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38章 汗门原二战
    上官逍遥与九阳大帝看着商**队越发接近,铮亮的盾牌反射的阳光已经能照到两人的脸上。

    “长剑,出鞘!”商国先锋官的齐喝声传入耳朵,又是一阵明光闪过。

    上官逍遥拔出将剑,高举朝天。

    “投矛!”商国的先锋官又一声齐喝,从后方飞出密密麻麻的一片飞矛想上官逍遥和九阳大帝飞来,被两人的护体屏障挡下。

    “第一轮,放箭!”上官逍遥将将剑猛地向前一挥,山坡后一片烟云般的箭雨飞射而出,商军阵前躺倒大片中箭者。

    上官逍遥又高举将剑朝天,九阳大帝依然负手而立。

    “敌军位于山坡后,中阵俩开,绕袭!”商军先锋将军从箭雨的来袭方向察觉出夏汉联军正列阵山坡后方,本来正对着上官逍遥与九阳大帝的整齐阵型从中间分裂成两股,试图绕过两人直袭夏汉联军本阵。

    “就是现在,骑兵冲锋!第二轮弓箭,放!”上官逍遥手中将剑两连挥出,山坡后猛地冲出一支全身重甲的骑兵尖锥阵,两人闪身让出中间的缝隙,骑兵阵借着山坡的助势加速撞向商军的心窝。

    “长剑士出阵!”上官逍遥将剑再挥,门头军率领的长剑重甲士兵出现在山坡上,双手交握玄铁重剑一步一步的向山下如山势般前进。

    “长矛手,第二纵列!”商军先锋将军的吼声又出现在阵前,重甲骑兵尖锥阵遭遇长矛手的阻拦后停滞原地。

    “弩盾手,点杀商军先锋官!”上官逍遥干脆飞到山坡顶端,向身后连天蔽日的夏汉联军军阵中喊道。

    一伙不多的左手绑盾右手端长弩的士兵向阵后跑去,分散消失在长草丛中。

    “中阵前出接应骑兵脱离,左右两翼略袭斜向布阵,重甲盾兵作为前端。”上官逍遥在山坡上掠视四方,不断调动军阵变换。

    这时上官逍遥看到隐隐以傲战天为首的圣境强者们开始向他与九阳大帝靠拢,傲战天的脸上隐隐透露出一股凶狠劲。

    “李笑生?他一个断臂残废跑来受虐吗?”九阳大帝隐隐间看到一个残废身影远远地吊在傲战天等人的身后。

    “哈哈哈,没想到我傲战天有一日居然能再与肖遥兄弟相见啊!”傲战天抬手便是一记重拳轰向上官逍遥。

    上官逍遥飞身而起,一掌举起傲战天的元力重拳飞向天空。

    “傲战天,倒是没想到自天音盛会一别你还是原地踏步啊。”上官逍遥语气讥讽,负手立于空中说道。

    “上官逍遥,你三番五次与我幽冥圣地作对,我等今日非要将你斩杀于此永绝后患。”傲战天一改之前狂喜的语气,咬着牙回应上官逍遥道。

    话音刚落,远处的寿宇轩便迫不及待的一手飞剑射向九阳大帝,口中大嚷:“我等长老们今日要为吴明长老报仇啊!”

    九阳大帝一挥手便将飞剑击飞,张口大笑道:“你们这群连自家圣地都不想要而被抛出来当消耗品的杂鱼们,有何脸面与我正统圣境叫嚣复仇!”

    说完九阳大帝双手结出两**日金光飞出,将寿宇轩逼得手段尽出才堪堪防住。

    “上官逍遥,吃老夫一剑!”李天海也从侧面杀出来,剑尖直指上官逍遥。

    “你也想对我动手脚?不如先试试这个!”上官逍遥手中飞出一张令牌,赫然是韦双绝的天罡令!

    天罡令直接撞在李天海的剑尖上被斩成两节,李天海无视这块木头令牌直刺上官逍遥而去。

    上官逍遥发动瞬移之能,避过李天海的攻击闪回九阳大帝身边。

    “一块破木头便想挡住我,你上官逍遥当真是有莫大本事!”李天海见飞身一击被上官逍遥轻松躲过,气恼之下再次持剑飞向九阳大帝身边。

    “破木头?我韦家的天罡令何时变得这么不值玉钱了?”正在这时李天海身后出现一怒冠鹤发老人,单手擒住李天海的后背将其强行停在半空中。“肖遥小友,本尊为韦双绝祖辈韦无丈,特应天罡令前来支援战事。”

