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34章 宫中议事
    “你把刀给我放下,这他妈的是赐给带阵冲锋的军官的!”上官逍遥一脚迈出,气流将那领头人吹飞,直刀从手中脱出反向飞往上官逍遥被其一把抓住。

    “你们也配往胸前系汉字旗?你们也配这把刀?”上官逍遥上前踩住被吹飞的领头,一把将直刀从鞘中拔出,细长的刀尖顶着领头的鼻尖。

    “汗门原那些将士的血还没干,你们也配叫大汉的兵?!”上官逍遥高举手中直刀,划出一道弯月。

    被踩住动弹不得的领头吓得抬起胳膊捂住双眼,连声告饶。过了半晌发觉自己身体各处都没有传来痛感,眼边眯着一条缝瞄向踩着他的上官逍遥,发觉对方手中握着一块汉字旗。

    “这汉字旗挂在你们身上就跟抹布一样,交给我吧!”上官逍遥手上拿着汉字旗,从对方身上下来。“给我召集所有在天阳城内流亡的士兵,滚回汉国,自己组一只行军队伍发往汗门原。”

    “我十天后会在汗门原等着,你们要是不在我亲自追出你们挨个砍头!”上官逍遥挥刀入鞘,递给闻讯赶来的御林军们。“你们身上的钱留下来,给这些败类当做盘缠,到时候回皇宫时报上太子的朋友肖遥,会有人补给你们的。”

    说完,上官逍遥转身便走。

    ……

    等到上官逍遥真的与太子面见的时候,太阳已经散发出红光了。

    “太子殿下,看来你这有点忙啊?”上官逍遥眼看太子就要埋在堆积如山的卷宗里,带着笑问道。

    “有事便奏,文本请找处空位随意放下。”太子没有抬头,只是重复性的回复一番。

    “太子殿下,这都城下流民满地帮派无数,怎么就没见管的呢?”上官逍遥一屁股坐在一箱案宗上,随口对太子殿下发问。

    “嗯?肖遥啊,我父皇何时归来,这些巻宗我已无法独立承担了!”太子这时才发现进宫殿的不是什么普通大臣,而是一手辅佐他成功封为太子的上官逍遥。

    “启禀太子,你父皇刚刚凝聚了法相圣躯,在汗门原拿了一个漂亮的胜利。”上官逍遥向太子假模假样的作揖,躬身回话道。

    “快快请起,这我可受不起,你可是跟我父皇并肩作战的人物。”皇太子赶紧从卷宗里翻身出来,扶起正缓缓下腰的上官逍遥。

    皇太子缓缓扶起上官逍遥,上官逍遥也恢复了严肃的脸色。

    “皇太子,我们需要援军,至少要皇境的援军。”上官逍遥与皇太子对视着说道。“前线的高端战力缺乏严重,只有九阳大帝一位圣境,没有帝境,我与几位将领皆为寥寥几个皇境。”

    皇太子闻言,一挥袖袍将满桌的巻宗扫到地上,高柜上一只长卷掉落,铺在皇太子的桌子上。

    “战事如何?”皇太子携带着上官逍遥走到桌子前,一副地图正铺在上面。

    “在我走之前商军总共向汗门原隘口冲击三次,第一次我与夏重楼接战商国国主商亿衡以及幽冥圣地讲武堂长老吴明,商亿衡将夏重楼攻至轻伤被我拦下,吴明被援助来的九阳大帝击杀。”上官逍遥手指不时对地图画出元力,地图上的图画士兵也跟随着不断调动。“当时双方士兵并未接战,均被商亿衡的攻击波及。”

    “夏重楼状况可好?最近我一直在忙于政事无暇去顾及身边之物。”皇太子听闻夏重楼受伤,转头问向上官逍遥。

    “还可以,受伤不重,讹了你父皇的一株九转还魂草。”上官逍遥对夏重楼的情况略微一提,又埋头讲述起局势来。“第二次接战时我正与商亿衡拖延,九阳大帝与演武堂长老李笑生相互纠缠,在我们交手的过程中商军绕过主要的波及区域冲击了一次大营,结果被人数众多的夏汉联军反向攻击一路追至商军大营。”

    “第三次交战。”上官逍遥扭头看向太子。“你的父亲与李笑生大战中凝得凤首人身九阳法相圣躯,成功将商亿衡驱逐到商国山脉中,三次战斗正式结束,入夜时传来文牒十日休战。”

    “情况就是这样,太子殿下。”上官逍遥正色行了一礼。“恭贺大夏初战告捷,但目前的情况是我方高端战力严重不足,仅依靠底层士兵无法与敌方即将抵达的圣境援军抗衡。”

