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26章 国战序幕
    “哈哈哈,看来这个太子终归是被拿下了。”上官逍遥悠然坐在紫金家族老祖堂内,与夏重楼听着从皇宫里传出来的线报,笑容已经爬满脸颊。“这下总算能省心了。”

    夏重楼在上官逍遥旁边笑得更厉害,整个脸上全是褶子。

    “被贬统领在殿内跳反,二皇子一嘴胡言将太子震慑当场,好!”

    “太子飞鹰密信被我等收买的亲信私臣于城外唤回,密信呈于九阳大帝,当场一掌扇去太子修为,好!”

    “太子已废去边陲充军,皇后成为庶民,二皇子被立为新太子,好!”

    一连三个好,夏重楼当着上官逍遥的面差点笑背过气去。

    “商国还是收到了前太子的密信,九阳大帝当场捏碎宣战文牒,好。。。好个屁!”夏重楼的心情急转直下,没想到千防万防还是没防了这大商的宣战,不由感觉一口气闷在心里。

    “恐怕这不是那长子写的信,钉子密报长子只发了这一封,恐怕发信者另有其人。”上官逍遥搔了搔头,低头分析道。

    “是那个皇后!”

    “皇后!”

    两人几乎同时脱口而出,都认为此事与皇后脱不了关系。

    “唉,这个皇后啊,误国!误国啊!”夏重楼仰天长叹,不停抱怨。

    “战已经宣了,多说无用。下午我们进宫去面圣,这场仗最终还是我们打。”上官逍遥相比起夏重楼倒是淡定许多,起身整理了一下仪容。“我要回暗夜组织去整理情报,重楼老祖下午殿门等我,先走一步,告辞。”

    “慢走不送。”

    上官逍遥一路步行回到夜来香,白天这种地方没什么生意,上官逍遥绕到院墙边,一跃进了院内,自行推开偏门进了阁楼里。

    “暗夜大人!”上官逍遥站在暗夜堂门前象征性一拱手,便跨过门槛进入堂内,随手将堂门关上。

    “怎样,这商国是抽的什么风跑来夏国宣战。”上官逍遥气势陡然一变,一屁股坐到正椅上。

    “回禀主人,探子回报商国得知大汉为主人实际上的根基,便试图以夏国为跳板对大汉进行侵吞。”暗夜帝君待上官逍遥落座后躬身说道。

    上官逍遥不动声色的拿起木樽抿了一口茶,心里思考着这商国从哪里知晓自己与大汉的关系。

    “罢了,他们要来,我们便打回去,一国宣战两国,我们还能怕他不成?”上官逍遥对这种宣战并没有放在心上,相比起来他更在意这商国有了什么资本来以一敌二。

    “还有,根据死士所探,幽冥圣地对商国的宣战给予了大量援助。”暗夜帝君见上官逍遥要走,急忙喊道。“这股援助中有帝境强者!”

    “他幽冥圣地是想做什么?!传我急令,不惜一切代价搞清楚那幽冥圣地到底派了谁来!”上官逍遥听到圣境强者,意识到这国战并不是表面上国家的仇恨和利益冲突,他上官逍遥恐怕要使出全力才能拿下胜利。

    “这场仗,难说会不会有性命之忧。”上官逍遥推开堂门,眯眼看着湛蓝的天空。

    ……

    紫金家族大门前,上官逍遥铛铛的敲门声终于引起门房的注意。

    “我是肖遥帝君,来见夏玄风族长。”上官逍遥皱着眉头,心想这紫金家族门房换起来就跟沏茶一样。

    “肖遥兄,无事不登三宝殿啊。”夏玄风正在紫金堂里与夏擎岳、夏擎秋等人议事,见上官逍遥推门直入心里一阵不爽。

    “我不是跟你来斗嘴的,商国宣战的事情你知道了吧?”上官逍遥听出了夏玄风话里的暗讽,直接无视说道。

    “我们正在商议如何应对,那商国大军早有准备,我们在这仓促应战空有疏漏。”夏玄风见上官逍遥面色严肃,也不再摆出一股小气样子。

    “不止!不止早有准备,商国获得了幽冥圣地的援助,目前本国的那几位帝级高手,幽冥圣地也派了几人前去。”上官逍遥打断夏玄风的分析,将自己所知的情报娓娓道来。

    “什么!”夏玄风惊得从椅子上跳起来,失声问道。“幽冥圣地是想从我们这里得到什么?!”

