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18章 跑堂
    冯八面挪动屁股坐到上官逍遥对面答道:“冯八面,八面玲珑山海居掌柜。”

    两个人隔着茶壶与木樽飘出的雾气对视着,久久无言。

    上官逍遥忽地抬手呷了一口热茶,心里思索着利害关系,抬头问道:“小子与冯掌柜素未平生,今日何事留我奉茶?”

    “听闻你们要去幽云山脉?我手下一跑堂也略有本事,冯掌柜在此斗胆请肖遥公子捎带一下,这跑堂的腿上功法了得,你全当是带着一个探子罢。”冯八面双手作揖朝向上官逍遥说道,好似完全不管楼下正酣睡的小跑堂死活。

    “冯掌柜当真?那跑堂这么亲近你,就这么送命给我?”上官逍遥一招手,茶壶飘起给两人面前的木樽上满茶水:“而且我看掌柜你也很在意他啊。”

    “让他去吧,也算是圆他一个梦。”冯掌柜油面带笑的站起一拱手,转身走下楼梯。

    上官逍遥闲散的坐在长凳上,木樽在他手里晃来晃去,空旷的阁楼中灯笼也逐渐熄灭。

    第二日来山海居吃饭的众人们发现新来了一个面生的跑堂,在楼梯上穿梭,那小八已不知哪里去了。

    ......

    上官逍遥当夜与紫金家族等人稍作寒暄便回了暗夜组织去面见暗夜帝君。

    “肖遥帝君要与我见面?好,传他进来。”暗夜帝君听跪地的传令说肖遥帝君到了堂门外,略一沉思回道。

    “暗夜大人,肖遥有一事相求。”上官逍遥在堂门口站定抱拳作揖,低头向暗夜帝君说道。

    暗夜帝君望向站在堂门口的上官逍遥说道:“但说无妨,我会尽量满足你的需求。”

    “肖遥在天阳城许下山海居冯老板手下一跑堂,随肖遥进入幽云山脉。”

    “跑堂?这山海居我倒也听闻过,跑堂怕也就是那腿上功夫了得,带他进去做什么?”暗夜帝君眉梢稍挑,问道。

    “此跑堂在肖遥看来腿上功夫与探查能力皆数上等,可勘一用。”上官逍遥这时抬起头,眼神直直的看向暗夜帝君。

    “随你罢!但要盯好这跑堂的,小心是敌对势力的钉子。”暗夜帝君见上官逍遥执意带着这个跑堂,只好点提两句便不再多管。

    上官逍遥听闻暗夜帝君已允许跑堂随行,带着笑离开了暗夜帝君的大堂,领着小跑堂踱步回了肖遥堂。

    “肖遥大人,感谢您的多言,小八定不辱使命。”刚刚跨过肖遥堂的门槛,小八便弯腰满怀敬意的说道。

    上官逍遥回身看着小八的举动,满心疑惑,在上官逍遥眼里小八的身世与功力都是一个谜,他以暗语派遣多批金牌杀手去探查这跑堂的身份,都以无果而归。

    而他领着小八回肖遥堂时故意走的僻静巷子,若不是他识海过人恐怕都无法察觉身后有人跟着。

    “不必多礼,今夜好好休息,明日我们便出发去往幽云山脉。”上官逍遥不再多想,一甩手绕过屏风去自己的房间洗漱休息了。

    ......

    天还没亮上官逍遥就已经醒了,到院子里发现客房的门还没开,上前推开门看到小八正四仰八叉的酣睡。

    “小八快起,我们的时间并不多,夏玄冥和暗夜帝君他们已经准备好了。”上官逍遥高声喊醒小八,关上门便去寻夏玄冥准备出发。

    当日日上两杆时一行人才出城门,一路去往幽云山脉,期间上官逍遥与夏玄冥一路有说有笑,小八依然亦步亦趋的跟在上官逍遥身后,暗夜帝君迈着步子高傲的领着队伍走在前面。

    快到幽云山脉的山口处时,小八突地跳到前面,手搭凉棚往前望着说道:“前面似乎有很多人啊,那是跟我们一起的吗?”

    前面的暗夜一众帝君惊讶的回头看向小八,这个依然一身跑堂衣服的年轻人。

    在这个距离上连帝君的探测能力都无法察觉到远处的山口有什么存在,而小八的口中甚至报出了这是正在合作中的两拨势力。

    上官逍遥拦住了想去探路的小八,大步向前走到暗夜帝君身边道:“看来有人与我们的计划一样,准备战斗吧,这次是不能善了了。”

    暗夜帝君示意众人停下,皱眉思索片刻,猛地抬头向身后喊:“杀生、嗜血、追命,领着小八上去探明到底何方人马在山口聚集,切忌勿要接战,探明即回。”

    “杀生领命!”

    “嗜血领命!”

    “追命领命!”

