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19章 初入山脉
    暗夜帝君率领众人先一步进了山脉,干脆不再留人在后方,与幽云宗刚刚入山口的探子会和后便开始往山脉内前进。

    这时候上官逍遥发现了小小八,他在之前的乱战时独自一人进了幽云山脉,此时正蹲在一颗松树上往远方探视。

    “肖遥大人,你可算是来了。”小八发现了暗夜帝君等人,一跃到了上官逍遥身边。“我在这等了好久,之前还遇到几个烟云袍子的人往那里走去。”

    暗夜帝君等人看向小八所指的方向,低声暗道不妙,那正是上官逍遥在路上对他所说的幽云山脉必经之路,小八所言那几个烟云袍子恐怕就是幽云宗的王境哨子。

    上官逍遥倒是没有丝毫畏惧,在暗夜一步三顾盼的时候他已经大咧咧的走在前面了,尽管山脉里灌木丛与藤蔓巨木不规则的生长给境界较低的探子们造成了不小的麻烦,但以帝君的实力开一条路还是没什么负担的。

    一行人在大队伍前方走了不到半个时辰,就已经遇到大大小小十几个机关,好在凭着帝君的实力有惊无险的过去了。

    “肖遥帝君,前方洞府里有大量元气飘溢,趁着后面的人没到我们先去探寻一番。”暗夜帝君往前一指,向上官逍遥说道。

    “也好,贪狼帝君麻烦你绕过探子们去前面闹出点动静,好让后方大部队先停下。”上官逍遥决定以前方有大量机关陷阱为由阻碍怒江商会与幽云宗的前进,并指示贪狼去制造假象。

    贪狼向侧面几步跨出,不见踪影。

    “报,暗夜帝君一部在前方遭遇皇级机关,贪狼帝君受伤。”贪狼制造的爆炸连身处最后方的怒江商会都感受到了爆炸。王红河皱了皱眉头,感觉到一丝不寻常的气味,脸上出现了烟霾。

    “你,你,还有你,上去看看发生了什么。”王红河面色不善的点了几个王境的弟子,示意他们前去侦查一番。

    “等一下,我随你们一起前去吧,恐怕他们几人已经深陷险境,单凭你们的实力难对其援手。”王红河又拦住运起功法的几人,决定一同前往

    “弟子遵命。”

    王红河在路上遇到了幽云帝君一行人,两人相视一笑默然不语。

    ......

    上官逍遥跟随暗夜帝君到了洞府门口,发现这洞府虽麻雀大小但该有的禁制一样不少,上官逍遥和霸绝帝君埋头开始破解,其他人则四散开始望风。

    越是破解到深处,上官逍遥就越发觉得这个禁制似曾相识,似乎是在他前世的某个门派管用的封禁手段。

    而表层上覆盖的禁制则更像是现代的帝级手段,上官逍遥的心情开始低沉起来,他想到了一些不好的事情。

    “禁止开了,我们进去一探,到底什么宝物值得这么繁琐的步骤守护。”夏玄冥和小八并没有察觉到这禁制有什么不妥之处,大咧咧的一招手走在了前面。

    这时异变突起,小八已大半个身子进了残破的宫殿,夏玄冥一只脚刚刚跨进去。宫殿幽暗的深处闪过一瞬金色亮光,夏玄冥便倒飞十几丈远,要知道夏玄冥那也是一个拥有血脉之力的帝君!

    “发生什么了?”已经全身进入宫殿的小八扭头望向身后,一脸不解的看着倒飞出去的夏玄冥。

    “夏玄冥,你怎样!”暗夜帝君脸上挂起虚伪的关心神色,一阵风的搀起夏玄冥。

    “还好,只是被撞出来而已,血脉护体周身并无大碍。”夏玄冥手抚胸口,刚刚接近瞬移的一击让他受到不少惊吓,他甚至以为紫金血脉就此绝后。

    上官逍遥原地不动回想着刚才的一击,明明是小八先进的宫殿,那金光居然对小八完全没有作用,反而一击击飞了身具帝皇之能的夏玄冥。【】

    上官逍遥见过这种闪烁金光的机关,它对修为低的武者会造成致命的伤害,修为越高伤害越低,到最后只会凭着巨大的动能击退一些毫无准备的帝皇人物。

    “这里面是空的,什么都没有!”后进去的霸绝帝君在里面大喊,门口的众人甚至能听到空旷的回音。

    “怎么会是空的,这里明明一直在溢出元气!”杀生帝君听到这洞府内什么都没有,气的瞪大了眼睛也进了宫殿。“你说什么屁话,这明明有一个坛子,指不定这里面就有满满一罐子高等玉晶!不好,快跑!”

