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27章 老狗上阵
    当天夜里,上官逍遥在紫金家族做客一晚,第二日天打亮便与夏重楼去兵营领上兵马进入传送阵去往大汉驰援。

    “就是这了,在这扎营!”上官逍遥收起地图,确定这就是线报所说的商国将抵达的边界地区。

    于是夏重楼一招手,示意原地扎营结寨。

    这时大汉的兵也到了上官逍遥所在的位置,上官逍遥昨夜连夜发了五封急书,告知冯宰相关于计划的详细始末与暗夜组织的哨探情报。

    两国兵力会和,看似比大商强大,但上官逍遥等人深知高端战力有着本质上的差距,故并没有自信到主动去对大商进攻。

    “商国真的打算从这里进攻吗,这可是一个广袤平原。”入夜,一群将领聚集在元帅帐内商讨战术,一位境界较低的将领问道,他并不认识夏重楼,也不认识上官逍遥。

    “是的,尽管我们人数有碾压性优势,但对方至少有两位帝境高手。”上官逍遥皱着眉头伏在地图上,思索情报上的帝境高手到底会是什么人物。

    “那还打个什么,帝境那个高度两个人跑咱们阵中随便来点什么不就完蛋了么。”听闻敌军有帝境高手带队,将军们的士气纷纷跌到低谷。

    “这倒好,我们这边一个老头子,一个只会磨嘴皮的,最高的也就刚刚皇境,拿什么跟人打。”又有一个境界王境的统领抱怨。

    帐篷里顿时哀嚎一片,然而让夏重楼老脸挂不住的是大汗那边最多就是仰头叹气,这大夏已经有人叮当着甲胄要回自己帐篷睡觉了。

    “你们给我站住!”忍无可忍的夏重楼一掌将桌子拍塌,帝境的威势瞬间排山而出。

    本来哀嚎不断的大帐内已鸦雀无声,除了上官逍遥和夏重楼外要么瘫坐在椅子上要么跪地不起,上官逍遥分出去一部分灵魂力量帮助在座的大汉将军抵抗伤害,大汉的几个将军感激的看了一眼上官逍遥。

    “我可没说我军没有帝境。”上官逍遥释放出自己的帝级灵魂威压,令大帐中的气氛更加沉闷起来。“你们的任务就是守住阵线,休要让一兵一卒进入大汉领土。本磨嘴皮子的与这位老头子与敌方帝境接战,我们赢了你们歇着,我们输了你们也歇着。”

    上官逍遥淡漠的卷起地图,走出帐篷。

    夏重楼看着上官逍遥离去的背影,莫名的一阵心慌。

    ……

    第二天商国的大军便出现在天际线上,一个人影从商军中飞出,直奔这片营寨而来。

    “来了!待老夫取他项上人头来!”上官逍遥刚要说先探明是何人再战,结果夏重楼大喝一声拔地而起,转眼间便已与敌方交上了手。

    “蜃楼!”夏重楼双手画圆,眼中闪过一片白霾,重楼战体被招出,天空中出现白茫茫的雾气,夏重楼的身影渐渐模糊。

    “雷鸣九天,天惊海怒。”空旷的平原上猛然一句夏重楼响雷般的吼声。

    上官逍遥听到的是雷鸣,眼里看到的是一个巨大的人影在雾中举起方铁锤敲击着什么,时不时还有风声呼啸。

    “夏重楼,你都被人叫做祖宗了啊。”在阵前几乎所有人都在瞪大眼睛看着那团迷雾,只有上官逍遥眯着眼嘴里嘟囔着什么,语气中带着一丝疑惑。

    身处迷雾中的夏重楼正略占上风,他的招数对敌方帝君造成了很大的影响,迷雾限制了堆放的视觉嗅觉,充斥其中的元气无时无刻都在侵蚀防御,而重楼战体方巨锤的轰击在夏重楼的感觉中已经让对方不识东西南北了。

    但夏重楼的消耗也很大,在不知对方底细的情况下最稳妥的方式便是全力尽出。

    “东帝炉!”一只三人高的丹炉出现在夏重楼站的位置上,炉体布满天书金文,炉顶炉盖处一只玄龟趴伏其上。

    夏重楼身处东帝炉炉心,这件与他灵魂交融的护身法器从未被外物击破过。

    然后便感受到一只巨锤敲打在炉体上的嗡鸣声,半随的响雷声在炉内震得夏重楼猛吐几口鲜血。

    “怎么可能,这招式是我的方炉锤九天雷击?!”夏重楼无法相信他的攻击会被复制下来反馈己身,一时间有些手足无措。“三味火,出。”

    东帝炉的三个炉口溢满外散的火焰,并且炉体开始飞速旋转起来。三味火被东帝炉带出一阵火龙卷,逐渐上下钻透迷雾接天触地。

    “这阵势,看来那商军的帝境强者也就是这样了!”夏汉联军士气高涨,只要高端战力拿下优势,他们甚至可以不用宝剑饮血便能拿下这场胜利!

