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99章 议事
    江流帝君闻言嘴角稍弯,微微惶恐。

    这句话一般情况下都不好自己来回答,一般情况下都是身边有位随从竖着大拇指,伸长脖项撑着鼻孔昂然替他回答。

    幽云帝君话语落下,幽云八帝对面,一位帝君从云椅上肃然起立,扬声应道:“幽云帝君,你创立幽云宗,常常驰聘沙场,勇猛无惧,赫赫大名早已在大夏帝国耳熟能详,遂断然不必他人介绍。此时在下斗胆为在座的各位帝君介绍一下我等人的大人,我家大人,本名王天冢,唤作江流帝君,在怒江商会之中担任副会长一职,而江流会主要在怒江商会之中负责售卖奇珍异宝这一业务,对于怒江商会的江河运输业务,我家大人早些年前就已经不再负责,会长也是将江河运输的业务转给了其他会长。

    在下就斗胆简短的介绍这番,想必在座的各位帝君心中已然明晰。”

    幽云帝君闻言频频顿首,刚刚欲要伸手虚拂,瞬间识海之内灵光一闪,而后朝江流帝君说道:“江流帝君,经过你手下的一番介绍,可谓是对你有所了解了啊…”

    而后心中暗道:“不得不承认,生意之人就是巧舌如簧,还隐隐有些碰运气的胆量,我驰聘沙场勇猛无惧?你若是不说我自己都不知道我常常驰聘沙场,驰聘沙场的岁月早就过去了数万年,创立幽云宗不久,驰聘沙场便交由了惊云和云生以及云震,在阶梯之上便出言道对宗门势力了解甚少…实在是…

    不愧是怒江商会之人,不光这个江流帝君能说善辩,连他的手下都颇为善于辞令,更是颇为聪慧,在告知了名字和职务之后,竟连负责的业务和其他业务由谁负责都一一说了出来……

    实在是聪慧啊!看似负责业务这一席话语有些多余,然而寓意便是这个江流帝君所负责的售卖珍宝业务比江河运输的业务,是要多上些难度的,若不然他负责江河运输业务负责的好好地,而后又转了售卖珍宝的业务?

    对于一位副会长来说,基本上不存在负责不好业务这一说,那么也就是说他的价值,江河运输业务已经体现不出来了,遂开设了另一个业务由他负责。

    而他手下所说,怒江商会会长将江河运输业务转给了其他会长,这更能证实,他的能力比其他会长要胜出一筹,是多名副会长之中的佼佼者……

    这些人,实在是不同凡俗啊,心思缜密,灵活机智。”

    江流帝君闻言浅声一笑,朝幽云帝君苦笑一声之后,目光转向下方,假责怪道:“飞淙,你实在是说了不少废话啊,只需介绍本帝担任职务便可,还将负责的业务亦是道出来,不过让在座的诸位帝君更加明晰也无妨,快快安坐吧。”

    虽然表面上这样说,但心中已是暗道:“飞淙,说的不错,这些帝君都是明白人,想必能够听出其中之意,而且将售卖珍宝的业务道出来之后,我等人此行的目的便也更好开口,道出之后便会少几丝怀疑,多几分相信和合理…”

    那位飞淙帝君闻言果断应道:“是!江流大人!”而后继续正襟危坐,双手驻膝。

    而后江流帝君朝幽云帝君朗声说道:“幽云帝君,在明晰了本帝的身份之后,是不是就该议事了?”

    幽云帝君闻言沉吟片刻,江流帝君的每句话他都要斟酌之后再应声,然而方才那一句话属实没有奇特之处,遂果断应道:“是啊,下面就要一丝不苟的谈论正事了,八位帝君不得露出其他声音!江流帝君开始说吧。”

    话语落下,江流帝君朝下方朗声说道:“你们也是,要同八位帝君一般严谨!”

    而后轻咳几声,长舒一口气之后,继续说道:

    “首先,本帝说一下我等人此次前来的目的,便是想幽云帝君率领八位帝境高手与我等人一同前往幽云山脉。

    为什么要去幽云山脉呢?因为幽云山脉之中有颇多的奇珍异宝可以探寻,想必你们要问了,为什么幽云山脉之中存有奇珍异宝?到底是谁的遗留或是谁刻意藏在那里,这个无从考究,本帝也不知晓。但是,本帝可以断言,幽云山脉之中尽是奇珍异宝。

    为什么这样说呢?因为数千年前,本帝的一位皇境手下惹了一个实力颇为强大的武者,但是出于某种原因,那强大武者不能亲自将其击杀,更不能在明面上将其击杀,所以便找了一位帝境强者将其暗杀,重金之多不得不让那位帝境强者心动。

