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29章 九阳大帝出手
    吴明手中大旗指向苍穹中九轮太阳,旗面由布锦逐渐转为片片铁麟,在烈风的吹动下哗哗作响。

    “哈哈哈,来啊来啊,因果循环,报应不爽啊,哈哈哈。”吴明状态逐渐癫狂,扎在头上的发冠被挣开,披头长发四处飞舞。

    就在吴明头发披散开的瞬间,上官逍遥放弃了与神秘力量的对峙,反而顺着这股力量加速往吴明身上撞去。

    商亿衡见状上前拦截,天空中突然降下化生碑与山河碑,冷不丁被双碑砸中脑袋的商亿衡身体跌下高空。上官逍遥见计划成功果断拔出逍遥剑,横刃斩向吴明举起的双手。

    “哇你个小贼,居然这么阴险的吗?”吴明见宝剑斩手,急速松开大旗往后一缩,嘴里依然喷着唾沫星子。

    大旗头朝下掉入云层,一头插在肥沃的土地上。

    一击得手,上官逍遥发动空间之力,瞬移遁入下方云层。

    吴明见自己心爱的大旗坠入下方云海,急切的一个翻身便要下去搜寻,但九阳大帝怎会给吴明机会,九轮烈日一个接一个撞向吴明。

    ……

    云海中闭目调息恢复的上官逍遥感觉到头顶上传来的巨响和闪光,心知这只有帝境实力的吴明已是十死无生,嘴角不由挂上一缕微笑。

    “这玄冥圣地也不过如此,居然派出来此等杂鱼羞辱于我。”九阳大帝满脸不屑的飞到上官逍遥身侧,低声说道。“这神经病居然还敢跟一国帝王拼气运,那小破旗有用吗?”

    “这谁知道呢,至少我是被成功困住了。”上官逍遥依然紧闭双目,心不在焉的应答着九阳大帝。

    “商亿衡还没败,我的双碑已经被他成功挣脱。”上官逍遥猛地睁开双眼,战力已回复全盛。

    “在我们下方,九阳大帝切记不可使用法术飞器,以力胜他!”上官逍遥察觉化生碑与山河碑被商亿衡一路托举往他身下袭来,出口提示九阳大帝迎战。

    “九阳大帝在哪里!出来应战!”九阳大帝正要俯身冲下云层去应对商亿衡,便听闻上层中一声高呼。“我乃幽云宗演武堂长老李笑生,可敢接战!”

    “唉,罢了,九阳大帝你去应付那个李笑生吧,这商亿衡交给我。”上官逍遥心道终归是逃不过与这个商亿衡的一战,开口哀叹道。“见我计谋行事,待我引他靠近你,合力将其中之一击杀。”

    上官逍遥并不惧怕圣境或帝境强者,他手里还有最后的底牌麟神梭,若是看准时机完全可以做到一击必杀。

    “魂主战体!”上官逍遥心中闷吼一声,魂主战体的九面十八臂再次出现在体外。“走!”

    魂主战体裹着上官逍遥,团成一圈向商亿衡的位置急速坠去,在狂风的伴随下魂主战体体表甚至结出一层薄冰。

    “化生碑,山河碑!”双碑在上官逍遥的意念操控中从商亿衡手中脱离,返回魂主战体手中。

    魂主战体从云层下飞驰而出,直直的砸向商亿衡。

    “你就没有什么新招数了?”商亿衡冷笑看着飞过来的魂主战体,手上一掌拍出。

    魂主战体硬吃下这一击,翻滚的速度暴涨。

    商亿衡见魂主战体依然不断翻滚而来,摸不清什么路数,不敢轻易闪避。

    “魂主战体,开!”魂主战体在即将与商亿衡接触的时候十八臂打开,三手交握的逍遥剑带着旋转的威能斩向商亿衡。

    商亿衡见逍遥剑上徐徐漂浮的逍遥剑气,不敢托大硬接,遂侧身一让躲开。让商亿衡没想到的是刚躲开逍遥剑,左右四臂交托的化生碑与山河碑再次向他拍来。

    旧力已去,新力尚未生,商亿衡元力下行,向魂主战体虚幻之脸撞去。

    又让商亿衡没想到的是这魂主战体凭空消失,商亿衡蓄力一撞扑了个空。

    “你的空间威能居然能施于战体。”商亿衡小小的惊讶了一番,万万没想到这魂主战体也能被上官逍遥带着瞬移。“然而到此为止了,休戈帝域!”

