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33章 时光之河
    “缺人?我若是缺人我会跑到你这里来吗?我去找夏重楼或者皇太子殿下,或者干脆让九阳大帝写个诏书给我揣着,谁不得乖乖跟我走。”上官逍遥眼看怎么说都说不动这冯八面,内心大为光火,语言中也带上了一丝火气。“冯八面,若是真的大商打进来你或许能安然无恙,但你真的肯定你的山海居尚能保住吗?或者说你的山海居还能像现在这样红火的生意?”

    “我生意怎样管你何事,我一小小商人哪来的本事去往战场这等地方厮杀,对我这种生意人来说能有点家产便是上等好事,能离战场远远的我干嘛跑去闻那个血雨满面?”冯八面见上官逍遥话里带着点火气,忍不住自己也跟着吵嚷起来。

    “你当真是冯八面吗?”上官逍遥发觉这山海居的掌柜已一条筋走到死,决定搬出底牌镇住冯八面。

    “我当然是冯八面,山海居冯掌柜八面玲珑冯八面。”冯掌柜正在气头上并没有察觉到上官逍遥话里对他冯八面真实身份的质疑,站起来拍着胸脯回应着上官逍遥的疑问。

    “你入戏太深了,连春秋壶都知晓的人怎会是区区一个酒楼的掌柜?”上官逍遥哀叹一声,直起身看着冯八面瞬间沧桑的脸庞。“时光之河啊,这大夏有难,望你三思!”

    冯八面听闻上官逍遥说出自己的真实身份,手舞足蹈的在三楼设下几个大阵,然后茫然的站在那里许久。

    “没错,我是时光之河,你若是不说我早就忘记这个身份了。”冯八面垂头丧气的回到几案前坐下,胳膊撑着桌子双手掩面。“我的确是无上神器时光之河,但我更是春秋神宗唯一的传承。”

    “我不能上战场的原因之一便是大道主宰的势力依然在万界搜索我或者说春秋神宗残余的踪迹,我在外面展现出春秋神宗的影响的话会瞬间便被大道主宰察觉并且追杀而来的。”冯八面低着头闷声闷气的向上官逍遥解释道,上官逍遥看不到他的脸都知道这家伙肯定很悲伤。“还有,我虽说是无上神器,但我的威能至少要有一个神君持有我才能初步发挥我的能力。”

    “再者说,我的战力是很低下的,我最主要的目的还是给春秋神宗广增门徒吸纳初入神界的真神们。”冯八面停下来沏了一壶茶,热腾腾的茶水刚泡不过一息便对着嘴灌到了冯八面肚子里。“肖遥啊,不是我不去,是我真的去不得。”

    上官逍遥皱着眉头听完冯八面,或者说时光长河这一通长篇大论,心里大致知道了时光长河的苦楚,也不再多说什么。

    “你的壶呢,给我。”冯八面恢复了情绪,向上官逍遥问道。

    “啊?我不喝茶,你喝你的就行。”上官逍遥猛地一抬头,刚刚他正对冯八面的一席话语分析思考中,这时冯八面冷不丁的一句问话让上官逍遥一脸懵逼。

    “你在想什么呢,我说的是春秋壶!小八不是进去了吗,你的春秋壶肯定暂时不能用了,给我,我一下午的时间就能让春秋壶恢复过来。”冯八面见上官逍遥心不在焉,不觉有些恼怒。

    “春秋壶在这,自从小八进去以后这春秋壶便一直处于这种状态。”上官逍遥从戒指中取出春秋壶,将它放在桌面上。“玉壶玉叶的颜色全都褪掉了,还好小八提前与我解释过。”

    春秋壶摆在桌面上,如同一个普通的石雕壶一样,上面不但消失了原本的碧绿色,而且还遍布粗大的石孔。

    “嗯,神器失去器灵后的确会呈现出这种状况,不必担心。”冯八面将春秋壶一把提起,往袖子里一送便消失不见。

    上官逍遥面色狂喜,急忙向冯八面道谢:“那就有劳冯掌柜了,这春秋壶恢复的正是时机。”

    上官逍遥又与冯八面小聊几句,便抬手告辞。

    ……

    “暗夜大人,肖遥帝君求见!”上官逍遥从山海居出来后一路闲逛到了夜来香,遂起意回暗夜组织看一眼状况,顺道与暗夜帝君等人商议情报失效问题。

    “免礼,进来。”暗夜帝君依然是那副架子,保持着演技与上官逍遥对话。

    待暗夜帝君关门设好禁制,上官逍遥再次坐到椅子上神情严肃的说道:“我们派往商国的金牌杀手,传来的情报有误,幽冥圣地派来的援助不是什么帝君,是两位圣君。”

