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10章 分出胜负
    远在十里之外的夏重楼,夏擎岳,夏擎秋,夏玄风四人见状心中亦是震惊不已。他们双目圆睁,嘴巴大张,神情板滞的凝视着上官逍遥,怔住良久。

    数息之后,夏玄风的声音才缓缓响起:“老祖,这是什么情况?”

    “是…是啊,老祖知晓吗?”夏擎岳颤巍巍的声音紧跟其后。

    “还望老祖为我三人解开迷惑啊…”夏擎秋曼声说道。

    夏重楼闻言双目一闪,打了一个激灵之后,轻声应道:“以此来看的话,这个肖遥必定是有着惊人防御功法,那种功法的防御实在是强的不像话啊…”

    ……

    紫金帝皇见状深蹙眉头,再次紧凝体内元力朝着上官逍遥冲去,气势同样咄咄逼人,但比先前还是弱了几许。

    最强的血脉之力他已经施展而出,但被上官逍遥的天地愧挡下,此时再次施展血脉之力,比方才的威力固然是不及,但依旧是无比强横,在风之神纹的作用下,身形快若闪电。

    上官逍遥见状嘴角稍弯,心中暗道:“天地游魂,听吾号令,速速归位,凝聚吾身!”

    随即《唤神经》立刻被他施展而出,霎时,无数只天地游魂凭空出现,沿着一条玄奥的轨迹瞬间依附在了他的识海之中,顿时识海之中的灵魂力量大肆澎湃,未过半息时刻,已是达到了极致。

    上官逍遥双目无比璨然,面对愈来愈近的紫金帝身,微微一笑之下,帝境八重巅峰的灵魂力量瞬间释放而出,灵魂力量覆盖面极广,可谓是覆盖了空阔之地的一半,轰然迎向紫金帝身。

    帝身之内的紫金帝皇瞬间感到了强大无比的无形力量,身形一转之下,轰然与之相抗。

    “轰!”

    两方力量相撞,紫金帝皇嘴角微微溢血,死死抵抗着有着帝境八重巅峰的灵魂力量,十息过后,已是涔涔汗下,全身湿透。

    不是紫金帝皇的血脉之力不如上官逍遥的灵魂力量强大,而是因为此时的紫金帝皇只是帝境一重境界,血脉之力虽是强大,但是对于帝境八重巅峰的灵魂力量来说还是太弱。

    上官逍遥微抿双目,顿时心中暗道:“冲击!”

    暗道过后,灵魂力量更是强悍无比,再次发起进攻,半空之中的紫金帝皇大惊失色,身形极速后退,已是难以抵挡这道攻击。

    “噗!”

    紫金帝皇大吐一口鲜血,一双紫瞳顿时黯淡了不少,面色微微苍白,急速运转血脉元力再次相抗。

    在紫金帝皇元力殆尽的时刻,上官逍遥的灵魂力量尽数收回,取而代之的是魂主战体的重重一击。

    魂主战体瞬间出现在紫金帝皇身后,依附于一臂的神砾盾狠狠朝着紫金帝身的龙首一击,顿时紫金帝皇身躯剧烈一震,口中鲜血直喷,面色已是极其苍白,整个紫金帝身剧烈震荡,难以将身形稳住。

    瞬间魂主战体的又出现在紫金帝身的面前,十八只手臂尽皆拳头紧握,一起击向紫金帝身的头颅,在这重重一击之下,紫金帝身再次口吐鲜血,一双紫瞳暗淡无比,再也没有力量能与上官逍遥相抗。

    “我认输!”

    紫金帝皇竭力呐喊道,话语落下,上官逍遥立刻收手,心念一动之下,高达一百零八丈的魂主战体瞬间消失,而紫金帝身亦是消失不见,面色惨白的紫金帝皇降落至地面,朝着上官逍遥微笑道:“肖遥兄如此神力,若要战胜你,以此时的力量还是不够啊。”

    上官逍遥闻言缓缓摇头,朗声应道:“紫金帝皇,你此时的力量隐隐已经达到了帝境五重的实力,然而真实境界乃是帝境一重,跨度如此大的实力,不得不让我小心翼翼,竭尽全力同你对抗啊,恐怕稍有不慎,就会身受重创。”

    说话的同时,从空间戒指之中拿出了些许的灵丹灵药,屈指一弹之下,瞬间飞到了紫金帝皇的手中。

    紫金帝皇沉吟片刻,缓缓将其吞下,二息过后,一双紫瞳已是无比璨然,身上的气息又是恢复先前的状态,嘴角的鲜血亦是不翼而飞,消失不见,体内的元力亦是逐渐恢复。

    他凝视着面前的上官逍遥,一时没有言语。他感觉到面前这人的实力实在是深不可测,虽然上官逍遥说是用尽了体内所有力量才将其打败,但是他抱有半信半疑的态度,看他那一副轻轻松松的样子,便知未曾用尽全力。