    上官逍遥多次目睹这休戈帝域隐晦的发动与消散,总算是搞清楚这帝域对空间的影响和作用能力,干脆的收起战体和所有的外力,单手提着逍遥剑迎面飞向商亿衡。

    “来得好,我倒要看看你的武学是否与你的战术一样精妙!”商亿衡也拔出腰间佩剑,向着上官逍遥俯冲而去。

    上官逍遥一个瞬移发动,与商亿衡交错而过,再次钻入云层。

    商亿衡见上官逍遥再度遁走,干脆收起帝域罢手不管,起势要去支援李笑生时又飞来两记逍遥剑气。

    “休想伤我…嗯?”商亿衡见逍遥剑气飞来,运起明镜要翻转攻击,结果这剑气飘到身前便飞速消散。

    商亿衡被这精确的控制能力渗出一身鸡皮,审慎的滞空原地不敢再谈飞去支援李笑生。

    “这云山雾海,我中计了。”商亿衡扫视着这一片天空,惊悟不觉间被上官逍遥吸引到此等伏击妙地。“怕什么,看我吹散这些云雾!”

    商亿衡摆手一阵狂风大起,卷起杂草飞舞上九天,风灌入地洞炸死沉眠长蛇。

    “这雾。。。吹不散?”商亿衡的眉头皱起,察觉到这些迷雾与云山并非自然产物。

    “你知道这片草原的云海叫什么吗?”上官逍遥的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让商亿衡分辨不清楚方向。“这本是一处上古战场,死去的大汉兵士在此凝聚残魄,残存的七情六欲结成这永不消失的云山雾海。”

    “这里就叫汗门原,这是我大汉的门,你们商国永远别想从这地方过去。”

    “大汉的天会助我,大汉的土地会助我,大汉将士忠勇的魂魄也会助我。”

    “在这里我是千万人,千万人是我,我将天地人合为我。”

    “而你,你商亿衡什么都没有,你在这里只是孤身一人。”

    四面八方的声音不断地传来,商亿衡被不断出现的逍遥剑气骚扰到不胜其烦,这些逍遥剑气或是近身消逝,或是接触时便炸开,或者就是实打实的一道剑气。而商亿衡一旦展开帝域便会有庞大的魂主战体几个几个的出现,或高举山河化生碑,或交握逍遥剑,这些魂主战体手持各种各样的法器悍然冲向他,悍然以伤换伤,临近消逝时长吼一声轰然自爆。

    纵然商亿衡是一国之主,坐拥无数资源早早便接近圣境,但他依然经不起这种庞大的消耗。

    商亿衡想到了撤,这深陷泥潭的苦战已让商亿衡感觉侵入大汉的损失远比获得的利益大得多。

    “想撤了?哈哈哈,你商国以大夏那昏头太子几句谗言便草草发起侵略战争,如今又以一国之君的打击便要草草收场,不愧大商,不愧大商!”

    “够了,你肖遥到底何许人也!”商亿衡的皇袍已是残破不堪,外面的黄金甲也已出现好多深壑的划痕。

    “我是肖遥,你商亿衡又是何许人也!”在商亿衡的耳中,上官逍遥的嗓音已经带有一丝疲惫,逍遥剑气的数量也有明显的减少。

    “大商帝国国君,大商休戈帝君,商亿衡!”商亿衡虽说被上官逍遥的计谋压制到狼狈不堪,但皇室的傲气依然存在。

    “假话,放屁。”

    “你也好意思说我?”

    两人在战场上达成了罕见的默契,虽说这默契是一种对立。

    ……

    “九阳大帝,你可知我李笑生是何许人也?”高空之上,九阳大帝与李笑生对望已有半刻钟多。

    “你?你不过区区一个刚及圣境的长老。”九阳大帝头顶烈阳,直身站立在晴空下。“而我可是大夏帝国的皇帝,九阳大帝!”

    话音刚落,九阳大帝在烈阳下消失不见,天上又挂出九轮烈日向李笑生直射而来。

    “你们夏国修士一人只会一招吗!?”李笑生向后爆退,拉出一抦齐眉高长弓,并搭三箭齐射而出。

    冲在最前方的金日被这三箭一轮射炸,九阳大帝身形剧震,心想这弓怕是他克星,手上掐出一个法印大喝一声:“日晕!”

    天上剩下的八轮太阳停下对李笑生的追击,八个太阳围绕穹顶的正品结成一个回形大阵,随后高速旋转起来。

    “金乌!”九阳大帝又一声大喝,一只三足大鸟从高速旋转的日晕中俯冲而下,直接撞向被其耀光直射无法睁开眼睛的李笑生。

    这一撞激烈无声,金光如实质般泼洒而出,本便是辽旷的高空中猛地一阵波纹散出,空气干燥的如同大漠一般。

    九阳大帝看着坠往地面的李笑生,心觉这一击难以必杀,散去八日后跟着俯坠下去。

    “九阳大帝,你今日将亡于此!”李笑生突地睁眼,手中长弓撕去缠绕的布条。“先祖助我,羿神箭!”

    九阳大帝面色淡然的看着羿神箭转瞬飞袭至面门,只见他双手早已掐好法诀,双臂布满烈焰,张口一声金乌厉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