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13章 麒麟之铠
    上官逍遥抬头仰望着巨大的麒麟虚影,微微有些嘲讽道:“重楼前辈,你这密室高度还是太矮,我这麒麟虚影根本就舒展不开。”

    是的,这处密室的深度仅仅只有十里,上官逍遥并没有将虚影完全释放,若是完全释放的话,麒麟虚影足足达到二百余丈,这整间密室恐怕都要崩塌。

    夏重楼闻言朗声笑道:“肖遥小友,若是你将这麒麟虚影完全释放的话,我紫金家族的少半建筑还不被你这虚影顶烂了?今日就在密室之中先一睹为快吧,至于其真正全部的威力,还是在日后的实际战斗之中,方能施展出来。”

    此言一出,所有人对麒麟铠甲心中更生些许畏惧,若是将这麒麟铠甲的威能全部释放,那真是令帝境强者都感到可怖。这就是圣级铠甲麒麟铠甲的实力!

    同时他们再度感叹夏重楼的炼器之术,能够炼化出如此强大的铠甲,可不仅仅是材料是极品材料之中的顶级材料就能够炼化出来的,其中还存有太多的技巧和经验,若是没有万年的炼器经验,要想炼化出这种效果,简直是天方夜谭!

    上官逍遥闻言重重颔首,朗声应道:“前辈所言极是,既然这样,那我就释放至此吧。”

    话语落下,整具麒麟虚影瞬间消失不见,整个密室之中的耀眼的光芒也尽数消失不见,恢复了先前的黯淡无光。麒麟铠甲亦是被上官逍遥脱下收回了空间戒指。而后从半空之中安然降落至地面。

    夏重楼见上官逍遥喜笑颜开,面容显露出无尽的欢喜,随即心念一动,急忙忙的朝上官逍遥跑去,期间还打了一个趔趄。

    橐橐的跫音消失之后,夏重楼已是跑到了上官逍遥的面前,一双老眼无比激动的瞪着上官逍遥,一双老手紧紧按着上官逍遥的双肩,扬声道:“肖遥小友,你对老夫炼化的这副铠甲可否满意?”

    上官逍遥将自己脸上的些许唾沫拭去,果断颔首应道:“重楼前辈,怎么能是满意呢?那是相当满意啊!”

    夏重楼闻言更是激动不已,急切扬声应道:“是吧!老夫也觉得完美至极,那么你看是不是再赏给老夫一株九龙伴生草?”

    此言一出,夏擎秋,夏擎岳,夏玄风,夏玄冥尽皆是将头低下,不敢直视眼前的上官逍遥。太丢人了!

    上官逍遥闻言面容上的欢喜瞬间消失不见,变得无比肃穆,右手高高抬起,紧紧攥拳。他虽默不作声,但一切尽在不言中。

    夏重楼见状双目顿时失去了璨然,瞬间暗淡下来,他本想趁着上官逍遥激动到头脑发热的时机再对他割肉,却不料……但是仍然不能得罪了他,虽然此时索要不出什么好处,但是来日方长,和这个肖遥搞好关系,以后少不了好处。

    而后心念一动,顿时转移话题,朗声说道:“肖遥小友啊,老夫只是开个玩笑罢了,你别当真啊!”同时将芜蔓的双手从上官逍遥的肩膊上拿下,后退一步摩挲着自己的紫金胡须喃喃说道:“老夫此时的意思是,要给这麒麟铠甲取一个什么名字呢?”

    上官逍遥见状长舒一口怒气,而后浅颦不屑问道:“断然是叫做麒麟铠甲了不是?还要取什么名字?”

    夏玄冥等人闻言亦是满头雾水。

    夏重楼老脸逐渐红润,言语有些颠簸,曼声应道:“老夫认为‘麒麟铠甲’这个名字还不够霸气,明明有更好的名字可以取代,毕竟是中等圣级铠甲……”

    上官逍遥紧抿双目,思忖夏重楼的话语之中隐隐藏匿着另一层意思,这个夏重楼必定是话里有话,倒不如先顺着他的话接下去,轻声应道:“重楼前辈啊,既然你觉得此名平平,那就改为‘麒麟之铠’吧,如此想必好上了颇多。”

    夏重楼闻言大手频频挥动:“哎……这个名字还是没有特殊意义,毕竟是中等圣级铠甲之中的极品……”

    上官逍遥有些不耐烦,随即一吐为快:“重楼老祖,你到底想说什么?!别绕来绕去的,一并说出!”

