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31章 汗门终战
    “肖遥,天都要烟了,你到底想如何,若想挡我大商于国门外,那便出来决一死战!”商亿衡依然站在云山云海中,现在不再出现如大山大海般的逍遥剑气,但他每当要移动,又会出现远比开始凶狠密集的剑气群。

    然而商亿衡从下午打到现在从未见过上官逍遥,连衣角都没看见。

    “噗。”上官逍遥透支后识海一片刺痛,吐出一口鲜血。

    “商亿衡,我大汉将士的利刃可打动你的心境了?不如来我大汉,我包千万将士不动你!”上官逍遥的声音又一次从四面八方袭来。

    “你好大的胃口,那我来试试你这牙咬不咬地动!”商亿衡早已不再使用明镜与休戈领域,直接以剑气摊开飞来的剑气。“肖遥!再来啊,你的能力就只有这些吗!”

    这一次四面八方传来的不是上官逍遥的声音,而是休戈帝君自己在空旷草原的回声,上官逍遥则毫无动静。

    “哈哈,哈哈哈!”商亿衡见云雾逐渐消失,而上官逍遥也不知去向,心知被上官逍遥耍得团团转,气出两口鲜血。“肖遥,我记住你了!”

    迷雾散去,夕阳照耀着商亿衡的身躯在草原上拖出长长的一道身影。

    “好你个肖遥,我记住你了。”商亿衡阴着脸继续往高空飞去,心里记着恨打算去支援吴明与李笑生。

    ……

    商亿衡背着手站在之前与商亿衡遭遇九阳大帝的地方,他这才察觉到吴明已经道消身死。而且完全不知道九阳大帝与李笑生打到哪里去了。

    “这个九阳大帝,实力不似那个混吃的老废物一样弱嘛。”商亿衡决定先回到地面再细细搜索九阳大帝与李笑生的位置。

    一声凤鸣打断了商亿衡的思绪,他看见几重云层下一道火光直逼他来。

    “这是什么东西?!”商亿衡略显慌乱的闪过这突兀袭来的火柱,巨大的焰光将整个天空照亮如白昼。“下面发生了什么?!”

    商亿衡记起九阳大帝已是圣级,但以九阳大帝刚刚到达圣级的实力,连圣躯都没有的情况下完全不敢相信这火柱是九阳大帝所发。

    见这火柱能达到如此高的位置,商亿衡只能继续往前行进一段后才开始下坠钻入云层,在云层中不时见依然有火柱冲天而起,并且有往商亿衡反方向行进的意思。

    “跟上去!”商亿衡暗自下了决定,从云层中斜向往爆炸点飞去。

    然后商亿衡看见了原本平整的草原上一个又一个冒着热土的大坑,中心上甚至有熔岩涌动。

    一个鸟头人身的怪物突然出现在眼前,商亿衡下意识的飞速闪开。

    商亿衡便明白了为什么这里有这么多的火坑,以及那冲天的火柱。全部出自这里,这个高达四丈的怪物。

    待商亿衡稳下身体,才发觉这不是什么鸟头人身的怪物,这是一尊法相圣躯,凤头人身,披肩的长凤尾羽,九轮小型的太阳在背后围成一圈缓缓浮动。

    “这是九阳大帝的法相圣躯?竟能以意念引动岩浆冲天而起,不可思议!”商亿衡开启休戈帝域,在九阳大帝前勉强抗衡。“那个幽冥圣地派来的圣域呢,也死了?”

    “在我九阳大帝身前,能以帝境实力抗住我攻击的,你是第一个。”凤头人身法相这时金喙微张,传出来的是九阳大帝的声音。

    “夏天冕,我倒是没想到你居然先我一步到达圣域。”商亿衡拔出佩剑,开启休戈帝域后放言斗嘴道。

    “商亿衡,你大动干戈跑来我大夏边陲,看样子是急着送死啊。”凤头人身法相背后九轮太阳如游蛇一般撞入休戈帝域,引得商亿衡急速缩小帝域后勉强挡下。“至于那个李笑生,早不知道让我炸到哪里去了。”

