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35章 春秋一瞬间
    上官逍遥见冯八面信心十足,便暗自运起元力将春秋壶握在手心,双眼直视玉叶。

    “春秋一瞬,不知岁月!”上官逍遥的瞳孔中春秋壶之上的玉叶在元力的灌注下“啪嗒”一声翻转,秋之面便到了上方。

    当上官逍遥将注意力拉回阁楼中时,看到冯八面居然还能保持着正常的动作。

    “我与春秋壶同宗同源,甚至比春秋壶在地位上略高,故不受这春秋壶的影响。”冯八面扶膝起身,捶了捶腰。“在我阁楼里释放这东西,看来汗门原的战事让你感觉到心急了啊,你就安心在这里修炼吧。”

    冯八面缓步走到阁门前,推门离开前回头又说道:“我会让小九在这里协助你的,安心修炼。”

    说完冯八面便推开阁门,凭空消失在阁楼中。

    “掌柜的已经离开春秋秘境,那剩下的这一年里就由我帮助你提升至帝境吧。”名为小九的小跑堂起身一鞠躬,向上官逍遥说道。

    “那就多担待了。”上官逍遥见小九也不受影响,不再多说什么,闭目运起元力修炼起来。

    ……

    冯八面推门离开三楼,并没有下楼梯,而是在阁楼门前站定,不过十息多的功夫,上官逍遥便领着小九从阁楼里出来了。

    “如何,肖遥兄弟。”冯八面侧身让过上官逍遥与小九下楼,跟随其后问道。

    “还不行,缺临门一脚。”上官逍遥阴着脸走在前面,快步走下楼梯。

    “肖遥兄弟莫要着急,如此进步速度已经是惊为天人,若是顺利进入帝境反而会遭遇境界不稳的状况。”冯八面在身后感受着上官逍遥的气息正在不受控制的在皇境与帝境间飘忽不定,两重天地的界限已十分模糊。

    上官逍遥已经身在河中,背后的土地是皇境对岸便是帝境,他缺的只是一个让他将手中的浆划下去的动力而已,或者说让他休息一会自然便能一步进入帝境。

    “冯掌柜好生招待,小子肖遥不胜感激,但恐前线日久生变,在此与冯掌柜告辞。”上官逍遥在大门前与冯八面作揖告别,披着星辰去往传送阵返回汗门原。

    “不送,不送,山海居冯八面恭候九阳大帝与肖遥兄弟在此摆大捷宴。”冯八面作揖道别,不忘给山海居加上一句大话。

    上官逍遥步行前往通往汗门原的临时传送阵,看到门口浩浩荡荡一群人在传送阵门口等待进入,身上全是破旧的大汉军服和甲胃,甚至还有褶皱的军旗随意的用一根木棍挑起来。

    “你们是门头帮的?”上官逍遥见这等装束如此眼熟,上前问道。

    “你又是谁?”一个看上去只有虚境的精壮汉子扭头问道,身高甚至比上官逍遥还略微高一头。

    “先回答我的问题,你们是不是门头帮的。”上官逍遥见这精壮汉子三步两步走到自己身前,面色渐渐开始阴沉起来。“是或者不是。”

    “我们是什么需要你管吗?”上官逍遥这才发现这个精壮汉子的脸上有一道从眉毛直线劈到嘴角的疤,随着对方的狞笑也跟着在脸上扭动。

    “官人息怒,官人息怒。”这时候那位在客栈前被痛打的领头人从人群中挤了出来,一路弓着腰跑到上官逍遥身前赔不是。

    “帮主,这便是我之前提到的官人,便是他给了我们机会前往汗门原报效祖国啊。”这小头头见帮主与上官逍遥的对峙中气势不减,心里便动了歪脑筋,试图以帮主的虚境挑战一下上官逍遥。

    而巧的是疤脸帮主并没有见过帝境的人物在自己面前出现过,纵使遇见过皇境的人物,以疤脸帮主的虚境也不可能察觉出来。

    “你就是那个有点本事的?”上官逍遥的名字并没有与两人说过,疤脸帮主在那苦思冥想一阵才想出这么个“有点本事的”。

    “没错,我就是那个有点本事的。”上官逍遥被疤脸帮主一句话给逗笑了,绷不住嘴角弯了起来。“你想怎样?”