    “稳住,恐怕他们是想打压九阳大帝。”上官逍遥见夏玄风差点就扑到自己身上,急忙双手前按扶稳夏玄风。但上官逍遥隐瞒了关于大汉帝国的事情,大汉与他的关系不适合在现在揭露。

    “肖遥兄,敢问可有锦囊妙计?”夏玄风已经被一系列的情报震得六神无主,不觉间将上官逍遥视为救世主。

    “锦囊妙计没有,国与国的战争本就是实力的对垒,我这次来就是为了请夏重楼老祖随我去边疆镇压宵小的。”上官逍遥干脆的拒绝了夏玄风的求助,并且表达出还要来他家借债的意思。

    “重楼老祖不知哪里去了,今上午你走后就不在老祖堂。”夏玄风见上官逍遥也没有办法,只能苦着脸思考如何应对。

    “肖遥君,重楼老祖已去往九阳宫面圣,若现在出门还能赶上他。”夏擎秋这时插言道。

    “那我便告辞了,诸位切记不要让自家小辈去进这战场,王境下恐将会十死无生。”上官逍遥略一抱拳,摆手告辞。

    “多谢肖遥君点提。”紫金堂里一众人站起身略一行礼算是送行。

    上官逍遥出了紫金家族宅院后往皇宫紧赶慢赶,终于是在殿门口找到了夏重楼。

    “重楼老祖,借一步说话。”上官逍遥上去拽住夏重楼的袖子,在对方踏入九阳宫前拦住了他。

    “肖遥君何事,但说无妨。”夏重楼见上官逍遥略显焦急的姿态,知道恐怕是商国那里又出了什么幺蛾子,脸色也带上了一缕焦急。

    “这次面圣你要获得领兵权,替夏擎秋掌兵出征。”上官逍遥不再客套,开诚布公的说道。“我派出的探子汇报说商国从幽冥圣地那里获得了大量的资助,还有帝境高手随同参战。”

    “幽冥圣地的帝境啊,夏擎秋领兵的确是难以招架。”夏重楼咬了咬牙。“罢了,我这条老狗还有几颗牙。”

    上官逍遥见夏重楼应下这领兵之事,搀着对方的手臂就要进宫。夏重楼则受了不大不小的惊吓。

    “你怎么这么心急,莫非你也要去边关?”夏重楼瞅着上官逍遥的脸色,发觉事情并不是那么简单。“你去边关干什么,这大夏朝廷上你认识谁,你谁都不认识,一个局外人你去边关会被当枪使的。”

    “我去不去不是你说了算,先去看九阳大帝怎么说!”上官逍遥生拉硬拽,夏重楼也不能仗着境界真的赖掉上官逍遥,一老一少就这么半推半就的进了九阳宫。

    “参见陛下。”夏重楼说是官无官职,说是民又是天阳城前几号的高手,只能省掉自己的口号,空喊一个参见陛下鞠个躬了事。

    “重楼老祖,不必多礼。”九阳大帝快步走到夏重楼身前双手微搀扶起夏重楼,示意他就坐。

    “晚辈肖遥,参见九阳大帝。”上官逍遥有着与夏重楼同样的问题,两人都没有正职但又有莫大影响力,甚至上官逍遥跟九阳大帝同为国君,无奈下上官逍遥只能从这一世辈分上论了一声晚辈。

    “肖遥老弟,快快入座。”尽管从九阳大帝看来上官逍遥的修为完全不够与他论事的资格,但从年龄上来看上官逍遥达到圣境只是时间问题,故礼数完全不比夏重楼差多少。

    “两位的谏书我晌午便详细了,此次亲自前来商讨可谓是为大夏出了血汗功劳。”九阳大帝回身端坐在龙椅上,示意侍女给夏重楼和上官逍遥上座。

    “陛下,我在此请求由我代替后辈夏擎秋带兵前往边陲。”夏重楼屁股还没着椅子,又站起来向九阳大帝请示道。

    九阳大帝眉头一紧发觉到边垂恐已生变,面色不再和蔼,正色问道:“你们发现什么了?”

    “从我手下的探子那里回报,商国恐怕是得到了幽冥圣地的支援,有幽冥圣地的帝境高手加入队伍并且将参与战争。”上官逍遥也站起身回应九阳大帝。

    “陛下,因此我希望由我代替夏擎秋领兵,我恐以夏擎秋的实力难以力压幽冥圣地的援手。”夏重楼再次向九阳大帝请求道。

    “也好,那这领兵之事便交于你了,明日一早大军启程。”九阳大帝略一思考,决定对夏重楼报以信任,将兵权从夏擎秋手里移交给夏重楼。

    “肖遥还有一个不情之请,我请求与夏重楼一道前往边陲。”上官逍遥接着说道

    “肖遥老弟你又是为何去战场,像你这种天才还需历练才是,更何况那几位虽同为帝境但远比你的战力强势,你去恐怕会丧命啊。”九阳大帝手捋下巴上的胡茬,不明白为什么一个天才会选择去战场这种血腥的地方。

    “肖遥与幽冥圣地有仇未了,望九阳大帝成全。”上官逍遥的一再请求终于打动了九阳大帝,只见他对上官逍遥点了点头,不再多说什么。

    “两位既然要做这个先锋,那便去吧,我领大军随后便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