    “我无法许诺帝境以上的战力能够接受去汗门原支援战斗,但我会调遣国境内所有的王境皇境以上的军中将军统领与各城城主去往汗门原支援,或许不如商国的主战能力强大,但以数量总能获得些许威慑能力。”太子看着地图上的各方交战演示,心中渐渐有了主意。“但并不是所有的援军都会抵达汗门原,我们还需要在国境线中布置第二道第三道防线以防不测。”

    “太子所言极是,但我希望能在汉国境内部署防线,以汉国地形狭隘之势,处处皆险关要道,定然比起国内广袤平地两天能获得更大的利益优势。”上官逍遥见要部署后卫防线,便出言希望太子将防线部署于大汉境内,以帮助大汉应对不测之需。

    “也对,那便依你,将第二道与第三道防线皆放在汉国境内。”太子略一沉思,决定听从上官逍遥的建议。

    “还有民情一事请太子务必上心,最近战事激烈,不少汉国国民与西方边陲的平民因听从流言往国都内大量涌入,我认为这战事方才经历一昼一夜,流言的传播速度便如此之快,其中怕有地方作乱。”上官逍遥又鞠一躬,对着地图说道。

    “这倒是个麻烦,假若战事长久下去恐怕会严重破坏状况。”太子听完上官逍遥的汇报,在卷宗中翻找片刻后拿出一本被压得扁平的谏书。“这是西边几个城府上来的谏书,其中就提到了最近这股大量流民越境的事情。”

    “这事不好解决,哪怕我们将前方战事大胜的消息广泛传播,这些流民恐怕也难以轻信。”太子捧着巻宗分析道。“暂时只能令军队入城进行协防以解决这流民带来的各种祸乱,其他的只能等父皇暂时离开前线时以一场庆典来解决。”

    “太子殿下英明。”上官逍遥汇报完要事后又恢复了嬉笑的神色,拍了拍对方的肩膀说道。“那我便告辞了,愿太子今日早睡。”

    “快走!”

    ……

    当上官逍遥走出皇宫时太阳只剩下小半个还吊在半山腰上,上官逍遥瞄了一眼便起身去往山海居取回春秋壶。

    “冯八面,冯八面,我来吃饭了!”上官逍遥刚刚进入山海居的大门,便被人声鼎沸的大厅淹没,只能扯着嗓子呼喊冯八面领他找个僻静之地。

    “这位公子爷,冯掌柜暂时不在,请问您吃点什么?”猛地人群中钻出一个留着小辫的少年人,瞬间来到上官逍遥身前问道。

    “我与你们掌柜有要事相商,还望小伙计通报一声。”上官逍遥见冯八面真的不在,低头向新来的跑堂问询道。“我俩中午便已约好于此时相见,你去询问掌柜便知。”

    上官逍遥见这小跑堂四分面相与冯八面略有相似,暗自腹诽道这神器器灵什么时候也能生儿育女了。

    “很抱歉啊,冯掌柜今下午回了屋后便不再出门,门上有大禁制我无法解开。”小跑堂见上官逍遥执意要与冯八面相见,口气越发细微的说道。

    “嗯…那这样吧,我去三楼雅阁,你随便上点上好的酒肉,我边吃边等吧。”上官逍遥听闻冯八面闭门不出,心想这应该是在给他催化春秋壶,只能作罢。

    上官逍遥踩着楼梯上了三层阁楼,发觉这门怎么推都推不开。

    这时身后的小跑堂走到上官逍遥身前,轻轻一推门便开了。

    “这门为什么我推不动?”上官逍遥心中大感迷惑,中午时冯八面也是随手推开门便请他坐下。

    “回公子爷的话,这门是山海居的一部分,被冯掌柜许可过的人才能获得这些门与各机关的使用权。”小跑堂引上官逍遥就坐,手托玉壶倒上半樽茶水递到上官逍遥面前。

    上官逍遥接过茶水,心头大惊不已,小跑堂的意思便是这整个山海居都是他冯八面的延伸,是一尊三层楼高的巨大机关法器。难怪中午时对商军能否攻入天阳城混不在意,既然这法器是他的延伸,势头不对时随手一招便能收走山海居随处落地经营。

    “这倒是厉害啊,不愧冯掌柜。”上官逍遥喝着茶,对冯八面的能力赞叹不已。

    “肖遥兄弟,实在不好意思,我这耽误片刻功夫。”冯八面这时正好推门进来。

    “无妨无妨,冯掌柜日进斗玉,我多等点是应该的。”上官逍遥讥笑着起身作揖,迎着冯八面坐下。

    冯八面讪笑着搓手,从袖子里掏出春秋壶说道:“器灵与春秋壶已经完美结合,肖遥兄弟你大可放心了。”

    “冯掌柜多操劳,多操劳!”上官逍遥将春秋壶端在手里,玉壶与玉叶都已恢复了应有的颜色,表面也恢复了光润。

    “现在你可以试一下了,这春秋壶不会再一次性释放完你的元力,你想让时间怎样前进,那就会怎样前进。”冯八面正色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