    三个人稍稍一抱拳,便以小八为领路向前狂奔而去,上官逍遥看着小八在前很轻松的领着路,心里越发感到不解。

    结果上官逍遥一组人在原地修整片刻都没见到四人回归,上官逍遥眼见暗夜帝君眉头越皱越深。

    “他们几个恐怕最终还是接战了,我们跟上去。”暗夜帝君从地上起身,拍了拍身上的尘土招呼上官逍遥几人。

    当暗夜帝君率领上官逍遥等人到达山口时,山口已乱战成一团,从暗夜帝君一行人所站立的山坡上看去隐隐分为三波势力,上官逍遥隐隐分辨出那是幽云宗与怒江商会的招式。

    至于杀生、嗜血、追命三位帝君则凭借默契和等级压制在他们下方结阵死守,身边几个围攻者和自己都受了不少伤。

    上官逍遥的眼里没有看到那个跑堂的。

    上官逍遥示意贪狼帝君率先抢下山坡冲进围攻者的阵中,其他几人见贪狼已做先锋也赶忙跟随结阵冲下去,还未交手围攻者们便火速撤远不再与暗夜组织的人战斗。

    等到上官逍遥和暗夜帝君从山坡上漫步走下来时两伙人已经对峙良久,上官逍遥走进了才发现这围攻的是幽云宗的一帮高等弟子,帝君们在不远处压阵,现在正一步一步的走到暗夜一众人眼前。

    “幽云帝君,宗下弟子当真是厉害!”暗夜帝君远远便看见了人群中幽云帝君身上所穿的幽云刺绣锦袍,高声喊道。暗夜帝君这几句话名言为弟子厉害,实则暗讽幽云宗只敢拿弟子的性命填,不愿动用真正的战力

    “哪里哪里,暗夜帝君手下的这几员猛士才是真的厉害。”幽云帝君也暗讽暗夜组织下只有几个帝君能拿的出手,其他杀手们难上大台面。

    两方交战虽然激烈,但都顾虑不知幽云山脉内具体情况,故都没使出三分力气,只有寥寥几人挂彩。正因如此两位领袖才能在此相互唇枪舌剑,而不是上来动手。

    “暗夜帝君此番阵仗是为何事而来?”幽云帝君背着手站在幽云宗一群人前,带笑问向暗夜帝君。幽云帝君瞟了一眼站在暗夜帝君身边的上官逍遥,突地一惊心想这肖遥如今在暗夜组织中如此高的地位,恐怕查起来更加不易。

    “我暗夜想做什么,你幽云宗也管不住吧?”暗夜帝君也是带着笑回话,眼珠子扫过幽云宗的一群人,见自家帝君人数比对方多出不少,心里逐渐有底了。

    “我奉劝你们最好不要打这幽云山脉的主意,这是幽云宗的地界,我怒江商会费了不少玉钱才组织起这次行动。”怒江商会的副会长王红河从人群中钻出来,满脸的不爽,本来幽云宗与他怒江商会精诚合作一番,就这么被突然出现的暗夜杀手们给搅黄了。

    然后王红河看到了暗夜帝君身边的上官逍遥,上官逍遥脸上带笑的向他招了招手。

    王红河的不爽现在转变成了怒火,心里暗道凡事只要有肖遥在场就会对他不利,越想越燥越想越气。

    “报,前哨进入山脉后至今未归。”三方势力正在相互斗嘴时,幽云宗一弟子挤过人群单膝跪在幽云帝君身前。

    “以王境修为都是有入无归?”幽云帝君听闻弟子的汇报不再与暗夜帝君斗嘴,低头心思这山脉到底还入不入。

    “我看这山脉越发凶险”这时暗夜帝君与幽云帝君的明嘲暗讽也差不多到头了,暗夜帝君索性提出合作探索幽云山脉。

    “也好,就用这暗夜帝君的一干手下做前哨,有危险他们上,遇到敌人能打则打不能则撤。”幽云帝君心里暗道,表面上依然是挂着笑脸看不出赞成还是否决。

    “哼,你们说来就来?我怒江商会和幽云宗谋划此事已这么长的时间,你们休想占便宜!”王红河已经满脸血红色,对暗夜帝君等人越发无理起来。

    幽云帝君眼角暗瞥了一眼王红河,心里暗道此人一遇肖遥便丧失理智开始歇斯底里,着实不堪大用。

    然后幽云帝君昂首朗声道:“那不如我们便合伙罢,这宝物功法各自凭本事获取,结束时再各自与对方交换即可。”

    王红河满脸不敢相信的瞪着幽云帝君,他完全没想到幽云帝君会看起来如此轻率的答应暗夜帝君的提议。在王红河眼里所谓的王境实力以金钱招募要多少有多少,根本不必如此重视。

    这时幽云帝君在身侧的手指暗点了一下上官逍遥,又指向幽云山脉。被王红河看在眼里,王红河嘴角微微一弯,知道了幽云帝君的小心思。王红河随即也装出一副沉思纠结的样子,开口道:“也行吧,你们要来就来,但有一个条件,分出一半的人与幽云宗的哨探走最前,我怒江商会多数是些行商体弱之人,且是只需两三件必须之物,故在最后面以保周全。”

    “好!”暗夜帝君这时也不再多说什么,一挥手便率领一众人先一步走进了山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