    那位帝境强者找到了本帝的手下,没有一毫疑虑和言语,立刻便是对其出招,本帝的手下明知不敌,遂立刻逃跑,虽然本帝那位手下打不过那帝境强者,但是身法却异常诡谲难测,速度堪疾,将那帝境强者甩在后头,但是那名帝境强者的身法亦是不俗,一路穷追不舍,遂两人的差距并不是很大。

    两人尽皆用尽全身之力,本帝手下尽力逃跑,帝境强者尽力追赶。

    本帝的手下在一路逃窜之下,无意之中误入了幽云山脉之中,借幽云山脉甚是叆叇的云气才将那名帝境强者甩下。

    而后又是无意间在幽云山脉发现了诸多的奇珍异宝,甚至还有几道真武大陆上不多见的神秘功法。”

    说到此处,江流帝君往事重忆难免有些伤怀,双眸之中竟隐隐透亮且朦胧起来,在鼻尖微酸的状态下一顿话语,四息之后,才继续说道:

    “但不知道他在幽云山脉之中经历了什么,回到本帝的堂内已是奄奄一息,并且是灵魂遭受到了重创,识海之中仅仅留有几丝微弱的神识。

    他踏过本帝大堂的门槛之后,立刻瘫倒在地,原来他是靠着无比坚强的意志才竭力回到怒江商会。

    本帝见状立刻将催发自己的灵魂力量注入他的识海之内,以此将其识海之中的神识填充一些,但是本帝的灵魂力量根本就进入不了他的识海,眼睁睁看着几丝神识缓缓消失。

    而后本帝又将百枚极修丹拿出,欲要让他服用,可是面色极度苍白的他却微微摆手,表示自己已经无力回天了,但本帝依旧给其吞下了百枚极修丹,无论如何也要作死马医,吞下之后,他全身骨骼瞬间无比的坚实刚硬,但灵魂却依旧是缓缓消失,仿佛他的灵魂被创之后,再也没有挽回的余地。”

    说到这里,江流帝君的声音再次戛然而止,双目之中已是被一片剔透的净水覆盖,仿佛数千年前的场景再次身临其境。

    此时的幽云帝君已是双目微抿,暗自思忖道:“若是江流帝君这些话语是真的话,那他真的是含血吮疮的好将领,百枚极修丹,那价值真的非同小可!而且若不是重情重义的将领,怎么会对自己一名手下的死如此悲恸呢?时隔数千年都衍生珠泪…然而会不会是他编造了一个故事,加上自己高超的演技,欲将我感动的一塌糊涂最后欣然应允呢?

    不得不抱有怀疑之心,必定同他萍水相逢,从未有过交集…”

    而飞淙帝君等人闻言亦是双目之中朦胧透亮一片,那位手下是谁,他们心知肚明,更是知道那位手下殒命之后,江流帝君卧了多少年的病榻,整日以泪洗面,苦不堪言。

    从那以后,探索幽云山脉,一直都是江流帝君的一个夙愿,因为他心中有一盏灯难以熄灭。

    江流帝君一双洁手在自己脸上擦了一把,再次调整自己的情绪之后,继续说道:

    “本帝跪在地上,双臂将其揽在怀中,望着他极度苍白的面容潸然泪下,然而本帝却发现,他的双目虽然黯淡,但是很急切,仿佛有事要说,在我细细的观察之下,他的双唇竟是在微微动颤,若是不仔细注视,根本看不出他的双唇在动颤。

    随即本帝催发自己的灵魂力量对其谛听,他粗枝大叶朝本帝简述了大致状况,连他招惹的是谁,谁将他追到幽云山脉都没有说出,说的特别粗略,在他尽力简述且让我明白整个过程之后,说的最后一句话便是‘幽云山脉有着无穷宝藏’,而后便断了气息。

    本帝如今真是后悔啊!怎能让他孑然一人出去游荡呢,可笑的是,本帝的理由竟然是不能让他在安逸中度过大好时光,年轻…就要出去历练,尝到重重困难的滋味,这样对他才有莫大的好处…从那以后,本帝整日折磨自己,整日让自己苦不堪言,以此弥补我犯下的错。

    如今想想,他就是整日在本帝的眼皮底下无恶不作又能怎样?本帝真后悔教授他人生真谛,那些斗志昂扬的话语,世上的深明大义,对修炼功法的向往之心…尽被他所动心…本帝就应该…就应该让他苟且偷生,安安稳稳待在本帝的怀抱之中,无一毫危险的度过一日又一日…”

    说到这里,江流帝君再也按捺不住自己的情绪,在云座之上啜泣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