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32章 休战
    上官逍遥与九阳大帝返回了夏汉联军的驻地,寻着血迹到了伤兵营帐。

    虽说当日双方军阵并没有接战,但因为夏重楼、上官逍遥、九阳大帝与李笑生、商亿衡、吴明的一番大战波及,导致双方的军阵伤亡惨重,身在前方的甚至身无尸灰,被帝境的大战抹灭成了虚无。

    “这药,给他们融入大锅汤中,一人分一碗饮下,断肢者两碗,伤重不治者抠下黄豆大小送入嘴中。”九阳大帝与上官逍遥刚刚迈入哀嚎遍地的伤兵营帐,其中军医头子便小步疾行走来行礼,九阳大帝将其扶起后随手送出一副皇境罕有的上乘治伤药膏。

    “在此替受伤者谢过大帝,万岁万岁万万岁。”军医又要跪下行礼,九阳大帝随手一挥,引动元力将其扶直。

    “肖遥,我们去大帐议事。”两人走出大帐,九阳大帝对上官逍遥说道。

    “报!商国传来休战文牒!”两人正要迈步进入大帐,身后传来传令兵的呼声,九阳大帝接过文牒大略一扫将其转手递给上官逍遥。“那边认怂了,看来是被我们两个揍怕了。”

    “但我们这边夏重楼也受伤了,对方依然占有高端战力优势。”上官逍遥坐在地图沙盘前,扫视手上的文牒。“对方恐怕已经向幽冥圣地寻求支援,而我们这边只有这寥寥几个可勘一战的,我能赢都是靠天时地利,那个商亿衡被我几句话唬住了。”

    “总要往好处想,至少我们在这场战斗中灭杀了一个对方的老牌圣境,以皇境巅峰将帝境巅峰打到士气低下,还把一个圣境打到元气大伤,而夏重楼只是受点轻伤而已。”九阳大帝依然保持着乐观态度,单以这场遭遇战来看夏汉联军的确大占便宜。若不是想到幽冥圣地也在这暗插一脚,恐怕夏汉联军早已反攻进入商国山脉了。

    “商国要与我们休战十天再议,估计十天后幽冥圣地的人便会携带下一批援助到了。我需要返回天阳城,或许我能请动山海居那个冯八面来助战。”上官逍遥又将文牒还给九阳大帝,在地图前左右徘徊说道。“但我预计幽冥圣地恐怕不会派遣太多圣境跑来,他们寻求的是利益,哪怕是幽云宗自己的圣境强者,请动他们参与这种俗事代价也是不菲的。”

    “不管他们送来多少圣境,我们都要做好汗门原失守的打算,你先回天阳城吧,顺便将这个送给夏重楼,算是我对他的一点补偿。”九阳大帝掏出一株九转还魂草,递给上官逍遥。“另外不要太指望那个神秘兮兮的冯八面,若是我能请动他,这场仗也不会让你和夏重楼来。”

    上官逍遥点头应许,他心里已经明白冯八面至少也是时光长河的持有人,甚至说冯八面就是时光长河的幻化体,若是能请动他来助战,那在商国的大军面前至少能保证汗门原这关口不丢。

    上官逍遥不敢耽误,大步踏入通向天阳城的临时传送阵。

    ……

    转瞬间上官逍遥便回到了繁华昌盛的天阳城,这常年未见外敌的都城,就连精锐的御林军士兵们也保持着懒洋洋的姿态行走在大街上。

    上官逍遥又想到汗门原那已被大战摧毁的辽阔草原,熔岩与冒着热气的巨坑代替了辽风与骏马。上一辈忠勇将士们的鲜血与灵魂还未冷却散尽,便又被铺上一层血肉。

    不知不觉间上官逍遥又一次感觉到了与天阳城这和平氛围的隔绝感。

    “开门,我是肖遥帝君,与夏族长有约。”上官逍遥的敲门声将门房再次吵醒,从小窗里露出来的是一张新脸。

    “这紫金家族搞什么,门房换来换去。”上官逍遥心里暗觉不爽,再次费嘴皮与门房解释一通才步入大门。

    “肖遥兄,这边来。”夏玄风又一次站在门口迎接上官逍遥,伸手示意上官逍遥跟随他去往老祖堂。

    “夏老祖怎样了。”上官逍遥为表示尊重,与夏玄风谈论起夏重楼时依然要敬称一声老祖。

    “不太好,现在在老祖堂修养,有段日子不愿出门了。”夏玄风在前面走,上官逍遥看不清他的表情,心道这夏重楼明明只是受一点轻伤,怎么发展到如此地步,那个商亿衡也不是善用诡毒的人啊。

    “那夏老祖可曾说什么?”上官逍遥心知这夏重楼又要诈人,面色如常试探道。

    “说什么?哪有啊,现在老祖心情低落谁都不愿相见。”夏玄风回头答道。“对了,老祖倒是说过如果肖遥兄弟或者九阳大帝来到时便领你去老祖堂,有要事与你们商议。”

