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96章 决策
    那人的目光在幽云宝座两侧扫过之后,继续说道:“竟敢无视我等五人…若要说那八帝之首之位,在座的谁不想坐上一坐?要我说,是我们幽云八帝共同的竞争,但是有一点,绝对不能为了争夺首位而尔虞我诈,暗中使诈…其实这些在我等八帝身上不会发生,但是谁知道惊云这个老东西会不会突然变奸性大发,用尽卑劣手段,让我等人难堪…你们说是否?”

    话语落下,几位帝君一阵哄笑。云生帝君哈哈大笑,拍着惊云帝君的肩膀说道:“老东西,云震帝君今日的矛头就指向你了啊…哈哈哈…”

    惊云帝君亦是哈哈大笑,尖锐的狭长指甲指向云震帝君,扬声说道:“我看你嗌处痒痒,需要我这刀剑之甲给你解解痒是吧…”

    “你这是要把我吓死呢…”

    幽云八帝的一片欢声笑语在整个大殿回荡。

    在幽云宗,八位帝君巨头关系相当融洽,尽皆坦诚相待。不会像暗夜组织的霸绝帝君和杀生帝君分为两派。暗夜组织作为杀手组织,内部的暗斗不可避免,而幽云宗作为潜修宗门,内部的争斗少之又少。

    除却宗门性质之外,也同幽云帝君和暗夜帝君有关。暗夜帝君常年闭关修炼,对于组织中的一些不合根本没心思和精力去顾及,只要不是闹得太过分,他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任由霸绝帝君和杀生帝君去了。

    而幽云帝君却不常年闭关,且对八帝的和谐无比重视,在幽云大殿反复强调“攘外必先安内,众志成城无坚不摧。”云云,遂八位帝君在没有事务的时候也常常嬉闹,互相切磋过招,互相吹捧或讥笑。当然,对于讥笑,八帝全然不会记挂在心上…

    幽云帝君见状嘴角稍弯,眼梢出现了数道类似鱼尾的纹路,开口道:“呵呵…诸位帝君且停息吧,还是先再讨论讨论肖遥之事。”话语无比柔和。

    话音落下,八位帝君的哄笑声瞬间消失,嬉笑的面容尽皆转为肃穆,尽皆迅速端坐在宝座之上,正襟危坐,静静注视着幽云宝座之上,洗耳恭听。

    幽云帝君的声音再度响起:“这个肖遥在暗夜帝君的身边,可是不太好办啊…千年以前,他还是刚刚步入帝境七重,那时候本帝就已是帝境八重,比他略强一些。然而听闻他常年闭关,说不定此时已经达到了帝境八重,本帝这千年来竟然没有突破到帝境九重,实在是让本帝有些惶恐啊…”

    自嘲一番之后,幽云帝君继续说道,语气已是比之前的沉重轻快了不少:“诸位帝君,本帝决定先将如何找寻到他的问题按下不说,来日方长,日后若是有机会,必定会同他相遇,这个存有某些机缘巧合在里面,若是一意孤行前往暗夜组织大闹一番,会生出很多不必要的麻烦…

    此时,诸位帝君各抒己见,本帝也好集思广益,对见到肖遥之后应该采取什么样的行径?”

    话语落下,八位正襟危坐的帝君眉头紧皱,识海翻涌,飞速思索着…

    三息过后,惊云帝君肃然起立,对幽云帝君拱手朗声说道:“回禀幽云大人,属下觉得同他见面之时,先不要显露出敌意,而是和和气气的向他说,听闻幽寂之言,肖遥公子在天音盛会之中表现出的实力不凡,而后要求同他切磋过招,逼他施展出化身千万,而后厉声问道,你怎么会有着我幽云宗的身法?是不是你在秘境之中将少主击杀?让他从实招来,到时候看他怎么解释!”

    七位帝君闻言双眸频频转动,默然不语。

    幽云帝君闻言浅蹙双眉,暗自沉吟片刻之后,朗声说道:“其他帝君还有没有不同想法?”

    话语落下,幽云殿内暂时陷入一片沉寂之中。

    “惊云,你先安坐,”幽云帝君一手从浓重的云气中伸出,缓缓虚拂,而后朗声道:“诸位帝君慢慢思索便可,此事不容小觑,必须深思熟虑…”

    五息过后,云生帝君肃然起立,朝幽云帝君拱手道:“回禀幽云大人,若是同那肖遥相遇,先诈他一番,直接问他为什么将少主杀死,看他的表情变化如何,若是无比的紧张,那罪魁祸首十之**就是他,若是他一脸茫然,那我们便再次诈他,道‘还胆敢狡辩!若不是你同幽风寒的战斗之中偷师了化身千万,怎么会掌握了化身千万?’

