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12章 圣级铠甲
    上官逍遥立刻将空间戒指往半空之中一甩,麒麟铠甲立刻从空间戒指之中飞出,顿时整个密室被无比刺眼的金色光芒映照,所有人尽皆紧抿双目,而此时的夏重楼的面容已是不能再欢喜了,脸上的皱纹如花绽放……

    除此之外,更是有着压迫力强大的威压在方圆千丈的密室弥漫,所有人催发体内元力与之相抗。麒麟铠甲所散发出的威压,对夏玄风来说都有不小的压力,他额头涔涔汗下,一心一意竭尽全力与之抗衡。

    麒麟铠甲!单单威压就强大到了如此可怖的程度,帝境一重强者都难以轻松应对。

    所有人的眼帘之中,麒麟铠甲的胸腔之处镌刻着麒麟之首,双目暴戾凶残无比,单单眼神就令人心生几丝恐惧,而麒麟血口更是大张,尖锐无比的獠牙尽皆显露,仿佛要将眼前之人撕成碎片。

    夏重楼一边注视着上官逍遥,一边手指麒麟铠甲为其介绍道:“肖遥小友,这麒麟之首乃是老夫将麒麟的头颅用灵魂力量炼化成了一道图腾印在了上面,帝境一重强者观望着麒麟之首心神都要松弛几分,因为老夫在将麒麟尸身分解的时候,发现其血口之中有着能蛊惑心神的组织,随即老夫便物尽其用,将那组织炼化,并且镌刻其表层,遂才产生了蛊惑他人心神的作用。”

    上官逍遥听到此处,思绪又飘到了一年有余之前的王境无崖秘境之中,当初以音天清为首所布下的九曜七星大阵之时,麒麟的血口中确实出现了一个血红色的圆球,当时的诸多皇境武者纷纷被其蛊惑了心神,是以让麒麟有机可乘,数百道爪风挥出将诸多武者纷纷击殒。

    想到这里,上官逍遥立刻将思绪挽回,醍醐灌顶之后,随即喜上眉梢,满面春风的凝视着夏重楼,心中敬佩不已。

    同时暗暗感叹道:“看来炼器之法仅仅是入门简单而已,真若是钻研其中奥义,还是犹如烟海般浩瀚,重楼前辈的炼器之术属实达到了炉火纯青的程度。参加天音盛会之时,在炼宝阁之中,竭尽全力也仅仅是炼出了帝级高等神兵,有着神界砂砾相助,才一举提升至伪圣器。”

    而后长舒一口气,心中不胜唏嘘:“看来我的炼器之术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啊!”同时频频颔首,示意理解了夏重楼的意思。

    麒麟铠甲的肩膊之处,各有一个向前抓刺的麒麟之爪,爪尖明光熠熠,将两肩牢牢护卫。

    夏重楼继续手指麒麟铠甲朗声解释:“老夫发现麒麟尸身的四爪皆是无有可摧,便根据肖遥小友的身段将肩膊之处附上了四个麒麟之爪,两个朝身前紧抓,两个朝身后紧抓,如此一来,整具麒麟铠甲的两侧便显得对称协调,无比的美观。”

    上官逍遥,夏擎秋,夏擎岳,夏玄冥,夏玄风闻言频频颔首。

    “而麒麟铠甲的两个臂膊之处,老夫更是加上了不少的麒麟甲片,以至于再加多少枚麒麟甲片都毫无作用之后才罢手,臂膊之处可谓是坚固到了极致。”夏重楼越说越兴奋,将炼化麒麟铠甲的过程一吐为快。

    “整个铠甲的每一处都是精雕细琢,并且坚固到了极致,而麒麟之首的双目如此栩栩如生,是因为老夫将麒麟尸身的双目炼化到了其中。加上麒麟甲片本先就具有的闪耀的金光,使得整个铠甲散发出刺眼的光芒,穿在身上万众瞩目,不知这外观肖遥小友满意否?”

    上官逍遥闻言果断颔首应道:“重楼前辈,必定是满意啊!这外观无论从哪个方位看,都是无比完美和协调,不得不赞叹前辈的眼光真是首屈一指!”

    夏重楼闻言哈哈大笑,脸上说不尽的荣耀,将大拇指高高竖起,而后朗声笑道:“既然肖遥小友都说老夫是这个,那老夫也就不再辩驳,老夫就是这个!哈哈哈……”

    其他人见状亦是哄堂大笑,夏擎岳迎声附道:“还望老祖日后闲暇时分多指教指教我和擎秋啊!”

    夏擎秋也有这个意思,但一直没好意思开口,如今夏擎岳已是无有顾及的说出口,他也就敞开心扉大吐特吐了:“老祖,您在炼化麒麟铠甲之时,我和擎岳在一旁观望,不必说心里有多痒痒了,同时多么佩服您的炼器之术。我和擎岳若是能够炼化出圣级铠甲,那今生就是不再炼器也无憾矣,若是闲暇时刻老祖能指教指教,那我和擎岳就是做牛做马也愿意啊!”