    夏重楼闻言立刻高昂起头,撑着鼻孔朗声说道:“既然这铠甲出自老夫之手,那么名字是不是也要同老夫有些牵连?依老夫来看,不如就叫‘紫煌之铠’吧。”

    此言一出,夏擎岳等人和上官逍遥才彻底知晓了夏重楼的意思,他化名紫煌帝君,为了在铠甲上留下自己的痕迹,在名字上打起了主意。

    上官逍遥闻言微微一笑,朗声应道:“紫煌帝君,依我看这个名字并不妥当,我下一次找你炼器的时候,再用作此名罢。”

    夏重楼见上官逍遥如此决断,也就不好意思再开口了,虽然是出自他手,但是上官逍遥给的报酬可是重到不能再重了,怎么说他也只是拿钱干活,而这些要求完全就是无稽之谈,即便搬出他的炼器情怀也说不过去。

    他双目左右闪动,暗暗思忖着:“肖遥小友方才说下次找我炼器,也就是说还会有数不尽数的好处,还是要作出长远的打算啊……不叫做‘紫煌之铠’也罢!”

    而后朗声说道:“那就决定叫做‘麒麟之铠’了?”

    “必然!”上官逍遥昂然,回答的依旧果断。

    夏重楼闻言双手揉搓不止,笑得有些干硬:“哎,这个名字好啊,这个名字好。”

    上官逍遥见状轻嗤一声,而后大手一挥,朗声说道:“行了,关于铠甲就此作罢,如今我来紫金家族,同紫金帝皇的承诺也兑现了,也拿到了自己的铠甲,那么下一步是什么?”

    话语落下,夏重楼立刻面色一肃,和方才的夏重楼判若两人,伸长脖项扬声说道:“山海居!”

    ……

    天阳城,山海居。

    此时已是临近烟夜,正是山海居客人流动的高峰期,门口处进进出出的人络绎不绝,而山海居之内更是人生鼎沸,热闹非凡。

    跑堂小八在大片的餐桌间穿梭,一息时刻送了十桌菜,热的满头大汗,大气粗喘。

    “掌柜,你就不能再找上一位跑堂?传菜这活计可是天长日久,这样下去还不把我累死?”

    小八一边送菜,在接近一楼柜台的时候急切说道,而在一楼柜台上的山海居掌柜冯八面则是打着算盘,头也不抬的低声说道:“再找一个跑堂不费钱啊!为了节省开支,你就忍忍吧,这不是也还没累死?”

    话语之间,跑堂小八已是送完了一百余张桌子,身影在后厨的门口往来如梭,趁着穿梭的空暇,抱怨道:“掌柜,你这话说得轻巧,我若是累死了,你应该知道会导致什么后果。”

    毫不理会小八的冯八面依旧俯首频频击打着手中的算盘,不屑应道:“少废话,你怎么就那么容易死?咱们为什么开这酒楼?什么目的你心知肚明,如今玉晶还是远远不够,少在我面前抱怨。”

    小八的身影如风一般一闪而逝,余留的风使后厨门上的帷子徐徐飘下,而声音却在后厨门口附近的冯八面的耳边响起,语气之中充满了愤懑:“哼!”

    急速飞驰所产生的风扑在冯八面的两鬓,发线纹丝不动,对于小八的言语依旧是爱答不理,只是打着算盘低声说道:“今日有人将三楼包下了,我估计快来了,你再加快点速度将一楼和二楼的饭桌都送完,以便给三楼传菜。”

    后厨门上的帷子频频飘起又频频落下,小八的声音回荡在冯八面的耳畔:“将三楼包了?谁肯出这么大的手笔?”

    “大夏帝国之内基本上没有其他势力能够比拟的紫金家族,紫金家族的老祖虽然没亲自来订宴,但是也是紫金家族的家主亲自前来订宴的,可不能怠慢了人家。”

    “哦,紫金家族是什么家族?”小八边送菜便蹙着眉头轻声问道。

    “哎呀,我们来大夏帝国多少年了,你还不知道紫金家族?嗳,懒得和你解释,安稳送你的菜吧。”冯八面闻言有些气忿,但是刚有此绪便立刻摈绝了。

    小八是他最亲密无间的人,虽然他有些痴愚,但小八毕竟是记不清多少万年前便同他一同作战的人。虽然同他说话的语气寒气森森,但是心中深厚的兄弟情义却是极其热烈,不能为外人所道也。

    话语落下之后,小八立刻出现在了冯八面的面前,他已是涔涔汗下,一边用白的彻底的毛巾擦着脸上的汗,一边双目凝视着冯八面,傻乎乎的笑道:“掌柜,今天又赚了多少?是不是该给我加点工钱,娶个媳妇了?”

    冯八面的手指不再在算盘上敲动,抬头注视着满头大汗的小八,随即给了他一个爆栗子,有些恨他不争气的说道:“就知道娶媳妇涨工钱!娶媳妇你着什么急!”而后将手缩回,轻声问道:“菜都送完了?”

    小八苦恼的抚摸着自己的头颅,不明所以然的瞪着双眼急切应道:“嗯!嗯!”

    冯八面见状微微一笑,满意道:“表现还不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