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22章 春秋玉叶
    “我们走,看看这附近有什么东西。”幽云帝君一甩袖袍,带着弟子们四散。

    “怎么办,我们是不是也应该到处探查探查?”虚无帝君皱着眉头不知该如何是好。

    “不必,我感觉这里恐怕有什么变故,我们不如原地恢复体力,以逸待劳。”暗夜帝君同样深皱眉头,看着他的对头幽云帝君在四处游荡。

    就这一段时间里王红河仰仗怒江商会财大气粗,凭着几味在暗夜帝君眼里都价格不菲的药物生生把伤势给恢复了个七七八八,也带着队伍开始在广场中央四处探查起来。

    上官逍遥看着广场正中的那颗大树,需要十几人合抱的庞大躯干几乎遮蔽了整个天空,连点光斑都无法从天空漏下。

    突然他眼神一凝,发觉那大树的树叶与春秋壶的玉叶有几分相似。

    “这是…这是什么树,这树叶莫非就是春秋壶玉叶的原型?那这树要多少年岁,这树又是何等来历?!”上官逍遥越想越觉得这片山脉不简单,他的眼神不断在大树的枝桠上游离,寻找着什么线索。“这树上每个枝桠都有叶子?难怪这石板地面如此干净,石缝里连点泥土都没有,好像是新铺的一样。”

    暗夜帝君等人看着上官逍遥仰头四处搜寻已有近半个时辰,但上官逍遥始终没有把下巴放下来。

    “肖遥帝君在找什么?”霸绝生怕打断上官逍遥的思绪,凑到虚无身边小声问道。

    “不清楚,恐怕他在搜寻树枝上的线索,这树枝上每个分叉都有叶子,有古怪。”虚无帝君此时也察觉到了这大树的不一般,也时不时的仰头搜索。

    在这个广场中的所有人都在以最原始的方式搜寻线索,不敢动用一丝的元力,生怕再出发什么诡异的事物殃及自身。

    上官逍遥感到脖子有一丝酸麻,干脆躺倒在地上继续仰视搜寻着枝桠上的任何一个线索。

    这时候几个帝君们都察觉到了上官逍遥的不寻常动作,幽云宗和怒江商会也安排专门修炼过眼力的修士躺在地上寻找着。

    “这树枝上真的没有一个缺叶的地方?这肯定有什么不对!”上官逍遥越发坚定这大阵的破除点肯定与这大树上的树叶和他的春秋壶玉叶有关,但这茫茫多的树枝让他感到无从下手。

    “各位助我拦住幽云宗与怒江商会,我要爬上去一探究竟!”上官逍遥猛地一声大吼,几步腾跃扒到树的主干上。

    “肖遥帝君想爬树,跟上他!”

    “走,我们也上去!”

    “替肖遥兄弟拦住这些人,成败在此一举!”暗夜帝君也急吼吼的几步急冲越到树下,几招拳脚击飞幽云宗刚刚扒上主干的弟子。

    “他们不敢杀人,也不能使用元力,我们人多,上去!”王红河的手下在人群中鼓动幽云宗与怒江商会的弟子,示意所有人凭借人海战术攻上大树。

    上官逍遥此时没有精力关注下方的动静,他在接触到树皮时就感觉到此树将万分难爬,树皮在他的全力一击下都没见一丝伤痕,上官逍遥甚至感觉到了体内的元力正在缓慢的被大树吸收掉,虽然开始只有丝毫,然而向上攀了几步后上官逍遥察觉到这股吸收能力正在加速。

    “这个大树,绝对是关键,这大树上有什么从洪荒便被埋藏的东西!”上官逍遥此时已经不再有疑虑,咬着牙一步一脚的往上磨蹭,几次倍增的元力吸收让他感觉到体能也在急速流逝。

    但上官逍遥本就一跃上了大半主干,此时距离主叉平台已不足一丈。

    树下荒唐的打斗依然在继续,暗夜再次与幽云撞上,两位帝君的拳脚相交也会引起莫大威能,幽云宗与怒江商会索性远离这两人,树下空出一大片需要防守的面积。

    不善争斗的王红河撞向夏玄冥,勉强斗的旗鼓相当,若不是夏玄冥不能离开防守的位置,此时恐怕已被按在地上爆锤。

    “你们这群宵小,若不是祖宗我饶你们不用战技,怕不是此时已血流满地!”霸绝仗着蛮力过人,在这场拳脚斗争中成为最强大的主力,手上拿着不知哪来的星陨铁棍,轮的浑圆,一棍便倒飞一片人。

    “各位大人,肖遥大人即将登顶!再坚持一会!”即不会伤人,也无伤人本事的小八干脆扒着树干关注上官逍遥的进度。

    “来吧!让我看看这树上到底有什么,是哪位洪荒先祖,还是那春秋壶的旧主!”上官逍遥距离顶端已只剩几尺,然而手脚早已力竭,全仰仗身上的各类法器傍身才有支撑下去的力气。

