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05章 家族传宝
    紫金家族老祖大堂之内。

    夏重楼坐在宽大的椅子上,他的左手边是紫磐帝君夏擎秋和紫岳帝君夏擎岳,右手边则是紫金帝皇夏玄冥和紫金家族代家主夏玄风。

    夏重楼伸手将几案上的金色茶樽拿起,品了一口醇香热茶之后,朗声说道:“紫金帝皇,紫金家族之内唯有你一人获得了紫金始祖的血脉传承,那么紫金家族的家族传宝亦是非你莫属!”

    此言一出,其他四人尽皆大瞪双目,凝视着夏重楼,目光之中满是惊疑。

    夏重楼见状浅然一笑,将手中金樽安放在几案上之后,继续说道:“家族传宝老夫从未公之于众,只待获得了紫金始祖血脉传承之人出现时,这家族传宝方可公之于众。上一任紫金家族老祖大限将至之时,将老夫叫到了他面前,告知于我老祖堂中央下方藏匿着至宝,这也就是老祖堂在紫金家族之中位置数十万年来不曾改变的原因。

    至于这为什么不将至宝公之于众,上一任老祖的意思是避免引起家族内斗,若是被一个家族传宝而将整个家族搞得乌烟瘴气不得安宁,实在是有些得不偿失。遂此时紫金帝皇获得了始祖的血脉传承之后,这家族传宝也就水落石出。”

    说到此处,夏擎秋,夏擎岳,夏玄风,夏玄冥四人双眉紧蹙,重重颔首。

    而夏重楼话音未落:“不过按照上一任老祖之言,这家族传宝是要靠着自己的实力来拿到手,也就是地下暗含机关,原因便是考验获得始祖血脉传承的人的实力如何,至于地下机关是谁所设,老夫也不是很清楚。

    紫金帝君,下面可能危险重重,你定要万分小心啊!我等人在上面等着你拿到传宝之后上来。”

    话音落下,夏重楼手臂一挥,瞬间整个老祖堂被一层灵魂屏障坚固包裹,老祖堂外之人无论如何也不会知晓堂内所发生之事,若是发生什么异象,堂外之人也无法看出。即使是紫金家族之中有人可以催动灵魂力量探寻,也会被这道灵魂屏障阻挡。

    “这里面老夫也没进去过,至于机关,也无从知晓,紫金帝皇,定要万分小心。”夏重楼说话的同时,老祖堂的中央已是出现了金色的正方形框架,瞬间整个框架之内的地界消失不见,一股劲风瞬间自下而上冲出地面,在老祖堂内大肆漫卷。

    随即夏重楼再次催发识海之中的灵魂力量,将夏擎秋,夏擎岳,夏玄风三分的身躯牢牢包裹起来,如刀刃般锋利的劲风冲在三人身上如撞棉絮。

    “紫金帝皇,地下千里之深,便是家族传宝所在之处,即使拿不到家族传宝,也要全身而退,明白吗?”

    夏重楼面容肃穆,朗声说道。

    “明白!”紫金帝皇夏玄冥一声呐喊,随即身影立刻朝漆烟的地下冲去。

    紫岳帝君见状一颗心如打鼓般跳动起来,面容尽是惊恐之意。

    刚刚深入百里之深,地下的劲风便更加锋利起来,扑打在紫金帝皇身上有如千刀万剐的疼痛,在感到痛感愈来愈烈之后,紫金帝皇瞬间将紫金战神体施展而出。

    在紫金战神体的保护下,无比锋利的劲风也是如撞棉絮,紫金帝皇见状嘴角稍弯,继续小心翼翼的深入。

    在飞驰到地下二百里之深之时,猛烈的劲风突然全部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刺彻骨髓的严寒之气。

    虽然紫金战神体护身,但是那刺骨的严寒依旧对紫金帝皇产生了影响。

    他紧抿双目,霎时将全身经脉之内的元力释放而出,随即严寒之气有所退减。

    “到底是谁将老祖堂的地下深处布置的如此诡谲多变?尽是一些天象的攻击,呵呵,不过对于现在的我来说,这也算不了什么!”

    暗道之后,继续加快速度向下飞驰,一百里的风和二百里的冰对他没有造成什么伤害。

    未过五息时刻,已是下降到了三百里之处。

    突然!浩浩荡荡的巨石凭空而出,漆烟一片之中向紫金帝皇飞速逼近。

    紫金帝皇感到了空气的流动有所骤变,微闭双目之下,将紫金战神体再次催发的更加坚固,同时放缓了下降的速度。

    “啊!”

    紫金帝皇一声惨叫,面色瞬间苍白,心中暗道:“战神死光!”

