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28章 休戈不止战
    山河碑撞在石山上,大块大块的石头炸开,飞射四溅,远处的商军和夏汉联军被流石射中,残肢断臂四溅。

    商亿衡皱着眉头回望自家军阵,倒是被山河碑的威力惊了一把,他原以为这只是一个皇境中等偏上的神碑而已。

    “再来!”眼见山河碑撞上石山,上官逍遥干脆的将化生碑也掷出,一座石山再次出现在化生碑前。

    这次石山没有再炸裂,上面一闪而过泼墨大笔书写的铭文,然后便崩解粉碎为一片灰粉。

    上官逍遥见两碑飞掷皆不能对商亿衡造成实质性影响,掏出迷情画卷全力运起,灰色气流如大风般刮向商亿衡。

    “非攻!”商亿衡一手五指张开,笼向狂扑而来的狂乱气流,气流**控着倒卷。

    上官逍遥手中迷情画卷的气流不断地喷出试图吞噬商亿衡,商亿衡操纵非攻帝域也不断的将气流倒卷袭向上官逍遥。

    一时间场面看似僵持了起来。

    然而上官逍遥的内心越发急迫起来,这商亿衡看似被他压着打,但上官逍遥已是十分手段用之七八,那商亿衡自显形后便再无移动,甚至那只按在剑柄的手都没有挪动过少许。

    “收!”上官逍遥手中迷情画卷难以为继,干脆的放弃僵持状态,收起迷情画卷的同时身形狂退,堪堪躲过**控的灰色气体。

    “这位英才只有这点本事吗,我连剑都没拔呢。”商亿衡再次恢复到负手而立的身姿,道貌傲然的看向上官逍遥,手指不断敲击着剑柄。

    “天地游魂,听吾号令!”上官逍遥口中大喝,再次壮大魂主战体,手中一提一捻,一把灵魂之弓已握在手中。

    魂主战体唤回化生山河双碑,擒碑正面硬上商亿衡,而上官逍遥后退飞出魂主战体体内,拉满半月,残魄聚成的羽箭已搭在弦上。

    “休戈帝君,今天我既是死,你也休想踏入我大汉国土一步!”上官逍遥催起幽云身法,在漫天的身影中穿梭,每至一处便拉弓射箭。凭着身法卓绝,短短几瞬便有一片箭幕烟压压的要裹住休戈帝君!

    上官逍遥喘息着散去灵魂之弓,停下幽云身法看向被箭幕包裹住的休戈帝君。

    “你以为这种灵魂攻击我真的挡不住?”天空中传来身处万箭大幕中休戈帝君的声音,一道无形波纹在空气中扩散,魂主战体被击飞溃散,双碑飞向半空中,灵魂万箭飞散四射,地面上的各阵士兵再次死伤无数。

    “天地游魂!”上官逍遥第三次使出唤神经,体内元力竭尽枯竭。“开门,休门!”

    商亿衡晓有兴趣的看着气势陡然提升的上官逍遥,在刚才还是一副精神萎靡的皇境实力,如今已经攀升到帝境气势。

    “你当真是要与我搏命?”商亿衡眯起眼睛,向上官逍遥问道。“我这个人比较惜才,来我大商如何,我保证商无畏绝不动你丝毫。”

    上官逍遥没有答话,默默的挽出一个剑花射向商亿衡。

    “…这样啊,那就来战吧!”商亿衡见这剑气编织成的花朵轻飘飘的飞到他身前,心惊这世上恐无人再有这种技艺,不忍将其击碎,遂利剑出鞘将其托在剑刃上。怎知这剑花遇剑便自行凋亡,只留丝丝剑气还发出鸣萧之音。

    商亿衡将手中利剑双手交握,与上官逍遥凝神对视。

    猛然间上官逍遥加持在身的魂主战体转向商军大阵,九面齐齐看向阵中某处,十八臂平伸摊掌,如孔雀般盘在身侧。

    商亿衡默不作声的看着上官逍遥的动作,双手宝剑逐渐高举。

    “天地愧!”猛然间上官逍遥口中高喝,魂主战体前出现一道虚幻屏障。

    一道烟色流闪打在屏障的正中位置,气浪吹得商亿衡的裤脚猎猎作响。商亿衡收剑一挥手停下气浪,才看清眼前的局势。

    只见魂主战体身度阳光,如****般摊手盘坐半空,身前虚幻屏障上一只无尾短矢正缓慢消散。

    身处魂主战体中的上官逍遥面色如常,傲然挺立苍穹之中。

    但上官逍遥手心早已渗出一层冷汗,若是天地愧发动稍晚恐怕此时他已化为齑粉吗,暗自庆幸自己敏锐的察觉到了元力的波动与流向。

    “这不可能!”商军军阵中飞出一道人影,手中提一大刀劈向仍处于天地愧中的魂主战体。

    毫无例外的连人带刀被震退出去,空中打了几个滚后凝身停下。

    “这…你不是什么皇境,你是帝境,不,圣境!只有圣境才能挡下我的全力施展!”那疾驰而来的身影此时终于清晰地映入上官逍遥的眼帘。

    上官逍遥不禁被这堂堂圣境高手的无措言论给夸得冷笑起来,在这圣境嘴里短短几句上官逍遥连升两个境界直接到了巅峰。

    打眼一看,这鹤发老者一身与普通士兵相差无几的装束。但细看下上官逍遥能明显的察觉到这人的地位与众不同,脚上踏着云靴,身上从盔甲下露出来的锦绣袍子,还有头上幽冥圣地标志的缎带。