    上官逍遥心想自己一直是以弱胜强或者以身份压人,从没有经历过这种街头流氓打架的阵仗,倒也有几分暗爽。

    “你们这群没点本事的门头帮被我这个有点本事的给打了,不服吗?”上官逍遥的嘴角越发翘的厉害,连话语里被笑意带走了调。

    “你这个只会呈嘴上功夫的家伙!”疤脸帮主见跟上官逍遥嘴上占不到便宜,心里憋着一股火就要动手。

    他的眼角猛地瞥到了在传送阵附近矗立的御林军和各种县衙衙役们,惊觉之下强行忍住了动手。他看到这些衙役们手中的杀威棍上都冒出了徐徐的元气,而御林军已经拔刀向这边迈步了。

    “哼,我们走。”疤脸帮主一脸不屑的转身,大手一挥示意帮派成员跟上,那轻蔑的眼神瞥了上官逍遥一眼,意思就是说:“有本事跟上,咱在汗门原上打一架。”

    上官逍遥遗憾的摇了摇头,并不是对没有激起对方扇向他的耳光,而是对没能在街头打一架感觉略微不爽。

    在门头帮走后上官逍遥掏出九阳大帝的金令,绕过等待传送的的士兵和各种随军物资进入了汗门原传送阵。

    ……

    “哼,你小子倒是真的敢来?”疤脸帮主一行人随意的在道路旁边坐着,眼瞅着上官逍遥从传送阵里出来。“公子哥这么狂,肯定有什么过人的本事咯?不如拿出来给大家秀秀你那花胳膊绣花腿?”

    一群人应和着疤脸帮主的粗言鄙语哄然大笑,纷纷附和嘲讽上官逍遥。

    “你们这些从大汉逃到大夏首都,又被我从大夏首都几句话赶到这处战场,又是哪来的资本如此猖狂?”上官逍遥大咧咧的找了出干净草皮坐下,从戒指里翻出一根仙草的草干在嘴里叼着。

    “看来你这个家伙是真的皮痒找打!”疤脸帮主被上官逍遥再揭伤疤,心中万分不爽,直接一记猛冲撞向上官逍遥。

    上官逍遥有心要敲打敲打这些不战便逃的流兵,见这疤脸帮主迎着他就莽冲过来,调整好方向不紧不慢的伸直了拳头。

    疤脸帮主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一头栽在上官逍遥的拳头上,整个身体猛地一顿,便被这一击击晕在地。

    剩下的帮众们满脸的震惊和不可思议,有些人甚至在狂笑与惊讶的转换中掉了下巴,正扶着脸求着身边懂得接骨的人给他们施以援手。

    在帮众眼里当时疤脸帮主英姿飒爽的一记运力暴冲,正好撞向上官逍遥抬起的拳头,两人在短短几息的时间里便进行了一次颇具戏剧性的交手。

    “妈的,这个家伙肯定有什么宝贝能让他看透一个人的动作,各位不要怂,我们一起上去夺了宝贝回天阳城肯定能一举成为整个天阳城最大的帮派。”在帮众里突然冒出来一句话,一群人顿时窃窃私语分析起来。

    “有道理啊,兄弟说的没错,这种公子哥修为再高能高到哪里去。”又一声突兀的高喊冒出来。“弟兄们一起上去,干掉这小子夺了宝物,我们吃香的喝辣的!”

    “没错,我们以后吃香喝辣生计不愁!”

    “我要去夜来香把心爱的姑娘赎回家!”

    “上!”

    上官逍遥用膝盖都知道这里面绝对有不止一个人在故意煽动局势,偏偏这群逃兵流寇还真就信了。“也对,不然怎么能做逃兵流寇呢。”上官逍遥暗道。

    然后上官逍遥又抽出来那柄折扇,啪的一声在胸前打开慢慢摇着,看这群不成气候的大汉逃兵向他冲来。

    “下盘虚晃,你是陀螺?”上官逍遥以尾绳将折扇系在手腕上,甩手一击打在冲来的混混膝盖上。

    混混一声惊呼,带倒三五个身后扑来的泼皮。

    “拳走高风,你是打算展示雄厚的腋毛吗?”收回折扇后上官逍遥反手握住,顶在已经近身的一位壮汉琵琶骨上绕身一周,替他挡了不少攻击。

    “架子倒是很正规的军阵功法,但你这吊儿郎当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的势态是一代宗师?”上官逍遥又以折扇从下往上击中对方手前臂商使穴,顺着手臂直传大脑的麻劲让对方一阵哀嚎跪倒在地。

    上官逍遥的袍袖腰摆随着手中折扇的左攻右防被带起在空中画出一轮一轮半月,身边不断围拢来的泼皮无赖们也被这把折扇啪啪的抽中。

    “说真的你们这样上战场能不能活都是个问题”不多时上官逍遥周围已经躺了一圈的人,而上官逍遥本身并没有受到什么伤害,他又打开折扇附在胸前啪啪的扇着。

    “都没受什么重伤,爬起来!”上官逍遥皱眉低着头看这一群在地上呻吟的无赖泼皮,很难想象这是他大汉的中坚士兵。

    “让你们起来,赶紧的,军机不可耽误!”上官逍遥干脆上脚一个一个的将他们从地面上踹起。

    “大人,大人,小的知错了,饶了我们吧,我们肯定会回去大汉复命领罚的!”一个泼皮干脆冲着上官逍遥直接下地一跪,额头不停往地上磕。“这汗门原上去了可就难活着回来了啊,我今年才刚刚及冠啊。”

    //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