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30章 金乌帝身
    一只巨大的金喙包裹住九阳大地的身躯,略一张口衔住羿神箭。随后整个乌头在一声厉鸣中浮现,又展现出羽毛繁多的脖子,往下却是人的胸膛和四肢,最后出现的脚如同鸡爪一样修长尖锐。

    “吾之帝身,唤为金乌!”天空中已见不到九阳大帝的身姿,两丈高的金乌帝身口衔羿神箭继续向李笑生追去。

    李笑生本因唯一一只羿神箭射出后被挡下暗自心惊,又见九阳大帝连圣境的法相圣躯都没有凝结,内心一阵狂喜,手上连搭连响,再射出九只银光羽箭。

    金乌帝身双手化羽连连扑扇,九只银光羽箭不似之前那羿神箭一般威能,纷纷被灼热的烈风吹下九天,化作一团灰烬。

    九阳大帝见对方手中已无羽箭,一个翻身再次化作三足金乌,一声鸣啼扑向李笑生。

    “九阳大帝,当真是厉害!”在被三足金乌啄到前,李笑生留下这么一句话,随后身体被三足金乌的金喙一口啄穿!

    “嗯?”然而金乌喙上所啄穿的躯体既无流血,也没有肉感,如同一节木偶一般挂在金喙上,让九阳大帝疑心大起。

    “哈哈哈,你真以为我上阵前没调查过你九阳大帝?”李笑生又出现在第一次被日晕大阵招出的三足金乌所轰击的地方。“印之法,封万物!”

    随着李笑生的一阵低吟诵唱,九阳大帝帝身金喙上的李笑生“尸体”化作一阵银水,又凝为银链,晃荡晃荡在金喙上缠了一圈又一圈。

    “这伴生封印,就算你解了帝身再重新凝聚,依然会出现在金喙上,除非你跪下来求我给你解除,并且把大夏帝国的国玺给我!”李笑生脸上闪过一阵潮红,很明显这能够封印帝身的封印术对他来说代价不小。

    “但还有一个办法,我杀了你!”九阳大帝见金喙不管如何挣扎都处于牢牢封死的状态,盛怒之下暴起冲向李笑生。

    “没了圣威乌啼,帝身终归只是帝身!”李笑生再次拉弦,这次弦上再无羽箭,但弦响之后三足金乌身上赫然出现一口细洞。

    “这无身箭消耗太大,速战速决为上策。”李笑生虽说明占上风,但心里更甚之前凝重。一面闪转腾挪一面拉弦鸣弓,三足金乌身上正被钻上一个又一个空洞。

    九阳大帝见这攻击刁钻,弦鸣必中,干脆再一翻身又变为金乌帝身,手中抓起羿神箭飞掷向李笑生。

    然而对方同样一个翻身,细弱的弓弦正勾住翎羽,将羿神箭再度掌握手中,拉弦就要射。

    “阳极生阴!”忽地一阵阴风糊到李笑生脸上,双臂僵硬到无法松弦射箭。

    “羿神!”李笑生强行开口,又喊出一声法令,弓弦自行与右手脱离,羿神箭再次飞向金乌帝身。

    “金羽箭!”金乌帝身双手再次化羽翅,连连横扇,出去的却不是狂风,而是翅膀上的一根根度上金光的长羽。

    长羽一根一根的撞上羿神箭,一根一根的崩碎化作金色粉尘。但羿神箭的威力也被长羽源源不断地阻挡逐渐降低,最后箭头缓缓地向下坠,跌下高空。

    “李笑生,没了羿神箭,就凭你的无形细箭,不过是给我挠痒!”九阳大帝眼看羿神箭不再出现,长翅一抖羽毛尽散,再次化为双手攻向李笑生。

    弓弦的空响再次出现,这次金乌帝身不再闪避,九阳大帝看透李笑生不善近战,只躲过致命攻击,硬吃伤害撞向李笑生。

    “真当我就这点本事!”李笑生被九阳大帝嘲讽式的进攻气恼,手上长弓一抖,银光闪现直射九阳大帝双眼,待闪光褪去时长弓已大变模样,上面闪着猩红色的阴光,角端狰狞尖利,弦筋拉起伴着一声龙吟。“羿神封日弓,解!”