    上官逍遥颤颤巍巍的手出现在了顶端的边沿,摸索着寻找可以受力的地方。

    然后就是上官逍遥的脚,尽管打着摆子,但脚背坚定地勾住了树干。上官逍遥咬着牙一使劲,翻身爬上了这内凹的大树平台。

    然后上官逍遥便感受到这树凹中近乎凝实成雾的元气,这不算宽阔的地方,元气如同雾海般被上官逍遥的动作搅动翻腾,上官逍遥甚至可以察觉到这凝实精纯的元气在顺着毛孔向他体内钻去。

    然后上官逍遥的消耗几乎在瞬间便被恢复了,体内的元气再次充盈,法器的消耗也被补满。上官逍遥爬起来拍拍身上的尘土,低头惊讶的看着这浓郁的元气雾。

    抬头的一瞬间发觉到这元气雾中若隐若现的一个小小的树枝,而树枝上的叶子——本应只有两个的叶子,只有一个还在那里。

    “就是这个!春秋壶的玉叶就是这个!”上官逍遥掏出春秋壶,摘下玉叶托在手心飞奔到树枝前,小心翼翼的将手中的玉叶插在那残缺的地方。

    然后什么都没有发生,上官逍遥愣了片刻,看到元气雾还是元气雾,大树还是大树,树叶也还是树叶。

    “不,这玉叶已经与树枝融为一体了,这里肯定发生了什么!”上官逍遥的眼神依然坚定,他看到春秋壶的玉叶已经完全与树枝交融在一起,浑然天成。

    “肖遥大人,肖遥大人,下面的人全都不动了!”正在上官逍遥思考的时候,听到小八在下面呼喊。

    上官逍遥站在平台边缘往下看,发现小八已经快爬到他脚下,而且一脸轻松的样子。

    再看向下方,围在树边打斗的一群人现在身体如同褪色一般矗立原地,暗夜帝君与幽云帝君的拳脚甚至保持着相撞的姿势。

    “这是…时间?春秋壶的能力?!”上官逍遥先是一喜,又有一惊一怒,因为他发现小八此时依然活蹦乱跳,甚至能感觉到小八体内正渗出一股苍老的气息。

    “现在能告诉我,你是什么人了吧?”上官逍遥正色看向小八,体内随时准备释放天地愧。

    “我的确是小八啊,肖遥大人。”小八依然眼神清澈的看向上官逍遥,仿佛真的是一个十几岁的孩子。

    “你认为我会相信你吗。”上官逍遥面色渐渐不善,对小八说道。

    “是的,我没打算让你相信我,但我的确是小八。”小八气势陡然一变,从一个十几岁的小跑堂成为一个仿佛看透时光的老人。“你的叶子与壶,就是我的身体,这么说你应该懂了。”

    上官逍遥看了看春秋壶,又看了看眼前沧桑的小八,感到信息量大到无法接受。

    “现在应该差不多了,注视那叶子。”小八向上官逍遥身后的春秋壶玉叶指了指,示意上官逍遥转身。

    一缕青烟在叶子下的枝桠上弥漫,逐渐燃成一缕火苗。

    火苗越燃越大,越烧越旺,片刻间整个树上的枝桠都开始冒出火苗,而那支瘦弱的树枝已经如同干柴一般。

    上官逍遥身处这烟雾缭绕的树冠上,却感受不到浓烟的熏呛感。

    再回头一看小八,发现小八已经消失了。

    上官逍遥发觉自己已经不再身处巨树的树冠上,而是来到了一座仙家洞府中。

    “年轻人,你好。”从屏风后面走出一个模糊的身影,坐在正堂椅子上。

    “你是什么人!”上官逍遥被这一声惊出一身冷汗,瞬间招出半个魂主战体护身。

    “来,坐下说话。”那模糊的身影指向偏座,示意上官逍遥就坐。

    “你是什么人。”上官逍遥在那道身影身上感受到了一股威压,与小八最后散发出的气势一模一样。“你与小八什么关系?!”

    “莫怕,小友,我对你报有善意。”身影开始从头到脚开始慢慢的清晰起来,映入上官逍遥瞳孔中的是一位垂须鬓白的老者。“我来自春秋神宗。”

    只一句话,上官逍遥便放下了警惕,散去魂主战体。

    “前辈,小子上官逍遥。”上官逍遥抱拳俯首,对前辈行了一个庄重又不失尊严的礼,然后四平八稳的坐在椅子上。“前辈不知何事唤我来此,还望明示。”

    “小友,你可是上官逍遥?”垂须老者身子略前探,问向上官逍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