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11章 炼器情怀
    上官逍遥闻言继续笑道:“能啊,先将你紫金血脉抽干再说。”

    夏重楼若有所思,而后一张老脸微微赧颜,曼声应道:“呃,这样的话,还是作罢吧,其实…空之血脉同我紫金血脉相差的也不是很多…”

    话语落下,上官逍遥走到夏重楼面前,大瞪双眼重重颔首一脸严肃说道:“重楼前辈啊,你说的对!相差的的确不多。”

    而后朝着老祖堂方向大步流星走去,同时笑道:“老祖啊,我对我的麒麟铠甲可是急不可待了呢…”

    ……

    夏重楼,夏擎秋,夏擎岳,夏玄冥,夏玄风,上官逍遥六人已是伫立在了紫金家族地下十里深处、方圆千丈的密室之中。

    麒麟铠甲夏重楼本来打算尽快为上官逍遥打造好,但是因为对炼器之法的痴迷,每一处都精雕细琢,使得每一处都无与伦比的完美。除了对上官逍遥负责之外,更是对自己炼器之法的肯定。

    炼化出达到极致的圣级铠甲可是作为一名炼器之人无上的荣耀啊!而夏重楼,确确实实有着这样的能力。

    遂原先一日的预估,足足用了将近半个月的时间才将其打造完成。同样是对炼器十分痴迷的夏擎岳,夏擎秋两人,也因为在夏重楼打造铠甲的过程中,通过观摩获得了不少的新知。

    此时的夏重楼心中无比激动,每每想到自己的作品,便心生无限欢喜,也时时哀叹这终究是属于肖遥小友的……再想到上官逍遥施与的材料还剩下不少之后,做出过为自己再炼一具麒麟铠甲的打算,然而这种念头刚刚肇始,便立刻被他摈绝了。

    紫金家族上上下下百万人员,若是有谁在突破帝境之时因为血脉浓度不足而受到了阻碍,真龙伴生草和麒麟精血都会对其产生颇大的裨益,如此大的作用,自然是比他一人拥有一副圣级铠甲重要得多。

    他侧重的是紫金家族的未来,而上官逍遥亦是如此。作为一方势力的主导者,不得不为势力的未来和手下之人考虑。其实主导者大抵如此,但是能为此放弃自己巨大的利益和放弃提升自己实力的主导者,终究还是不多。

    虽然夏重楼有着堪比天阳城城墙一般的脸皮,但是不得不说,他的心思可是全部用在了紫金家族光辉的未来上,完全称得上是含血吮疮的领导者。

    “重楼老祖,还请你将此密室用灵魂力量包裹起来啊,毕竟麒麟铠甲实在是太过于强大,这些您应该心知肚明罢!”上官逍遥即将会看到自己的麒麟铠甲,不禁喜上眉梢,朗声说道。

    夏重楼闻言大手一挥,朗声应道:“哎,肖遥小友,你就是不言语老夫也会这么做,若是不布下屏障,这件宝贝被九阳大帝察觉到了,恐怕都会过来抢啊!”

    上官逍遥闻言缓缓颔首,等待着夏重楼将麒麟铠甲拿出来。

    “玄风,玄冥,你二人布下第一层灵魂屏障,擎岳,擎秋,你二人布下第二层,老夫布下第三层。如此一来,即使是九阳大帝刻意探查密室,也能顶上些许时分。”夏重楼笑逐颜开,同时催动识海之中的灵魂力量将整个密室笼罩起来。

    “是!老祖!”

    四人皆是拱手异口同声道,而后纷纷催发灵魂力量给密室添上了两道屏障。

    在一切准备就绪之后,夏重楼缓缓拿出一个紫金光芒煌煌闪烁的空间戒指。此时他的心中百感交集,心中隐隐有些不是滋味,暗道:“宝贝儿,你是我一丝不苟一点点打造而成的,如今你已是中级圣器之中的极品,威势不容小觑,要为肖遥小友所用,但是还是隐隐有些不舍啊…”

    虽然这个麒麟铠甲不属于夏重楼,但是自从打造完成以来,空间之中有着自己亲手打造的中级圣器极品,无时无刻不给予他无限的快慰啊!如今要亲手将麒麟铠甲交还给上官逍遥,还是有着深深的不舍。

    此时他能做的,便是尽量拖延时间,尽量多看麒麟铠甲一眼。虽然说起来有些夸张,但是夏重楼对于炼器之法,就是如此痴迷。

    上官逍遥眼中放射出颇多的希冀,喜笑颜开的观望着夏重楼的一举一动。

    “肖遥小友啊,为了给你炼化麒麟铠甲,老夫可谓是一丝不苟,处处小心翼翼,才将麒麟铠甲打造的如此完美,在中等圣器之中都称得上是极品中的极品,总之没有中等圣器能与之媲美。”