    夏重楼双目凝视着激动到涕泪纵横的夏擎秋和夏擎岳,心中顿时涌上一股巨大的荣誉感,随即一张老手在脸上抚摸一把,将作品所带来的荣誉感拂去,尽量克制自己的昂奋情绪,朗声应道:

    “秋岳啊,既然你们如此钟情于炼器,那老夫在闲暇之余便授予你们炼器的所得,这不仅仅是你们二人的收获,亦是我紫金家族的收获,你想啊,若是紫金家族又多了两位炼器高手,日后若是有了上等材料,我们三人也是人多力量大,能为紫金家族炼化出不少的帝级高等神兵,岂不是又使家族实力更上一层楼?又何须你二人为我做牛做马?夸…夸张了啊!”

    此言一出,夏擎秋和夏擎岳两人再也压抑不住内心的感动,皆嚎啕大哭起来,两人大步流星走到夏重楼面前,橐橐的跫音过后,拱手半跪齐声道:“我们二人对老祖的感激之情无以言表,老祖无时不刻不为紫金家族着想,乃是我们二人终生的表率!”

    上官逍遥、夏玄风、夏玄冥见状大瞪双目,难以置信天阳城城卫军的大统领、紫磐帝君夏擎秋和紫金家族修炼导师、紫岳帝君夏擎岳能够做出如此行径。尤其是夏玄冥,已是呆若木鸡,心中暗道:“父亲,秋叔……万年以来冥儿从未见过你们这般……”

    夏重楼见状心头一震,大瞪双目俯首凝视着两人,心中暗道:“看来你们二人对炼器的痴迷丝毫不输老夫嘛……”

    朗声道:“你们二人这是作甚,老夫的应允能让你们喜到疯的程度?!快快收起你们的这副丑态!”

    话语落下,夏擎秋和夏擎岳立刻双目一闪,顿时将脸上的涕泪大把揩去,边站直身形边有些歉然说道:“是!老祖!”将身形站直之后,目光转向其他人,见其他人一副惊讶的样子,纷纷愧恧道:

    “肖遥公子啊,方才我有些失态了啊,实在是不好意思,还望你多多见谅。”

    “是啊,我们二人一时难以将激动之绪按下,遂作出那般丑态,你们都要多多见谅,多多包涵啊。”

    夏玄冥闻言微微颔首,尴尬一笑。上官逍遥怔住片刻之后,则是大手一挥,朗声说道:“哎,无妨无妨,两位帝君皆是为玄奥的炼器之术所感,无伤大雅,可以体会。”

    话语落下,两人尴尬一笑,夏重楼微微赧颜,而后轻咳几声,继续手指麒麟铠甲扬声道:“至于这铠甲的坚固程度自不必多说,除却铠甲释放出的虚影之外,还有蛊惑人心,威压弥漫的作用,而这刺目的金光,敌人长久观望的话,双目难免会有些疲劳,整个人的状态也就犹如草木芜秽,遂仅仅是这些微不足道的作用,便能够起到不小的效果。”

    说到此处,夏重楼的面容顿时肃穆起来,璨然的双目瞪着上官逍遥,无比严肃说道:“而这麒麟铠甲所召唤出的麒麟虚影威力如何,老夫便不尽知晓了,我等人继续加深灵魂屏障的掩盖,肖遥公子若是有意在此一试的话,那便在此一试!”

    上官逍遥闻言浅皱眉头沉吟片刻,而后朗声应道:“那肖遥便在此一试,重楼前辈,你等人务必大力掩盖,这个虚影非同小可你们应心知肚明。”

    “肖遥小友啊,你就把心放了肚子里吧,别说是一具圣级铠甲,就是十具圣级铠甲,我看大夏帝国之内谁敢过来抢!”

    上官逍遥闻言一阵无语,这个夏重楼数万年来实力没怎么长进,吹牛皮的功夫却是愈发深厚,在将圣级铠甲炼化而出之后,更是牛气的不得了,你说这些的时候,恐怕是没将九阳大帝放在眼里罢……

    然而这些话语终究不便明说,上官逍遥点头之后,立刻冲天而起,将麒麟铠甲拿在手中,一个转身之下,便着在了他身上。

    “合身!”上官逍遥满面欢喜,扬声说道:“我即刻释放虚影,你们准备好了!”

    “吼!”

    话语落下,一声远古巨兽凶悍的咆哮声立刻在整个密室回旋荡漾,同时伴随着耀眼的金光,在众人将双目缓缓张开之后,一只血口大张,狮首鹿角,虎眼麋身,眼若血潭的巨兽麒麟虚影在半空之中傲然屹立,全身尽是光芒万丈的甲片,血口两侧长须轻扬,身后牛尾徐徐摆动,显得无比的暴戾凶残。

    夏重楼等人尽皆看傻了眼,心生无限凛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