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20章 山壁幻阵
    上官逍遥咽了一口唾沫,接着说道:“后来我又记起小八所说那位王境的探子与我们同一路来到此地,活不见人死不见尸,哪怕他本身没有这个实力,以一些秘法透支潜力也是可以做到设立如此机关陷阱的实力的。”

    “与我推测的**不离十,很好,肖遥帝君。”暗夜帝君这时的面色已是布满烟霾,几乎是牙缝里挤出来一句话。

    “哼,既然他们走我们后面,那就休怪我们无情了。”杀生帝君这时愤怒的表情中带着一丝讥讽说道。“论机关陷阱之术,这片地界还有几人能比得过我们。”

    霸绝帝君不屑的哼了一声加速走到前面,暗夜帝君低头思虑一番决定赞同杀生帝君的决定,示意嗜血和追命在后面埋设各种中低等机关陷阱。

    上官逍遥看着嗜血和追命逐渐掉出队伍,向暗夜帝君请示道:“我希望让贪狼帝君一同留下,三人埋设定能让陷阱威力倍增。”

    暗夜帝君点了下头,眼神向贪狼一甩。贪狼帝君默默地减速向嗜血和追命靠拢,上官逍遥又向贪狼暗道:“你跟在嗜血和追命后方,挑几个给他们增加点威力。”

    待贪狼帝君三人渐渐从视线中远离,暗夜帝君和剩下的五人又开始了前哨的工作。

    “霸绝帝君,且慢前进,你伤尚未完全痊愈,小心再中陷阱。”片刻后一行人走到一处狭隘山口处,一路上沉默少言的虚无帝君开口提醒霸绝,后者正要大步迈入山口中。

    “哼,那幽云宗与怒江商会若是真的想要暗中坑害我们,便不会在此地放置陷阱。”霸绝对虚无的提示毫不在意,依然昂首向前。

    又是一声拖长的巨响,山口中霎时五光十色飞舞,异彩连连。

    “霸绝帝君!”虚无见霸绝身中埋伏,一记猛冲结果被山口浮现的禁制阻拦,随手一击将其击破。

    禁制被破除后本集聚在山口中的各式元气不受控制的四处狂轰乱炸,几人见这些攻击无法对他们帝君造成伤害,便直接无视向山口中的霸绝飞去。

    “气煞我也!这群畜生欺人太甚!”霸绝帝君这次虽片甲未伤,但换谁接二连三的遭遇陷阱都不好受,此时正胡乱攻击山壁发泄怒火。

    上官逍遥顺着霸绝的一击霸绝破天拳看向山壁,隐约间闪过一道金黄闪光,顿时炸出满背冷汗!

    “霸绝帝君,莫再胡乱发功!”上官逍遥强忍心中惊慌,面色严肃的试图阻止霸绝帝君的破坏。

    “你们!说,你们前哨是不是故意留下机关不破,好杀伤我幽云宗弟子!”正在这时,幽云帝君率着幽云宗一干人浩浩荡荡袭来,幽云帝君当先出手便是杀招。

    “哼,你们幽云宗和怒江商会一路子阳谋阴计,伤我霸绝,我正好要找你们泄泄这邪火!”霸绝帝君见到幽云宗的人,一怒之下高高跃起砸入对方人群中开始四处挥拳。

    “你休想再伤我幽云宗弟子性命!”幽云帝君见霸绝帝君不与他对招,反而去屠杀他身后弱于他的弟子长老们,恼怒之下施展出幽云身法与霸绝对攻起来。

    上官逍遥暗自催动起功法,依然关注着四周的山壁。发觉金色闪光这时已不再是一闪而过,而是如同天上的星辰一样开始晃人眼睛。

    “各位冷静,这山口中阵法有古怪!”暗夜帝君和王长河等人也发现山壁上的怪异闪光,接连出生告警。

    随着幽云宗和霸绝帝君之间的打斗越发激烈,山壁上的金色光亮也不再闪烁,已如同太阳般照耀在各位身上。

    三部人马内心一阵惊悸,幽云帝君和霸绝帝君的战斗也停了下来,原地不动提防着不知何时就会出现的攻击。

    “这金光到底是何物所发…以功法护眼都感觉到眼中闪烁。”暗夜帝君将暗夜大幕笼罩周身,以防止金光发生其他的影响。

    原本杂乱的山口这时安静到只剩风刮树叶的声音,一群人各自撑起自家的防御功法僵持原地,生怕这金光之下隐藏着什么破天一击。

    上官逍遥目不转睛的盯着两旁的山壁,上面开始浮现出金色的阵法纹路大字,空中也开始浮现出咣当作响的铁链。

    “我们走,此地恐怕是什么洪荒密阵,不可久留!”第一个胆怯的是王红河,作为三方中战力最低的商会,王红河决定现撤离到安全地带再做商议。

    然后王红河转身猛冲时一头撞在一面无形的巨壁上,倒头栽下天空。

    “这里有巨壁!”