    “属下该死,望大人再给一次机会严查此事。”暗夜帝君见上官逍遥动了真怒,急忙躬身半跪请罪道。

    “不是你的错,也不是那些杀手的错,要论起来这些事情都要怪那幽冥圣地和商国早有预谋,我们的杀手终归不是职业探子。”上官逍遥示意暗夜帝君不必行礼,伸手将其托起。“不要再让普通金牌杀手去侦探情报了,派些长老去,不必探查动机与调动,只需查明这几日人员缺失与新增即可。”

    “谨遵大人调遣。”暗夜帝君稍一抱拳,便推门走出暗夜堂。

    上官逍遥又回肖遥堂闲坐一会,发觉无事可做,便离开暗夜组织往皇宫闲逛去。

    上官逍遥看着大街上的行人,察觉到面露菜色的乞丐与游人相比起之前多了不少,隐约中甚至比正常百姓还要多。

    “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你们这身打扮?”上官逍遥心中好奇心大起,拽住一个路过的乞丐问道。

    “这位大人是皇城本地的吧,你可不知道啊,这商国与汉国打仗了,大夏都出兵支援了!”被拽住的乞丐也不恼火,身子骨还算是英朗,停下行走回应上官逍遥的问话。“仗打起来后这地也没法种了,汉国那边据说还要亡国,我们这些人都是从那边逃过来的。”

    上官逍遥听闻此言心中的好奇变成了气愤,抓着乞丐的领子追问道:“那汗门原都没破,谁告诉你们要亡国的?!”

    “大人松手啊,那汗门原破没破谁知道啊,但从西边来的流亡者都说汗门原要破,打好几天前就有风声说汉国守不住了,我见村里的人都收拾细软跑了,我也跟着跑了。”乞丐的领子被使劲拽着,勒的乞丐红着脸不停挣扎。

    “走吧!”上官逍遥见这乞丐问不出什么话来,便松手放他离开。“这是几个玉钱,你拿着讨点正经营生,别整天跟个破乞丐一样丢我大汉的脸面。”

    上官逍遥不再理会不停鞠躬致谢的乞丐,一个人懒散的往皇宫走去。

    “使不得啊,我就这点家产了,莫要再砸了!”上官逍遥路过一处人群,听到人墙中传来吵嚷的叫声。“我这家客栈就这点东西,你们汉人这是要逼死我全家啊!”

    上官逍遥又停下脚步,竖起耳朵听着人群里传出来的声音,发觉事情似乎与他有些纠葛。

    然后里面飞出一个老人,正巧砸向上官逍遥,被他轻松地抱住。

    上官逍遥低头一看发觉这是一个老人,而且脸上已有多处淤伤,便开口问道:“老人家是谁要动你家产?老人家?”

    这时上官逍遥才发觉这位老人已经被刚才那一次凌空吓到昏迷不醒,几番尝试后索性激发开门以血窍之力在老人体内渡了一遍恢复其伤势。

    “老人家莫要急,慢慢说。”上官逍遥见老人已经恢复神气,正要开口大呼时被上官逍遥以灵魂之力安抚心神。

    “我的客栈,糟了一伙从西面汉国来的流兵!他们在这里结成了好多帮派,专向我们这些生意人收取保护费。”老人尽管已经被上官逍遥的各种手段治好了浑身上下的各种明伤暗疾,但依然有些颤颤巍巍的说道。“我今日还未开张,实在拿不出钱财交给他们,便要动手拆了我家店铺!”

    “老人家莫慌,既然我来了那这种事情便不会再发生了。”上官逍遥听闻这打砸客栈的人是从他大汉流窜过来的,心中被那乞丐激起的恼怒瞬间转变成了怒火!

    上官逍遥正扶着老人轻声安慰时,那伙流兵从客栈前走了出来,直接走向老人飞出的方向,途径的围观人群纷纷避让开一条道路。

    “你谁啊?”领头的帮派成员依然穿着大汉士兵标准的衣服,但胸前的汉字旗已经破破烂烂,围脖随意的挂在脖子上。“这里归我门头帮管,公子哥不想惹是生非就赶紧滚开。”

    上官逍遥默不作声的慢慢搀起老人,示意他远离此处。

    “怎么,这公子哥还是个聋子?小子们费点力气给公子哥通通耳朵。”话音刚落,左右两边的泼皮无赖便挥手扇向上官逍遥。

    然而两只手距离上官逍遥还有一尺有余,两人脸上便各出现一个手掌印,在空中打着卷倒飞出去。

    “这就是我大汉的士兵吗?!”上官逍遥愤怒的从地上起身,身上的气场无形吹动着地上的尘土草木。“这便是我大汉子民吗?!”

    两句话在一群泼皮无赖耳边轰雷般炸响,这些自称门头帮的人被几句话炸的目眩耳鸣跌倒在地,那个胸前挂着汉字旗的领头人杵着一把入鞘直刀勉强站立在那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