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24章 皇子与太子(1)
    “你要说就说,凑我这么近作甚?你中午是吃了韭菜还是吃了蒜,这么大口气!”上官逍遥着实不喜欢一张满是褶子的脸凑到自己旁边,出言排斥道。“莫非是宫中作乱?”

    “没错,有风声传言太子胡乱结党,已有几位功臣被罢家中。”谈到正事,夏重楼恢复严肃,身体也恢复了正坐。“我认为这正是时机,不管是二皇子殿下若是想赢得九阳大帝的信任,还是彻底灭掉太子势力,这正是时机所在。”

    “但我们还需要将这结党真假查明,怕不是太子放出来的钩子等着我们去咬。”上官逍遥认为皇宫里的事情没有这么轻易便会传出来,恐怕是太子诱饵钓鱼。“我回去派些杀手探子查明真相,方可定夺。”

    “那就有劳肖遥了,哈哈哈哈二皇子上位指日可待!”夏重楼脸上挂着笑,给上官逍遥亲手上了一杯茶。

    “肖遥老弟啊,我这有几件事还希望你通力合作。”夏重楼脸上的笑越发贱格,搓着手向上官逍遥提出要求。

    “何事?老祖你但说无妨。”上官逍遥见这夏重楼脸上又挂起贱笑,心里嘀咕这夏重楼八成是又惦记起他的真龙伴生草了。

    “是这样的,我想讨来几株真龙伴生草,好收买太子的几个心腹。你大可放心,这几位都是些太子的私职,绝对不会在九阳大帝那里留下权柄。”夏重楼此时已不光是贱笑了,连气场上都将紫金老祖的威势丢的一干二净,只待上官逍遥点头答应就要行跪拜礼。

    “哼,好你个紫金老祖,你惦记着我手里这几株草要惦记多久,没门!”上官逍遥内心暗讽这夏重楼越发不当脸皮是值钱玩意,明面上还是陪着笑脸说道:“夏老祖啊,我这手上的真龙伴生草可就这么几株,不是我不想给,我是真的要用。”

    “唉,罢了,大不了就等二皇子上位失败我们一起掉脑袋呗。”夏重楼一声哀叹,袖袍一甩盘坐在椅子上,心里却在说这肖遥帝君也学精了。

    “行了行了,送你俩株,该买通谁你自己掂量掂量!”上官逍遥见这老贼以计划相要挟,心中万分不爽。

    “那在此谢过肖遥老弟,这份情我记在心里了!”夏重楼把胸口拍的啪啪作响,表示自己坚定的站在上官逍遥这一边。

    “你又记住一份情了。”上官逍遥暗地里嘀咕这人贵为紫金家族老祖,说话如同放屁般没有分量。

    “哈哈哈,我紫金家族当然不会将肖遥公子当外人看,这些情分和解囊相授我都记在心里,来日必报,来日必报。”夏重楼也自觉这身为大夏三足之尊,在小辈前表现的确太过没面,只能再次陪着笑脸许下空包袱。

    “我还有要事要忙,老祖不必多送,告辞。”上官逍遥自觉该出的血已经出了,该商量的也商量完了,遂要起身回暗夜组织。

    “不送不送,肖遥老弟一路走好,一路走好。”又得俩株真龙伴生草的夏重楼此时嘴角要翘到天上去,根本没打算送客。

    上官逍遥刚刚走到大门,瞥见二皇子的传令带着密函急匆匆的进门。上官逍遥一掂量索性不走了,又跟着传令回了老祖堂。

    “肖遥兄回来的正好,二皇子来的请柬,要我们明天午时去往偏殿参宴。”上官逍遥再进门时夏重楼正低头看着密柬,见上官逍遥进门抬头说道。

    “看来二皇子也坐不住了,那好,明日便明日罢,我回去便多派些金牌杀手去搞清楚这太子在搞什么。”上官逍遥接过密柬,大致扫视一眼后在手中染成灰烬。“明天早上便将详细情报抄一份于你,记得。”

    夏重楼听闻上官逍遥话里有话,暗指他已将暗夜组织的实际掌控归为自己,使唤金牌杀手如自家家仆般,也是惊叹上官逍遥这惊才之能。

    “肖遥兄不必多嘱托,我重楼自当放在心上。”夏重楼见上官逍遥又要走,起身相送。“明日不如先来我这一叙,我们再一起去往二皇子殿中。”

    “那是当然,到时我们再作定夺。”

    第二日上午,上官逍遥阴着脸再次步入老祖堂,夏重楼的脸上同样布满阴霾。只因上官逍遥派出去的金牌杀手们一夜便将太子的私兵家计给查的底朝天,果不其然这几日所贬功臣其实早已被太子收买,贬入家中正是一记鱼饵在等二皇子的势力浮出水面。

    “这个太子治国不行,搞这些残害手足之事倒是有点本事!”夏重楼在堂内来回踱步,气急将手中的情报一摔,纸信如宝刀般插入地面。“这该如何是好,本为我等在暗,他太子在明。如今我们中午若是去了宴席,太子便将二皇子的势力一眼扫尽,两方都在明面我们如何与获得九阳大帝认可的太子势力抗衡!”