    上官逍遥的眼睛依然眯着,眉头也渐渐皱了起来。

    飞速旋转的东帝炉中,夏重楼正悬空盘坐恢复自身被九天雷击所造成的震伤。

    “不好,东帝炉,收!”夏重楼猛地正眼,三味火正不受控制的倒灌炉内。

    夏家老祖略显狼狈的显出身形,旧伤未愈又险些被三味火灼烤,惊怒交加下又喷出一阵血雾。

    “你到底是谁?!”他挥舞着手中的方炉锤,打出一片雷网往前方劈去,但最后同样返回来一片雷网。

    “我居然在蜃楼中会丢失视野?!”夏家老祖突觉眼前只有白雾,渐渐心生退却之意。“海市!”

    原本弥漫天空的大雾开始团聚,集结在夏重楼周围形成一方天地般的大阵。

    在远方观战的夏汉联军皆倒吸口凉气,他们万万没想到自认为的上风会是己方帝境高手如此狼狈的现身。

    这时候夏重楼凝神向四周扫视,发现只有他一人身在空中。他心生不甘的将方炉锤绕身一划,一片雷网如水中波纹般扩散而出。

    夏重楼看见不远处波纹的一个缺口,脚踩海市大阵扶摇而起,双手手中方炉锤带着阵阵雷鸣之音砸向那里。

    在夏重楼眼中划过一根直线的方炉锤,不觉间调转方向向他飞来。

    海市雾阵在夏重楼身前变形成为一层层圆盾,将方炉锤的威力渐渐减弱,但依然无法完全将攻击接下。

    “东帝炉!”夏重楼索性将阻碍视野的海市大阵扯开,再次招出东帝炉挡在身前。

    “铛”的一声巨响,东帝炉硬接下这一击,然而夏重楼依然被穿炉而过的响雷一击震的往上官逍遥飞去。

    “走!”上官逍遥军阵中一声大喝,身影已瞬移到夏重楼身前。“魂主战体!”

    魂主战体九面十八臂傲然挺立在上官逍遥身前,十八只手各持化生碑与山河碑,双碑如大门般并在一起。

    “哼。”夏重楼心犹不死,再唤来海市雾阵,凝成一只只长矛般飞射而出。

    毫不意外的,海市长矛也诡异的回射向夏重楼,上官逍遥身负魂主战体立于夏重楼身前,化生碑山河碑叮叮当当将长矛尽数挡下。

    “重楼老祖,这里由我接住,带兵撤退!”上官逍遥向身后高声喊道,随即一记逍遥剑气斩向前方。

    令老祖没想到的是逍遥剑气没有被弹回,而是如同割裂空间般从天空中撕出一个人影出来。

    “没想到这世上有如此英才,以这等年纪将我身法破掉。”那人影现身后逐渐清晰,显示出一中年健硕男子。

    “休戈帝君,商亿衡!”上官逍遥不由得心里一阵猛跳,听夏重楼的这语气,这休戈帝君来头不小。“我居然天真的以为是你商国哪位弟子升了帝君来跟我等战斗,没想到居然是你御驾亲征!”

    “朕若要得到何物,必将亲手索取。”休戈帝君面无表情的看着一老一少,眼中淡如镜湖。

    “那倒要看看你从我口袋里能拿到什么,小心别留下一只胳膊!”上官逍遥驱动魂主战体将山河碑化生碑拍向休戈帝君,同时连连挥剑发出密集剑气。

    然而剑气在攻到商亿衡前便再次被扭曲反转,向远去飞遁的夏重楼射去。

    上官逍遥不得已也追随剑气疾飞而去,以魂主战体接下。

    “在我休戈帝君前敢说这种大话的,你是第一人。”商亿衡手按腰间佩剑剑柄,负手而立。“那你放胆来,若是用我胳膊换你一条命,那也是赚了。”

    “天地游魂,听吾号令。”上官逍遥干脆的口诵唤神经,受到壮大的魂主战体再一次手持化生、山河二碑攻向商亿衡。

    “哼!”商亿衡喉中发出冷哼,周围的空间再次出现变化。“非攻帝域!”

    “休走!”上官逍遥故技重施,一道凝练的逍遥剑气横劈向商亿衡。

    商亿衡见逍遥剑气袭来,只能将非攻帝域暂停,眼神专注的看向扑面而来的逍遥剑气。

    这次上官逍遥看清楚了商亿衡的防御,一只透明圆盘出现在商亿衡身前,逍遥剑气被吞下后原地如同陀螺般旋转,然后逍遥剑气便再次飞射回来。

    “商亿衡,吃我这招!”魂主战体手中高举山河碑,向商亿衡掷出。

    “很好!我要认真了!”商亿衡索性收起无形圆盘,单手虚空中一提,一座石山拔地而起挡在商亿衡身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