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97章 江流帝君
    “砰!”

    幽云帝君话语刚刚落下,幽云大殿殿门外突然传来了一道震响,瞬间整个大殿之内被强大的帝威覆盖压迫。

    幽云帝君瞬间催发识海之中的灵魂力量进行探寻,同时催动帝威与之相抗。未过一息时刻,幽云宝座上的云气已是急剧收缩成线,瞬间在幽云宝座上消失不见。

    幽云八帝见状深锁双眉,同样是立刻催动帝威与从殿外压迫而来的帝威相抗。同时尽皆身影混沌不清,频频闪烁,而后身影亦是在殿座之上消失。

    整个过程看上去颇为繁琐,却也仅仅是过了一息时刻。

    “何方来的亡命之徒,胆敢在我幽云宗如此放肆!”

    幽云帝君滔天的怒声在幽云殿外宽逾五里,长达十里的百万层阶梯上响起,话音落下,整个殿外阶梯上的厚重云气瞬间消弭了不少,而幽云帝君的身影已是出现在了百万层阶梯的最高一层上。

    未过一息时刻,幽云八帝的身影亦是出现在了幽云帝君的身边,八名帝君尽皆面目狰狞,鸢肩豺目,心中已是怒火难息。

    而幽云帝君同样是怒火中烧,恶狠狠的豺视着下方阶梯的景象。

    随着阶梯上浓重的云气逐渐消弭,十余道、将近二十道身影已是映入了九位帝君的眼帘。只见阶梯中部地段,六名身着煌煌铠甲,手拿尖利长矛的武者瘫倒在阶梯之上,他们的铠甲上镌刻着幽云标志,正是隶属幽云宗的六名门卫。

    六名门卫尽皆口角溢血,虽然整个身躯无力瘫倒在阶梯之上,却也竭力的伸长颈项,竭力将尖利长矛举起,指向他们身前傲然伫立的十二名统一长袍的中年男子。

    他们恶狠狠的瞪着那十二名男子,而十二名男子却毫不理会幽云宗的六名门卫。

    十二名男子见最高阶梯之上已是伫立了九位散发帝威的男子,尽皆嘴角稍弯,脸上呈现出一丝得意之态。

    幽云帝君放目望去,只见十二名男子尽皆身着银色袍服,而袍服的胸腔之处印着波涛汹涌的江河图腾,而最中间一名男子的银色袍服与其他十一名男子有所不同,江河图腾之中更是多出了一道龙舟,龙首之口大张,显露出颇多尖锐的獠牙,而龙须更是高高飘起,像是正在江河之中乘风破浪,随劲风飘摇。整个图腾栩栩如生。

    而最中间那名男子更是身形矫健,双腿修长且使整个人显得英武。酽烟的眉宇,如霜般银白的长发宛若一具披肩,在身后大肆飘摇,看上去说不出的飘逸。

    江河图腾,乃是怒江商会的标志,而这十二名男子,必定是来自怒江商会。

    说起怒江商会,用一个字来概括的话,就是“富”,两个字“很富”,三个字“非常富”,四个字“富可敌国”。

    怒江商会在各方势力之中都有分部,而且生意做得如日中天,主营江河运输的业务,可以说各大帝国的多数江河,都存有怒江商会的怒江龙舟,也就是属于怒江商会的管辖之内。不论是近渡还是远渡,皆有业务划分,数万年来,怒江龙舟早已成为了人们出行的首选。

    在各大帝国的传言之中,有人说怒江商会每年交的赋税,足足比一个皇朝的所有财富高出十倍。亦有人说怒江商会的财富已经达到了帝国的水准,甚至犹有过之。

    当然,也仅仅是传言而已,不过唯一确认的是,怒江商会!很富很富!

    其实这也同商会的性质有关,怒江商会不同任何势力争斗,更不会像暗夜组织那样运营杀人业务。他们的唯一业务,便是做生意赚钱,除此之外,再无其他。

    也正是因为如此,各大帝国才允许怒江商会在自己的帝国之内立足。而怒江商会每年交给各大帝国的赋税,更是让各大帝国大力扶持怒江商会,深受帝国欢迎。

    可以说怒江商会的财富在整座真武大陆都名列前茅。

    而最中间的那名银发男子,便是怒江商会的副会长之一——江流帝君王天冢。他是王朝阳的爷爷,虽然已是活了数万年的老怪物,但整个人却如同中年男子一般,面容仅仅只有几道浅纹,若是不仔细看,全然不能发现。

