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21章 入金雾迷道
    暗夜帝君拦下急于脱出雾阵的霸绝帝君一干人等,眯眼看着幽云宗跟随离开。

    “为何不许追,他怒江商会正急于逃命,正是追杀的好时机。”霸绝帝君对暗夜帝君的阻拦有一丝不满,他两次冲入幽云宗都被对方熟练的结阵阻挡,只堪堪击伤几位长老。

    “那幽云宗呢,你让谁去挡住幽云宗的夹击?”暗夜帝君对霸绝的鲁莽略有气愤,语气中带着训斥之意。“走吧,吊在幽云宗后面,小心有埋伏。”

    上官逍遥跟在几个人的最后,正要踏出山口时身后传来小八的呼喊:“肖遥大人!等我!”

    小八依然是一尘不染的跑来,朝着上官逍遥招手。上官逍遥回身瞥了他一眼,心中的提防又重了几分。

    上官逍遥一行人踏出山口的一瞬间便察觉到了这是一个幻阵,那金雾如同河流一般逆行向着山中高处流淌,四周依然是看不见的坚壁。上官逍遥等人只好继续脚踏金雾随着这“隧道”前进。

    “又是一只靴子,前面的两组人马看来走得十分艰难。”被雾气笼罩的地面崎岖不平,让幽云宗与怒江商会修为较低的弟子们无法正常前进,极大拖慢了所有人的前进速度。

    “这…分叉口?”摆在众人面前的是金雾向着两边延展的岔路,一时间除了上官逍遥和小八之外的暗夜众人不知如何是好。

    “我、肖遥帝君、夏玄冥、小八去往左边,你们往右走。”暗夜帝君站在岔路口前来回踱步,一会沉吟一会皱眉,最终决定分兵两路。

    虚无帝君看了一眼上官逍遥和霸绝帝君,跟上早已出发的杀生帝君等人往前走去。

    “这…前方发生了什么?!”夏玄冥走在最前面,发觉脚下踩到肉状物,拾起发现是一节手臂,上面还带着幽云宗的标志。

    上官逍遥上去摸了一下这节手臂,感到一股还未溢散的元气正在循着上官逍遥的胳膊向外涌出。

    “丢掉!”上官逍遥心里一惊,将夏玄冥手中的胳膊击飞出去。

    然后前方云雾下的地面炸起不少肉块,又下了一场血雨。

    “这是什么机关,肖遥帝君你可见过?”暗夜帝君察觉到幽云山脉已绝非普通秘境,这一个又一个的诡异机关阵法让人心中难以安定。

    “我没记错的话这应该是上古阵法,在天音盛会中我偶然间撇到过关于这阵法的记录。”上官逍遥决定先通过这段阵法再谈其他,将前世所知谎称为天音盛会所得和盘托出。“这个阵法的大致功效便是以某种媒介侵入外伤,然后在合适的时机引爆。”

    “如你们所见,爆炸后的残肢会储存生前的大量元气,修行者接触后就会引发一次爆炸,接触者的伤口会进入下一个循环。”上官逍遥冷静的讲述着这个让夏玄冥和小八感到惊悚的事实。“哪怕是上一组人察觉到后逃离此地,下一组人发觉这里有残尸和阵法也难免会被吸引来。”

    “我们照常走过去即可,但通过这一段阵法前最好不要再使用任何功法或者元气。”话音落下,上官逍遥带头迈入阵法范围。

    暗夜帝君见上官逍遥无事,也跟着往前走去。最后迈入这片诡异大阵的是夏玄冥和小八,后者双腿打着摆子,脸色蜡白的被夏玄冥半推半抱的往前走。

    “天哪,我刚刚是不是踩到什么尸体了!”小八猛地惊跳起来,惹得上官逍遥回身。

    “你刚刚踩到的是我的脚!”跟在小八身后的夏玄冥皱着眉头,心里对上官逍遥带着这么一个毫无实力的家伙一阵不爽。

    “抱歉抱歉。”

    上官逍遥一行人有惊无险的走过了这段道路,剩下的道路虽说依然卵石林立,但已经好走许多。

    “嗯,又是岔路?”一行人又站在一个分叉口前,这次暗夜帝君很干脆的带着夏玄冥走向一边,上官逍遥带着小八迈入另一条道路。

    “这分叉口这么多,恐怕到最后要一人一条路了,早知道便让暗夜帝君带些金牌杀手来了。”上官逍遥心里惦记这不同寻常的金雾下还有什么奇怪的机关陷阱,不敢腾空飞行。

    “肖遥大人看那里,那里有人!”一直在东张西望的小八拽了一下沉思中的上官逍遥,指着左边一队隐约出现的武者。

    “看起来我们终归要与他们合流啊,不知是怒海商会还是幽云宗的人。”上官逍遥眯着眼睛,只能察觉出两边人越来越接近,于是带着小八加快了向前的脚步,他打算抢得先机争取到更大的主动权。