    九阳大帝见状不再前冲,往底下望了望,又与李笑生对了对眼。

    一个滚翻,金乌帝身俯冲极坠而下,带着破空炸响。

    李笑生一声狂嚎,长发披散身后同样一个俯冲,紧跟着第二声天空撕裂的巨鸣。

    一道金光与一道血光,伴随着暮色的夕阳,自幽静奥深的九天相交而下,每次交汇时总伴随着巨大轰鸣与照澈天际的闪烁。

    又是一记无身箭向前射出,自从羿神封日弓解封后,哪怕是无身箭也有巨大的伤害,迫使九阳大帝不断闪避。

    “阳!”九阳大帝口诵法诀,一轮小太阳如彗星撞向身后的李笑生。

    李笑生不得不连发无身箭,脸上又是一阵潮红闪过。

    待无身箭将小太阳击破,李笑生一阵急冲靠近九阳大帝,以手上羿神封日弓的狰狞角端对着九阳大帝金乌帝身的后心窝刺去。

    “休想!”金乌帝身一个翻滚,仰面朝天,双手托日撞向羿神封日弓。

    六天之上,金线与血光再次交汇,一声炸响短暂的驱散了附近的卷云,血光飞到了金线前方。

    虽说金乌帝身以双手中的金日威能炸偏了李笑生手中羿神封日弓的角端,但依然是受到了弓体一击,金乌头上一块凹陷,喙中溢出金血。

    李笑生好不容易抢得先机,往后一眼瞥见喙中金血,心里咯噔一声暗道这金乌帝身要战中塑起法相圣躯,到时一国之气运加持于九阳大帝身上,他李笑生肯定会被痛打灭杀。

    “只有使出那一击,我才能占得上风!”李笑生咬着牙承受着扑面而来的罡风,暗自又加了加速。

    九阳大帝手上再结一轮金日,不往前掷,反而归于金乌帝身的爪下,如同一泄气皮球般推动着金乌帝身接近着李笑生。

    “大日!”金乌帝身双手前探,结出一个光芒内隐的浑圆光球。

    李笑生感受到了身后传来的巨大压力,心知九阳大帝又将使出一记杀招,遂也效仿金乌帝身来了一记空翻,背身朝向大地。

    “龙弦吟!”李笑生手里弓弦奋力拉开半月,猛地一松,弓弦发出一声怒龙嘶吼险些让九阳大帝将大日散去。

    李笑生见弓鸣并不能解决九阳大帝手中的巨大威胁,干脆的操起羿神封日弓横置身前,准备硬扛着一击。

    转眼间两人距离地面已不足几里,九阳大帝将手中的大日奋力往高空扔去,脱手便炸开,金乌帝身砸向地面。

    李笑生见状心中懊悔不已,这九阳大帝仗着自己招式多为力大招猛的阳气功夫,在直线速度上占了不少便宜。

    “那是…老友的气运之旗!”李笑生正觉自己已十死无生时眼角边看到插在地上猎猎作响的气运之旗,吴明死去后这无主之物便自行风起随摆。

    “旗来,助我!”李笑生将旗帜随手一招握在手中,顿时有了三分底气。

    这时乌首帝身一个翻滚再次化为三足金乌,扑闪着翅膀降到地面上。

    九阳大帝急切的从金乌中探出手,将插在地面上的羿神箭牢牢抓住才心觉安定,仰头大喝道:“你李笑生的武器已经被我亲手拿下,还凭什么与我斗!”

    这时他抬头瞥见那面诡异的大旗,那旗面已化为龙鳞般的金色甲片随风浮动。

    “哈哈哈李笑生你这是疯了吗,这旗子都已克死吴明,你还敢举!”九阳大帝语气中满是不屑,抬手便甩出三道金光。

    李笑生旗帜一挥,金光随即消亡,然后便将气运之旗绑在背后,手指西方说道:“大帝,看那里!”

    九阳大帝顺着指尖看向西方,神情瞬间呆滞,这时才发觉自己与李笑生从下午打到傍晚,而现在太阳只剩下半个还隐隐出现在草原上。

    天地间的死暮之气正从东方缓缓袭来,九阳大帝的脸庞交映着夕阳与烟暗。

    但惊慌爬满脸庞的反而是那个看起来已获得气运加持的李笑生,他的瞳孔里正倒映着地面上的烈日!

    “完了,完了,全完了!”李笑生手里疯狂的扳弦,松手,扳弦,松手,无形箭如雨般撞在大地上一座半圆的金光屏障上。

    李笑生不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只听到凤凰、金乌、孔雀…不知多少种鸟鸣,而自己的攻击无一处能击破。

    后来李笑生干脆站在那里看着这个金光大罩就跟太阳下的薄蛋壳一样不断出现各种飞禽的影子。

    “这是什么圣躯…”李笑生的脸上已呆滞如行尸,他从未见过这种如凤凰涅槃般诞生圣躯的方式。

    然后李笑生猛地看见那在草原上突兀的一缕红色,那是羿神箭独有的玫红!

    “看来那九阳大帝铸就圣躯时不能携此等洪荒之物啊,哈哈哈哈!”李笑生的笑中带着一丝癫狂,降到地面上右手紧紧握住羿神箭的翎羽,搭在弓弦上。

    “羿神,如今十个太阳又出现了。”

    “然而你的后裔只剩下这一只箭了,羿神。”

    “羿神在上,黄天厚土:九箭射日,金乌将亡。”

    此时羿神封日弓的红芒已形成一个长长的红十字,直指向九阳大帝正在诞生中的圣躯。

    就在李笑生将要松弦射日时,金色的圆罩出现了一丝裂痕,其中一缕金黄金黄的飞烟飘出,散发一股凤凰的帝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