    而俊逸的脸庞和银白的长发更是称得上仙风道骨,时至今日,在商会之中还有颇多的倾城女子为之倾倒。

    江流帝君瞭望着幽云帝君等人,嘴角稍弯,一手微摆,随即包括他自己在内,十二名男子尽皆将帝威收回。

    而幽云帝君等九人感觉到帝威的压迫已经消失,亦是将帝威收回,两方对视良久。

    “怒江商会,你们不好好做你们的生意,来我幽云宗闹事,到底是何居心?”幽云帝君双目紧抿,怒火仍在灼烧,对视十余息之后,大声叱道,整个声音如雷贯耳,在长达十里的阶梯上震彻。

    江流帝君闻言微微一笑,手指瘫倒着的六名门卫朗声应道:“幽云帝君,本帝本不想冒犯,然而这六名草芥却说没有幽云令牌不可入内。我等人和和气气同他们说来此是有好事相告,他们却仍旧面容僵硬,一遍遍重复说没有幽云令牌不得入内…这也实在是无奈之举啊!”

    幽云宗有规定,任何人进入幽云宗必须要有幽云令牌,若是外来人员想要进入幽云宗议事,需要先传讯,待幽云帝君考虑一番之后,会在回讯之中放入幽云令牌,而后外来人员才能进入宗内。

    这道铁规,自从幽云帝君创立幽云宗以来,便一直存在,从未撤销。

    江流帝君话语落下,数百万手拿长矛,身着铠甲的武者从幽云殿外大门蜂拥而至,将江流帝君等人团团包围。

    除却江流帝君,十一位男子见状纷纷转首瞪向那些士兵……

    与此同时,幽云帝君闻言继续怒斥道:“若是有事宜,须先传讯于我,本帝赐你们幽云令牌之后,才可再度前来,这就是你擅闯我幽云宗的理由吗?!”

    江流帝君闻言轻出一口气,面容已是渐渐变赫,而后朗声应道:“我等人整日忙于怒江商会的业务之中,对各方宗门势力的规矩了解甚少,还请幽云帝君不要责怪。”而后面容一肃,尽显狰狞,扬声说道:“更何况,怒江商会从来不参与任何势力的斗争,如若不是特殊情况的话,更不会灭杀任何一方势力之人。遂你的六名手下,仅仅是受了点伤而已,再加上本帝同你有礼相道,如此一来,我等人的诚意还不够吗?”

    幽云帝君闻言怒火稍稍平息,但对江流帝君的话语置若罔闻,他面目依旧狰狞,自顾自说道:“你们擅闯我幽云宗,是要同我幽云宗宣战吗?!”

    江流帝君闻言双眉紧蹙,心中怒意已是逐渐加剧,暗道:“若是你再敬酒不吃吃罚酒,本帝可真对你不客气!”

    而后朗声应道:“幽云帝君,你是听不懂本帝方才的一袭话语吗?我等人何曾有过向幽云宗开战之意?你少自顾自的给我怒江商会扣帽子。本帝最后重申一次,我等人不知幽云宗的规矩,而且来此是有好事商议,你的六位手下并没有受重伤。如此,你看着办吧!”

    幽云帝君闻言沉吟许久,他已经感受到了江流帝君的不耐烦,而江流帝君身边的十一位男子,尽皆是帝境高手,若是因此开战,恐怕不敌。

    虽然江流帝君等人冒犯了他,但在他的数道怒斥之下,隐隐中已经挽回了颜面。他若是再因此咄咄逼人,可就是有点过分了。

    旋即朗声说道:“既然如此,本帝也不再紧抓着此事不放,但是本帝的六名门卫的伤势该如何解决?”

    话语落下,江流帝君嘴角稍弯,微微一笑,心中暗道:“算你老东西识相…”

    而后微笑道:“这点伤势算得了什么,同拍了一巴掌无有大异,但既然是登门拜谒,商议要事,我等人也承认这是我们的过错。”说道此处,他的空间戒指之中顿时飞出六粒丹药,安然悬停在他面前,而后继续说道:“我怒江商会的底蕴想必你们皆有耳闻,不缺此类东西,这六粒‘极修丹’,就当做赔个不是罢。”

    话语落下,江流帝君屈指一弹,随即六枚极修丹立刻飞到了六名门卫的手中。

    六名门卫手拿丹药皆抬首仰望幽云帝君,目光之中满是疑虑。幽云帝君见状一手虚拂,朗声说道:“无妨,你们就吞下罢了。”

    此言一出,六名门卫才将手中丹药唵进口中,随着六人嗌处一丝波动,六人嘴角的鲜血瞬间消失不见,骨骼“嘎吱”的声音频频作响。六人顿时面面相觑,将铠甲的袖子挽了上去,只见臂膊的肌肉已是极度虬曲,犹如数条小蛇在蜿蜒游动。

    六人喜上眉梢,手握长矛肃然站立,只感觉身上的气息陡然间迅速提升,双目前所未有的璨然,体内满满的元力蓄意待发,整个人前所未有的昂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