    “见过韦老祖。”上官逍遥略一点头,向韦无丈示意。

    “小友不必多礼,还要感谢小友对韦双绝的多多帮持。”韦无丈单手擒住李天海,依然面色轻松的与上官逍遥交谈着。

    “肖遥,别以为叫来一个圣境就能扭转你这败势。”张洪德见自家长老被擒,不去搭救反而抽出身后大刀高高跃起斩向上官逍遥。

    “哼,你真的以为我只有一个令牌?!”上官逍遥见又来一次全力一击攻向自己,甩手将晋文雀的火凤令掷出。

    火凤令还未被大刀劈中,自行在空中燃为一团爆炎。其中一声女子怒吒声,张洪德奋力一击的姿势被弹飞出去。

    “晋家晋文雀祖辈,晋雪凤受火凤令感召前来支援令牌持有者。”一席白色披风,脸庞坚毅身形健朗的女子从消散的火焰中浮现,向身后的上官逍遥执致意说道。

    “见过晋家老祖。”上官逍遥同样以略一点头向晋雪凤至礼,而后者同样眼神致意后面色肃穆的望向被她一声怒吒喝飞的张洪德。

    傲战天等人见这上官逍遥两张飞令招出两位圣境稳固的家族老祖,不禁气势渐怯,对上官逍遥的凶狠压迫也不再狠厉。

    “我不信你一皇境修士还能再招圣境老祖,吃我寿宇轩这一道剑气!”寿宇轩见众人齐齐怯场,不觉心中大怒,手中重剑划出一道圆月拍向上官逍遥。

    “哈哈,我肖遥的各家令牌管够,管够!”上官逍遥略一迟疑,将本已捏在手里的紫金令换成了晋青阳的圣神令,飞手甩向圆月剑气。

    圣神令同样未触剑气便金光大作威严四起,光芒中人影浮现,以一道白光幕墙将寿宇轩的浑厚剑气原路反射回去。

    寿宇轩被突然反射的自身剑气惊扰到又是一阵手忙脚乱才勉强接下,不禁心中暗暗恼怒这上官逍遥的人脉关系。

    “晋家老祖晋和歌,应圣神令所召,前来支援令牌持有者。”一气宇轩昂,脸如刀刻的冷峻男子站在半空中,朗声道。

    晋和歌第一眼看到的不是上官逍遥,而是晋雪凤。

    “雪凤。”晋和歌走到晋雪凤身边点头致意

    韦无丈松开被擒住的李天海,与其他两位圣境老祖并肩站在上官逍遥身前。

    “晋国皇室,你们也要淌这一门浑水。”这时候商亿衡也到了,看着晋文雀和晋和歌说道。

    “我们与肖遥公子为世交好友,这浑水淌了又如何?”晋雪凤抢言说道。

    “商国你们倒也是有胆量再出来路面啊,当年吴公公、吴尘尘的疤又给忘了?”韦无丈这时往前站一步,傲然说道。

    “好一个世代交好,那我们几个便要试试,到底是我幽冥圣地有点能耐还是你们这些凡尘帝国有本事!”刘非花的嗓音响起,同时出现的还有一抹寒光乍现。

    “以多欺少?哈哈你们倒是有点能耐啊,但你们如意算盘打空了!”上官逍遥拔出逍遥剑招出一尊九芒星,一刀将其斩碎!

    “连禹国的信物都有!”傲战天瞪大眼睛看着上官逍遥一刀斩碎九芒星,顿时从中涌出滔滔河水,挡住了刘非花的一抹寒光。

    “吾乃大禹帝国禹九节之祖辈,禹盛正!”一青袍白面老人脚踏河水凭空出现。

    傲战天等人眯着眼睛看着上官逍遥召出来的这些圣境与帝境巅峰的强势老祖们,内心感到深深地无力感与惊讶,他们难以想象若是给上官逍遥再来几十年是否还能有与他作对的底气,或者说能够保证自己的势力不会被上官逍遥消灭掉。

    “我说,傲战天我看我们这些人在地面上如此聚集一处恐怕已经让这些士兵们快要气绝身亡了,我们上九天上打!”这时九阳大帝发话了,他扫视周围发现因为圣境与帝境高手的扎堆出现导致的威势叠加,让这地方开始出现天地异变,整个战场上已经没人还能站起来了。

    “肖遥,我们走!”

    “诸位长老,我们天上再战!”

    九阳大帝与上官逍遥等人逆天而起,垂直向九天之上飞去。

    上官逍遥向下扫视一眼,发觉李笑生还在身后跟随着。

    “这个家伙阴魂不散的干什么,手臂都没了拿什么打?”九阳大帝发觉上官逍遥在偷看李笑生,与上官逍遥暗地传话道。

    “不知道,让他吊着就吊着吧,击退这傲战天等人再说其他。”上官逍遥见这李笑生并没有多少威胁能力,便向九阳大帝回话道。

    片刻之后两众高手们便来到了云层之上的九天,猎猎的罡风让所有人都感觉到了一股阴寒之气,而商亿衡偷瞄发现上官逍遥在这汗门原上境界距离帝境只差不到半步的距离,心说这上官逍遥之前与他交战时所说将士之魂助他恐怕不假。

    “怎么样,现在势均力敌了,你们可真的要与我们这一方众多皇室势力开战?”九阳大帝面对幽冥圣地的侵略依然显得底气略微不足,试图以语言攻势将这群侵略者劝退。

    “我们赌斗吧,这么多贵族皇室,若是有轻易伤亡便要让这大陆生灵涂炭了。”上官逍遥突然开口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