    与此同时,他的紫色双瞳顿时煌煌闪烁,瞬间无比宏阔的两道战神死光激射而出,将隐匿在烟暗之中的巨石迅速分解。

    随即持续施展战神死光开路,在战神死光的光芒的映射下,他看到了地下深处的景象,随即心头一震,地下深处还有无数的巨石朝着他汹汹袭来。

    与此同时,老祖堂内夏重楼端起茶樽朗声说道:“以紫金帝皇的实力自保无一毫问题。尽管里面可能存有某些危险,但是仅仅是个家族传宝而已,不可能将自己家族之人置于死地,更何况是唯一一位获得了紫金始祖血脉传承的人,再多的危险也仅仅是考验而已。

    上一任老祖所透露出只言片语,这些机关是对于帝境二重巅峰武者的实力所设定。紫金帝皇虽然是帝境一重境界,并且境界不是很稳固,但是不可否认的是,紫金帝皇爆发出的最强实力已是达到了帝境五重巅峰,想必所设定机关之人都未曾想到。”

    其他三位帝君尽皆神情紧张,尤其是紫岳帝君夏擎岳,一颗心仿佛都要跳出来了。但看夏重楼悠然的端着茶樽,说完那一席话语之后,紧张惊恐的情绪有所松弛。

    “看来不动用血脉之力是不行了。”地下深处的紫金帝皇心中暗道,随即紧凝全身经脉的澎湃元力,瞬间浓厚的紫金血脉在浑身上下传遍,而后目光一闪之下,将血脉之力释放而出。

    “轰!!!”

    仅仅是双拳挥出,所有的巨石已是纷纷化作齑粉消弭于无形。

    此举一落,整个老祖堂微微颤动,即将触碰到夏重楼嘴唇的茶樽突然一抖,全部泼洒在了夏重楼的脸上。

    夏重楼微微气忿,将脸上的茶水擦拭掉之后,再次斟满一樽热茶,举樽欲饮之时,整座老祖堂剧烈颤动一息时刻,夏重楼再次将脸上的茶水擦拭掉,微怒道:“紫金帝皇在下面折腾的可不轻啊…”

    其余三位帝君听出了其中的两道含义,尽皆选择默默不语。

    而此时,他已经下降至了八百里深处!对于千里深处,也就是紫金家族传宝的所在之地。

    “到底是谁布下了这些比帝境强者还要强大的天象攻击?方才那些巨石击打在我身上仿佛中了帝境四重强者的重重一击,若不是将紫金战神体紧紧凝聚,恐怕必定遭到重创!”紫金帝君心中暗道:“若是这样的话紫金家族传宝还有必要保密吗?若是皇境高手想要下来获得至宝,想必只能是有来无回啊…看来重楼老祖确确实实是没进来过啊…”

    就在他暗自思忖的时刻,突然一道极其强大的力量轰然落在了他身上,顿时嘴角溢血,顿时催动体内的三品帝印,风之神纹立刻发动,同时死死维持着紫金战神体护身。

    这千里深处未知的危险太多,一边利用坚若磐石的紫金战神体护体,一边催动攻击与速度兼顾的风之神纹进行急速的前进…算是明智之举。

    未过二十息,紫金帝皇已是到达了最深处,也就是千里之深。

    紫金帝皇将额头上的细微汗珠擦去,心中暗道:“原来不是越深入攻击就越强,最危险的就是下降至一半时的那些巨石,进入帝境之后,无论是攻击,防御,还是神纹,都得到了大幅度的提升,更是拥有了紫金家族特有的紫金血脉之力…嗯…明日定要同肖遥战上一场,分出个胜负。”

    暗道的同时,他俯首看见一个豆粒大小的光点煌煌闪烁,俯下身去再仔细观看,那光点是在一块长方形状的铜的中央,心中暗道:“这不会是紫金家族的传宝吧,不就是块破铜吗?”

    再三巡视四周之后,发现除了这块铜空无一物,而后认定应该就是它了,欲要冲天而起之时,整个身形瞬间被脚下地面顶起,不断朝上方上升,他俯首观看,原来是深处在急速补填。在上升的过程他也感觉到了,方才那些严寒和劲风等等全然消失不见,除了洞中有些阴冷之外,再也感觉不到其他。

    不一会儿地下千里深的空阔全部被填充完成,而他此时也手拿一物出现在老祖堂内。

    “怎么样?紫金帝皇,里面的危险如何?”夏重楼微笑问道。

    紫金帝皇闻言亦是微微一笑,朗声应道:“老祖,恕玄冥直言,并没有你所说的那么危险。”

    “废话,你刚刚突破帝境,境界还不是很稳固,老夫方才要不是那样说,你会特别的小心谨慎吗?还不是怕你掉以轻心!”夏重楼假怒道。

    话语落下,紫金帝皇面容如沐春风,心中几丝暖流翻涌,拱手应道:“玄冥谢老祖!”

    “哈哈哈,”夏重楼微一摆手,而后浅颦说道:“上任老祖所说的家族传宝就是这块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