    “别猖狂,我若是拼上性命,带你上路还是可以的。”商亿衡见九阳大帝步步紧逼,神色狰狞的说道。

    “等你圣境再说。”凤头人身法相收回九轮金日,双手一撑向高空飞去。

    “哼!”商亿衡见强打不过,这次身边又无上官逍遥那样属性克制的攻击,遂起了撤兵的准备。

    “休走!商亿衡今天我要为我大夏永绝后患!”九阳大帝见这商亿衡不再硬抗他伤害,而是躲闪腾移一直逃遁积蓄元力,心里明了此人已无心恋战。

    两人一逃一追,前面便是商国的山脉,汗门平原已只剩几鞭快马的距离。

    就在这时上空闪过星闪,一道猩红的流光伴着苍龙吼声,劈开云雾以莫大的威势射向九阳大帝。

    九阳大帝急速转身站定,双手一个画圆,身后九轮太阳旋转放大变得浑圆扁平,一层一层叠加护在身前。

    “九日连天!”九阳大帝大吼一声壮势,手中凝结一道金色长矛,飞掷穿过九轮扁日。每过一层,威势便增加一次,转眼间已似一道贯穿天地的金光,与猩红流光撞在一起。

    金光转眼即逝,猩红流光威势不减的继续冲向九阳大帝所设的重重屏障。

    九阳大帝见状又接连急投三道,然而只削减了流光几分威力,便化作虚无消散。

    飘散的云海中,上官逍遥的身躯再次浮现,借着不灭经的妙法,上官逍遥在前面战斗中所损失的元力已补的七七八八。

    “那个人…是李笑生?那是拉弓姿势,九阳大帝呢?”上官逍遥眯着眼望向远处月光下的一道身影,心中疑惑不解。

    “九阳大帝在下面?”上官逍遥又低头看到地面上滔天的火光和一道猩红的流光,以及大块大块的金斑。“我的汗门原啊,不好九阳大帝有难,那道流光肯定便是这李笑生射的!”

    上官逍遥打定主意要替九阳大帝解围,手上再次出现逍遥剑与魂主战体。

    “开门,休门!”

    “天地游魂,听吾号令。速速归位,加附吾身!”上官逍遥口中不停,在云雾中隐遁着接近聚精会神操纵流光的李笑生。

    “九阳大帝,撑住啊。”上官逍遥又往下看了一眼,眨眼间那些金斑已少去半数。而内心万分焦急的情况下也只能沉住气慢慢的飞向李笑生,以期将其一击必杀。

    李笑生依然没有察觉上官逍遥,在他专注的意识中九阳大帝的防御告破只是时间问题,原本冷静的内心也挂上了一丝喜悦和焦急。

    ……

    九阳大帝内心焦灼如火,并非为他自身的安全,他现在身着法相圣躯,身前还剩四重九星连天,最多只会身受轻伤。他急的是明明再有一会便可在汗门原内将商亿衡斩杀,却被这道猩红流光拦截,如今商亿衡已逃遁入商国山脉,气运加身将使九阳大帝想斩他变得难如登天。

    “火凤,去!”一只凤凰在法相的凤首上成型,随后一声鸣啼便呼啸而去,撞向猩红流光。

    然而流光依然无法撼动分毫,倔强的钻着第四层扁圆金日。

    九阳大帝渐渐失去耐心,每个破灭的屏障都会化回金日盘旋在金首人身法相的身后,如今已有五个,在九阳大帝感觉中第四层屏障也即将回归原型。

    然后那猩红流光猛地停下,露出内部的羿神箭,吧唧一声掉到黄色的土地上。

    “发生了什么?”九阳大帝收起剩下的四轮太阳,俯身捡起还冒着红光的羿神箭,抬头看向天空。

    “那是…李笑生和上官逍遥!”九阳大帝定睛远视,发觉上官逍遥已经和李笑生缠斗在一起,上官逍遥凭着汗门原灵魂之力的加持勉强保持着攻势,李笑生则因为在与九阳大帝的战斗中消耗过大只能被动防守。

    九阳大帝急不可耐,凤首人身法相化为凤凰飞上高空,一击飞炎扑向李笑生。局势当时便逆转过来,上官逍遥迅速退出战斗运起不灭经修复之前所受暗伤,九阳大帝再次对李笑生追打起来。

    “幽冥圣地的走狗!又想逃遁!”九阳大帝与李笑生刚刚接战,便察觉李笑生根本是要追随商亿衡而去,随即更加凶猛的攻击。

    “我李笑生想跑,你们能拦得住吗?”李笑生被九阳大帝压制到接连破防,**一再受到各式烈日与火焰的攻击。“羿神助我!”

    李笑生身形一阵模糊飞快远离九阳大帝,眼看就要成功逃命。

    “休想!”上官逍遥不知何时再次出现在李笑生身侧,魂主战体的十八只手臂各持山河碑与化生碑,如门神般拦住李笑生去路。“魂主战体,上!”

    魂主战体将化生碑平推向李笑生,山河碑则一个轮圆击向李笑生身侧。李笑生见状只能再次施展身法,上官逍遥见状运起空间神纹,以瞬移之能将李笑生堵在九阳大帝身前。

    “飞烟!”李笑生手中羿神封日弓再次无箭弦响,在魂主战体急冲下化作烟雾散去。

    “各位不必远送,我他日必将带领圣主等人亲自登门拜访!”李笑生面色如死尸般蜡白泛青,撂下一句狠话便转身就要消失在视野里。

    “想走,魂回去吧!”上官逍遥见李笑生秘法神速,即将消失在视野里,心里暗中发狠取出麟神梭,运起全身元力向李笑生掷出。

    李笑生惊觉身后一阵炸冷,头都不敢回的二次喊出:“飞烟!”身形飘散作飞烟遁入云层中。

    然后上官逍遥便看到云层中爆出一团血雾,麟神梭也寿命告终化作飞灰。

    “九阳大帝,只留下了李笑生一条胳膊啊。”上官逍遥暗自一声哀叹,跟九阳大帝说道。

    “看来今日之战已告一段落,我们也回吧。”九阳大帝散去凤首人身圣躯,满脸疲惫的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