    上官逍遥当然没用尽全力,“开门”和“休门”两大血窍之力未曾施展,强大的麟神梭亦是没有施展而出,天音灭圣封印术更是没有施展。虽然紫金帝皇的血脉之力强大,但是还不足以对抗他达到了帝境八重巅峰的灵魂攻击,是以将紫金帝皇打败,根本就不需要用尽全力。

    而上官逍遥方才那样说,目的就是为了安慰一下紫金帝皇,让他认为差一点点获胜的就是他了,但是他说的是真是假,紫金帝皇也不是傻子,他心知肚明。

    “秘境一别之后,这一年他的实力提升的实在是太快,短短一年的时间,便达到了极为可怖的程度,难道真要自叹不如了吗…”

    紫金帝皇心中暗道,这一次的战斗又是以失败告终,不免让他心中有些气馁。他知道上官逍遥的天赋不在他之下,甚至犹有过之,而即使是他勤勉努力的修炼功法,提升自己的实力,那上官逍遥就一直停滞不前,实力不会提升吗?

    那是不可能的!在虚荣心的作俑下,就怕天赋极高的人比自己更加勤勉的修炼功法。

    是以,不禁让他心生一个问题——是不是这一生都超越不了肖遥兄了?

    俗话说的好,人比人得死货比货得扔,此时紫金帝皇便陷入了一阵沮丧之中,心中哀叹道:“肖遥兄乃是同我一起进入秘境,这也就代表着他和我是一个时期的武者,为何他的实力如此强横,将我的光环反衬的无比暗淡?我好歹也是家族之中最为卓越之人…嗳,呜呼!”

    其实紫金帝皇想错了,不是不能对比,但是也要分同谁对比。一年有余之前一同进入王境无崖秘境的人,除了上官逍遥谁还能将他的光环反衬的暗淡?即使是现在早已突破帝境的琉璃帝君,也不会是他的对手。

    所以说,他就是太过于固执,上官逍遥这种妖孽在真武大陆上多少年能出一个?非要选择同他相比,若是不同他相比,你紫金帝皇如此年轻便成为了家族代表,同年龄的武者之中出类拔萃,引得众人羡煞不已,这样想的话,你的光环同龄人中无人能及了吧。

    十息过后,也许是紫金帝皇想通了这个道理,他已不再气馁,而是面容肃穆,精神振奋的朝上官逍遥大声说道:“肖遥兄,如今一战是你胜矣,待我日后再次功法大进之时,可是还会向你发起挑战的啊!”

    此时他认为,让上官逍遥做自己的表率亦是不错,就让他激励着自己,让他知道上面还有个年轻的上官逍遥压着他,同时尽力拉近他们两人的距离…

    上官逍遥闻言缓缓颔首,朗声应道:“当然可以,只要你紫金帝皇向我发起挑战,我便欣然应允,但若是日后你展现出的实力我已是不及,我可不同个傻子似的应允了。”

    说完便哈哈大笑起来,紫金帝皇闻言亦是心中舒服了不少,随即喜上眉梢,亦是哈哈大笑起来,笑道:“肖遥兄,我是无比希望有你不应允的那一天啊,但是恐怕还是很遥远啊!”

    上官逍遥闻言微笑应道:“不远不远,如今你已经获得了紫金始祖血脉传承,修炼的速度肯定快了颇多。”

    就在两人的嬉笑间,夏重楼,夏擎秋,夏擎岳,夏玄风已是赶了过来。

    他们四人本想前来安慰安慰紫金帝皇,但此时看两人开怀大笑,也便不再担心紫金帝皇心里过不去了。

    夏重楼对上官逍遥注目而视,目光之中充满了无限的期望,面容略显狡黠的说道:“肖遥小友啊,方才你那防御可是堪称无敌啊,你能否指点指点,将那功法传授与老夫啊…”

    上官逍遥闻言顿时失笑,而后轻咳几声,清了清嗓子之后一本正经说道:“老祖,我那防御功法和我的空之血脉戚戚相关,乃是我空之血脉的特性,恐怕就是传授于你也无一毫作用啊。”

    夏重楼闻言顿时双目大睁,满腹狐疑惊讶道:“什么?!空之血脉不仅能够施展空间神通,还同防御功法有关?”

    “那是必然,我这空之血脉可是远古之时都不曾显露,如此好的血脉是我珍贵的至宝呢。”上官逍遥继续笑道。

    见五人一副洗耳恭听的样子,笑声愈来愈高昂。

    夏重楼闻言眼珠转动几下,而后缓缓颔首,一副不明觉厉的样子:“哦…原来如此…”而后嘿嘿笑道:“肖遥小友,这空之血脉就不能分给老夫一点吗?也让老夫尝尝空之血脉的滋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