    “这里也有!”

    “还有这里!”

    “天顶也没有出口!”

    怒江商会的人开始四处分散寻找出口,结果发现他们已经被困在这山口周围方圆几里的大阵中。

    上官逍遥耳朵里传来怒江商会四散的呼喊声,开始思考自己的后路。

    山壁上的锁链突然如同游蛇一般开始四处舞动,又如大树一样分裂枝丫,不过几息便如同头发一样密集的生长在石壁上,在空中不断甩动传出金铁交鸣之音。

    “妈的,这一定是肖遥这混蛋搞得鬼!”王红河当着这么多人面从半空栽下,眼见自己颜面不保,干脆将烟锅甩给上官逍遥。脸上阴晴不定一阵后运起功法蓄力而起,迎头撞向上官逍遥,身前浮现出一尊手握玉晶头戴宝冠的金蟾面人身战体。

    蟾面人身战体手中玉晶向前一掷,目标正是上官逍遥。

    上官逍遥早已对任何危急都做好了准备,九面战体凝聚加持,挡下飞来的玉晶。王红河见远程攻击被轻松招架,口中大喝一声,速度更添几分。

    怒江商会的副会长在速度加持下与上官逍遥激烈的撞在一起,本便被霸绝帝君触发的山口大战所轰炸的地面更加残破,巨石变成碎石,碎石化为粉尘,激射出去如同一片劲弩飞矢。

    上官逍遥的魂主战体与副会长王红河的蟾面人身像相互攻伐不断,在地上画出一道又一道平滑的裂缝,上官逍遥虽强于王红河,此时的注意力却关注在山壁上越发清晰的金色阵图,故被王红河攻击到一退再退。

    然而王红河此时心中已掀起滔天巨浪,他虽表面占得上风,但明白上官逍遥根本是凭着战斗本能在随意防守,注意力根本不在他身上。

    王红河此时骑虎难下,不继续攻下去,恐怕上官逍遥反应过来便能转守为攻。攻下去,王红河内心已知自己识海已无多少元力,恐难以为继。

    “你敢动我暗夜组织的肖遥帝君!”暗夜帝君站不住了,他本来见上官逍遥对王红河的攻击招架的很轻松,再看发觉已被王红河打的连连后退,决定出手拦下王红河再说。

    “暗夜帝君,想动我友人,先试试我!”幽云见暗夜使出八成力气,心道这一招王红河接下来必定要丢掉半条性命,便跳到两人中间双手结盾挡下此击。

    “哈,幽云,正好咱就在此拼个你死我活吧。”暗夜见到仇人拦路,怒火攻心下两人厮杀到一起。

    此时暗夜组织的其他帝君们见到三方领袖皆已进入混战,纷纷大吼一声与幽云宗和怒海商会的弟子长老们进入战斗。

    上官逍遥发觉到春秋壶与这金光大阵的共鸣之音,无暇关注这山口内的一片混战。

    “这玉叶震颤如此厉害,金光大阵中到底有什么?”上官逍遥苦思冥想,眉头皱成了川字。

    虽说暗夜帝君已经被幽云帝君挡下,但那一瞬间的分神依然让不善争斗的王红河受到了不小的伤害,在暗夜帝君出手时王红河受惊分出大半元力应对暗夜帝君的攻击,走神状态中的上官逍遥凭着本能顺手一击险些击散蟾面人身像。

    “来了,这洪荒阵法即将开始运转!”上官逍遥又惊又喜,麻木的双眼中重新绽放出光芒。对王红河不再边退边守,魂主战体的九面一同盯向蟾面人身像,十八手结成掌印轻轻一推便将王红河击溃!

    闪着金光的浓雾从壁中渐渐飘出,逐渐溢满山口。

    刚刚打的火热的众人再次停下,一群人又僵持在原地。所有人齐刷刷的低头看向脚下时不时闪过一缕金色的雾气,不知这是什么东西。

    “那里的雾气飘出去了,从那里可以出去!”这时身在边界的一位怒江商会打手喊道,一群人齐刷刷的看向他身后向外流动的金雾。

    “怒江商会随我走!”王红河此时从蟾面人身像被击溃的打击中恢复过来,挑眼望去死伤者多是自家弟子打手,决定先一步跑路。

    幽云宗的人眼看怒江商会要丢下盟友自己逃跑,也不再主动去跟暗夜组织的人主动交战,纷纷施展起防御阵型运起轻功四处闪避。

    “幽云帝君,王红河已经远去,你还在这赖着作甚!”霸绝帝君见怒江商会退走,而幽云宗却还在这里与他们几个人纠缠,心里的邪火又起来了。

    “哼,我幽云帝君想做什么还需要你管?”幽云帝君嘴上依然气势不减,但已带着手下缓缓退后。

    “我们择日再分个高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