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25章 皇后与太子(2)
    “敬太子殿下!”以二皇子为中心,圆桌上的上官逍遥、夏重楼、幽云帝君等人不带丝毫犹豫的扬起酒樽,乡绅们一丝停顿也跟着洒出,一些富豪中流门派稍一犹豫便倒向地面,更远一些的举起酒樽矗立原地,在角落盘坐的名门望族们玉樽从头至尾举都没举。

    “将那些名门大家们请出去吧,这里不欢迎你们。”二皇子冷着脸看着这些被侍女恭敬搀起来的一方主宰,冷着脸看着他们被送出殿门,连饮三樽御酒的红脸迅速冷却下去。

    “吃!”二皇子不再多言,喊出一个吃字便闷头海塞起来。

    然而除了圆桌上一干大佬心腹们真的能宽心吃喝,坐在长桌上的一般势力只敢小块小块的往嘴里填,时不时还要抬头看一眼座上的二皇子。

    甚至有些人已经手如筛糠,筷子都拿不安稳。

    “各位,我二皇子请各位来,想必都心里明白吧?”圆桌上二皇子酒足饭饱,擦了擦嘴站起身朗声问道。

    “我兄长本为一国之长子,理应担起这皇族的治国之重任。”二皇子说到这里顿了一下,低头看了眼自己泼出去的酒。“但太子殿下,罢免贤臣功将,任用奸徒小人,已使得这半壁朝野乌烟瘴气。”

    “我身为他弟弟,我同样是九阳大帝的儿子。我不能容忍这种危害帝国的行径,父皇他辛苦打下的江山不能如此送人!”

    “我更无法接受的是皇后殿下,本应母仪天下的皇后殿下!”二皇子又顿了一下,眺首望向西北的九阳殿。“皇后殿下勾结商国,太子殿下知道,但他宁可包庇自己母亲犯下的弥天大罪也不愿守这大夏国土!”

    讲到此时台下上官逍遥暗中安插的金牌杀手此时已怒目圆睁,咬牙切齿的鼓动身边的人要为大夏正名,辅佐二皇子成为大夏真正的下任皇帝。

    二皇子将广场上的诸般神色尽收眼底,他并不知情上官逍遥在人群中安插了金牌杀手鼓动人群,故神色中挂上了一缕倨傲,认为自己的演讲很成功。

    ……

    与此同时太子殿内已乱做一团,派出去与鱼饵们联络的亲信要么失踪要么回报鱼饵失去踪迹,而皇后则派人前来劝太子与她前去大商,被太子连遣八位使者劝阻。

    “谁给我解释一下我弟弟哪里来的这些证据,还都是铁证!”太子挥手摔碎一个玉樽,叱问跪在地上的一班私臣。

    “回禀陛下,据微臣查证这些证据出处皆为二皇子一干朋友所为,其中有数皆为肖遥与夏重楼出力。”在九阳大帝看不到的时候,太子的私臣们都已陛下称呼太子,争抢着跪在太子身前以表忠心,这次有几位因位置离太子太近导致被碎玉划伤,不敢声张只能咬牙强忍。

    “夏重楼我动不得,这个肖遥是个什么人物?”太子略微冷静下来,将关注点放在上官逍遥身上。

    “不知,平地里飞升的一个人物,现查证为暗夜组织肖遥堂帝君,颇受暗夜帝君器重,与夏重楼、山海楼掌柜冯八面私交甚好。从二皇子那里来的线报上看似乎解决了与幽云组织的恩怨,目前与幽云帝君同坐在二皇子面前。”另外一位跪地的私臣急忙出声抢答道。

    “这人!这人我也不敢动!”太子先是一咬牙,听到与冯八面夏重楼有不小的私交,又缩了回去。

    “气煞我也,领一只飞鹰来,我要给大商传信。若是能助我保下这皇位,我定许他大商无上的好处!”太子提笔写下一封密信,又用元力将其封住,塞进一只飞鹰的嘴里。

    “都走!”正气在头上的太子又摔了一只毛笔,赶走一班私臣。

    “开殿门,我要去母后那议事!”

    “哈,这真龙伴生草实在是好用,太子殿下跑去母后那里寻求帮助了!”众贤宴后,上官逍遥和夏重楼、幽云帝君等人与二皇子坐在殿内传阅着不断从太子身边被买通的私臣那里传来的密报,按密报所言太子此时已慌不择路,正要与皇后商议如何勾结大商叛国。

    “好!这么看来太子已难以招架,我等的任务已经结束,剩下的就需要二皇子殿下待明日早朝时,当面揭穿太子的阴谋诡计。”上官逍遥不知从哪里掏出一把折扇,在身前轻扇着说道。

    ……

    “你放屁!”