    夏重楼面容深沉,看向上官逍遥的目光之中有说不出的情绪,说话的同时,双手摩挲着紫金空间戒指。

    上官逍遥同他对视,闻言缓缓颔首,拱手应道:“辛苦重楼老前辈了,实在是有劳了。”

    “无数个彻夜未眠的夜晚,废寝忘食的为肖遥小友打造麒麟铠甲,老夫的身子骨都差点散架。炼器之法深似海,一旦陷入难以自拔,当得到了麒麟甲片这等材质之后,老夫就变成了傻子,聋子,一心一意沉浸在炼器之中,每当感觉头晕目眩的时候,就紧咬牙关,告诉自己挺住。”

    夏重楼双目之中已是被一层玲珑剔透、薄薄的水珠覆盖,继续喃喃说道,双手仍旧在摩挲那空间戒指。

    上官逍遥听闻他一席话语之后,略微觉得有些不对劲,双眉不禁浅皱起来,静静听他继续往下说:

    “肖遥小友,老夫当真不骗你,紫磐帝君和紫岳帝君可以证明,老夫为麒麟铠甲的操劳,真是……”说到这里,夏重楼缓缓摇头,一双老嘴唇缓缓张开,轻叹一口气。

    “是啊,肖遥公子,老祖的所作所为我全然看在眼中。”夏擎秋寻声说道,言语之中微微有几丝遗憾。

    “擎秋所言不差,我们二人就站在一旁观望。”夏擎岳附和道。

    上官逍遥闻言喘息瞬间加剧,心中已是破口大骂:“你们三人说着话是什么意思,重楼老家伙,别以为小爷我猜不透你们的心思,给你打造麒麟铠甲材质的时候,小爷我可是毫不吝啬,托你炼化铠甲,那些报酬已是多的不能再多,你若是再在我身上打主意,小爷我可真对你不客气!”

    “肖遥小友,老夫为麒麟铠甲付出了不能再多的心血,你看你是不是…”夏重楼两珠眼泪从眼梢滑出,让人捉摸不透他的心绪。

    听到此处,上官逍遥已是怒火中烧,怒声传音道:“重楼老贼!别以为我猜不透你那些小心思,还想让我割肉?!你就做梦去吧,三息时刻之内再不将麒麟铠甲拿出,小爷我对你不客气!”

    夏重楼闻言大瞪双目,急切解释道:“肖遥小友误会了,老夫当真是没有再让你割肉的意思,只是想请求肖遥小友,日后来我紫金家族之时,能不能将麒麟铠甲带上,也好让老夫日后还能见到它。”

    “是啊,肖遥公子,老祖对炼器的痴迷和情怀,完全不是外人所能感同身受的。”紫岳帝君寻声附和道。

    “肖遥公子,老祖耗尽心血,这个请求应该无一毫过分之处吧。”紫磐帝君亦是附和道。

    上官逍遥闻言大吃一惊,原来方才是曲解了老祖的意思,而后埋怨起来,这算什么请求,直接明说不就行了,真是的,还磕磕绊绊的绕弯子。而最使他震惊的,还是夏重楼对炼器的情怀,他固然知道夏重楼痴迷炼器,但他怎么也没想到会痴迷到这般程度,仿佛他亲手炼化的麒麟铠甲,不是一件神兵,而是他的亲骨肉…

    于是面容稍稍尴尬片刻,而后大手一挥,朗声说道:“哎,重楼前辈,这算是什么请求嘛…这般重要的铠甲我固然时时待在身上,只要你我相见,场合方便的话,随时观赏无妨。”

    此言一出,夏重楼立刻将头高昂起来,双目顿时璨然,满脸的皱纹瞬间开了花,朗声说道:“嘿嘿嘿嘿,那就好那就好。”而后咽下一口唾沫之后,轻声说道:“若是肖遥小友愿意再施薄礼,老夫也不会推辞…”

    上官逍遥闻言瞬间石化,再也不愿多看夏重楼一眼,而后将手伸到夏重楼面前,厉声说道:“拿来!!”

    话语落下,夏重楼将紫金光芒煌煌闪烁的空间戒指高高举起。

    “啵…”

    在空间戒指上深情的亲了一口之后,目不转戒指的将戒指放到了上官逍遥手中。

    上官逍遥将空间戒指拿在手中,将其捧在自己眼前注目而视,心中已是无比的激动,而后朗声说道:“既然老祖等人已是运用灵魂力量将此密室封闭,那我就在此处试一试。”

    “好的,无一毫问题。”夏重楼意气风发,胸前一拳紧握,振奋说道。

    上官逍遥将空间戒指开了一个细小的罅隙,瞬间整个密室之中就散发出了强大的威压,使得众人不得不催动体内元力与之相抗,同时罅隙之中散发出熠熠的金色光芒,上官逍遥不禁紧抿双眼,胸腔的起伏极其剧烈。

    “肖遥小友,立刻将其取出方可一睹为快,也好让玄冥玄风见识见识老夫的炼器之术。”

    夏重楼无比兴奋的凝视着上官逍遥,昂奋喊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