    这两诈之后,看他的表现如何,若是慌张的胡乱解释一通,那十有**就是他,若是他将化身千万来源非常明晰的娓娓道来…”

    在云生帝君一时无语的时刻,幽寂帝君立刻从坐上站起,将目光在云生帝君身上滞留一息之后,转首看向幽云帝君,拱手说道:“回禀幽云大人,属下不同意云生帝君的想法,肖遥实力不俗,定不会乖乖地迎合,而一切的想法,都是站在我们的角度缅想的,总而言之,肖遥定不会乖乖迎合我们。”

    话语落下,幽云帝君的手伸出了云气之外,对云生帝君虚拂,而后朗声说道:“云生先坐吧,幽寂所言极是,你同惊云的想法都是一己之想,那个肖遥既然有着帝境五重的实力,必定不会乖乖迎合。

    幽寂,你有没有想到什么可行之策?”

    幽寂帝君闻言面容有些歉然,双目微微暗淡,拱手轻声说道:“回禀暗夜大人,属下无能,暂时还没有更好的计策。”

    “那便再想,先安坐吧!”幽云帝君一手虚拂,缓缓说道。

    “是!幽云大人!”

    话语落下,整座幽云大殿再次陷入一片死寂,气氛无比凝重。

    如何让上官逍遥自己暴露自己,这实在让在座的帝君费尽了脑汁,而幽云帝君亦是未思索出良策。

    十余息过后,幽寂帝君再次起身,脸上有着些许兴奋和欢喜之意,朝幽云帝君拱手说道:“禀报幽云大人,属下有一计策。若是遇见肖遥,他的身边可能有暗夜帝君在场,也有可能暗夜帝君不在场。

    属下先说第一种可能,若是暗夜帝君在场,那么我们便告诉暗夜帝君我们怀疑肖遥是杀死少主的罪魁祸首,将我们怀疑肖遥是凶手的依据,也就是化身千万说出来,到时看看肖遥怎么解释。

    不管他的解释是真是假,我们都不需去思索,而是直接诈他,说幽云神玺在你手上。到时候同暗夜帝君说虽然暗夜组织和幽云宗常常争斗,但是此事却无关宗门,劝他不要插手,但是他若是插手的话,要不我们就同他大战一场,要不就再寻良机。

    属下再说第二种可能,若是暗夜帝君不在场,那么我们不需再同那个肖遥费言,直接出手将其灭杀便可,若是在灭杀他之后,在他的空间戒指之中发现了幽云神玺,那么便为少主报了仇,若是他的空间戒指之中没有幽云神玺,那么也算是除掉了暗夜组织一大祸患。

    即使是暗夜帝君知道了,也不会轻易举兵来同我幽云宗开战,因为暗夜组织和我幽云宗实力算是旗鼓相当,但肖遥死后,暗夜组织便弱了一些,遂暗夜帝君只能忍气吞声,不敢轻易犯我幽云宗…”

    话语落下之后,七位帝君尽皆频频颔首。

    “幽寂,你先坐吧。”幽云帝君一手虚拂,朗声说道。

    “是!幽云大人!”

    幽云帝君紧蹙双眉,双目闭拢,良久之后,才开口说道:“幽寂的计策不错,但是还是有纰漏之处,若是暗夜帝君在场,他断不会坐视不管,所以说这种有些天真的希冀还是不要想了。

    但那两种可能属实存在,幽寂,正如你所言,暗夜帝君在场的话,必然是恶战一场,而这场恶战必定会两败俱伤,虽然暗夜组织也会受到重创,但是我们幽云宗却不能让自己受到重创。

    所以,假若暗夜帝君在场,我们便不将此事说出口,还同往常一样,同他叫嚣几回合,过几招后发现难以分出胜负,而后各自返回势力之中。

    如此一来,若是遇见肖遥之时,暗夜帝君不在场,那么二话不说将其灭杀,若是暗夜帝君在场,那么便斗争几回合了事,所以,我等人怀疑的言论根本就不需要说出口。

    那么本帝决定了,抓住暗夜帝君不在场的机会,将其灭杀!就这么唯一一个简单的计策,诸位帝君觉得如何?”

    幽寂帝君闻言大笑不已,朗声说道:“还是大人英明,属下所说的、假若暗夜帝君在场的言论根本就是多此一举,这实在是幽寂考虑不周,哈哈哈,大人英明!”

    幽寂帝君话语落下之后,七位帝君嘴角稍弯,尽皆拱手异口同声道:“大人英明!”

    幽云帝君闻言顿时失笑,朗声说道:“绕来绕去,终究还是获得了如此简单的计策,实在是令人发笑啊!”

    “哈哈哈…”

    八位帝君亦是纷纷摇头,自笑不已。

    幽云帝君笑声落下之后,轻叹一口气之后缓缓说道:“但终究还是决定了最好的计策,尽管这个计策无比简单…”而后他重重的叹出一口气,道:“只是不知道何时能够遇见那个肖遥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