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98章 进殿
    江流帝君见状微微一笑,而后双目微抿,朝幽云帝君朗声说道:“幽云帝君,本帝已经将你的六名手下从皇境五重提升到了皇境七重巅峰,且全身骨骼加强了一番,不知这个不是赔的你是否满意?”

    极修丹,制造过程异常繁琐,在整个大夏帝国之内都鲜有人贩卖,而价格更是非常昂贵,比那些能使皇境武者提升一个小境界的丹药贵出了千百倍。

    至于功效,除却瞬间疗伤之外,还有强化骨骼,提升血脉之中的元力的作用。

    最主要的,是能够让皇境武者的境界直接跨越两个小境界!

    对于六名门卫的伤势,根本就不需用极修丹来修复,而江流帝君却挥丹如土,毫不在意,由此怒江商会的底蕴也可窥见一斑。

    幽云帝君对那极修丹亦是心知肚明,不但对这个赔的不是很满意,甚至认为这个不是赔的有些太过分了,同时隐隐有些气忿,心中暗道:“你这是在向我幽云宗炫耀你们怒江商会财大气粗吗…”

    而后朗声应道:“既然你如此慷慨,本帝便不再对此事纠缠下去。你说你来我幽云宗有要事商议,实在是让本帝疑惑不解。怒江商会乃是一心做生意赚钱的势力,向来不参与任何势力的争斗,亦正如你方才所说,恐怕贵商会同我幽云宗无任何一方面能有联系罢。”

    江流帝君闻言微笑道:“既然来到了幽云宗,那么对我们来说便同幽云宗有几丝关系,况且此次前行,我等人就是前来商议,至于商议的内容,在这殿外谈论有些不妥吧…”

    话语落下,幽云帝君大手一挥,扬声说道:“你们退下吧!”

    “是!幽云大人!”

    百万战士尽皆拱手异口同声道,那气势无比恢弘,声音无比嘹亮,尽显军阵威严。

    遵命之后尽皆转身,有序的离开殿外阶梯之前,因为浩荡的人马,整个殿外顿时尘土飞扬,跫音橐橐的铿响,宛若无数个大锤纷纷抡在了地面上。

    而那六名门卫尽皆双目直视着江流帝君缓缓离开,目光之中满是感激之意,离开之时,像是个孩童舍不得自己心爱的考妣…

    江流帝君见状俯首缓缓摇头,心中暗笑不已,暗道:“看来我怒江商会也还算是富有的势力嘛…这些手下看上去真是有些可怜啊…哈哈哈…”

    数十息之后,江流帝君抬起头,面容无比肃穆,与此同时幽云殿外的震荡也彻底消失,尘埃已是落定,整个殿外又恢复了之前清净的情景。

    殿外再次陷入一片死寂,两方人员对视良久,许久之后,江流帝君再次压抑心中的不快,朗声说道:“幽云帝君的待客之道可谓是别致啊,本帝实在是少见少见…”

    话语之中,充斥着颇多的讥笑和讥诮。

    话语落下,幽云帝君的怒火才完全平息,方才他让江流帝君等人尴尬了良久,心中的不快已是荡然无存,而且他也心知肚明,以他们九位帝君与十二位帝君相抗,必然会落在下风,而江流帝君一再忍让,虽然方才一席话里有着几丝嘲讽,却也无可厚非。

    在心中的不快全部消失之后,幽云帝君侧身手掌一伸,朗声说道:“方才的不快此时已经全然消散,诸位帝君既然是来我幽云宗议事,那本帝就要尽待客之道,请诸位帝君快快入殿,诉说此行之目的。”

    话语落下,江流帝君轻哼一声,微微一笑,而后应道:“那江流就代我等人谢过幽云帝君了。”

    随即十二人立刻一跃而起,朝上方的阶梯飞驰而去。二息过后,二十一位帝君的身影已是聚集在了一起。

    “请!”幽云帝君轻声说道。

    “那我等人就勉为其难的恭敬不如从命了。”江流帝君微笑应道,随后十二位帝君踏入富丽堂皇的幽云殿之中。

    幽云帝君等人亦是紧接着踏入了殿内。

    江流帝君观望着幽云大殿,虽是面无表情,心中则是暗道:“真不愧是幽云之名,连宝座都是完全由云气凝聚而成…”

    “诸位帝君此次来我幽云殿之内,实在是太突然,本帝未曾准备多余的椅座,诸位帝君体谅体谅,委屈你们坐这幽云之座了。”

    此时的幽云帝君的身影已是出现在了幽云宝座之上,开口的同时手臂微挥,十二个完全由云气凝聚而成的椅座瞬间在殿内成型,而半空之中更是出现了一个无比宽大的、由云气凝聚而成的椅座,其余十一个椅座则是在地面之上,正好同幽云八帝的椅座相对。

    “既然是来我幽云宗商议要事,本帝又岂能一人高高在上?”而后将目光投向江流帝君,朗声说道:“这具椅座同我的幽云宝座平齐,以此表示你我的身份互等,不知尔帝愿意否?”

