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36章 汗门原封将
    “是啊大人,我们多数都是不想上这汗门原提前跑了的,这汗门原上去就真的下不来了。”越来越多的人跪在上官逍遥脚边不停地磕头。

    上官逍遥看着这些双腿打着摆子,不停对他行五体投地大礼的败兵们,在从传送阵通往汗门原大营的路上每时每刻都有或大或小的军阵迈着整齐的步伐往前开进,不时会有轻蔑的眼光瞟向这些跪地求饶的身着汉国甲胃的泼皮无赖。

    上官逍遥连折扇都不扇了。

    “你们这些人,当初当兵的时候有没有想过有一天会死在汗门原。”上官逍遥仰着头出声道,不知道是在问路过的士兵还是跪地的门头帮。“又有没有想过胸前的汉字旗。”

    “这里可就是汗门原了,你们脚下就有大汉先祖们在这流的血汗,有大汉世代留下的血汗,大汉在这片草原上死去的皇帝也不止一个。”上官逍遥轻声细语的说着,道路上前进的汉国士兵也逐渐靠拢过来停下了脚步。

    “你们的祖宗们也在这里流过血汗,这草原上掘开泥土都是红的,在沼泽里挖两下就有人的骨头。”上官逍遥将手上的折扇一面一面的叠起。“汉字旗升了又降,降了又升,起落千万年间。”

    “如今你们又说怕死在这里,笑话!”上官逍遥猛地一脚踢飞那第一个跪下求饶的无赖。“你告诉我谁不怕死,我肖遥公子也怕死,但你还不是在这里见到我了。”

    上官逍遥额上青筋绷起,大声训斥了起来,脚下跪着的门头帮帮众都不敢再做多余的动作。

    “你们也配叫门头帮?大汉什么时候出了你们这群败类,你们是关起门打自家人,土匪来了笑嘻嘻的将家眷送上去任人宰割。”上官逍遥越说越激动,手上折扇被元力灌注逐渐燃烧起来。“有本事你们就真的像大门一样,把那商国的土匪们挡在这汗门原!”

    跪地的门头帮帮众这才从呆楞中惊醒,看向上官逍遥。

    “你们若是活下来,我与大汉的国相,与大夏九阳大帝有不小的交情,你们大可以放心。我会给你们求一个私军称谓,就让你们叫这个门头军,从此以后封官加爵,子孙万代永享富贵。”上官逍遥眯着眼看到远方九阳大帝正在靠近,那身金袍盔甲在人群中非常醒目。

    “大帝。”见九阳大帝靠近,上官逍遥做了一个揖。

    “肖遥,这里是发生了什么。”九阳大帝来到上官逍遥身边,向上官逍遥问道。“朕听闻此地有人群聚集,便亲自过来查探情况。”

    “是这样的大帝,这是一群思念家乡的汉国兵士,坐在路边哭泣不止。”上官逍遥与九阳大帝并肩站在人群中,门头帮的帮众索性从跪地状态改为坐在地上,周围的士兵也越来越多。“我为了激励这些士兵的士气,在此私许他们若是敢于受封先锋官作战,从战场上下来后便给他们一个汉国私军称号,并且封官加爵。”

    “肖遥公子此番倒是为战事尽心尽力了,朕已从太子那里听到了你在天阳城为黎明百姓与这汗门原战事操碎心机。”九阳大帝对上官逍遥在天阳城的行迹倒是有些许了解,但并没有想到上官逍遥在天阳城这一待便是一年。“关于后卫战线我倒是万万没想到朕之次子有如此兵法天赋。”

    “但各城城主的援助朕已经下令暂且停止,只抽调半数便可,那商国的中层倒是令朕意想不到的匮乏,我等在地面上的战斗注定会取得大胜。”九阳大帝又对上官逍遥说道。“另外,那些流言的散播朕已经写了一封文牒去送给汉国的冯宰相,肖遥公子大可放心。”

    “谢九阳大帝的重视,大帝在此这夏汉必定万无一失。”上官逍遥又对九阳大帝作揖。

    “肖遥,接剑!”九阳大帝在上官逍遥作揖的时候将佩剑从腰间解下,双手平托于腰腹,面目慈祥的看着上官逍遥。

    “九阳大帝,这是为何?”上官逍遥做完一个揖,起身看见九阳大帝这番姿态,面带一丝惊讶的说道。“我即非将门,又非朝堂要员,这将剑为何要授我?”