    “你又是谁。”上官逍遥气势不减的问向这位能让圣境全力防御的“高手”。

    听闻上官逍遥问他何人,鹤发老者藏不住的倨傲回到他的脸上,扬起下巴回答道:“我可是幽冥圣地的讲武堂长老!”

    上官逍遥绷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关于幽冥圣地的讲武堂他是略知一二的,那就是传说中靠药物堆积或者终身再无力共进一步的养老院,里面的所谓长老便是每日在塾堂中给王境皇境的弟子们上课,附带掌管一些琐碎事务。

    因为常年只负责死板的功法教授和日常管理,故实力跌低很是严重,有些刚进入讲武堂时尚能保持本境界平均战力的,不过几月功夫便连低一境界的打起来都要吃力。

    “那看起来你的实力应该是很厉害咯。”上官逍遥话里带着笑问道。

    “哼,我在讲武堂里可是教授过十几位有望突破帝境的王牌天才。”讲武堂长老神色越发倨傲起来,下巴眼看就要扬上天去。

    “那请问这位教授过十几位天才的长老,您尊姓大名?”上官逍遥的讥讽之意越发明显,然而长老依然毫无发觉之意。

    “吴明!”长老下巴朝向上官逍遥喊出自己的名字,语气中十足的傲气。

    “啥?”听到吴明二字时,懵逼的不只是上官逍遥,商国国主商亿衡一样感到困惑不解。

    “吾名吴明!”

    “尊姓大名为何?!”

    “免尊姓吴,大名日月明!”吴明长老感觉自己的颜面尽失,但依然头向苍穹的回答自己的姓名。

    “那这位讲武堂吴明长老,尊为圣境高手,为何偷袭与我。”上官逍遥面带讥诮的问道。

    “偷袭?战场上的事情能叫偷袭吗?这叫计谋!计谋!”吴明总算是听清了上官逍遥嘴里的嘲讽,下巴从天上放下,红着脖子向上官逍遥喷唾沫。“你懂什么,你不也被我等吊着打!”

    然而事实上,尽管上官逍遥与商亿衡的生死相斗看起来是商亿衡连剑都未出,但在外人眼里也至少是个平手。

    “吊着打?哈哈哈,你也不怕闪着舌头,我一区区皇境与休戈帝君在这打了个平手,你哪只眼睛看到的吊着打。”上官逍遥话音落下,笑声逐渐提高起来,在平原上不断回荡。

    “气煞老夫也,你若是有本事与休戈帝君打了个平手,那招架我肯定是没问题的,吃老夫这一掌!”吴明长老恼羞成怒,叫嚣着便运起元力排出一掌。

    “老贼挺有本事啊。”上官逍遥瞬移闪过这一击,转身便跑。“看来我军已顺利撤走,各位再见。”

    吴明见自己再被上官逍遥戏耍,脸上已见青筋暴起。

    “小贼敢走,当我幽云圣地为何物所在!”吴明祭起一面大旗,刚出现时还在迎风飘扬,片刻后风向开始翻转。

    上官逍遥感觉到自己的速度开始疯狂的下降,片刻后已寸尺难行。扭头往后看去,瞥到那个不断随风抖动的大旗。

    “这是什么旗子,有鬼!”上官逍遥疑心大气,挥剑劈出几计普通剑气向旗帜打去。然而这几计剑气半数在中途消亡,半数被商亿衡调转回射上官逍遥。

    “哈哈哈小贼就算你年纪轻轻便有了圣境实力,依然是功底不足啊!”吴明手撑大旗,嘴里灌着风也要嘲笑上官逍遥。

    商亿衡心里越发没底,虽说这老头在出发时便已摸清神智有些许问题,但他万万没预料到此人神智已混沌到如此程度。

    这老头所施展的气运之域对元力的消耗量令商亿衡都暗暗心惊,就为了戏耍这个皇境小子便支撑起如此长的时间,万一这夏重楼请来九阳大帝出马,那恐怕就要动用另一位强者才能支撑起这两国交战。

    正在场面僵持不下时,商亿衡发觉这太阳怎么越发明亮,且有越发庞大之势。

    而吴明长老手里一哆嗦,旗子差点栽下半空,歇斯底里的喊道:“九阳大帝!这是九阳大帝的圣级异象!”

    正喊话时天上太阳一分为九,九轮赤阳之光射向吴明。

    而吴明则迎着烈日狂笑不止,嘴里嘶喊:“就你个刚到圣境的家伙,能跟我这个老牌比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