    片刻之后上官逍遥已到达两个岔路的合流处,他回头看去发觉对方也看到了他,一行人已很明显的加速追赶他。

    “啧,看上去是王红河的人,这群弱者也敢来?”由于在山口中时上官逍遥与王红河的战斗因为地形原因只被怒海商会看到了前半段,故此时的怒海商会并不知道上官逍遥的实力其实远超王红河副会长。

    “罢了,身后吊着一队人终归是不舒服。”上官逍遥最终决定停下,示意小八继续往前走。

    “哈哈哈!肖遥,我们终于是碰面了,不知道你的项上人头在会长大人那里值几个玉钱?”在上官逍遥眼里这群人很明显是被怒江商会雇佣的散修,身上的服装是某个小团体的制服。

    “你们感觉自己够格?”上官逍遥嘴角挂着一缕讥笑,双手抱胸看着眼前的几个人。

    “那副会长的修为也就勉强到帝境,你连副会长都打不过,修为能高到哪里去?给你个机会,跪地求饶自己把头颅割下来,我们保证不去找那个少年的麻烦。”这群被怒海商会雇佣的散修自持人多结阵,语气上极其嚣张的进行着他们自认为合适的“谈判”。

    “屁话真多,那就来吧!”上官逍遥见这群人已不知死活一再挑衅他,运起功法怒跃向前。

    “化生碑,山河碑!”两座巨碑一前一后将散修们堵在中间,而且还在不断往中间靠拢。

    ……

    当上官逍遥追上小八后,两人已经到了一处空旷的广场中,幽云宗与怒江商会的人则零零散散的从其他地方进来,至于一直盘踞在脚踝的金雾此时也消失殆尽。

    “哼。”怒江商会和幽云宗之间也因为跑路问题而出现了摩擦,如今三方的合作协议实质上已经崩溃。

    “肖遥帝君,看来你们并没有遭遇危险,很好。”暗夜帝君和霸绝、杀生等人从远处走来,与上官逍遥汇合。

    “路上遇到点杂鱼,耽误了些许时间。”上官逍遥对暗夜帝君微微一欠身,算是行了礼。“杀生帝君你们怎样?”

    “哼,遇到几个幽云宗的皇境长老和客卿,贪狼受了点伤。”杀生帝君身后跟着贪狼,一脸愤怒的说道。

    “毕竟贪狼帝君提升时日尚短,面对多人围攻时还需多多磨练。”暗夜帝君看着贪狼,随手送出一副药剂示意他服下。

    “谢暗夜大人。”贪狼此时脸色略显苍白,连说话都有些有气无力。

    上官逍遥与众人热闹讨论了一会,猛然间看到王红河从他们头顶一侧飞入广场,一身的血污泥土。

    王红河几乎是没有控制的摔在石板广场上,勉强站起来走向怒江商会的集合地。

    暗夜帝君等人目光玩味的看着王红河,虚无示意众人准备功法,试图将其一击拿下。

    正在这时幽云帝君也出现了,他面色严肃的飞过半个广场落在两方势力中间,瞪着上官逍遥和暗夜帝君。

    “你们又想做什么,对怒江商会不利?还是仰仗自己境界打算做一些有违侠义之事!”幽云帝君杵在广场上,似是一个卫道士一样。

    “你这家伙,我暗夜组织做点什么你都要生事端,等老子有机会定要将你碎尸万段。”霸绝帝君又被气的满脸通红指着幽云帝君的鼻子骂道。

    “哼,我看是你们居心不良正好被我拦下还差不多。”幽云帝君对这种小孩子斗嘴一直都是嗤之以鼻,若不是如今双方高端战力差距悬殊,他早就一击打开混战的序幕了。

    上官逍遥并没有理会这几个人的冲突,他皱着眉头看着王红河,很难理解是什么东西能让一个帝境的高手受到如此严重的伤害,莫非这幽云山脉里还能有什么超强隐士?

    “说起来…这到底是哪里?”一直看着双方不断打嘴仗的小八这时候开口了,一句话将众人的注意力从利益冲突拉回到离开此地的重点上。

    “看样子我们进入幽云山脉的深处了,这个广场在资料里正处山脉的正中心。”本来游离事外的上官逍遥开口说道,他怀中的春秋壶震颤的越发厉害。

    “不管是哪里,我们似乎又进入了一个死胡同。”夏玄冥同样保持着与三方势力冲突相互独立的状态,因为紫金家族与这几方并没有什么直接的利益冲突。夏玄冥倒也安心现状,若不是上官逍遥发声他现在依然会保持沉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