    “再者说,万一这太子一记谏书扣我们一个与二皇子串通夺取皇位的罪名该如何!”夏重楼越说越急,不觉间脚下已使出几分元气,整个人如同幽影一般飞速踱步。

    “无妨,不如我们来一出将计就计,双倍将那几个被贬臣子买下,不肯买的那就由我出动死士杀手给他杀了,再伪装成他太子的人,把屎盆子踢回他头上。”一直没有说话的上官逍遥这时开口说道,手上沾着茶水在桌子上写写画画。“再者,我们增加一下宴会的规模,将有意与二皇子合作的人全部拽去宴会,混淆太子的耳目。”

    “这两计还不够保险,我用那俩株真龙伴生草收买了两位没在朝廷任职的太子私臣,他们手里有大把大把的太子势力中朝廷要员的私结党派任用佞臣的证据。”夏重楼停下了踱步,沉思一会后以无比肉疼的口气说道。

    上官逍遥简直惊了,他万万没想到这无比抠门的夏重楼居然真的将真龙伴生草拿去收买太子势力,能抗住真龙伴生草诱惑的人在这世上恐怕并不存在,如果真的有太子势力被夏重楼收买,那几乎不必担心叛变的可能!

    见到上官逍遥露出罕见的震惊表情,夏重楼尴尬的咳嗽了一下说道:“我还没送出去呢,我许诺他们若是真的投奔我们才会将真龙伴生草给他们。”

    上官逍遥差点被夏重楼气笑,这种收买怕不是要被对方倒坑一把。

    “我再给你俩株补偿,你把之前的赶紧给人家送去!”上官逍遥又取出俩株真龙伴生草放在桌子上,示意夏重楼不要坏事。

    “嘿,你看这怎么好意思呢,这多破费,哈哈。。。哈哈哈哈。”夏重楼又回到了那搓手贱笑的姿态,一边嘴上推辞一边手脚不停将真龙伴生草揽进袖袍里。

    “那此事就如此商定,时机转瞬即逝,派上你家的人去给各势力报信吧,我先一步去二皇子那里沟通计划。”上官逍遥不敢再耽搁,起身便走。“待下午宴会结束时我会派遣传令的和杀手去几个被贬戏子那里谈一下价格。”

    夏重楼望着上官逍遥的背影,他深知自己这最后一步纯粹拿玉钱砸人的计谋并无多少计谋存在,倒是上官逍遥这短短几息便想出应对之策让他这个老乌龟受到了不少震撼。

    ……

    “差不多该到了。”上官逍遥先一步进偏殿与二皇子通了气,又以瞬移绕回殿门前假装与众人一起站在门前等待宴会开始,心想夏重楼临门通知的一干势力应该要到了。

    “肖遥兄,告罪告罪,我来晚了。”夏重楼昂首作揖,大步往上官逍遥这走来。

    上官逍遥没有看夏重楼,而是望向夏重楼身后的浩浩荡荡一干大小势力的头目,大的有一方宗派之首,小有富豪乡绅。

    而其他不知情者此时皆目瞪口呆的看着夏重楼身后这一群人,内心如千万上古神兽奔腾而过。

    正在此时这殿门也开了,一众人又回头准备入殿,在殿前广场又受到了惊吓。

    只见此时殿前广场一字长桌摆开二十有数,不差丝毫的摆满整个殿前,二皇子此时正坐于台阶上,身前偌大圆桌上摆满各式精致仙肴。

    一群人堵在殿门前呆立原地,心想这二皇子这皇帝之位是不是已经放弃。

    “欢迎各位,快快入座!”二皇子运转元气,声音洪亮的传入众人耳中。堵在殿门的一众人这才惊醒,纷纷在宫女的引导下进入各自的座位,有些名门望族被分到偏远角落,有些稍有名气的乡绅被分在靠近中心的长桌上。

    待长桌全部都坐满后,二皇子站起身子迎接上官逍遥、夏重楼、幽云帝君等人落座正中圆桌上,才回到自己的座位前举起玉樽。

    “各位,这一樽敬我大夏!”二皇子双手握着玉樽,仰头一口干下。

    “敬我大夏!”众人也起身回应,呼喊声在整个广场震颤。

    “这一樽,敬九阳大帝!”二皇子举起玉壶,亲手给自己满上一樽酒,又举起来仰头干了。

    “敬九阳大帝!”其他人也再次起身,跟随二皇子干了第二樽酒。

    “这一杯敬诸位贤臣能士!”二皇子第三次举樽,一口干掉后用袖子擦了擦嘴,脸颊已微微泛红。

    “第四樽,敬我兄长!”二皇子坐都没坐,将玉壶里的酒倒空后手举玉樽向天一扬,酒水泼在地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