    第二天早朝时二皇子与太子之间的斗争以太子的一句粗语进入激烈阶段。

    “你说清楚,太子我行事可是光明磊落,贬功立佞这种事情怎么可能是我所为,我看你这是要夺位,你是想窜取大夏正统!”太子声嘶力竭的口伐二皇子,昨晚上他几乎将所有的亲兵派出去做最后的垂死挣扎,发觉那些鱼饵们真的已音信全无。

    二皇子没有与太子殿下多言,对身后的亲兵低声耳语几句,亲兵一路小跑领着几个王境统领回来,手上还拿着几个大布袋子。

    “这几位便是那些被贬的有功将军,太子殿下为了提拔自己手下的将军将这几个人借故贬回家中又让自己的人冒名顶替,我看倒是想夺取兵权。”二皇子瞥了一眼太子,看他见到这几位原本是他的鱼饵将军时震惊的神色,内心暗喜不已,手上又接过亲兵手里的布袋抖落在地上。

    “这布袋里全都是人头!二皇子你到底想做什么,这朝堂之上成何体统!”几个偏向太子的老臣见到人头从布袋里滚出,大惊失色,遂厉声问道。

    “你们是老眼该瞎了!这可都是我大夏的御林军,你们就没发现这早朝上站着的御林军都换人了,还是说你们这上朝二三十载都是低头看地板的?!”站在二皇子身侧的将军音洪如钟,向几个老臣回敬道。

    “这些御林军,是我昨夜里托统领连夜派出去寻几位统领而死的,开始我是传令亲兵去,亲兵不见回来,我又去派人找亲兵,派去的人也不见了。”二皇子此时已声泪俱下,恨不得以头抢地的说道。“这时我才发觉恐怕是出了什么事,我连夜去了将军的宅院,喊醒将军才有大队人马去把这几位统领救回来,不然这些功臣们可就要死在刺客手里了。”

    太子此时已经被他弟弟的出色表演震得脏腑具灭,半晌里说不出一句话,这领上来的统领是他苦苦搜寻的鱼饵,而布袋里的人头则是他亲手培养的亲兵,如今全让二皇子一张嘴给说成了他的人。

    更让太子震撼的是这几位统领张口便说那些刺客他们面熟,平日里常见出入太子的宫殿。

    太子不敢抬头看九阳大帝的脸色,他感受到圣境的威压正在不受控制的蔓延,压得大殿上几乎所有人都穿不过气。

    然而太子的噩梦正在后面,他看见二皇子抹了抹眼泪,挥手示意殿外侍女端着一个盘子走了上来,盘子上一边是一只死鹰,另外一边是一小节密信。

    太子只瞥了一眼,心如死灰直接跪在大殿上。

    “陛下,这是我军从城外截来的大商传信飞鹰,肚子里发现此密信,请陛下过目!”将军半跪在地,将死鹰和密信托在手里。

    九阳大帝一招手,密信悬空飘到他手里,只见他一手按着龙椅一手捧着密信,头上青筋暴起。

    信也读完,龙椅也在手里化为齑粉。

    “哈哈哈哈,好得很好得很!不愧我大夏帝国太子殿下!”九阳大帝气急反而笑了出来,大步走下台阶,一巴掌拍在太子肩上。

    太子口吐鲜血,倒地不起。

    九阳大帝见太子直接倒地不起,一时火气无处发泄,出拳击倒一根盘龙柱才作罢,惊雷一般的嗓音炸的一班臣子耳朵嗡鸣:“把皇后给我押来,这母子两个都别想跑!”

    片刻之后九阳殿下,换上一身素衣的皇后被御林军压着跪在广场前,九阳大帝当着文武百官宣布了将皇后贬为庶民,太子发配边疆充军。

    “老二,你来!”回到殿内,坐在新龙椅上的九阳大帝一招手,示意二皇子到他身前。

    二皇子心中狂喜不已,表面上依然镇定的往龙椅前走去。

    “今长子已因祸害大夏基业废黜,传承一日不可断,太子一日不可无,在此立二皇子为太子!”九阳大帝在龙椅上正坐,还躺在殿下的前任太子头顶的太子冠自己解下,飞到九阳大帝手中。“这太子冠从今往后便是你的了,善用它。”

    二皇子双手接过太子冠,戴到自己头顶时发觉此冠乃是一皇境神兵,内有一尊四纹五爪龙魂,亦有可抵御帝境全力一击的护体阵法。

    “谢父皇!”二皇子此时正式披上四龙纹皇袍,跪地道谢。

    九阳大帝阴沉着脸听完朝会上文武百官的汇报,正要宣布散会时一封信飞入大殿,落在九阳大帝手里。

    “啪”的一声,第二把龙椅也碎了。

    “好你个商国!大将军听令,点兵两万疾行去往商国边陲,待我整顿大军便御驾亲征!”九阳大帝捏碎手里的纸张,急起身往殿后走去。“散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