    “是有要物要领取吧。”上官逍遥心道,再次被紫金家族的脸皮所震惊。“那快快带路,莫要耽误了老祖的重要事情。”

    上官逍遥示意,心里暗道这老祖这么多岁月没白活,知道受这轻伤能拿到好处。

    “肖遥兄弟,我这抱恙在身,恕不能起身相迎。”上官逍遥一推门便看到夏重楼脸色蜡白的躺在摇椅上,身上还裹着一层被子。

    “呦,老祖你可消停点,这身子骨要是留下点暗伤那不得让我们这群小辈愧疚死。”夏玄风满脸惊讶的快步走到夏重楼身侧,给夏重楼掖了掖被子。“肖遥兄你不必愧疚,这是我家老祖为国而战英勇负伤,并不严重!”

    上官逍遥险些被这俩人的精彩表演逗乐,依然强忍笑意面色严肃的说道:“此次我是代表九阳大帝与大夏帝国来慰问功臣的,以及带来一株九转还魂草作为补偿与奖励。”

    听闻九阳大帝委托上官逍遥捎带来一株九转还魂草做补偿,夏家老祖与夏家族长眼中就要喷射出星星打到上官逍遥脸上,夏重楼急切的问道:“肖遥兄第!那九转还魂草在哪里?啊,我的意思是说我这老骨头不必如此大奖,还能再上战场。”

    夏重楼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口风一转便要从摇椅上下来。

    “坐着吧坐着吧,我替九阳大帝免你行礼。”上官逍遥干脆借着九阳大帝的威风占起紫金家族的便宜来。

    “哪能哪能,既然大帝的赏赐都下来了我能不接吗?”夏重楼已经掀开被子从摇椅上下来,弯腰要跪。

    “这就是九转还魂草了,夏老祖接着。”上官逍遥见夏重楼真的要跪,自然是不能受此等大礼,干脆的掏出九转还魂草,放在自己临时制作的玉盒里,递给夏重楼。

    “哈哈哈,肖遥兄替我谢过九阳大帝。”夏重楼眼睛看着捧在手里的九转还魂草,转身往屋内走去。

    “这是得病的样子吗。”上官逍遥翻着嘀咕,看着夏重楼如同抱着孩子一般抱着玉盒离开大堂。

    “老祖就这脾气了,还能怎样,肖遥兄如无还请随我去紫金殿内一叙。”一场闹剧结束。夏玄风邀请上官逍遥去紫金殿议事。

    “不了,战事要紧,我还有要事去找别人商议。”上官逍遥拒绝了夏玄风的好意,但对自己的事情并未说明,搞得夏玄风略有一丝尴尬。“改日我一定到紫金殿与你畅谈,一定。”

    上官逍遥一拱手,拒绝了夏玄风的好意相送,孤身离开紫金家族的宅院去往山海楼。

    “冯八面,大夏危亡之际你还在这做这种暴力生意,倒也安心?”上官逍遥进门便察觉到冯八面瞬移到他身边了,便开口调侃道。

    “怎么怎么,我这可是实价生意,做的事对得起良心的买卖,打仗还不能做生意了?”冯八面回应道,仿佛是没有察觉到上官逍遥话里有话。

    “首战告胜,但能战者已十不存一。”上官逍遥不动声色,意念传话道。“冯掌柜这生意还是这样好,倒是我没想到的。”

    “于我何干,我区区一酒楼掌柜的,手无缚鸡之力。”冯掌柜暗不可查的皱了一下眉头,在一瞬间透出一股岁月之气。“生意好仰望大夏国兵强马壮,区区一个商国怎能影响我的生意。”

    “不光商国,连幽冥圣地也掺了一脚,派出了两位圣境高手,夏重楼在作战中受伤,目前回到了紫金家族。”上官逍遥见冯掌柜依然不肯随他去汗门原,遂透露出幽冥圣地与夏重楼的消息与状况。“冯掌柜你这生意这么好,给别家酒楼一点活路嘛,不然被人排挤没人愿为你站出来说话可就不好办了。”

    “幽冥圣地又怎样,大夏那么多老不死,生拉硬拽总能挖出几个圣境的,干嘛拽着我不放。”冯掌柜依然对战事摆出一股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态度,向上官逍遥传话道。“肖遥公子里面走,这有上好的包间随你挑选。”

    “你先随我去表率,那些老不死们便会跟随蜂拥而至。”上官逍遥执意要将冯八面拉上战场,直视冯八面的双眼说道。“悉听尊便,冯掌柜请!”

    “打仗这种事情与我这个商人无关,只要商国不影响我做生意,随他们打吧,打下这天阳城我这酒楼照样开。”冯八面推开三楼的阁门,侧身请上官逍遥入内落座后随即设下壁障。“上官逍遥,你若是缺人,我能助你引荐,大夏境内我还是有几分薄面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