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15章 开怀畅饮
    夏玄风是这样想的,既然这个几案容纳几人都可,除了确凿的几人之外,再多出一两个位子也无妨,万一宴席的过程中突然来了其他人,到时也好应对情况。

    小八在七人在门口一番寒暄的时候就将菜上齐了,此时的几案上摆满了山珍海味,无论是地上跑的还是水里游的皆是不缺,袅袅的热气徐徐飘起,馥郁的佳肴香气传遍了所有人的鼻息,吸入腹内,顿时心生几丝快慰。

    “香!真是太香了!”夏重楼一边呐喊着一边扑到还算宽大的几案上,闭目深吸一口气,而后呼出一个享受的声音:“啊……”

    夏重楼的味蕾已支使他不顾紫金家族老祖的形象,夏玄冥,夏玄风,夏擎岳,夏擎秋四人见状皆是将头缓缓低下,他们难以想象一向严肃威严的重楼老祖竟然还有这种别样仪态。

    上官逍遥见状则是心中毫无波澜,对于夏重楼,可以说是习惯了。冯八面见状嘴角稍弯,眼梢处出现几道类似鱼尾的纹路。他的微笑,原因有二。其一是难以置信大夏帝国之内威名赫赫的紫金家族的老祖竟这么“放得开”,其一是夏重楼能够做出此等行径,那么只能说明山海居的饭菜是首屈一指,能够挑逗食客的味蕾,做掌柜的当然为此高兴不已。

    山海居的珍馐佳肴,在整座天阳城都是出了名的,每日的食客人山人海,熙熙攘攘。而使之宾客盈门的原因,除却菜肴的价格不是很贵以外,就是被这珍馐的味道吸引而来,即使很多不富裕的食客,为了那美味的佳肴也不在乎山海居比其他规模小些的酒楼贵一些的价格。

    若说酒楼,主要还是要靠珍馐的味道,就算酒楼修葺的再怎么富丽堂皇,珍馐不美味,也没多少人愿意光顾。恰恰相反的是,即使是破烂不堪的小酒楼,只要珍馐美味,有些富家子弟也会自降身份前去光顾。

    对于山海居菜肴,山海居的常客也不是很清楚,甚至觉得有一点诡异。

    即使是日日前来的老食客,也不知道山海居之内的厨师是谁,山海居的厨师是谁,也是市井之间闲暇侃谈之中所评论出的天阳城的未解之谜之一。

    只要食客一点菜肴,那必然是立刻上桌,这个可能不足为奇,但要考虑的是,每日山海居之内都人山人海,日日有万人有余前来就餐,每一桌皆是被跑堂小八立刻传上桌。仿佛那菜肴根本就不需要做,只要食客一确认,就能自动生成似的,因此,这就有些诡异了。

    不免使他们猜想,山海居之内的厨师到底有多少人马?

    但不管他们怎么疑虑,佳肴的极度美味、闻一闻垂涎欲滴是真的,在山海居数万年的正常经营之下,没有一人吃完觉得身躯有什么不适是真的。再加上先前九阳大帝曾亲临山海居就餐,对冯八面的拱手相敬。所有来山海居吃饭的人便知晓了这个山海居的掌柜冯八面不是普通人物。在认为他不是普通人物的情况下,那些他们感到的诡异也便随之烟消云散了。

    “那我就不在此盘桓了,你们好好享用珍馐,畅饮醇酒尽兴罢,有什么事情再吩咐我。”冯八面浅笑说道,而目光却在上官逍遥身上不断打量。

    “好好好,山海居之内宾客盈门,掌柜肯定是无比繁忙,我等人也就不浪费你的时间了。”夏重楼嘴角已是滴下了一滴晶莹的涎液,双目紧紧盯着桌上的珍馐佳肴,头也不回的应道。

    冯八面微微一笑,而后身影瞬间消失在了三层酒楼之中。

    见冯八面已走,夏重楼立刻举起双箸欲要大快朵颐一番,突然灵光一闪坐到椅子上,双手招呼着众人,扬声说道:“来啊,快快过来安坐。”

    虽然在他心里已经没有了外人,但毕竟是为紫金帝皇庆祝,邀请上官逍遥做客,若是大吃特吃一番,定然不成体统。在瞬间意识到这一点之后,立刻将自己强烈的食欲按下,招呼众人。

    话语落下,众人皆是安坐在一具平淡无奇的木椅上。

    看着满满一几案的珍馐醇酒,夏重楼双手摩擦,满面欢喜问道:“玄风啊,这一桌多少玉钱?”

    夏玄风闻言果断应道:“回禀老祖,一枚高等玉晶。”

    “什么!!!一枚高等玉晶?!”