    上官逍遥等人在门口突然感受到周围满盈的元气疯狂的涌入殿内,甚至刮起了一阵大风带起袍袖猎猎作响。

    然后殿内就出现了一声轰鸣。

    等到烟尘散去时几位本站在殿外的帝君虽然毫发无伤,但身上的衣物各有破损。上官逍遥连声咳嗽,心中惊骇万分。

    “这是什么机关陷阱?一个坛子能让杀生帝君喊出快跑,而且语气如此慌张失态。”上官逍遥一面暗自推理分析一面四处搜索其他人,眼神四处瞟视。介于坛子的威力和特性,

    “肖遥大人,我是小八!”第一个和上官逍遥汇合的不是别的帝君们,是那个总是神出鬼没的小八,上官逍遥打眼看过去,小八身上除了一点尘土外并没有什么受伤的痕迹。

    上官逍遥感到莫名的惊悸,如果说山口混战和殿门机关可以说是机敏和运气,那这个毫无闪避点的大爆炸小八都能毫发无损就有点说不过去了。

    他眯了眯眼,最终还是忍住了发问。改而通过奴隶印呼唤贪狼,命令他去残殿中央探明霸绝与杀生两位帝君的生死。

    小八领头摸索着往前走,然后两人看到暗夜帝君所释放的护身功法在地面上笼罩出一个椭圆,这个椭圆正在缓缓褪去,里面显现出半蹲在地的暗夜帝君和夏玄冥。

    “这是什么威力。。。这么远的距离,地面上都已龟裂到如此地步。”夏玄冥半跪着抚摸地面上的裂隙,最粗的能塞下一个手指。

    “我们去中央,小心使用功法,我怕还有其他机关。”上官逍遥面色略显严肃,他不希望暗夜组织受到任何损失,这个组织迟早要吸收到他自己麾下。

    四人往前只走了几尺便看到两尊战体的轮廓浮现在眼前,上官逍遥暗松一口气,看来暗夜组织的几位核心战力都没有大的损伤。

    “杀生,霸绝,你们两人可还好?”暗夜帝君见到战体浮现,脚下步伐加急往前,面色逐渐浮现焦急之色。

    “我还可以,只是受了点震伤,咳。”霸绝帝君面色略显苍白,上身只剩几缕布片还挂着,下半身也是大片大片的裸露皮肤,咳了几声吐出几口烟血。

    “可恶!这是哪个贼人暗算我等,欺人太甚!”杀生帝君很明显没有受伤,仅仅是衣服刮破几处,红颜怒发,血气直逼脖颈深处。

    此时贪狼等人也从烟雾中归来,众人见没有更多的机关便联手运转功法,引出大风吹散这片浓烟浮沉。

    ......

    “这里发生了什么!”上官逍遥听到远处一声惊喝,定睛看见王红河和幽云帝君带着一干人等从远处急速掠来。

    “这是与何人交战过,竟让霸绝帝君受到如此伤害。”幽云帝君脸上很严肃,但嘴上风轻云淡的说道。

    “哼,老子因何受伤,要你幽云管?”霸绝帝君手上掏出几副丹药,张口吞下,面色恢复了红润。

    “看起来这人能耐也不过如此嘛,暗夜八帝君一个未死不说,自己还落了个尸骨无存的下场。”王红河跟在幽云帝君身后,讥笑又阴阳怪气的说道。

    “那你来试试如何,以我的能力大概能到这一击的水准。”上官逍遥嘴上丝毫不让,毫无表情的顶了回去。

    “哼!”王长河见嘴上占不着便宜,动手又打不过,索性一挥袖子带着自班人马回身而去。

    “既然几位都无碍,那前哨的工作便继续委托各位了。”幽云帝君只是稍稍一拱手,也带着本部原路而去。

    “该死,这群人走就走罢,连探子们都不再留了?”正在气头上的杀生帝君面色越发不善,正要去找幽云帝君等人拳脚理论,被暗夜帝君一手拦下。

    “莫在此处生事端,恐正中下怀。”暗夜帝君的气势越发冷沉,阴着脸往前路走去。“我们就听他们的,继续上路吗,但要时刻准备战技。”

    “明白了。”除了上官逍遥和小八贪狼,其他帝君见老大如此隐忍皆面露不甘的神色,埋头答应。

    一行人行至半路,一直低头不语的上官逍遥突然面向暗夜帝君说道:“这恐怕就是幽云帝君的阴谋。”

    “怎么说?”暗夜帝君抬头看向上官逍遥,面色平静的回应,上官逍遥心想恐怕这个暗夜帝君也十有**猜到了。

    “我在破解外层禁制时就觉察到一个小巧的改动,会在破解禁制时提示设立此禁制的人。但我当时认为这洞府已不知岁月,那设立禁制的人生死不知便不再多管。”上官逍遥胸有成竹的向暗夜帝君解释,旁边的小八则依然一脸茫然的看着他俩。“当王长河和幽云帝君到来那一脸了然的表情,我便知道这至少是他们其中一个人的阴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