    江流帝君闻言心头微微一震,这个幽云帝君,有礼起来也真是可怕啊,同方才那个暴躁的幽云帝君真是判若两人啊…微微惊讶之余,心中也隐隐有些欣慰,不管怎么说,人家此时就是如此宾至如归…

    而后眼梢出现了几道类似鱼尾的纹路,朗声笑道:“哎,幽云帝君这就是难为我等人了,尔帝如此宾至如归,我等人何有不愿之意?且这云气之座实在是虚幻神异,更是一番享受啊!”

    “哈哈哈……”

    两人随即朗声大笑,下方的十九位帝君顿时也哄笑声一片。

    开怀大笑之余,幽云帝君一手虚拂,急切说道:“那便不需再拘谨,快快安坐…”说到此处,又将目光投射在下方的十九位帝君身上,继续说道:“你们也别伫立在那了,亦是快快安坐。”

    “是!幽云大人!”幽云八帝闻言朗声应道,而后在自己的椅座上正襟危坐,以此显示出幽云八帝的气势和威严,他们八人,亦是代表着幽云帝君,遂无论如何他们都不能在对方面前丢了气势,更是在为幽云帝君争得颜面。

    幽云八帝安坐之后,其余十一位袍服印有江河图腾的帝君还是安然伫立,幽云帝君见状再次挥洒手臂,朗声说道:“诸位帝君亦是安坐啊,为何如此拘谨,在我殿内不需拘谨,快快安坐便可!”

    十一位帝君闻言皆是朝着幽云帝君微微一笑,面容稍稍存有惶恐之意,依旧笔直的伫立在那里。

    与此同时,江流帝君已安坐在了殿内上空宽大的云座之上,而同一时刻,幽云帝君的双眉微蹙,暂时不明所以然的怔住…

    江流帝君安坐之后,立刻朝着下方手臂一摆,轻声说道:“坐下吧!”

    “是!江流大人!”

    十一位帝君闻言立刻齐声应道,声音的高亢程度同幽云八帝不相上下,半斤八两。而后立刻端坐在了云椅之上。十一人亦是正襟危坐,双手安稳驻在双膝上…他们同幽云八帝一般心思,绝对不会为江流帝君丢了颜面。

    幽云帝君见状顿时面容沉重了下来,双目暂时不知看向何处,尽是尴尬之意。心中自责道:“我这老糊涂,怎么能指使人家的手下呢,虽然自己是主,人家是客,但也要先同这位名叫江流的帝君说,而后人家才对手下说啊……这下尴尬了,我这张老脸往哪搁下啊…活该,都是自找的!”

    而江流帝君顿时灵光一闪,察觉得到了方才行径给幽云帝君带来的难堪,先是嘴角欲要弯曲,而后他立刻绷紧,转为了不止的暗笑:“哈哈哈,这下尴尬了吧,我的手下你也敢指使?你的权力是不是太大了?真是笑死我了…再让你尴尬几息…”

    三息过后,江流帝君面露喜色,朝下方的十一位帝君假责怪道:“你们几人,幽云帝君说了不需再拘谨,还继续拘谨是什么事啊?都是些老东西了,难不成还同小姑娘一般娇羞?哈哈哈…”

    十一位帝君闻言尽是笑而不语,默不作声,依旧是双手驻在双膝之上。他们对江流帝君的行径和话语心知肚明,行径便是那几息是江流帝君故意拖延的,话语便是为幽云帝君解除尴尬。

    幽云帝君闻言微微一笑,但笑容却是无比干硬,隐隐对江流帝君产生了几丝好感,因为江流帝君识趣的为他缓解了尴尬的氛围,同时也感觉到江流帝君很善辞令。

    短短几句话,就将自己的手下不听从幽云帝君的行径转为了刻意拘谨的行径,而后用讥诮的话语将他们比作了小姑娘,在此谈笑中,便使幽云帝君的尴尬掩盖了过去。

    不由幽云帝君心中轻轻赞叹:“果然是从商之人,识海的转动就是比一般人快许多,而从商之人又是外交之才,善辞令,善谈笑,这位帝君作为怒江商会之人,亦是精明的商人,必然是能说会辩的外交之才…之后他要说的话,还是要细细斟酌啊…”

    在尴尬的气氛活跃起来之后,幽云帝君立刻趁机转移话题,凝视着江流帝君,朗声问道:“听闻尔帝之名唤作江流,不知在商会中担任何等要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