    夏重楼闻言顿时傻了眼,难以置信这高昂的价格,霎时感觉头晕目眩,天昏地暗。

    他上一次来山海居的时候,是霸绝帝君为上官逍遥大设十日流水宴的时候,当时霸绝帝君为了同杀生帝君斗气,不惜花费十枚高等玉晶,差点毁家。而夏重楼不请自来所吃的那些珍馐,亦是霸绝帝君请客,他并不知道花费了多少钱财。

    连一个暗夜组织的帝君都能拿出十枚高等玉晶,他堂堂紫金家族老祖拿不出来?

    其实这也同夏重楼是紫金家族至高领导者有关系,数万年前紫金家族出现了一次财力危机,他几经周折费尽心思才化险为夷,从那以后对于钱财就无比的重视和节俭。说不好紫金家族突然因为一个变故而再次陷入财力危机,这些都难说得很。

    虽然他能拿出数十枚高等玉晶,但是在他看来,办一个宴席饮酒食肴花费一枚高等玉晶实在是有些奢侈,不是心疼钱财,而是认为这些珍馐达不到一枚高等玉晶的价值。

    话语落下,整个三楼鸦雀无声,针落可闻。

    上官逍遥见状双臂交叉胸前,他已经习惯了夏重楼,这等行径不足为奇。他静静注视着夏重楼的神态,心中暗笑不已。

    夏玄风等人大瞪双眼,一时不知如何回应。

    许久之后,夏玄风的声音打破了沉寂:“老祖啊,这一枚高等玉晶玄风还是拿得起的,玄冥堂弟突破帝境同时获得了紫金始祖血脉传承,这庆贺宴不应他人举办,正是应该由我这个代家主举办。”

    “哎,玄风啊,怎么能让你举办呢?玄冥是我儿,他有了质的突破,无论从哪方面说,都应是为父举办,你就不要再争来争去了。”夏擎岳一手频频摆动,朗声说道。

    “你们二人都别和我争,虽然我只是玄冥的叔,但自他幼时就待他如同亲骨,这点擎岳你也心知肚明,于情于理,我为玄冥举办庆贺宴都是说得过去的。”夏擎秋道。

    就在三人争执的时刻,夏重楼一手微摆,示意三人停息,而后曼声说道:“诸位啊,老夫并不是吝啬钱财。秋岳你二人也知晓,几万年前紫金家族出现了财力危机,实在是让人日日心惊胆战,若不是九阳大帝插手,还不知道能不能熬过去,自那以后,老夫对于钱财就重视起来了。

    方才老夫思忖了思忖,这桌珍馐虽然不值一枚高等玉晶,但是我紫金家族的喜事可是值得,遂老夫方才只是惊讶而已,老夫并没有别的意思。玄冥功法大进,血脉大成,如今庆贺宴一枚高等玉晶算什么,就是十枚高等玉晶,老夫也毫不在乎。

    况且今日是邀请肖遥公子前来一同庆贺,也是为了庆贺麒麟之铠横空出世,还有商议一些关于二皇子夺嫡的事宜,不管怎么说,老夫绝不是计较这些钱财,老夫是发自肺腑的明言,信或不信在于你们,同老夫无关。作为紫金家族老祖,谁也别和我争执,不然老夫可就生气了。”

    话语落下,夏擎秋,夏擎岳,夏玄风三人皆是拱手应道:“是!”

    上官逍遥听完夏重楼一席话语之后,顿时有所改观,有些歉然愧恧说道:“重楼前辈可谓是处处为紫金家族着想,这实在是令肖遥敬佩不已!”

    夏重楼喜笑颜开,举起手中酒樽满面春风道:“来,大家共同举樽,为了玄冥功法大进,血脉大成,干了这第一樽!”

    “玄冥谢大家!”夏玄冥朗声笑道。

    “咣!”

    其他人尽皆举樽相撞,仰起头将杯中物一饮而尽,皆是满面欢喜。

    夏重楼将所有人的酒樽倒满,再次开口道:“这第二杯,便是庆祝肖遥公子成功成为了暗夜组织第六巨头,且在天音盛会之中独占鳌头,为了肖遥公子,干了这第二樽。”

    “肖遥谢谢在座的各位。”上官逍遥频频颔首,轻声笑道。

    “咣!”

    整个几案上方再次觥筹交错,所有人皆是仰起头一饮而尽,喝完之后用手揩揩嘴角的酒滴,大呼好喝过瘾。

    在一片喧噪声音之中,夏重楼再次将所有人的酒樽倒满,而后高举手中酒樽朗声说道:“至于这第三樽,老夫想庆祝老夫成功为肖遥公子炼化出了麒麟之铠,为了老夫的炼器之法,干了这第三樽。”

    所有人将第三杯一饮而尽,夏重楼再次将所有人的酒樽倒满,随后高举手中酒樽扬声说道:“这第四樽,便是预祝紫金家族的未来愈来愈好,肖遥公子同我紫金家族已是亲密无间,不介意一同干了这樽吧。”

    “老祖哪里话!”

    “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