    九阳大帝没有回应上官逍遥的问话,在他平举将剑的时候侍卫御带们便已来到九阳大帝的左右,文官手持诏书立于九阳大帝右侧。

    “九阳大帝揖让将剑喻:今汗门战事连战连捷,朕称为诸位将士能臣,百家能者所功,故在此阵前揖让将剑所持之职,以高封贤臣,敬告天地。”文官高声宣告国书时,闻讯赶来的各路将军城主纷纷来到上官逍遥身边站定。

    “揖让将剑于阵前先锋将军夏重楼将军,夏将军因战退职,改揖让于后继者花将军。”文书宣完合书,将其递给刚刚站定的花将军。

    花将军看了一眼九阳大帝,发觉九阳大帝不管双手所持将剑还是双眼所向皆为上官逍遥,便上前作揖说道:“末将首战已尽方才接任,无功可受,不敢接此重任,不敢。”说完便退到后面,不再露面。

    “九阳大帝二揖让将剑喻:汗门战事,陈武相于军帐中统筹繁细居功甚大,实乃当今文臣之榜样,揖让将剑于陈武相。”文书再次宣完合起,文官持平递向陈武相。

    陈武相也发觉了九阳大帝的身姿与面向,暗自心惊,同样不敢接剑,连连摆手后寻着花将军退向后方。

    如此揖让反复,文官一连揖让到三十多人都无人敢接,最后才念到上官逍遥。

    “九阳大帝三十九揖让将剑喻,能士肖遥于首战中助先锋将军夏重楼战商国国主商亿衡、幽冥圣地演武堂吴明于九天上,力保夏将军完身撤退,大帝得以及时援助大军守得汗门原,又于天阳城与太子殿下议统战诸事,破敌国之谣言奸计,功高。”

    “今揖让将剑于百官众将,皆无接剑者,九阳大帝觉此仅有无名能士肖遥可担将剑,揖让将剑于肖遥。”

    九阳大帝等文书念完,未等文官递书,便持将剑走到上官逍遥身前,递出将剑,说道:“肖遥接剑,此将剑代表仅吾之下战时军权,任何非我大夏之兵若是侵我子民国土,汝皆可持此剑调兵遣将。”

    “肖遥在此不敢受,此剑非我之所能持。”上官逍遥心知九阳大帝非要将他绑在大夏上,然而身为大汉国君,上官逍遥内心深处是想让大汉独立于任何国家的。

    “肖遥,不必在朝堂上贡朕,权当这是朕与你的友谊。”九阳大帝见上官逍遥也不愿接剑,超出计划外的情况让他有些内心失措。

    “肖遥,接将剑!”九阳大帝再次将将剑递给上官逍遥,这次上官逍遥终于双手结果将剑,两人的双眸互相直视。

    “历史将会书写你的传奇,肖遥。”九阳大帝双手松开将剑,转身离去,身后跟着营中的百官众将。

    上官逍遥低头看着手中的将剑良久,将其配在腰间。

    “汉国将士听令!”上官逍遥拔出将剑,指向在地上瘫坐的门头帮众。

    “门头军在!”疤面帮主单膝跪地,抱拳喝道。

    “令你部担任先锋官,于大军阵前!”

    “领命,我部门头军将于阵前任先锋官,与商国死战不退!”帮主起身,拔出锈迹斑斑的佩刀横臂伸展开,或瘦或胖的前门头帮帮众开始在军官的带领下结成军阵走上道路,去往汗门原大营。

    ……

    “肖遥将军。”

    “肖遥将军!”

    上官逍遥也随着门头军的成立与九阳大帝揖让将剑在军营里被一众大小军官广知,一路行过路边不论大小统领皆靠边抱拳行礼。

    “各位不必行礼,我肖遥不是那种威势之人,一切从常便好。”上官逍遥实在是被这万众瞩目的状况搞烦了,索性提起元力高声传过军营宣告道。

    往后通往大帐的路上上官逍遥再没有遇到过见他便行礼的人,但是注目礼依然是少不了。

    “肖遥,来帐中议事。”上官逍遥刚刚走到九阳大帝的大帐前,便看见帘门被掀开,九阳大帝正在门口等着他。

    “大帝不必亲自相迎,我正要入帐。”上官逍遥快步走入帐内,与九阳大帝寒暄道。

    “无妨无妨,肖遥来看,这商军此时正大规模变动军营,恐怕不到那十日便要再与我们打上一场。”九阳大帝示意上官逍遥站在地图前,以元力催动画像演化出商军军阵的演化状况。

    “这可麻烦了,恐怕那幽冥圣地的人已经到达商**阵。”上官逍遥皱着眉头看向地图所演化的形状,商军大营中正空出一大片圆形空地。“看这空地的架势,财大气粗的幽冥圣地恐怕是想利用单向传送阵直接将支援物资与几位圣境传送到大营。”

    “我们恐怕不能在他们传送来支援后才与他们交战,到时候不知道会生出什么幺蛾子。”上官逍遥心中大致有了战略,但依然苦于高端战力的严重缺失。

    //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