没有感应到逍遥剑气击中傲战天身体的反馈,略有一丝疑惑。

    战之帝体依然以单手持戬的状态大力挥击向山河碑与化生碑,两座碑体也随着挥击不断地向上官逍遥贴近。

    上官逍遥现在只能被动防守,手中只有逍遥剑的魂主战体只能勉强保持攻势,连逍遥剑气都无法再次附着于逍遥剑上。

    “不对,傲战天至少也受伤了,这战之帝身不可能只有这么低的攻击能力!”上官逍遥暗中分析,感觉这傲战天已经出现不小的颓势。

    “看来我可以试一下新招式了。”

    上官逍遥掏出那把在本已在门头军宣讲中燃为灰烬的折扇,将其头部对着战之帝身啪的一声打开。

    折扇的边沿上燃起一缕缕细细的火苗,在九天罡风中不断地摇曳着。

    “希望能够成功!”上官逍遥心里暗暗祈祷这新招数的攻击能力,手中折扇被再次快速的折起。

    火苗们被合拢在一处,形成一股长达三尺的剑状火焰。

    “三尺微命,一介书生!”上官逍遥以持剑姿态握住手中折扇,舍身向战之帝体冲去。

    “这又是什么招式?!”傲战天此时躲在战之帝体的左边,右半边此时只剩下一个空壳,已经被那一击逍遥剑气轰到不成样子,傲战天勉强支撑起一个虚假的空壳壮大声势。

    而这折扇上的三尺火焰,让傲战天心里面也感到一丝丝恐惧。

    傲战天只敢眯着眼强打精神应对即将到来的攻击,不觉间战之帝体的攻击也变得虚弱了起来。

    “这个傲战天恐怕是真的伤了,肖遥已经占了上风。”九阳大帝与一众老祖们暗自传话讨论道。“倒是没想到肖遥小友凭着当众宣讲也能领悟新的招式,当真是天底下第一的英才。”

    “能与这肖遥结友当真是我们福气,这傲战天恐怕受伤已经是必然的了。”禹盛正传音道。“看肖遥小友这一击能否拿下这傲战天吧。”

    而上官逍遥手中的三尺之剑正被竭力前伸,刺向傲战天的战之帝体。

    “傲战天,来战啊!”上官逍遥一声怒吼,手中三尺剑齐根扎入战之帝体。

    “我傲战天便应你这一战!”傲战天见战之帝体的防御如同纸糊一般被扎出一个窟窿,眼看就要一剑刺中他,索性炸开帝体,借着强大的冲击再次拉开与上官逍遥的距离。

    “来吧,傲战天!”上官逍遥手中三尺剑一甩,长度更盛几分。

    傲战天见那三尺剑又涨,心知是必然要受点伤了,索性也拔出佩刀与上官逍遥袛进拼杀起来。

    “傲战天疯了吗?!”

    “这傲战天恐怕是知道自己斗不过肖遥小友,索性弃了章法激战一番,就算输了也算是好看一点。”

    “我看未必,肖遥小友手上的三尺之剑虽说与帝躯打的时候能占得上风,遭遇这真人真刀反而略显劣势了。”

    九阳大帝这边正讨论的热闹,商亿衡与其他幽冥圣地的长老们则暗自心惊起上官逍遥的越级战力。

    “这上官逍遥居然能与傲战天进入鏖战状态,这家伙的极限到底在哪里?”

    “傲战天一开始就不应该用出自己的主要杀招,让上官逍遥后手打了一个夹击后完全失去了上风。”

    商亿衡对这些完全没有思路的分析不屑一顾,在他眼里自打上官逍遥提出赌斗时恐怕就在算计傲战天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